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七十四章 过街老鼠

第一千七十四章 过街老鼠2017-11-10 16:41:0Ctrl+D 收藏本站

    “前辈……”唐风刚想问个清楚就被古幽月瞪了一眼,那眼神凶神恶煞的很,冒着一股森寒的光芒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把人都叫老了。”

    唐风伸出一根手指挠了挠脑门,改口道:“古家主,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么?”

    古幽月撇了撇嘴:“怎么?老娘赶过来救你,你还要刨根问底?”

    唐风苦笑道:“我只是不太习惯欠别人的人情,尤其是救命之恩。”

    天知道这个古家家主到底想干什么,万一以后以此事要由头要自己干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那自己该拒绝呢,还是帮忙?虽说这样想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可唐风却不得不小心一些。

    “你还真够警惕的。”古幽月揶揄一声,脸色正了正道:“我不是卖你人情,我是卖天谷的人情,这个解释总可以了吧?”

    “古家主以为我跟天谷有什么关系么?”唐风眉头一皱。

    听到天谷两个字,柳如烟的神色也不禁严肃起来,强大如她如斩魂宗,面对这个最神秘的势力也无法掉以轻心。”“

    “古家主怕是误会了,我确实认识那福童子,可我与天谷中人并无交情。”唐风只是稍微一想便想明白了,上次在螺城古幽月出来解围,恐怕也是想跟天谷打好关系,而这一次的目的同样如此。

    并不是自己面子大,而是天谷有足够的威慑力和让古幽月交好的实力。

    听了唐风的话,古幽月莞尔一笑:“傻小子,认识了便有交情。你以为自己与天谷那几个小童子毫无关联么?至少我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哪个人能拿了天谷的东西还能活命的,福童子既然如此看重你,自然有他的道理,不管他留你的性命想做什么。我在这里救了你,他就得感谢我。”

    这话说的够直白,根本没有丝毫拐弯抹角的虚假,听得唐风对古家这个家主佩服不已,有时候女人难缠,但是有时候女人比男人更好打交道。这句话果然不假。

    “天谷又如何?”柳如烟已经回过了神,冷哼一声道:“即便今日天谷那几位童子在此,也休想保住这人的性命!”

    古幽月嗤道:“这话你倒是当着他们的面说去,在姐姐面前放大话有什么意思

    “古幽月,不想死就滚开,今日我非杀了死人不可。”柳如烟显然是被唐风给惹máo了,想她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可却从未受过今日这样的奇耻大辱,衣服不但被人给撕烂了,还被人看到了里面的胸衣,不杀唐风她日后如何见人?

    “姐姐已经把话说清楚了,你若还想杀他就先过了我这一关。”古幽月冷笑一声,单手将chā在地上的巨剑给提了起来,雄赳赳地抗在肩膀上,纤瘦的人儿配着巨大的罡气巨剑。这视觉的冲突感是如此的强烈。

    “你让不让开?”柳如烟虽然怒火攻心,可并没有急着下手,而是尝试最最后一次沟通。

    古幽月将光滑的下巴一抬。挑衅似的地望着她。

    “好,你不让,我便连你一块杀!”柳如烟话音刚落,身形如电一般冲了过来,捉影手展开,漫天掌影朝古幽月袭去。

    古幽月把巨剑一横,闪烁着电弧和风刃光芒的剑光便shè了出去,掠过柳如烟的发梢。斩断几缕青丝。

    四大势力中最强横的两个女人在唐风面前殊死搏斗,看得唐风一阵失神。

    女人打起架来有时候比男人还要恐怖,尤其是有实力的女人,这两位全是顶尖的灵阶上品高手,实力全开之下。身影腾挪,罡气迸发。搅得一片范围内天昏地暗。

    愣了片刻,唐风才想起正事。

    如今柳如烟被古幽月牵制,自己正好可以跑路。连忙窜到周小蝶旁边,一把拉,冲古幽月那边喊道:“多谢古家主了,就此告辞!”

    “别往那边跑!”古幽月眼尖,看唐风正想往灵脉之地的入口那边跑去,赶紧开口提醒了一声。

    “怎么了?”唐风狐疑不解。

    “你要往那边跑就是自投罗网,司徒世家和战家的人都在那边等着你。”

    “他们等我干什么?”唐风悲愤得不得了,“我又没招惹他们。”

    “哼!”古幽月一边与柳如烟打斗一边冷笑道:“还不是你顺手牵羊从这女人两个徒弟身上拿了些东西?”

    “虚天令?”唐风神色一怔。

    若说因为从叶落寒和夏紫身上拿什么东西而惹出了四大势力之人,除了虚天令便再无其他了。

    “咦,你知道这东西的名字。”古幽月看样子有些吃惊,一边说着一边又赶紧挡下柳如烟攻向她面门的一招,“柳妹妹你下手怎么这么歹毒?真若被你挠中了,姐姐这张脸岂不是不能见人了。”

    唐风望着灵脉之地的方向,眉头不禁紧皱了起来。柳如烟既然可以猜到自己的行踪路线,那别人自然也可以猜到。只是他们是如何知晓自己拿了虚天令的?

    看样子斩魂宗里有人泄露的消息啊。

    司徒世家的实力如何,唐风有一个大概的估计,但是对于那个战家,唐风是两眼一抹黑,因为战家的实力到底如何,就连四大势力另外三家都mō不清楚。

    古幽月既然如此提醒,想来那个方向肯定危险至极,若是这么过去的话恐怕真的是自寻死路了。

    因为区区两块令牌,竟然牵扯出了四大势力之人,这东西就真的这么重要?不是说虚天殿开启之时,任何人都可以进去么?那这令牌又是干什么用的?

    唯一让唐风感到庆幸的是,他们只以为自己手上有两块令牌,并不知自己其实总共有五块!

    现在这情况,灵脉之地看样子是回不去了,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唐风还有信心闯过去,可带着周小蝶唐风却没把握在高手如林的情况下照顾她的周全。

    “谢过古家主。”唐风想了片刻,一狠心,拉着周小蝶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见唐风的身影渐渐消失,古幽月才不禁松了一口气:“奇怪了,福童子要把他逼回去干什么?哎,不管了,这小童子整天鬼鬼祟祟的,反正我古家得了两门阵法作为报酬,出一点力也是应该的。”

    正想着的时候,与她缠斗的柳如烟见唐风已经离开,不禁怒道:“老不死的赶紧滚开!”

    古幽月同样大怒:“你以为自己很年轻么,竟然还穿个粉红色的肚兜,也不怕丢人现眼!”

    两句话一吵,两人的招式越发凶猛起来,原本还有些顾忌的身份和实力,可现在却俨然到了殊死搏斗的时刻。

    唐风带着周小蝶跑了半日,这才在一处荒郊野外停歇下来。

    与柳如烟一战,唐风看起来凄惨极了,周小蝶在一旁自责道:“都怪我,若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出这些事了。”

    唐风盘坐在地上,靠在一颗大树下乘着阴凉,摇头道:“不,我总感觉这事有些怪怪的。”

    “我也觉得。”灵怯颜窜了出来,“那个古幽月没理由会跑出来救你的。她上次与福童子两人交谈甚欢,本身交情就不浅。怎会为了救你而得罪斩魂宗?她古家的排名还不如斩魂宗呢,而且司徒世家和战家想要虚天令,难道她古幽月就不想要了?”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可我能看出来她并无恶意。”唐风叹息一声,若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会相信古幽月的话。至少在灵脉之地的入口那边,肯定是有人拦路的。

    “我们现在怎么办?”周小蝶是彻底没了主意,本来眼看着就要到家了,却没想又被逼了回来。

    “还是得避过这阵风头再说。”灵怯颜无奈至极,“他们总不可能一直守在那里,等他们离开了我们才能回去。”

    “没这么简单。”唐风摇了摇头,“现在找我的人恐怕比前几日更多,前些日子只是一些小猫小鱼,现在连四大势力都牵扯进来了,以后只会麻烦不断。”

    事实也确实如唐风所料,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唐风带着周小蝶即便是只走荒郊野外也遇到了好几批搜寻他的人。

    好在这些人实力并不怎么样,而且人数也不多,以唐风现在的实力想要料理他们实在是轻松万分。

    但是唐风总感觉不是滋味,现在的自己就象是过街老鼠一般,走到哪里都被人盯着打。

    而其原因,已经不仅只是因为斩魂宗的悬赏和虚天令的yòuhuò了,更有几个月之前在灵脉之地入口处的血海深仇。

    唐风那一日带领药尸大军在灵脉之地入口处大开杀戒,抵挡外来势力入侵的事情终于被捅破了。

    那一战死伤无数,大大小小至少几十个宗门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而这些宗门自然是将唐风列为生死仇敌。

    以前唐风的身份没暴露还好,可如今一旦成为众矢之的,几个月前的旧账立刻就被人翻了出来。直到如今,世人才知晓原来这个在斩魂宗内杀人犯事的小子竟然就是自己宗门的大仇人。

    这消息一传开那还了得?不提那些盯着唐风身上的虚天令和项上人头的人,那些原本不想掺和这淌浑水的宗门也都齐齐出动了。

    不为别的,只为自己那死去的亲人朋友报仇雪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