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八十六章 未尽全力?

第一千八十六章 未尽全力?2017-11-10 16:41:15Ctrl+D 收藏本站

    一见此景,所有人都兴奋难当,因为他们发现这个魔头并不是无敌的,他受伤了会流血,就跟自己一样。

    鲜血的涌出,让唐风树立在众人心头那不可敌的形象轰然塌陷。

    “杀了他,他快没力气了。”有人高喊道。

    围攻唐风众人的招式越发犀利狠辣起来,一时间唐风应付的手忙脚luàn。

    “古姐姐……”周小蝶在一旁急的直跳脚,一只手紧抓着古幽月哀求道:“你能不能帮帮我师傅。”

    古幽月苦笑地看了她一眼,缓缓地摇了摇头。

    上次她能从柳如烟手下救人,那得罪的不过只是一个而已。但是这一次她若出手,那得罪的人可就多了。古家确实是天下第三势力,但那又如何?如果古幽月这次出手,古家也会受到牵连。

    不提这些红了眼的各大小势力,单是给四大势力中另外三家找到出战的借口,古家也不会太好过。

    周小蝶一见古幽月摇头,身子一扭便想冲进战场中以尽绵薄之力,可她哪里能摆脱得掉古幽月?”“

    “别去。”古幽月一把将她拽了回来,“你这实力冲上去也只会让他分心,到时候他死得更快,放心吧,他的伤都是小伤,并未伤及筋骨。而且……”

    “而且什么?”周小蝶急急问道。

    “而且他并未尽全力。”战坤在一旁接道,古幽月和周小蝶的对话他自然一字不落地听得清楚,此刻从唐风拥有三种罡心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之后,立马发现了一些不协调的地方。

    “我怎么看他已是强弩之末了?”司徒天河冷笑。

    他是在幸灾乐祸。他前些晚上提议让唐风过去打他,然后作计假死,以帮唐风逃出升天。却没想被唐风一口回绝。司徒天河不是什么大度之人,心中自然是耿耿于怀。现在眼见唐风被几千人包围着,浴血奋战,虽然可惜了他掌握的阵法之术,但心里还是一阵快活。

    让你拒绝老夫,这便是下场,反正老夫没得到阵法。别人也没得到,自己不亏。

    现在听到战坤说的话,司徒天河自然不会苟同。

    “他确实未尽全力。”柳如烟也chā了句话。

    若只是战坤一个人的判断,司徒天河还能以为是他随口一说。却没想现在除了自己之外,剩下的三个人都是这么判断的。

    怎么回事?司徒天河疑huò不已,瞪大了眼珠子朝战场中望去,只见那个魔头唐风一手长剑舞得是密不透风,额头上几滴汗水滴下,大tuǐ上更是鲜血殷红,虽然不见气喘之象,可确实已是在全力拼搏了。

    他的速度。力量和招式都已经到了最巅峰之际,没有可能再提升。这还不是全力那什么是全力?

    “你们什么意思?”司徒天河看了好大一会功夫,实在没看明白,不禁扭头朝其他三人望去。

    “我知道了。”周小蝶突然眼前一亮,紧张的心情也不禁放松了不少,可那小手依然紧紧地抓着古幽月。

    “知道什么啊?”司徒天河追问。

    没人理他。堂堂司徒世家第二长老顿时就郁闷了。想他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天资出色,如今年逾七十多,好不容易修炼到灵阶上品之境,稳坐司徒世家第二把交椅,眼力自是非同寻常。

    但是现在这局面让他mí糊了。若说自己的眼力比不过另外三人,司徒天河也可以接受,毕竟自己家族式微,虽然是四大势力中的一个。可也只是忝居最末而已。另外三家传承的时间比司徒世家多出几百上千年的,他们的阅历见识自然要厉害些。

    但是偏偏现在连一个天阶境界的小丫头都看出来了,可自己愣是没看出什么名堂,这如何让司徒天河不郁闷?

    这感觉就好似自己是个初生牛犊似的,在这几位火眼金睛的高手面前倾听经验,平白矮了他们一大截。

    怎么就未尽全力了?这唐风分明就已是最巅峰的状态了好吧?

    半信半疑地瞅了几人一眼,发现他们并没有丝毫作假的神色,又再扭扭看看唐风,司徒天河仿佛象是要说服自己似的自语道:“这魔头死定了。”

    周小蝶一听,立马反驳道:“你才死定了呢!”

    司徒天河差点被噎死,秉着大人不记小人过的自我安慰,并未与周小蝶计较。

    “啧,又被刺了一剑。”司徒天河看唐风又中一招后心情大爽,巴不得唐风现在立马就扑倒在地,被千万人分尸,若真如此的话那就证明自己的眼力要高众人一线。

    到那时候看你们还有何话说,司徒天河一边心里想着一边嘴上念叨着唐风的状况,仿佛要硬生生把他给念叨死。

    “不行了这小子,罡气已经有些不稳了,也是,与这么多人战斗这么久,他区区一个灵阶下品体内的罡气哪能支撑的住?左右不过一盏茶时间,他就会耗尽罡气。”

    “这一剑真是有失水准,明明可以直接杀死他的,偏偏畏首畏尾,白白放过了这么大好的机会……”司徒天河说罢,扭头看了一眼怒视着自己的周小蝶:“不是说你师傅,说的是那袭击你师傅的人,庸才,全是庸才!”

    “这一掌好,打的正是魔头无法防备之处,吃了这一掌,魔头的伤势又重三分。”

    “不说话你能死啊?”古幽月烦不胜烦,“七老八十的人了,跟个小孩子一样话唠!传扬出去成何体统?”

    司徒天河脸都被说红了。心想你以为老夫喜欢么?老夫也不容易啊,老夫只是想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们,你们看走眼了,这魔头根本就没办法再提升自己的实力,到最后也只是死路一条而已。

    事实证明,司徒天河还是有些眼力的,至少对唐风一身罡气的消耗推断的很是准确。与如此之多的人战斗,唐风无时无刻不是在剧烈消耗罡气,半盏茶之后,体内的罡气bō动已经断断续续,眼看着就有无法衔接了。

    罡气不续,连带着出手的招式也没了应有的威力,唐风站在原地,尽力不去做一些不必要的动作,只以最完美的手段化解敌人的攻击,击杀敌人。

    一批又一批的人倒了下去,唐风身旁几丈范围内血流成河,若是尸体全部堆积在此的话,早就把唐风给掩埋了。好在那些围攻他的人也都知道有尸体妨碍无法发挥,每当有人死去,尸体都会被丢出场外。

    死掉这么多人,所有围攻唐风的敌人不但没有胆怯,反而越战越勇,眼珠子都红得渗人,原因无他,他们看到了希望,从唐风的招式和身体摇摆中看到了战胜这个魔头的希望。

    “杀!”呐喊声中,刀光剑影,无数人马前仆后继地朝唐风扑去。

    “十方……皆杀!”唐风沉喝一声,次神兵长剑挥舞起来,倾尽全身罡气,漫天剑芒席卷开来。

    “好剑法!”战坤忍不住赞了一声,见到如此出色的剑技,让他有一种忍不住想要上去试试的念头。

    一阵惨叫声传出,剑芒随即散尽。

    “碰碰碰……”一连串尸体倒地的声音接二连三地响起,待众人看清场中局面之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本唐风是被好多人给包围个水泄不通的,纵然他杀了不少,可局面却一直都没有改变,但是此刻以唐风为中心,方圆五丈范围内直接被清空,所有人都扑倒在血泊中没了生机。

    再看魔头唐风,一身鲜血淋淋,也不知是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血,原本俊儒的脸面此刻一片冰冷杀机,双眼森冷如刀似剑,静静地站在原地。

    蓦地,唐风身形一晃,险些栽倒在地,幸亏用手上的长剑杵在地上才免遭此尴尬场景。

    他身上的罡气bō动已经微弱的几乎感受不到了,就如一个刚开始修炼的玄阶一般那么渺小。刚才那一剑,用光了他所有剩余的罡气。

    所有人都在望着唐风,也都握紧了手上的武器,直直地望着唐风。

    异样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那是惊恐夹杂着愤怒的情绪。他们没想到这魔头眼看着都要不行了,竟然还释放出如此强劲的剑招,一剑取走十几条人命。

    但是无论是谁,看到唐风此刻的状态都已经心知肚明,他不行了,他是真正的不行了。一身罡气如司徒天河判断的那样已经完全耗干,一个修炼之人,没了罡气就等于废物,纵然招式再出色又如何?

    场面静谧了不到十息功夫便被打破了。

    仿佛是约定好了一般,包围着唐风的所有人都在一声怒吼中朝他扑了过去,人还未到,各种犀利招式已经摆出架势,只等冲上前便了结魔头的性命。

    魔头,终将死于luàn剑之中!

    唐风却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弹,面上古井无bō不见丝毫神色。

    众人距离唐风越来越近,眼见唐风还没有动作仿佛是要饮颈就戳之时,不由都加快了速度,谁能给这魔头最后一击,谁便能成为英雄,这么大好的机会怎能错过?

    战坤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又轻松的表情,诧异的是他明明感觉唐风并没有用尽全力,怎地就到了末路了呢?可如果就这样杀了这个魔头的话,也让战坤一阵轻松,毕竟屠魔大会的目的就是这个。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