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五十六章 九星拱月

第一千五十六章 九星拱月2017-11-10 16:40:39Ctrl+D 收藏本站

    接过腰牌,唐风只是随意瞅了瞅便挂在腰间手打吧手机械站点

    随即,余扁舟取出一张兽皮纸制作而成的地图在书桌上铺开,指着其中一块地方道:“从今往后,你便负责守护此处,记住方圆范围五十里内皆是你的管辖范围,那里另有一位早先入门的师兄会随你一起,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直管问他便是。”

    “是。”唐风看清地方,然后点了点头。

    “你既已戴了这块腰牌,那便是斩魂宗的年子,我斩魂宗身为天下第二大势力,平常时候基本无人敢闯浮云山,所以你的空闲时间会很多,闲暇之时要勤加修炼,莫要惹是生非,否则本执事定不轻饶。”余扁舟声色俱厉地训斥道,“听明白了就去吧。”

    “弟子告退。”唐风抱拳道。

    还没等他走出去,门外突然跌跌撞撞冲进来一个弟子,神色惶恐万分,进门就嚷嚷道:“执事,执事不好了。”

    余扁舟把桌子一拍,怒吼道:“什么事如此大惊兄!”

    ”“

    那弟子吓得tuǐ肚子一软,望了唐风一眼,又喘息几口平复了下心情答道:“药园那边有一个人被毒死了。

    听了这话,余扁舟眉头一皱:“怎么又毒死一个?这是本月第几人了?”

    “第三个了。”那弟子答道。

    “是怎么被毒死的?”

    “弟子也不知,成恩师兄正在那打坐修炼,没想突然七窍流血,然后就倒地而亡。”

    “你们药园处是不是中了什么毒草?”余扁舟疑huò不已,如果说死掉一个人,那还可能是意外,可从这个月开始,接二连三便有弟子在药园处被毒死这只能说明那个地方有些古怪。

    “执事大人您也亲自去查看过,药园里根本没有毒草啊,药园里的药材除了宗门历年积累下来的,便是各大小峰处那些长老执事们下令培育的,哪里会有什么毒草。”那弟子神色惊慌,他也是看管药园的弟子,眼看着自己的师兄弟一个个死在自己眼前,自然生怕下一个便是自己。

    “难道有人暗中下毒手?”余扁舟眉头紧皱,药园里出事,他这个外门执事自然是去看过,可他那一次去查看的时候也根本没发现什么异常,至于死掉的那几个弟子,确实是中了剧毒而亡。**

    只是药园所在,差不多已经是浮云山的内部了,怎么可能会有人潜入进去对那些弟子下毒手呢?更何况,那几个弟子身份卑微,实力也不高,杀了他们又有什么用?

    “执事大人,您还是去看看吧。”那弟子恳求不已,原本看管药园的有四人,可现在死的只剩下他一个了,他哪里还敢回去?更因为药园出了这样的晦气事,外门的弟子没一个人愿意去药园处当差的。

    “思……你怎么还没走?”余扁舟点了点头,突然发现唐风还站在原地,一双眼睛紧盯着跑进来报信的那个弟子。

    “执事大人,我想问这位师兄几个问题。”唐风也不是想多事,只是自己来斩魂宗处是找人的,现在却被发配到外面去当守山弟子,真要是领了这个差事,根本不方便自己寻找周小蝶的踪影。

    这个看管药园弟子的到来让唐风看到了另外的希望。

    药园处位置再不好,也比外围守山弟子那里要好一些吧?如果能混进药园里去的话,肯定可以更加轻松地寻觅周小蝶。毕竟每个修炼之人都有需要用到药材的时候。

    他之所以一直盯着这个药园弟子的眼睛,实在是因为对方的瞳仁里有一丝淡淡的红线,只是这红线并不清楚,若不留意查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即便不经验看到了,也只会以为对方精神疲惫所至。

    余扁舟狐疑地看着唐风,发现他神色严肃,并没有丝毫开玩笑的神色,不禁道:“你问吧。”

    唐风点点头,冲那药园弟子道:“敢问这位师兄,药园处最开始死人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那弟子仔细想了想,这才答道:“我记得是上月初七,薄云师弟第一个被毒死了,距离今日一个月差三天。”

    “不到一个月……”唐风又问道,“那在这位师兄死之前一个月到半个月内,药园处有什么药材成熟了么?”

    “有。”那弟子点了点头,“我们看管的药园培育了几十亩的药材,这个时间段肯定是有药材成熟的。”

    “怎么,你认为毒死那些人是药园里的药材?“余扁舟看着唐风问道。

    唐风回道:“禀执事,斩魂宗威名远播,自是无人敢来浮云山找野食,既没人动什么手脚,那这些师兄们中毒的原因自然是药材的缘故。”

    “本执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前次本执事亲自去查看近,可并未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唐风笑了笑:“执事大人,有些药材本身无毒,可若是混合在一起的话,就会产生剧毒。”

    “你懂药理?”余扁舟正为这事闹心,此刻见唐风神色笃定,不禁开始觉得这个余家弟子也是个可用之材。

    “不是很精通,只是学过一些而已。”唐风自然不会把话说满,药理同样博大精深,虽说唐风对药材的了解比很多人要精通一些,可若是跟莫流苏比起来就有些捉襟见肘了。不过这几年时不时地陪莫流苏炼药,自然也从她那学了很多东西。

    话锋一转,唐风望着那弟子道:“还请师兄将这个时间段成熟的药材名称——报上。”

    “全部都要?”那弟子的脸色不禁苦了起来,“可能有近百种药材。”

    “要你报你就报!难道你身为药园弟子,还记不得那些药材的名字么?若是记不得,你就去外山当个守山弟子吧。”余扁舟一瞪眼睛,吓得那弟子赶紧将一溜串药材名字脱口而出。

    唐风仔细地听着,等到那弟子将药材报完,唐风才沉吟道:“劳烦师兄掀开你这身衣服。”

    那弟子的神色还有些迟疑,但看了看余扁舟后赶紧把衣服给掀开。

    唐风掰过他的身子,往背后一瞅开口道:“果然如此。”

    余扁舟也探头来看,只看了一眼,不禁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什么?”

    放眼望去,只见那弟子的背后有九个拇指甲大小的红斑,呈现出圆形分布,而圆形的正中心却是心脏的位置。

    “执事大人,我背后……有什么东西么?”那弟子听了两人的话语吓得半死可奈何根本看不到自己后背的情况,不禁惊慌地问道。

    “九星拱月,此毒的名字!”唐风放下对方的衣服。

    “那九个红斑便是毒素集中的地方么?”余扁舟虽是灵阶中品,可并不懂药理,只觉得今日大涨了见识,不禁开口问道。

    “恩,红斑若是集中到心房处便无药可解了。”

    “师兄救我。”那药园弟子听了唐风的话,吓得手脚打颤,也顾不得唐风入门比他晚了,赶紧称呼一声师兄。

    唐风笑道:“放心,只要这段时间你不运功,毒素便不会蔓延,我开个方子,你依方调养一个月左右便可拔除毒素。

    “谢师兄,谢师兄。”

    “唐风,这毒是药园里什么药材产出的?”余扁舟不耻下问。

    “回执事,这毒并不只一种药材就能造成的,如弟子刚才所说,有些药材本身无毒,可若混合在一起的话便能产生剧毒。这九星拱月便是如此产生的,而且弟子估计这毒不止两种药材混合产生的。”

    “可本执事为何也没发现,真如你所说,若有毒素在药园里蔓延的话,定逃不过本执事的感知。”余扁舟疑huò不已,纵然他不精通药理,可身为一个灵阶对毒物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执事不知其中缘由。”唐风答道,“此毒唯有在月夜照耀下才会慢慢散开,无味无形,很难被人察觉。执事去药园查看的时候,不是夜晚吧?”

    “恩,是白天去的。”余扁舟恍然大悟。

    唐风又道:“而那几个弟子之所以会中毒身亡,大概也是因为在夜间打坐修炼了,罡气运行之下将毒素带进体龘内,渐渐危害了自身性命。”

    那个药园弟子猛点头:“这位师兄说的没错,那三位师兄弟皆是在夜间毒发身亡的。”

    余扁舟不禁愤愤道:“此毒竟然如此隐蔽,害了我斩魂宗三条人命,唐风,本执事命你现在就前往药园,将产生这毒物的药材拔出!”

    “弟子正有此意。”

    药园处发生这样的事,余扁舟也无法安下心来,他倒不是关心看管药园弟子的性命,只是药园处的药材全都是送往各大小峰处的,若是因为药材有毒而得罪了那些高手,他余扁舟也难逃干系,搞不好这个外门执事就不用干了。

    事关重大,余扁舟亲自带着唐风前往药园。

    药园是在浮云山中一个山谷内,占地面积不菲,放眼望去,几十亩的药材汇聚此处,虽然都不是一些特别名贵的天才地宝,但如此多的数量也尽显斩魂宗的底蕴。

    唐风等人赶来此处的时候,正有人在给今天死掉的那个药园弟子收尸,见到了余扁舟一个个都恭敬问好。

    唐风拦过尸体稍微查看了一下,便让人把尸体抬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