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绝室中的危机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绝室中的危机2017-11-10 16:42:4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绝室中的危机

    “公子,你在想什么?”钟露在一旁等了半天,见唐风仍没有动静,不由开口问了一声。

    唐风道:“我在推断此人的死因。”

    答完之后撇了一眼钟露,眼前一亮,一屁股坐了下来,伸手将她拉进了自己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钟露不声不响,脸颊上飞起两抹红晕,螓首低垂,一副任君采撷的柔顺模样。

    “露儿你帮我一起想想。”唐风嗅了一口钟露发梢上的清新,让自己紊乱的思绪平稳下来,然后将自己能推断出来的事情一一说出。

    钟露安静地听着,听完之后总结道:“依公子所说,那此间密室正是绝室无疑,而这位战家的灵阶中品也确实进来了,只不过却不知道因何而死,所以绝室之门才能被打开,我们才能再次进入。”

    “是,现在最让我疑惑的只有一个问题,绝室里根本没有机关陷阱,这区区数日他也不会被困死,这就是最大的疑点。””“

    钟露轻挽自己垂在胸前的秀发,也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推理这种事情实在不是唐风的强项,这一系列的疑惑让他思绪如麻,所以才会让钟露一起想想,集思广益总好过自己一个人苦思冥想。

    在没弄明白这件事之前,唐风不敢妄动这间绝室,前车之鉴后事之师,这位战家的灵阶中品高手的遭遇便是最好的例子。

    两人大眼对小眼想了半天,朦朦胧胧间,唐风仿佛想到了一个关键之处,可却又很不清晰,怎么也无法想得透彻。

    正绞尽脑汁之际,钟露却喃喃道:“绝室没有机关陷阱,自然是不会伤人,而那人不会被困死也不会自杀,应该是遭遇了什么无法躲避的攻击,这攻击从何而来?绝室藏重宝,可进不可出……”

    这话本是钟露的自言自语,可听在唐风耳中却让他混乱的思维出现了一线曙光,渐渐地,唐风的脸上洋溢起一抹原来如此的笑容,猛地一拍大腿道:“我知道了。”

    “公子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了。”唐风抱着钟露的蛮腰将她提起来,自己也缓缓起身,神色笃定地望着绝室:“他是被绝室中藏着的宝贝杀死的!”

    钟露闻言一愣,旋即疑惑道:“可是这里的宝贝不是只有持着虚天令之人才能开启么?”

    唐风笑道:“正是如此。”

    钟露恍然大悟:“公子你是说那战家的高手身上也有虚天令?”

    “恩,看样子我们之前进入了一个思维误区,所以才会想不通他的死因。可如果他身上也带有虚天令的话,那一切便都有可能了。”

    战家这位高手是灵阶中品,而且精通机关之道,想来无论本身的实力还是在战家的地位都不低,这样的一个高手,能获得一块虚天令自然也是情理之中。

    唐风之前没想到这一点,是被古青云之前的话给迷惑了,古青云说大多数虚天令都被带往了后面的殿堂,留下来的几块也都消耗殆尽,他信任古青云,自然没往深处去想。

    但换个思考的方式,一切难题便迎刃而解。

    真正的情况应该是这位战家高手进入了绝室,用虚天令开启了重宝,可还没来得及享用便被这宝贝给杀死了。

    绝室内确实安全无比,没有任何机关陷阱,可并不代表这里隐藏的宝贝也没威胁。

    一般的宝物自然不会伤人,可若是不一般的宝贝呢?

    纵然那位灵阶中品高手是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被宝贝攻击,可他的实力摆在那,此刻已经身亡,这足以说明一个问题。

    这绝室里的宝贝很危险。

    一想到这点,唐风不由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在动用虚天令之前心生疑惑,否则的话现在的下场即便不象这位战家高手恐怕也好不到哪去。

    这位战家高手死的并不是毫无价值,至少他的死让唐风产生了警惕心。

    绝室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现在摆在唐风面前的唯有一条路,动用虚天令打开这绝室中隐藏的宝贝,否则的话他和钟露也唯有被困死在这里的命运。

    但是那会伤人的宝贝的威力如何,唐风也不清楚,破解绝室之后无疑会有两种后果,自己收服那宝贝,或者被那宝贝给干掉,重蹈战家高手的覆辙。

    事已至此,唐风也没有退路,更何况这未知宝物对唐风的吸引力也是无比的强烈。

    “露儿你自己小心些,千万不要被伤到了。”唐风回头叮嘱一声,钟露点头,连忙窜到一旁,手上长鞭抖开,摆出一副防备的架势。

    唐风缓缓走到刚才寻找的地方,伸手往下一摁,地板瞬间凹陷了下去,露出一个空格来。

    有了此前破解绝室的经验,唐风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取出一块虚天令,将这块令牌放置进那凹坑之中。

    下一刻,跟之前一般模样的情况便出现了,虚天令上灵气涌动,那铭刻的五爪金龙仿佛要活了一般,在令牌上挣扎蠕动,高昂龙吟,旋即,虚天令光彩流动,无数道暗流以令牌为中心迅速朝四周散去。

    一阵密切的咔嚓嚓声响从四面八方传来,宛若机关被触动的动静。

    唐风在放置下虚天令的瞬间便往后跳开了,此刻正手持一柄次神兵,防护在钟露面前,目光死死地盯着地面上的动静。

    伴随着这一阵咔嚓嚓的声响,绝室的正中央处缓缓升起一个石台,这个石台呈现出圆柱形,顶端却是圆圆的寿桃状。

    没有任何危险的征兆和气息,但是唐风知道事情绝对不象眼前这么简单。

    想来战家的那位灵阶中品高手也经历过现在的局面,以他当时的情况来推断,应该是满怀期待地等待在一旁,根本毫无警惕之心,所以才会身亡。

    片刻后,响动嘎然而止,那上升的石台也停了下来,顶端的圆形就仿佛是花苞一般缓缓地开启了。

    石台顶端露出一丝缝隙的瞬间,一股让唐风都感觉到心悸的不安瞬间涌遍全身,一身毛孔紧闭,汗毛倒竖。

    这是唯有在生命受到危险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本能反应。

    唐风想都没想,一把抓起钟露,将她往旁边一丢,同时自己朝一边闪去。

    两人刚有动作,石台顶端便绽放出一缕金色的光芒,那光芒如雷,似电,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从石台中窜出,直接冲到唐风原本站立的位置上,同时还带着一股无所不催的毁灭气势。

    金色光芒射穿了唐风留在原地的残影,余势不减,直接撞击在墙壁上。

    整间绝室都传来轰地一声巨响,唐风清晰地看到绝室那墙壁被撞出一点痕迹来。

    唐风脸色大变,这虚天殿的房屋坚固无比,根本无法破坏,可被金色光芒这么一撞竟然留下了痕迹,可想而之它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这是什么东西?唐风直到此刻也没看清楚,主要是它的速度太快,已经快过自己肉眼捕捉的极限。

    趁着金色光芒攻势稍减的时候,唐风抖手就是一道剑气甩了过去,与此同时钟露的长鞭也挥到了,看她的架势是想把金色光芒给卷住。

    哪知长鞭才刚与金色光芒接触,这条陪伴了钟露许多年的鞭子便仿佛枯草一般被切断了。

    钟露的长鞭可是天兵档次的武器啊,此刻居然跟豆腐一般脆弱。

    快,锋利L短的一瞬间,唐风心中便对这金色光芒有了一些了解,这样的东西若是射中自己的话,即便罡气全开恐怕也无法抵挡,就是不知道不坏甲能不能挡得下来。

    那金色光芒无视了钟露的长鞭,在墙壁上一撞之后立马变向,依然追着唐风而来,半道上遭遇唐风甩出的剑气,两者相碰之下,剑气便如初春融雪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眨眼的功夫,这金色光芒便近在咫尺了。

    “借尸还魂!”唐风闷吼一声,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绝室中宝贝的威力,以自己现在的水准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只能拼着耗费罡气动用自己的杀手锏。

    实力瞬间攀升到灵阶上品,唐风脚底生风,身形连闪,匆忙逃窜。

    金色光芒如跗骨之蛆一般如影相随,根本甩不掉,而且即便唐风动用了自己的杀手锏,在速度上也只能和它持平,根本甩不开半分距离。

    唐风现在是有苦说不出,这绝室本就不大,满打满算占地不过方圆七八丈而已。这这么小的空间里逃避这宝贝的攻击,难度可想而之。

    现在唐风总算是明白战家那灵阶中品高手是怎么死的了,且不说他十有八*九在开启宝贝的时候没有警惕心,就算他有警惕心也别想在这金色光芒的追击下活命。

    放眼望去,整间绝室现在被两道影子充斥的满满当当,一道是唐风的身影,因为速度太快,导致他的残影还没消失,真身又冲了回来,看上去就好似无数个唐风连成一个圆圈似的。

    而在唐风的身后,那金色光芒也是锲而不舍,逮着唐风一阵猛咬。

    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一旦罡气消耗过大,自己的速度势必会降下来,而这金色光芒却不虞这个问题,可以说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越发不利。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