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五十四章 神兵?次神兵?

第一千五十四章 神兵?次神兵?2017-11-10 16:40:3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千五十四章神兵?次神兵?

    “这便是神兵?”余扁舟目光灼热地望着长剑,喉结都滚动起来了,他虽是灵阶中品,也活了几十年了,可直到如今也从未见多任何一把神兵,只是在传闻中听过神兵的名头而已,却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能亲眼见到

    余扁舟一边贪婪地注视着长剑,一边将它与自己知道的神兵名字印证着。

    “寒光阵阵,幽凉清冷,难道这便是传说中的水寒剑?”余扁舟思虑片刻,呼吸不禁急促起来。

    唐风听了差点没笑出声来,心想这家伙还真能扯!神兵谱上排名第五的水寒剑正在自己老娘叶已枯手上捏着呢,怎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来?

    可笑的是,陶渊和王畚听了这话竟然赶紧拍马奉承起来:“执事好眼力呀,弟子二人与它纠缠了一晚上都没想到它到底是哪一把神兵,执事当真是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余扁舟收回目光,冷冷地望了陶渊和王畚一眼,冷哼道:“哼,就凭你们也妄想收服神兵?””“

    陶渊和王畚面色大变,自知说错了话,赶紧缄口不言。

    发现神兵不去汇报,自己想要收服,最后没收服成才去告诉余扁舟,这在斩魂宗中本就是一条重罪了,幸运的是余扁舟现在被神兵吸引了注意力,并未有要责罚两人的念头。

    余扁舟又哼了一声,这才转过头去,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而又谨慎无比地朝面前的长剑靠近。

    陶渊赶紧道:“执事小心,这神兵剑气相当了得。”

    余扁舟听了又忙运出护身罡气,这才继续朝前走去。场面一片静谧,陶渊和王畚压着呼吸和心跳声,眼睛一眨不眨地在余扁舟和神兵之间转动。

    余扁舟同样也是,虽然他是灵阶中品,可神兵这种东西威力莫大无穷,他也不敢保证以自己的实力就能在神兵剑气下安然无恙。

    纵没亲眼见过神兵,可关于神兵的传闻却听了无数,很多高手妄想收服神兵不成却被神兵所斩,这种事屡见不鲜,他余扁舟可不想做这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人。

    眼前的情景看上去让人提心吊胆,紧张非常,唐风也相当配合地表现出期待的神色来

    但是让斩魂宗三人意外的是,余扁舟这样一步步地靠近过去,可那chā在地上的神兵却根本毫无动静。

    “不对呀,怎地没有剑气呢?”陶渊和王畚两人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怎么回事,昨夜他们两人若是靠得这么近,早就被剑气打回来了,可此刻这神兵却根本没有释放剑气出来。

    一直等余扁舟把那长剑从地上拔出来,昨日凶猛异常的剑气都没有出现过。

    这一幕把陶渊和王畚看呆了。

    余扁舟脸色狂喜地提着长剑,可没过多大一会,神色便阴沉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自己手上提着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神兵,这只不过是一把质地不错的天兵而已!

    他好歹也是灵阶,这份眼力自然是有的,若连神兵和天兵都分不清,那他这么些年也白活了。

    “神兵只等有缘人,原来执事大人便是这神兵的有缘之人!”王畚兴奋地喊道:“恭喜执事大人收服神兵,贺喜执事大人收服神兵!”

    听了王畚的喊话,陶渊也不甘示弱,一溜马屁脱口而出。

    两人马屁没拍着,一下拍到马蹄子上去了。

    话音都还没落呢,余扁舟便脸色阴沉地闪到他们面前,一人赏了一个大耳刮子,打得两人滴溜溜luàn转。

    “执事大人,您怎么……”陶渊委屈的跟被欺凌的小媳妇似的捂着鼓起老高的腮帮子望着余扁舟。

    “这是神兵?”余扁舟冷笑一声,将手上的长剑丢到地上,“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了!”

    陶渊和王畚对视一眼,彼此皆有些疑huò,片刻后师兄弟两人壮了壮胆子,弯腰从地上将长剑拾起来仔细观察着。

    不过纵然他们再怎么看也看不出个huā来,天兵就是天兵,纵然卖相再好也不可能摇身一变成神兵。

    “不可能!”陶渊róu了róu眼睛,“可是昨夜它确实自主释放剑气,阻扰我师兄弟二人靠近了。如果只是一把天兵的话,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事?执事大人我没说谎呀,你看看我们身上的伤,全都是被这把剑打的。”

    “是啊是啊,昨夜险些没被这剑给打死。”王畚也不禁点头道。

    余扁舟皱着眉头,脸色阴沉不定地望着两人,他也知道这两个弟子是没胆子来欺骗自己的,而且他们身上的伤势,也确实是被剑气所伤。可是这柄剑明明只不过是天兵,为什么能释放出剑气呢?

    “执事大人。”陶渊想了想道:“神兵这东西我了解的不多,但是我觉得想要展现神兵之威,是不是得先收服了它才成?”

    “师兄说的有道理。”王畚在一旁点头,“执事大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它拿起来,想来正是它等待之人,若想收服定也不费什么功夫。”

    余扁舟听了两人的话,突然想到另外一个可能,赶紧将长剑又拿了回来,他记得自己几年前听宗内一位护法说过一件事,天兵和神兵之间还有另外一个档次的武器,这种武器超越了天兵的存在,也拥有器灵和自主的意思,可它却不是神兵。

    次神兵!这种武器在世间的数量并不多,但是这个档次的武器却同样能发挥出很大的威力。

    难不成这把剑还是个次神兵不成?要不然怎会自主释放出剑气呢?

    想到这点,余扁舟口上道:“你们两个有眼无珠的东西,这根本不是什么神兵,只不过是一把天兵而已。”

    “可是……”

    陶渊还想说话,余扁舟却一瞪双眼,吓得他赶紧把话又吞了回去。

    “我说它是天兵便是天兵!”

    “是!”陶渊师兄弟两人忙不迭地点头。

    “今日发生之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若是走漏了消息,你们两个这守山弟子也不用做了。”

    “弟子不敢,弟子不敢!”两人连忙表忠心。

    “恩。”余扁舟满意地点点头,正玉拔脚就走,身子突然顿了下来,扭头就朝唐风望去。

    刚才他一心被神兵牵引,浑然没注意到此地除了陶渊师兄弟还有另外一人,直到此刻才有所发觉。

    “你是哪里的守山弟子,为何本执事从未见过你?”余扁舟目光灼灼地盯着唐风,紧皱眉头开口问道。虽说外门守山弟子人数庞大,可余扁舟的记忆力不错,纵然不记得所有人的名字,样貌多少还是有些熟悉的,可唐风的样子他却是第一次见到。

    没等唐风答话,陶渊便道:“禀执事,此人不是我斩魂宗的弟子。”

    “大胆!”余扁舟勃然大怒,“斩魂宗岂是闲杂人等随意进出的,我不管这人跟你们有甚关系,让他从哪来滚哪里去,否则休怪本执事手下不留情了。”

    “执事息怒,执事息怒呀!”陶渊吓得半死,连忙开口解释:“此人不是来找我们的,他是螺城余家的弟子,来我们斩魂宗是来找……找您的。”

    听到螺城余家,余扁舟愣了一下,旋即脸上闪出厌恶的神色来。

    都说一人得道,jī犬升天。他余扁舟自三十多年前来到斩魂宗处,苦熬了这么些日子总算有了一点身份地位,他本也不是什么不念旧情之人,更不是什么忘本之辈。

    出身螺城余家,他余扁舟纵然贵为斩魂宗外门执事,也依然是余家的弟子。

    但是十几年前发生的事,让他彻底和余家断了来往。当年余扁舟才刚晋升外门执事没多久,掌管外山防护大权。余家那些人听了这消息后,便想送几个弟子来斩魂宗处修炼,余扁舟念及本家情谊也就答应了下来,上下打点好不容易才把那几个弟子弄进宗内。

    可让他没想到是,这几个弟子进了斩魂宗根本不思进取,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甚至还调戏同门师姐妹,依仗自己的地位胡作非为,最终他们这些人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人物,下场自然是全死光,差点把自己也给连累了。

    若不是十几年前那几个余家的弟子,自己怎会到如今还当个外门的执事?正是因为这些事,余扁舟现在相当痛恨本家的那些人。

    现在唐风突然以螺城余家弟子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余扁舟自然就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事情。

    “现在余家是谁当家作主?”余扁舟冷笑一声冲唐风问道。

    “回执事的话,余家现在是三代弟子余天霸为家主。”唐风面上一片恭敬。

    “那小子也是当家主的料?”余扁舟哼了一声,斜眼望着唐风:“怎么?是他叫你来投奔我的?”

    唐风虽不知道余扁舟和余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怎么也是个玲珑人,察言观色道:“禀执事,家主在弟子临行前只说执事多年未回家族,族中诸人甚是思念,叫弟子前来看望一趟,如今弟子见执事大人身体安康,便可回去汇报了,想来家主知道了肯定也会很欣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