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三十九章 匪夷所思的手段

第一千三十九章 匪夷所思的手段2017-11-10 16:40:16Ctrl+D 收藏本站

    但此人终究不是禄童子’禄童子的手段神鬼莫测,想走便走,想留便留,可是这个人,只是在唐风一招天衣无缝的暗器手法下便暴露了行踪。:

    “你是谁?’’唐风望着对方,又看看自己手上的三块令牌开口问道。

    对方脸上的恐慌神色渐渐收敛,旋即冷笑一声,扭头沉默不答。

    这种情况自是在唐风的预料之中,设身处地地想,自己若是落到这个局面恐怕也会秉持沉默是金的原则,说的越多死得越早!

    不过唐风现在有些想不明白,此人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为了自己手上这些奇怪令牌还是为了天机阵法?

    这段时间阵法书卷的出现搅得江湖上一片混乱,无数人的目光都盯在螺城的唐府上,若说此人偷偷地潜入这里是为了阵法书卷倒也无可hòu非。

    但是他却在自己拿出令牌的时候现了身,若不是自己反应快,更有天衣无缝这种暗器手法傍身,以他的手段恐怕还真可能安然逃走。

    “风哥哥小心些,此人实在古怪。’’灵怯颜在一旁提醒道,普天之下能瞒过得她的神识而潜入身边的人,除了禄童子就是面前这个人了。”“

    “恩。’’唐风点点头,不过倒也没怎么担心,寂灭指专打气xué,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打出的指风足以封死他的经脉了,没有罡气动用,他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阁下不是哑巴吧?”唐风望着他笑了羌那人听了之后扭头瞪了唐风一眼:“哼!”

    “不是哑巴就好’我且问你,你来这里有什么意图?”唐风问道。

    对方还是沉默不答。

    “那换个问题,这令牌是什么干什么的?为什么你要抢它!’’唐风皱了皱眉头,他对这个令牌实在是太好奇了,但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它到底有什么用处。对方既然出手抢夺,自然有他的理由。

    那人还是不搭理唐风。

    唐风揉了揉额头,阴笑道:“虽然我很想威胁你说出实情’但逞口舌之利也没什么意恩,而且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若你不回答的话也只能杀了你,左右是你自己来寻死,却也怪不得唐某心狠手辣。’’

    这句话说出口之后’那人的神色变了一下’旋即咬了咬牙开口问道:“我若告诉你,你会放过我么?’“那要看你说的是不是实话了?’’唐风挑了挑下巴。

    对方脸上一片踌躇,显然是在做内心挣扎,不知是否该相信唐风的话。

    唐风摇了摇头:“人为砧板,我为鱼肉,你没得选择!’’

    “好!’’那人沉重地点点头“‘我告诉你,不过你也不能食言。’’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唐风爽快地点头。

    “这令牌四大势力之人在收购’每一块令牌都价值十块顶级灵石!我抢它只是为了去换灵石修炼而已。’’那人开口说道。

    唐风心头一动:“他们要这令牌做什么?’’

    那人摇头道:“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这东西对他们很重要。江湖上有不少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才会有很多人哄抢。’’

    一块令牌价值十块顶级灵石’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对于一些中幸族的成员来说,有了十块顶级灵石的话’完全可以让自己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这人说的原因倒也可以解释的通,但是唐风却诡璃地笑了笑。

    那人道:“原因我已经说了,阁下是不是该兑现自己的承诺,放我离去了?”

    “你说了假话,还想让我放你离开么?’’唐风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头。

    那人变色道:“阁下不守信用也不必诬陷在下’在下所说句句属实!”

    “是真是假,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到了天明之际若还不说实话……哼哼!”

    说完之后,唐风冲门外打了个响指’碧惊神闻声窜了进来,恭敬地垂立在一旁’本就穿着黑衣黑袍的他,站在那里完全跟黑夜融为了一体,不用心去看的话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别想跑,一旦你有逃跑的迹象,我这手下就会直接杀掉你。’’唐风说了一声后便带着灵怯颜离去了。

    “风哥哥,你怎么知道他在说谎?”丫头百思不得其解,刚才唐风判断地那么笃定,她还以为唐风看出了什么。

    “我哪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唐风轻声道“‘只不过是为保万无一失,哄骗他罢了。”

    “现在要干什么?’’灵怯颜跟在唐风屁股后面,见他鬼鬼祟祟地从屋子里绕了一大圈,又跑了回来,藏在一个隐蔽处收敛掉一传艺息“观察他,我总觉得有些不妥。”唐风皱了皱眉头,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实力倒不是很高,但是手段太过匪夷所恩,碧惊神虽然在看着他,可唐风的潜意识里总感觉他能跑得掉。

    这个人到底是动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出现又消失的,唐风还没弄明白,不过既然他盯上了自己的东西,那就是敌人。敌在暗,我在明,唐风心里隔的慌,谁也保不准下次他会不会在什么时候诡异出现,然后对自己下手。

    若是在修炼的紧要关头处,纵然他实力不高,也能出其不意地干掉自己,最可怕的敌人不是强大的敌人,而是无法把握的敌人。

    唐风和灵怯颜两人躲藏在暗处静静地等待了好几个时辰,可对方依然毫无动静,他一身罡气被封印,理当没什么作为了才是,可深夜时分他也没休息,更不显得急躁,反而盘膝坐在那里打坐运功,估计是想尝试冲破经脉的封印。

    不过努力了几个时辰之后,他也知道事不可为,只能放弃。

    碧惊神从始至终都站在一旁,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药尸就是这样不知疲惫。

    “兄台,我有些渴了。”那人冲碧惊神开口道“能否帮我取些水来润润喉二咙?”

    碧惊神哪会搭理他?依然杵在那里跟木头似的。

    “口小,…”那人轻笑一声,旋印躲在暗处的唐风又一次看到了那诡异的场景,只见那人的身影渐渐变淡,即便是在黑夜之中,以唐风的眼力也看得清清楚楚,活生生的一个人,身子逐渐就透明了起来’宛若水做成的一般,不到一息的时间,此人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消失了。

    直到此刻碧惊神都没有什么动静,他虽然有神智,可毕竟不是活人,根本不懂得灵活变通,唐风只叫他看守这个人,可这个人莫名其妙地就消失了,碧惊神也只是迷茫地望了望那人消失的地方,有些不知所措。

    大开的窗户处传来一丝风声,唐风的身影瞬间就出现在那里,手上一柄长剑挥出,抖出朵朵剑花。

    伴随着一声扑哧声响,一道鲜血飕射了出来,刚才消失的那个人手捂着xiōng口跌到了地上。

    “你果然能跑掉。”唐风走上前一脚踩住他的xiōng膛,长剑指着他的喉二咙。

    这人神色一片懊恼,他实在没想到唐风竟然如此谨慎,今日三番两次想脱身都被他给抓了出来,在这以前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怎么就知道自己该往哪个方向走呢?

    “是你不守信用在先!”那人挣扎着,可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唐风的控制。

    唐风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既已结仇,便没有留你在世的必要了。”

    虽然有很多事情想问他,可以唐风的手段,只要凝练出对方的阴hún,想问什么都可以得到答案。

    之前之所以没有杀他,只是有些不想恃强凌弱而已。但再次见识到这个人的手段之后,唐风知道如果这次不杀他,日上就会被他偷袭。

    连罡气被封印都能施展出消失的手段,除了杀他还有什么办法能困住此人?

    “你要杀我?”那人看出唐风的杀机,不由惊声问道。

    回答他的是长剑的直刺,虽然他是灵阶高手,可无法动用罡气之下,只是身体比普通人要强壮一些而已,在次神兵长剑的锋利面前,这种强壮也等于是纸糊的。

    鲜血溅出,唐风既已有杀心,手上自然不会再拖泥带水。

    击杀此人之后,唐风赶紧伸手摁住他的脑袋,想凝练出他的阴hún,窥探自己想知道的答案。

    但让唐风感觉有些意外的是,这一次凝练阴hún跟以往完全不一样。

    以前凝练阴hún简单至极,只需伸手一摁,运转无常诀便能将别人的hún魄收进丹田之中,可这一次唐风却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跟自己抢夺这个人的阴hún’而且抢夺的力道相当大。

    唐风还从未碰到过这种事情’自今夜遇到此人开始,各种各样匪夷所恩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就接二连三地发生着。

    无常诀被运转到极限,唐风与那未知的力量争抢着面前之人的hún魄,费了好大的力气,总算是抢了过来。

    不过待唐风凝神查看一番之后,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太好看。

    自己确实抢到了,可却没能抢到完整的hún魄,而是对方hún魄的一部分而已,这一部分hún魄残缺不全,还有另外一部分被那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抢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