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抹胸的颜色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抹胸的颜色2017-11-10 16:42:5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抹胸的颜色

    风笑天好歹也是位灵阶上品,更是斩魂宗的副宗主,无论个人实力还是心性修养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但魔头仅仅只是传音一句便让他失去理智,这种玩弄人心于股掌之中的诡谲让每个人都心头战栗。

    扪心自问,在场诸人没有谁能用一句话把风笑天激怒成那样。

    战无双脸色虽然铁青,可心思急转,瞬间便将唐风传音的内容猜了个七七八八,当下也急忙给风笑天传音了一句。

    风笑天吃了御神一击,此刻惊魂未定,脑袋中的热血早就消褪了,听到战无双的话之后,脸色不禁稍蔼,感激地冲他点了点头,只不过再望向唐风的眼神却越加愤怒,还夹杂着一丝忌惮。

    唐风能激怒风笑天很简单,他只是告诉对方一句话而已。

    “柳姑娘的抹胸是粉红色的。”

    这话说的很是卑鄙无耻,但是唐风身处在被百多位高手包围的情况之下,不得已也只能出此下策。这倒不是唐风杜撰,而是柳如烟的抹胸真真切切就是粉红色的。”“

    前些日子唐风带着周小蝶辗转逃亡,想回灵脉之地,可行百里半九十,在入口处被柳如烟阻拦,一番大战唐风用一记无极惊芒剑切开了柳如烟的衣服,不小心看到了衣服里的东西。

    单是这一句话,恐怕也只能让风笑天愤怒,还不足以让他失去理智。关键便在唐风对柳如烟的称呼上。

    前后两次,唐风在风笑天面前称呼柳如烟都是柳姑娘。

    这个称谓委实有些耐人寻思,放尊重一些,唐风理当称呼柳如烟为柳副宗主,或者喊一声柳前辈也无妨,可偏偏他用了姑娘两字。

    这唯有在男女双方身份对等,关系还算熟稔的情况下才有的称呼,这个称呼配合上那句话,足以让风笑天的血液燃烧起来。

    唐风凭什么能称呼柳如烟为柳姑娘,他为什么又知道柳如烟抹胸的颜色?是柳如烟自愿让他看到的还是不小心?无论真实情况是哪一种,身为一个爱慕柳如烟多年的男人,风笑天都绝对不能容忍。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呀!虽然风笑天和柳如烟之间并无关系,可骨子里风笑天已经把柳如烟当成自己的女人了。

    自己都不知道她的抹胸什么颜色,魔头怎能知道?这种嫉妒和愤怒根本无法压制。

    可是与魔头交手之后,竟然是身为灵阶上品的自己受到重创,魔头模样看起来虽然凄惨,却也并无大碍,回想起唐风出手的两招,风笑天心头一阵悸动,不愧是力挫战坤的年轻人,果然有这份本事。

    “魔头,你好生卑鄙,竟敢暗算风副宗主!”战无双突然怒喝了一声。

    “暗算?”唐风冷眼打量着战无双,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冷嘲一声道:“我如何暗算他的?仔细说来,本少洗耳恭听。”

    战无双上前一步,气势凌人,双目直逼唐风:“若非暗算,以风副宗主的实力怎会败于你的剑下!”

    面对唐风的质问,战无双根本不做解释,一个劲地污蔑着。

    这就有点血口喷人了。唐风激怒了风笑天没错,可交手的时候却是实打实的对拼,根本没有暗算的痕迹。

    可战无双偏偏要把这个屎盆子扣到唐风头上,因为他发现当风笑天被重创之后,在场的诸多灵阶高手望着唐风的眼神充满了忌惮和惊恐。

    事情摆在那呢,灵阶上品高手在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打的重伤了,那些灵阶中品灵阶下品的对上魔头岂不是立马就会死去?

    士气低迷,纵然人数再多又有何用?

    想要扭转眼前的局面,唯有先将士气提升起来才有可能。战无双短时间内只能想到暗算这个法子。

    以有心算无心,才能以弱胜强,这便是暗算的最好证据,自己根本不用说的太明白。

    “莫以为本公子没看到你动的手脚,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魔头你太无耻了。”战无双声色俱厉地斥责着,宛若真有这么回事,说的差点连自己都相信了。

    只不过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太快,在场大多数人都没看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此刻听战无双这么一说,倒是信了七八分。

    如果不是暗算,魔头哪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风笑天此刻也强忍着腹部的疼痛帮腔道:“魔头,你纵然耍些手段打伤了我,也休想逃出生天!”

    风笑天的话无疑是坐实了唐风暗算的嫌疑。没人再去考虑他如何暗算的,都已将这个污蔑当成事实来对待。

    战无双见机,连忙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道:“魔头血债累累,恶贯满盈,今日若叫他活着离去,日后定会祸害苍生,有劳诸位一同除去此獠,造福天下,为无辜死去的人报仇,为风副宗主报仇!”

    原本有些低迷的士气被战无双这么一搅和,立马又高昂起来,一个个望着唐风的眼神充满了怨恨,仿佛巴不得要将他碎尸万段似的。

    唐风仰天大笑,森冷道:“那还等什么?诸位一起上来便是,看看是你们死还是本少亡!”

    两位灵阶上品已经有一人被重创,剩下的那个战家长老恐怕不会轻易出手,他的主要任务是负责保护战无双,所以唐风知道自己现在要面对的人数虽多,可却没有顶尖高手了。

    只要战家的那位长老不插手,唐风就没有惧怕的理由。

    这话喊完,唐风悄悄地给背后的钟露说了一声,钟露神色严肃地点点头,凤眸朝战无双那边撇了一眼。

    唐风也算是看出来了,今日会遭遇这个局面,这个战无双功不可没。此人看着一身正气,相貌堂堂,可骨子里却透着阴损的味道,这种心思歹毒的人最危险,如果有机会的话,唐风不介意将他除去,但是唐风也知道,想要在一位灵阶上品高手的保护下干掉战无双实在有些不太现实,更何况他本身也有灵阶中品的境界,实在不算弱者。

    四大势力的高手们与唐风遥遥对峙,却无人敢冲上前来。毕竟四家不是一条心,就算战无双振奋士气有一手,却也没能力让他们冲上去找死。所有人都想着让别人先冲呢。

    面对眼前的尴尬局面,战无双知道战家不带头做个表率是不行的了,当下一挥手道:“上!”

    战家一群人少说也有三十位,听的战无双一声令下,齐齐朝前扑去,犹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

    战家一众高手动了起来,其他三家自然没道理再耽搁下来,也紧随着战家诸人的身形冲了出去。

    唐风神色凛然,一身实力全开,虽然他口上说的猖狂,可并不代表他就能蔑视这群人,这群人怎么说也是四大势力的精英份子,若不小心的话恐怕这一次真要阴沟里翻船。

    不等那群人冲到近前,唐风已经双手如蝴蝶一般翩翩起舞,无数道灌入锐金之气罡心力量的暗器接踵飞出。

    这一瞬间,唐门暗器的精髓再次大放异彩。

    “人间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投,休怪本少心狠手辣!”唐风眼中凶光大盛,一身杀气如实质一般蔓延开来。

    嗖嗖嗖的破空之声不绝于耳,放眼望去,以唐风为原点,那无数柄暗器就如蝗虫过境一般恐怖袭来,迎面冲来的死亡气息让每个人都脚底发软。

    诸家高手虽然大多数都是与唐风第一次交手,可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么?魔头的手段早就传的沸沸扬扬,自然知道他暗器了得。所以众人在冲上前的时候就已经警惕万分了,此刻见唐风暗器出手,自然是齐齐抵挡。

    人多的优势在这一刻一览无遗,那些暗器速度虽快,杀伤力也暴强,可耐不自方人多势众,每人出一招就能抵挡住一柄暗器,这百多位高手一起出手,汇聚起来的攻击看上却也如百尺巨浪一般让人惊悚。

    叮叮当当,九成九的暗器被格挡打落,仅有那么两三个人反应太慢被暗器击中,惨叫一声跌落下来。

    这几个人无一例外全是灵阶下品,唐风全力打出的暗器他们哪里能抵挡?直接在身体上破出一个窟窿来,鲜血不要钱地涌了出来,眼见着是失去战斗力了。

    付出了两三人的代价之后,四大势力的高手总算是腾出手反击了,人还未冲到唐风面前,刀芒剑气什么的一股脑全丢了出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唐风虽然率先动手,可现在也被敌人反打一耙。

    如此之多的攻击袭来,唐风也是脸色微变,手上长剑连忙祭出傲雪剑势,稳若磐石屹立原地。

    温度陡降,宛若三九寒冬降临,风雪起舞。

    轰地一声巨响,四大势力高手的攻击与傲雪剑势相碰,绕是四季剑法中最强大的守招,也无法抵御这凶猛的进攻。

    剑势被破,唐风闷哼一声,眼见那些攻击就要打到身上之际,一条鲜红的长鞭从唐风背后甩出,鞭影重重,如灵蛇一般拦截在唐风面前。

    钟露身上一片洁白的光芒在闪耀,竟以灵阶下品的境界,一条长鞭为唐风争取到了喘息的时机,那洁白的光芒,是灵诀的特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