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弄哭了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弄哭了2017-11-10 16:43:1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弄哭了

    施展了借尸还魂的傲雪剑势在顶尖的灵阶上品高手面前只支撑了不到三息便支离破碎。

    不过这并不代表唐风输了,只是现在柳如烟愤怒之下全力出手,每一击都有莫大的威能,支撑不住才是正常的。

    “柳副宗主你听我解释!”唐风一边举剑招架柳如烟攻击一边急忙大喊。

    “我不听!”柳如烟回答的言简意赅。

    “这都是误会,我哪知道你会现身此地?”唐风随手一剑挡开柳如烟的肉掌,但是那反弹的力道竟然让自己有些拿捏不稳,“若早知道是你,打死也不可能对你动手的。”

    这话本没有什么问题,可就看怎么理解了。

    果然,柳如烟一听这话,攻击越发凶猛起来,打的唐风叫苦不迭。在这沼泽之中与一位灵阶上品高手过招,根本没办法躲闪,只能见招拆招,长久下去,自己铁定会输,除非动用御神。

    但今天这事自己也有错,唐风也能理解柳如烟现在的愤怒,哪会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虽说本与她就有仇怨,可现在的柳如烟,只不过是发泄一个女人独有的愤恨而已。”“

    “露儿你先上去。”唐风一边奋力招架柳如烟的攻击,一边对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钟露喊道。

    为免伤到钟露,唐风一直放不开手脚。

    “恩。”钟露点头,赶紧窜出了沼泽。

    钟露一走,唐风便心安不少,至少自己现在不虞担心会误伤到她。

    “柳副宗主,柳姑娘,你冷静一些,且听我把话说完。”

    “休想逞口舌之欲,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柳如烟打疯了,哪会听唐风的辩解?不过这句话一出口,柳如烟的动作也是一顿,脸上不禁飞起一抹红晕,旋即变得煞白。

    显然,她也意识到自己的那句口舌之欲也有两层意思?唐风刚才才用嘴巴占了她胸口的便宜,岂不正是口舌之欲么。

    “我只想告诉你,你再打下去,就会沉下去了。”唐风哭笑不得,说罢也不迎招了,只是静静地望着柳如烟。

    直到此刻,柳如烟才察觉到这一点,身在沼泽内,她又那么凶猛的进攻,沉入速度可想而之会有多快,现在整个人已经有大半陷入沼泽内,只露出了胸口以上的位置。

    再攻两招,柳如烟只有一个脑袋在沼泽上了。

    此时此景,她的招式威力不禁大减,这沼泽底部不知有何玄妙,任何用力都会被一股反向的力道化解。柳如烟捉影手威力无穷,但每打出一掌,还没袭到唐风面前,便被沼泽轻而易举地化解得无影无形,等打到唐风身上只是轻轻地摸一把而已,哪还有什么杀伤?

    所以,唐风根本不需要再出手,只看戏就成了。

    渐渐地,柳如烟的神色变得有些慌乱起来,沼泽已经漫过了她的下巴,眼看着整个人都要沉下去了,在生命受到威胁之际,柳如烟只想提身纵气往上跳,哪知不跳还好,这一跳沉得更多了一些。

    其实想要脱困实在是很简单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往下潜就可以了。

    但任何一个人在落入这种困境的时候,恐怕都不会做出这种选择,毕竟人的求生本能会让自己做出正确的举动,可偏偏这看似正确的举动才是致命的。

    唯有象钟露那样,心存了死志之人,才有机会发现沼泽的奥妙之处。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柳如烟沉入沼泽之前,恶狠狠地诅咒着唐风,旋即沼泽上冒出几个气泡,斩魂宗副宗主不见了踪影。

    “公子……”钟露大急,虽然她知道柳如烟跟唐风有些私仇,但说到底柳如烟本身并不是坏人,如果是坏人的话她刚才也不会援救钟露了。

    “我知道。”唐风点点头,原本他就没打算让柳如烟死掉。

    行走江湖,快意恩仇。唐风杀了柳如烟两个弟子,她想杀唐风也是天经地义的。只是多番交手下来,唐风发现这个女子并不象战家和司徒世家的人那般卑劣。

    而且如今古家面临大难,如果斩魂宗能出手相助的话,那无疑会化解眼前的局面。柳如烟不能在这里死掉,否则斩魂宗那边就没人能说得上话了。

    更何况,唐风心中也有些愧疚,柳如烟虽不是少女,可也是完璧之身,自己又摸又咬的,实在是有些没节操,激怒她也是罪有应得。

    于公于私,唐风都得拉柳如烟一把。

    一念至此,唐风伸手在柳如烟沉入的地方一捞,还好她沉入时间不长,让唐风很顺利地就把抓到她了,狠狠将她往一摁,柳如烟整个人猛地又冒出了头。

    唐风这力道用的及其巧妙,更有沼泽底部的未知宝贝作祟,所以柳如烟根本没察觉到唐风的用力方向,只以为是他把自己拽了上来。

    面对这救命之恩,柳如烟并无感激之情,露出头脸的瞬间劈头盖脸地朝唐风打了过来。

    只是她一双都还在沼泽里,打出来的招式哪有什么威力?唐风无奈地望着她,这位顶尖的灵阶上品高手此刻就象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胡乱出掌来发泄自己心头的委屈。

    打着打着,柳如烟又沉了下去。

    “哎!”唐风摇了摇头,再如法炮制,把她的脑袋给弄了出来。

    这一次柳如烟学乖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水,深深地吸着气,满脸愤怒地望着唐风。

    “还打么?”唐风偏头问道。

    不问这话还好,一问出来柳如烟就发飙了:“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攻击再来,柳副宗主很快又沉了下去。

    这一次唐风故意等了好久好久,才把她给捞出沼泽。这女人现在被愤怒和耻辱驱使,已经没办法好好沟通了,唯有先让她感受一下死亡的威胁,降降火气才行。

    哪知这一次死里逃生之后,柳如烟非但没再攻击唐风,反而静静地站在那里,任由泥水从脸颊上划过,绝望地望着唐风,突然哽咽出声,肩膀颤抖。

    哭了?声音虽小,可她确实哭了!

    这事若是传扬出去,十个人怕有九个半不会相信,堂堂斩魂宗的副宗主,灵阶上品高手柳如烟竟然哭了。

    这情景就象是小孩子被欺负得狠了,实在憋不住心头的委屈,要用泪水来缓解似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