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四十三章 你说谁老

第一千四十三章 你说谁老2017-11-10 16:40:20Ctrl+D 收藏本站

    司徒天河放声笑道:既然古宋主也有与老夫一样的心思,不如见者有份,大家平分了如何?”

    古幽月歪着脑袋轻笑道:“怎么平分?难不成把他一刀两断,咱们一人拿一半?”

    这话说的血淋淋的,听得唐风脚底板直chōu筋心道这女人果然跟传闻一样,行事风格有些别具一格。

    司徒天河嘴角chōu了chōu,开口道:“古家直说笑了,真把此人一刀两断就没什么用处了,活人比死人的价值要大。老夫的意思是,既然此人手上有阵法书卷,而他本人也精通阵法,不如咱们两人各选一样,或带人或拿阵法书卷。”

    “哦?二长老当真聪明的紧呢。”古幽月这话说的认真,也不知道是赞誉还是椰揄。

    司徒天河皱了皱眉头,轻咳一声道:“古家主既无异议,那老夫便拿阵法书卷,此人归你如何?”

    古幽月浅笑嫣然,缓缓地摇了摇头,清脆道:“不好。”

    司徒天河呵呵一笑:“那古家主拿阵法书卷,此人由老夫带回家族。””“

    古幽月还是摇了摇头:“也不好。”

    司徒天河面色一变:“古家主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人和阵法书卷都想要,古家主莫要忘记一句话,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唐风在一旁听得直翻白眼,这两位灵阶上品高手在自己面前商量自己的归属,就好像在商议一件物品的去留一般,根本就不理会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不过想来也是,以这两人的实力若想做什么事恐怕也没必要跟一个灵阶下品商议些什么。

    古幽月依旧面含微笑,声音虽柔可语气却相当强硬:“二长老还是请回吧,既然今日我古幽月在此,阵法书卷和人你一样也别想得到。”

    司徒世家二长讥讽道:“古家主胃口可真大,也不怕吃撑了!”

    古幽月掩嘴一笑,飞了个白眼出去:“你管得着么?”

    “老妖婆,给你三分颜面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真当老夫怕了你不成?”司徒天河勃然大怒,话一出口心里就咯噔一下,暗道这下恐怕要坏事了。

    果然,这句话还没说完古幽月脸上的笑容就诡异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僵硬的冰冷,那俏脸上的皮肤都在一阵阵地chōu搐着,剪水双眸中喷着愤怒的怒火,一缕缕杀机不受控制地蔓延出去,紧盯着司徒天河,一字一顿冷声问道:“你说谁老!”

    “咳咳……”

    司徒天河连忙假咳几声,语气放缓了一些:“古家主息怒,老夫失言了”

    “你……说……谁……老!”古幽月一排小银牙都咬得嘎嘣嘎嘣响。

    “老夫不是那个意思。”司徒天河纠结死了,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个女人面前提起那个孛,这下可能真的没办法收场了。

    “你说谁老!”古幽月还在那不依不饶,随着三句相同的话问出口,一身灵阶上品的气势已经攀升到了顶峰,放眼望去,只见此女身上缠绕着丝丝白炙电弧,身体外还围绕着无数道ròu眼可见的风系灵气漩涡,背后凭空出现了一柄巨大的剑影。

    司徒天河无奈至极,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一般碰到了面很难打得起来,纵然吵得再凶,只要不是有必须战斗的理由,大家都会理智行事。但是这一次司徒天河知道,不和这个女人打一场,自己绝对没办法脱身。

    身为司徒世家的二长老,他倒是不怕古幽月,只是谁也不想和这等强敌大战。

    “怎么搞的?”灵怯颜在一旁看得mímí糊糊,有些不明所以。

    唐风笑得合不拢嘴,嘴c混动了动传音给灵怯颜道:“古家这个家主看着年轻,其实已经年过百岁了。只是因为驻颜有术,所以才面容清秀而已。而她最大的禁忌,便是有人在她面前提老这个字!据说她在古家的时候,服shì她的shì女们都称呼她为小龘姐的。”

    “小龘姐?”灵怯颜愕然,纵然古幽月看着年轻,可既然有那个年纪怎么还让shì女称呼自己为小龘姐呢?

    “谁要是说她老,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唐风的语气充满了幸灾乐祸,开心的不得了。

    这下好玩了,司徒天河这老匹夫不但在古幽月面前提起了老字,还称呼她为老妖婆,以力幽月的脾气哪里忍受得了?

    “古家主慢来,有话好好说。”司徒天河冲手下弟子们使了个眼色,那些人倒也见机得快,一个个连忙施展身法窜了出去。

    唐风一把拉住灵怯颜:“快走,这下有好戏看了。”

    屋中众人刚离去,古幽月就伸出一只芊芊玉手,将背后漂浮的巨大剑影握在了手上,当巨剑在手之时,古幽月脚下猛地荡出一圈强横的气làng,唐府那三进三出的头窜子在这股气làng下直接被震成了齑粉,断垣残壁四散飞开。

    “我的宅子,日!”唐风才站稳脚跟,就看到自己huā灵石买来的房屋被摧毁掉了。

    “老匹夫纳命来!”废墟中传来古幽月一声娇叱声,旋即唐风便感觉到两股灵阶上品的气势冲撞到了一起。

    整个撂城都仿佛颤抖了一下。

    “打,狠狠的打!”唐风气坏了,一个司徒天河蛮不讲理,一个古幽月不可理喻,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他们狗咬狗一嘴máo去。

    两位灵阶上品殊死搏斗,bō及到的范围简直无法估量,才三两招过去,以唐府为中心方圆百丈范围的土地已经寸寸龟裂,所有的房屋全部塌陷。

    战场处一片混luàn,天地灵气动荡不已,ròu眼根本看不清里面的局势,在唐风的感知下,也只能察觉到那两人的动向而已,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动作。

    片刻后,一道人影自废墟处飞出,直朝螺城外窜去。旋即,又一道人影紧随着跟了出来。

    唐风放眼瞅去,只见最开始出来的那个是司徒天河,此刻他正一身狼狈逃窜不已,后面那个却是古幽月,手上提着一把比她整个人还要大两三倍的巨剑,正穷追不舍。

    “老匹夫有胆别跑!“古幽月一边追一边骂,火得不行。

    “古家主再若纠缠不休,休怪老夫手下不留情了!”司徒天河虽然知道是因为自己一句话把这女人惹máo了,可老是被追着打也不是个事,更何况他身份尊贵,哪里受得了这个气?真打起来的话,自己纵然不敌,她古幽月也好不到哪去。

    “呵呵呼……”

    古幽月咬牙切齿地笑着,笑得人máo骨悚然:“今天你死定了,纵然司徒复亲自前来也保不了你!”

    “得罪了!”司徒天河飞出三十里地,可古幽月还在后面追,情知根本摆脱不了,只能停下脚步准备与古幽月好好打一场。

    这场面即便是在外面的世界也难得一见,很多螺城的高手都跟了出来观摩两位灵阶上品的大战。

    唐风站在原地一阵迟疑。

    “风哥哥,我们怎么办?”

    留在这里肯定是有危险的,先不说司徒天河盯上了自己,那古幽月也不知道是什么意图,若是她抱着跟司徒天河一样的想法那就难办了。

    可若是离去的话,自己这些天的部署就白费功夫了。

    片刻后,唐风咬了咬牙:“不入虎xùe焉得虎子!留下来!”

    “好。”灵怯颜毫无异议。

    将跟出来的药尸们一个个收进魅影空间,唐风也跑出了螺城,既然决定留下来,那这场热闹自然不能错过,观摩灵阶上品大战纵然没好处肯定也没坏处。

    等唐风赶到那里的时候,战场处已经娶拢了不少人了,螺城的灵阶高手基本全在这里,一个个举目四望,期待从古幽月和司徒天河两人的招式中学到一点半点。

    两大灵阶上品战斗正酣,司徒天河也不再一味的逃避,也放开了手脚尽情地施展招式。这人修了一套爪上的功夫,十指挥动间,爪风几乎可以割破空间,招式交错间犹如一只凶猛的猎鹰正在捕食,显得毒辣无比。

    而古幽月的苍鹰破风雷剑技就气势惊人许多,那把巨剑单是给人视觉上的感受就相当刺jī,唐风以前在天秀宗的时候碰到的巨剑门弟子也使用巨剑,但是两者对比下来,巨剑门的巨剑就跟小孩子的玩具似的,与古幽月手上的巨剑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苍鹰破风雷剑技施展开来,风雷滚滚,鹰啼阵阵,每一招都大开大令,看似根本不象是女子修炼的剑技,可在古幽月手上却发挥了莫大的威能,将司徒天河的爪风破的一干二净。

    两人从天上打到地下,再从地下打到天上,那——个不可开交。

    一边打,古幽月还一边咒骂不已:“老匹夫,老妖怪,老不死的,你全家都老!”

    “够了!”司徒天河好歹也一大把年纪,威望崇高之人,现在被人骂成这样自然是一阵火冒三丈,他顾忌自己的身份和颜面,可人家古家的家主却跟泼妇撒泼一般,这如何让人受得了。

    唐风看了半晌,也只觉得两人在伯仲之间不分上下,最多也就是古幽月占了一些上风而已。

    只是隐隐地唐风觉得这两人都没有出全力,虽然场面看上去惊险无比,两人也都拼了命地在战斗,可唐风还是有一种两人都留了后手的错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