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六十七章 逃离斩魂宗

第一千六十七章 逃离斩魂宗2017-11-10 16:40:52Ctrl+D 收藏本站

    都说女大十八变,唐风以前还没觉得什么,但是现在却明白了。书迷群2两年多不见,自己这个徒弟不论是心智上还是身体上都已经长成了大姑娘。

    当年把她从周家拐带出来的时候,她才不过是十五岁而已。如今却已是含苞待放,花开摧折的年纪了。

    想起刚才的事情,唐风实在是有些无地自容。孽畜呀,小蝶是自己的徒弟,怎能产生这样的误会?

    不过幸好,还有一个麻烦等着唐风去解决。

    欲要欺凌周小蝶未得逞的叶落寒已经被干掉了,可在十几丈之外的一块石头后,还有另外一个人目睹了刚才发生了一切。

    夏紫!叶落寒深夜外传,她自然是悄悄地跟了过来。叶落寒没发现她的踪迹,不代表唐风没发现。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夏紫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而且对这个女人唐风是一点怜惜都欠奉。周小蝶被她打过一巴掌,白天采yào的时候她更是心肠歹毒地欲置周小蝶于死地,这种女人留着自然是祸害。”“

    不过她倒也聪明,虽然唐风表面只有天阶中品的境界,可亲眼见他两剑就解决了自己的师兄,纵然心头万般恨意也没敢轻易跑出来寻仇,只是躲在那边压制着气息期望能想逃过一劫。

    但是下一刻,唐风就朝她藏身的地方望了一眼,这一眼让夏紫一颗心脏差点跳出了xiōng腔。

    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被发现了,正迟疑间,却见唐风手上多出一柄闪烁着寒光的飞刀,随即这个人手腕一抖,那柄飞刀便朝自己的藏身的地方shè了过来。

    夏紫吓得赶紧从石头后窜了出去,慌忙运出护身罡气,一边抖开一片剑幕一边朝大师兄炼丹的屋子处跑去。

    但是那柄飞刀的飞行路线及其诡异,纵然她的剑幕如雨也依然没能挡得下来,闪烁着金光的飞刀直接破开了她的护身罡气钉在背心处。透xiōng而过。

    夏紫连哼都没哼上一声,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从半空中跌落下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辣手催花,风哥哥你心肠真狠。”灵怯颜揶揄了一声。

    风冷笑一声,自己虽然不常杀女人,但是不代表不会杀。如果这个时候还心怀慈悲放她一条生路,那有大麻烦的将会是自己。

    “恩……”刚解决完夏紫,躺在唐风怀里的周小蝶便幽幽睁开了眼睛,刚才虽然她被吓晕了过去,可毕竟不是什么大事。稍有动静便把她给惊醒了。

    “小蝶。”唐风喊了她一声。

    “师傅……”周小蝶迷迷糊糊的,脑海中有一些让自己难以启齿的回忆,可却有些不太敢相信。

    “小丫头,又见面了。”灵怯颜站在唐风的肩头冲她打了个招呼。

    周小蝶望了她一眼,这才确定自己的记忆并无差错,忍不住嘤咛一声捂住了脸。想起自己刚才无意中表露出来的心意,周小蝶恨不得找个地dòng钻下去,这下回去可如何面对自己那几位师母呀?

    “我们先离开这里。”唐风松开了周小蝶。“灵丫头你跟小蝶一起,路上万一有什么危险我没照顾到的话,你们一起抵挡。”

    怯颜点点头,从唐风肩头上窜到周小蝶xiōng口处,抓着她的衣襟就钻了进去。

    “师傅……这……她……”周小蝶手足无措。

    “放心啦,不会再动你了,刚才只是看看你这几年发育的如何。”灵怯颜冲周小蝶妩媚一笑。笑得后者脸色又红了起来。

    “跟着我。小心点。”唐风招呼一声。

    “等一等。”周小蝶象是想起了什么事,连忙跑到死掉的叶落寒身边,忍着恶心在他怀里摸索起来。

    片刻后,周小蝶手持着一块令牌走了过来。

    唐风越看那令牌越是觉得眼熟,与灵怯颜对视一眼后问道:“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周小蝶将令牌交给唐风:“柳如烟给每个弟子都发了一块这样的令牌,叫他们好生保管,我记得她说这些令牌是虚天令。但是用来干什么的却不清楚。”

    “每个人都有?”唐风惊疑不已,因为他发现周小蝶从叶落寒身上弄来的令牌正是自己一直搞不明白的那几块。

    虚天令,这玩意叫这个名字么?

    为解心头疑huò。唐风赶紧蹲下身子将叶落寒的阴魂凝练了出来,又跑到夏紫死掉的地方,从她的怀里摸出一块同样的令牌来。

    没时间去仔细查探叶落寒和夏紫两人的记忆,唐风现在只想赶紧离开斩魂宗,至于虚天令的事情,留待日后再探究也不迟。

    周小蝶如今只是天阶上品境界,隐藏自己气息和罡气bō动并不如唐风那么完美娴熟。领着她悄悄了摸下流云峰着实让唐风费了一些功夫。幸亏有灵怯颜帮衬隐藏,否则还真有可能被那些护卫给发现。

    下了流云峰后,三人一路朝浮云山外赶去。

    夜间斩魂宗的防护并不是那么森严,毕竟崇山峻岭的,并没有那么多人手一一照顾周全。从内山到外山出乎意料的顺利。沿路甚至都没有遇到什么人。

    不到半个时辰时间,唐风一行三人便来到了外山所在。

    正飞奔间。唐风眉头一皱,因为他感觉到两股气息正在迅速朝自己这边接近过来,想来是发现了周小蝶的痕迹才会被吸引的。

    片刻后,两道衣袂猎猎的声响便拦在了唐风面前。

    “两位请留步!”当先一人高声喊道,斩魂宗宗规中有一条,夜间弟子不准外出,除非有长老级别以上的令牌才能放行。所以不管唐风和周小蝶在斩魂宗内是什么身份地位,到了外山都得受这些外围守山弟子的盘查。

    听到这声音唐风不由一愣,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又无意中闯入了来时进入的地方,这里正是陶渊和王畚两人守护的地盘,而喊话的人就是陶渊。

    “陶师兄!”唐风热情洋溢地喊了一声。

    “唐兄弟?”陶渊有些不太敢确认。

    “正是小弟呀!”唐风一边说着一边朝两人冲了过去。

    “怎地唐兄弟要在夜间外出么?”陶渊确认了唐风的身份后便放松了警惕,前些日子唐风进入斩魂宗得了个yào园管事的身份传到外山来,可是羡煞了陶渊和王畚师兄弟两人,他们都以为唐风是余执事的亲戚,自然不敢得罪。(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