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九十章 以一敌二

第一千九十章 以一敌二2017-11-10 16:41:19Ctrl+D 收藏本站

    正因为看明白了,战坤才暗暗心惊这个年轻人好深的心机,即便是在那种被几百上千人包围的危险状况下也留了后手,就是为了等现在这样一个出其不意的机会,如果他不是对自己的实力极有信心,根本做不到这种程度。

    还有那惊天的一剑,这一剑雪藏到现在才施展,直接废掉了司徒天河一只胳膊,真正地起到了反败为胜的作用。

    战坤有些后悔了,后悔得罪这样的年轻人,这样的人才,真应该拉拢而不是得罪啊。

    但是事情既已做下,那就要做绝。若是这一次还让他逃出去的话,等于为战家竖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

    一念至此,战坤不留痕迹地撇了古幽月一眼,又将目光投向战场之中。

    唐风傲立于天地,冷眼瞅着挡在司徒天河身前的柳如烟,这个斩魂宗的副宗主此刻脸上的震惊神色还没完全消褪,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

    她的背后,司徒天河的shēn吟声从未中断,虽然老匹夫是灵阶上品高手,可一整只胳膊被无级惊芒剑的剑芒贯穿,那种疼痛也是非人所能忍受的。他没直接疼晕过去就已经是定力不错的表现了。”“

    唐风的心头涌上一抹淡淡的可惜,刚才若不是柳如烟从横空里杀出来替司徒天河挡下那些暗器,自己完全可以再一次重创他,就算杀不掉也能让其失去战斗力。但是现在司徒天河一只胳膊受伤,只会让局势变得更加不利。

    场面陷入短暂的沉静中,几大灵阶上品高手震惊,那些围观的人何尝不震惊?

    本来柳如烟亲自上场,他们都以为魔头必将很快就si无葬身之地,却没想他竟然与柳副宗主打的绘声绘色,丝毫不见颓势紧接着司徒二长老也上阵了。

    若是换做别的时候,这种做法肯定要被人鄙视,一个人以大欺小也就算了,两个人一起上实在是个笑话。但是这次情况不同,这次不是以武会友,是要击杀魔头来着所以纵然司徒天河的做法有些让人诟病却没人想说什么。

    能杀掉魔头,也是造福苍生,正因为如此,门徒天河还博得不少赞声。

    这下他si定了,很多人心中这样想着,准备瞪大眼珠子看清楚魔头到底如何被斩杀

    这一瞪,差点把眼珠子给瞪掉了。两大高手联手不但没把魔头怎么样,反而是司徒二长老被人家给废掉一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司徒二长老是假冒的不成?还是说魔头的实力已经强大到这种程度了?很多人都没想明白,看清刚才那一战的人却是暗自胆战心惊真真切切地认识到了唐风的实力。

    感"qing ren"家刚才被几百上千人包围的时候根本就没出过全力,只是在那随手应付着呢。

    “孽畜,竟敢伤了老夫的臂膀!”司徒天河狰狞的面孔从柳如烟身后浮现了出来那通红的眼珠子瞪着唐风,犹如择人而噬的凶兽,他虽然疼的额头上冷汗直冒可神色疯狂,呼吸粗重,胸膛处剧烈地起伏。

    肩肿处已经不再流血了,似他这等高手自然可以有多种止血手段,但是无论是谁都知道司徒天河被打中的那只胳膊是彻底废了,剑芒贯穿整条胳膊,粉碎了他的骨头,这种伤根本无法养好。

    “我要你血债血偿!”司徒天河一声怒吼身子一纵便越过了柳如烟,朝唐风扑过来。

    柳如烟张口玉呼却又忍了下去,她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司徒老匹夫都听不进去了。不得已之下,只能紧随着他的步伐朝唐风攻去。

    即便仅剩下一只胳膊可以用,司徒天河也还是灵阶上品高手,更何况他现在发狂如斯,比起理智的时候更加富有危险性,见他扑来唐风哪还会站在原地?身形爆退的同时,扬手就是一排飞针shè出。

    “嗖”飞zhēn破空的声音连成一片,司徒天河一道掌风推出,企图将这些渺小的暗器打开。

    却不料这些暗器纵然被掌风打个正着也没有丝毫衰减的迹象,眨眼之间就飞到了面门前。

    飞zhēn虽然体积小,shā伤力轻,但是正因为这些弊端,才具有破罡之效。司徒天河的罡风根本不足以撼动唐风的飞zhēn。

    司徒天河虽然疯狂,却也不是一点理智都没有,察觉不妥当下便将身子一侧,避开了这些暗器。

    正如刚才柳如烟避开无级惊芒剑让司徒二长老吃亏一样,现在司徒天河避开飞zhēn也让柳如烟吃了个闷亏。

    她就跟在司徒天河身后,这些飞zhēn没打中司徒天河,自然是直直地冲她飞了过去,等看到的时候已经避来不及了,柳如烟身在半空之中根本没骨丝毫可以借力的地方,无奈之下只能展开捉影手,一片残影飞出,将所有的飞zhēn全抓在手上,恨恨地掷到地上。

    此时唐风与司徒天河已经在交锋了,唐风这个灵阶上品境界是假的,根本发挥不出灵阶上品应有的实力,可司徒天河此时一臂受伤,战斗力也直线下降,两人刚一交手唐风就发现对付他比对付柳如烟要简单的多,至少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状况能与他正面抗衡,不必象刚才那样四处逃跑。

    短短三息功夫,两人交手数十次,猛烈的碰撞将大地都掀了起来,唐风手上的次神逼ng长剑阵阵寒光闪烁,一道又一道朴实的剑芒飞出,司徒天河也并非làng得虚名,年纪虽然大了点,可功力越加深hòu许多,一只手掌翻来覆去,每每都带着无与伦比的shā伤,竟然与唐风拼了个旗鼓相当。

    三息之后,柳如烟也赶了过来,瞅准一个机会从侧翼朝唐风shā去,正准备朝他腰际上轰去一掌之时,司徒天河却一招笼罩过来。

    这一招倒不是打柳如烟的,而是对准了唐风,但是有些疯狂的司徒天河根本没有收敛的招式的威力,直接把柳如烟也包裹了进去。

    柳副宗主秀眉微蹙,单手一扬,逼不得已化解了司徒天河的攻击,可唐风却趁着这个机会将刚才的破绽封si了。

    “嗖嗖”又是一串暗器xí来,柳如烟正懊恼着呢,险些中招,慌得她连忙侧身闪开,吓出了一身冷汗。

    “si!si!si!”司徒天河神态越发狰狞许多,凶狠的招式不要命地朝唐风招呼,根本不在乎自身罡气的消耗,这让围观的诸人顿时大饱眼福,因为很多平常时候难得一见的司徒世家不外传的秘技也在此刻齐齐绽放。

    战圈之外的战神缓缓地摇了摇头。围观的那些人只沉浸在司徒世家绝学的huá丽和威力之中,但是他却知道如果真让司徒天河与唐风单打独斗下去,这老匹夫撑不过一炷香时间就要si了。

    但凡威力大的招式,罡气消耗也多,司徒天河这么打,他一身罡气能支撑多久?反倒是唐风,招式行云liú水,衔接的完美至极,根本没有半点làng费力气的虚招,如此一来他根本消耗不了多少罡气。

    一旦等到司徒天河后继无力之时,便是这老匹夫身王之际。

    好在现在并不是司徒天河与唐风单打独斗,还有一个柳如烟。疯狂的司徒二长老指望不是了,战坤唯有将希望寄托在柳如烟身上。

    两个灵阶上品啊,联手对付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难道还干不掉么?战坤心头隐隐涌出一股无力感,他根本没想到这次tú魔大会会变成现在这幅光景,若是早知道的话,自己那天就直接取了唐风的性命了,省的留到现在让人心烦意luàn。

    正懊恼的时候,战乜场中又起了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变化。

    如果只是司徒天河一人和唐风打斗,场面还清朗一些,无非就是司徒二长老不要命地攻击,唐风一边退一边守,时不时地撒出一些暗器,两人斗得难解难分,一时间倒也看不出谁占了上风。

    但是当柳如烟想要切入战场的时候,每每总是被司徒天河给逼了回来。

    一次如此,两次还是如此,到了第三次,情况依然不变。

    这让围观诸人一阵哗然,暗道司徒二长老当真是疯了,连柳副宗主都打。

    战坤却是沉声赞道:“好手段。”

    古幽月冷笑一声:“若没这点手段,他恐怕早就si了!”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别人看不出其中的玄机和奥妙,只是眼力不够而已,只以为司徒天河现在发狂发癫,根本不顾忌招式的伤害范围。

    但是战坤和古幽月却是看得明白,造成这一切的,完全是因为唐风的牵引。

    每当柳如烟想冲过来的时候,唐风就会mài一个不大不小的破绽出来,引着司徒天河冲这个破绽发起攻击。而他的破绽mài的相当巧妙,一旦司徒天河攻击了,柳如烟就不得不退。司徒天河想要唐风的命想得眼都红了,看到这些破绽他岂能忍住不打?

    这才有了这些滑稽无比的场面,众人只看到柳如烟一次次想冲上去,却又一次次被司徒天河逼回来。

    这哪是两个灵阶上品高手联手对付一个小子啊?分明就是这小子在借力化力,他本人根本不需要耗费多少力气,就能让两个对手玉si玉活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