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百年老怪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百年老怪2017-11-10 16:43:3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百年老怪

    唐风现在是灵阶下品,能在瞬间制服他的人,实力至少也要有灵阶上品。

    突遭此变,唐风赶紧动用借尸还魂,同属灵阶上品的罡气涌出,阻隔的经脉总算被打通。

    唐风反手一掌推出,十成功力全开,闪身,退出。

    “恩?”一声嘶哑沉闷如金属摩擦般的狐疑声响起,显然是没想到唐风在危机时刻居然能迸发出如此强悍的战斗力。

    声音未落,唐风已窜出三丈,身形一扭,长剑抖出一片剑幕,凶猛地朝那尸身所在的方位攻去。

    不知什么时候,那枯坐在地上的尸身已经睁开了双眼,眼眶深凹,颧骨高突,这本是一副行将就木的形象,可那隐藏在眼眶内一双眸子却有一股让唐风都不敢直视的狂霸,那是看透生死的狂霸,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不把天下人的命当回事,这同样也是一双睥睨天下的眼睛,对上这道目光,任何人都会不由自主地生出卑谦之感。

    面对唐风的次神兵长剑,这具尸身竟然不闪不避,端坐在地上的身体鬼魅一般飘了过来,一只干枯的手臂直来直往,似慢实快地插进唐风的剑幕之中。”“

    没有任何声响,可唐风却惊骇地发现自己的剑幕竟然在瞬间便被化解,出招紊乱,毫无章法。

    好强!唐风心头骇然。便是自己当初遇到的战坤,全力出手也不及眼前这具尸身。自己虽然不专精剑道,可总算是一睹过剑神欧阳子的尸身,从中领悟过一些用剑的技巧,可这些技巧和自己的实力在那一只枯木一般的手臂面前却是支离破碎。

    唐风收剑,再退,双手舞动,十指上已经扣上了飞刀。

    那尸身如影相随,破去剑幕之后依然直直地朝唐风抓来。

    锐金之气的罡心力量灌入,飞刀上闪烁起金色的光芒,唐风几乎是用出了全力,将飞刀打了出去。

    这一次攻击倒让眼前的尸身眼眸微微一亮,略迟疑间,他那只探过来的手笔莜地又收了回去,刷刷刷一片残影晃过,等到尘埃落定之际,唐风的背后一片冷汗。

    自己打出去的飞刀,竟然被这具尸身毫发无伤全部接了下来。

    平生仅见的强敌!他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一般灵阶上品的范畴,恐怕与天谷的那尊杀神寿童子也相差无几。

    即便是战坤来到这里,能不能在他手上走过三十招也未可知。

    不过稍微让唐风松了口气的便是,这具尸身接下飞刀之后便没再动弹了,一双眼睛盯着唐风,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懊恼的神色,随即微微叹了口气。

    这一声叹息,充满了悲凉凄苦,直叹在人的心底深处,听得唐风一阵心酸。

    若不是眼前这人的双眼还有些明亮,唐风怕真以为他是个死人了。只是这双眼睛,无论如何也不是死人能够具备的。唐风手上有药尸,自然知道药尸该有什么样。

    一身的气势迅速收敛,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刚才还差点置唐风与死地的这个人,再度恢复了之前死寂的状态。

    唐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虽然有心离去,可在这迷踪阵内探索了几日,这里总算是有些有迹可循的地方,又舍不得立刻离开,一时间不禁有些迟疑了。

    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死人,自己刚才触摸到他的时候他身体上还有些温度。如此说来,这个人竟然是百年之前就被困在这里的?

    被困百年依然未死,这得多么有多么强大的生命力,再看他身上那些被自己啃咬过后的伤口,又得有多强大的求生**?

    不过如此一来倒可以解释此人为何功力如此超然了,百年前的老怪,实力能不高么?即便他是二十岁就来到了虚天殿,掰掰手指算下来他也有一百二十的高龄了。

    此人在不动的时候就跟死人无异,没有丝毫威胁,可唐风却知道这个人惹不起。

    “不知前辈如何称呼?”老是这么干站着也不是个办法,此人既然被困百年,多少也应该了解这迷踪阵,唐风决定从他这个打探些信息。

    干枯老者看了唐风一眼,眼眸中的霸气早就没了,只剩下暗淡的浊光,仿佛真的是一个快要死的老人。面对唐风的问话,他并没有回答,只是用一种嘶哑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道:“后生可畏!”

    声音很虚弱,这不是装出来的,确实是中气不足的缘故。至于这种嘶哑,估计是他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乍一开口声带摩擦导致。

    “前辈?”唐风眉头一皱。

    干枯老者望着唐风,若有所思,似是自言自语道:“虚天殿又开启了么?”

    “是。”唐风点头。

    “百年已过,光阴度人。”感慨一声,随后问出一句让唐风瞠目结舌的话来:“有吃的么?”

    唐风哭笑不得。这人怕是饿极了,前一刻还对自己暴然出手,现在竟然找自己要吃的。虽然他是前辈,可唐风也不会傻到滋养敌人的程度。

    可以想象的出,此人连自己的肉都吃,刚才若是被他得手的话,唐风会有什么下场。只怕身上的肉都被咬下几口。

    而他出手两次却没再攻击,恐怕也是身体太虚的缘故。如若不然,以他的功夫想要拿下唐风,也只是眨眼的事情。

    所以唐风很干脆地摇了摇头:“没有!”

    干枯老者轻笑一声,却是那种桀桀的怪笑,让人毛骨悚然:“此阵,我知晓破解之道,给我吃的,我教你。”

    唐风摇头:“不,等你死了,我自己寻找破解之法。”

    “你找不到的。老夫耗费百年光阴才堪破此阵,你能撑过百年么?”干枯老者眼中闪过一抹自豪和鄙夷。

    唐风笑:“我学过阵法。”

    干枯老者眼中神色一变,浑浊的目光越发暗淡许多。他之所以耗费百年才看透这个迷踪阵,正是因为没学过阵法的缘故,可若是有底子的人进来,情况怕会不太一样。

    难道自己注定要饿死在这里?这可真是可笑至极,阵法困不死自己,百年的时间自己都熬过来了,可最后竟然是要饿死在这里,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虽然他也知道唐风身上肯定会有食物,但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根本不可能再出手,毕竟唐风刚才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也不俗,真打起来的话,他没把握得手。

    “罢了。”干枯老者又叹息一声,心灰意冷,也不再强求,索性闭上眼睛不去理会唐风,看那架势却是要坐死在此地了。

    唐风没敢掉以轻心,一直在警惕对方。此刻见对方闭目之后,紧张的心情也不由放松许多。

    又等了许久,见他仍然没有动静,神识也没窥探自己,唐风这才大胆地在附近探索起来。

    这一探索又是半日功夫,毫无收获之下唐风再度回到干枯老者面前。这个阵法太玄妙,可能也是有破解之道的,但唐风死活是找不出来。也可能这根本就是一个死阵,根本没有破解的办法。

    至于干枯老者之前所说的他会破阵,唐风也是不太相信的。

    如果他要真的会破阵,岂会还坐在这里?早插上翅膀啪啪地飞走了,不过也不排除破阵需要一些特殊的方法,他一个人做不到的原因在其中。

    一日又一日,自唐风与干枯老者相见已过三日,三日间,这附近也已经被唐风寻找了七八遍,仍然没有丝毫头绪,而自那日入定之后,干枯老者就一直没再睁眼,一直坐在那里,跟死人无异。

    算算时间,距离虚天殿关闭已经没多少日子了,如果再不破阵出去的话,眼前这老者的下场,便是自己最终的归宿。

    一想到这,唐风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所以唐风决定找这老头好好谈谈,如果他真的知道破解之道,大不了跟他合作便是。

    盘膝坐在对方面前,唐风正在措词该如何说起这事,干枯老者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没有了第一次的霸气,有的只是些许不甘和迷恋,开口道:“年轻人,跟我说说现在的天下大势。”

    唐风一愣,没想到他竟然会问这个,不过唐风也没拒绝,简单地将如今天下的局面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干枯老者神色有些黯然,叹息道:“果然……没了。”

    “什么没了?”唐风疑惑不解,自己刚才也没说过什么东西没了啊。

    “那战家如今还是天下第一势力么?”

    “是。”唐风点头,“风头正盛,声望也如日中天。”

    “该是如此。”老者面上一片理所当然。

    “不过以后的日子他们怕是不太好过了。”唐风嘿嘿笑了一声。

    “此话怎讲?”老头来了兴致,嘶哑的声音也不禁拔高许多。

    唐风一直在察言观色,他发现老头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面上隐隐带着一丝期待。

    这老头不是战家的人4而象是跟战家有仇。要不然他也不会期待自己的下文。

    当下,唐风将战家和司徒世家在虚天殿中动的手脚也说了出来,唐风本身与这两大家族就有仇怨,在叙说的时候自然是带了些私人感情在其中。

    老头听完问道:“年轻人,看样子你与战家和司徒家的仇恨也不小啊?”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