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天谷三童子现身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天谷三童子现身2017-11-10 16:43:5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天谷三童子现身

    此子不死,战家必将大祸临头!战狂第一时间在心中断定。

    这个念头刚起,就听到段无忧冷冷道:“战狂,除非你先杀了老夫,否则你休想伤害到他分毫!”

    战狂恨恨地看了一眼段无忧,深深的无奈N无忧的实力与自己相差无几,他如何能突破对方的防守去击杀唐风?更何况,高台上的那团氤氲之光也是天然的屏障,自己耗费百年时间都没办法触碰到它,此刻那年轻人沐浴在其中,简直是安全至极。

    但不试试又如何知道能不能得手?这可是关系到战家的千年基业!眼看着那氤氲光芒渐渐地被唐风身体吸收,战狂心中猛地闪过一个坚决的念头!

    今日即便拼着受伤,也要将这个年轻人毙于掌下!

    察觉到战狂的杀机,段无忧脸色一沉,话不多说,裹着一身玄功便朝战狂扑了上来。

    双方大战再起!但在战狂有意无意地避让退缩下,两人的战场竟慢慢地在朝唐风这边接近。段无忧何尝不知战狂心里想什么?但他即便全力出手也阻止不了眼下的局面,不由心中也暗暗焦急起来。”“

    高台上的氤氲光芒到底蕴藏了什么样的奥秘,段无忧并不知道。可战狂表现的越是急躁,就越是说明那奥秘的重要性。

    不到片刻时间,两位百年老怪的战场便已靠近唐风五十丈之内了,这等距离对于战狂来说已经足够近,只要时机拿捏的准确,他便有自信一击取下唐风的性命。

    高台上的氤氲光芒越来越少,涌入唐风身体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眼看着光芒将逝,段无忧怒喝一声:“战狂,你休想得逞!”

    战狂哈哈大笑:“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来阻止老夫了!”

    说话间,战狂的脸上闪过一丝决然之色。

    恰在此时,高台上的氤氲之光已经彻底被唐风吸纳个干净,唐风的身影清晰地出现在高台上,神色仿佛还有些迷糊,宛若从梦中惊醒一般,怔怔地站在原地紧皱眉头。

    生死存亡的关头,身处激烈的战场之中,唐风理当不会发生这种低级的错误。但他真的是还没回过神,旁人看来,他吸纳那些氤氲之光没用掉多久时间,但在唐风的意识中却仿佛过去了千百年之久。

    时间流逝的是如此缓慢,这千百年来唐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看着丹田内白帝印的动静,和周围那慢的可笑的一切。

    现在骤然恢复,他一时间还有些不太适应。

    氤氲消失,唐风的眼前出现了一支尺长通体碧绿的小箭,箭只华光流转,灵气逼人,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凡品。它就这么静静地悬浮在唐风眼前,宛若枯守的无数年的灵物,终于等到了自己的主人。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只碧绿小箭,可唐风心里却涌出一种奇怪的感觉,那便是它就是自己的,一直隐藏在氤氲光芒中,等待着自己的到来。

    伸出有些僵硬的手,唐风朝那碧绿小箭抓了过去。

    与此同时,战狂也动手了。阻挡自己百年的氤氲光芒已经消失,唐风处于可以攻击的范围,战狂哪会放过如此大好良机?

    如果此时不出手,一旦让唐风把自己在光芒中所得的感悟说给段无忧听,那战家就真的没有立足之地了。

    段无忧也是拼了老命想要阻止战狂的动作,一身玄功运到了极限,整个第九殿的灵气基本被调动了一半之多,而剩下的一半却是被战狂夺去了。至于其他人,无灵气可调动,竟在这一刻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

    “小子,受死!”战狂怒喝一声,面对段无忧一击攻来,竟是不管不问,只是运出护身罡气凝于背后,身形一闪便冲到唐风面前,举起一只巴掌狠狠地朝唐风当头拍下。

    这一掌,覆盖了整个天地!让人平白生出一种无处可躲的念头。

    “碰!”段无忧的攻击先至,正中战狂后背,战狂闷哼一声,险些吐出一口血,强忍着背后的伤势,手掌也拍了下来。

    直到此刻,唐风才从迷糊中惊醒过来,一手抓住了碧绿小箭,猛地抬起眼帘看向几尺之外的战狂。

    打破唐风的脑袋他也不会想到,战狂这个百年老怪竟然会偷袭自己。面对那样的一掌,他自付根本抵挡不住。

    但即便如此,唐风也是丝毫不惧,体内铮地一声轻响,化身为弓,手中才刚拿到的碧绿小箭迸发出慑人夺魄的幽光。

    御神弓,碧绿箭,正是相得益彰。

    弓满,箭出!

    “咻”地一声轻响,碧绿小箭爆发出让人瞠目结舌的杀伤,遮蔽了天地的一掌竟被从中破开一个缝隙,唐风身子一扭,从这缝隙中穿了过去。

    毫发无伤!

    这样的结果不但让唐风意外,就连战狂和段无忧也是神色一怔。

    但还没等唐风落到地面,脸色就蓦然苍白起来,刚才的那一击竟直接抽空了自己的身体,体内罡气涓滴不存,被消耗的干干净净。

    这不是单凭御神就能做到的,其中还有那碧绿小箭的功劳!这到底是什么箭?威力竟大至如斯,就连百年老怪的全力一击也能破开。

    但万事可一不可再,这一击就让自己失去了战斗之力,甚至连平稳地落下来都做不到。

    “碰”地一声,唐风跌在地面上,摔了个七荤八素。

    战狂眼中凶芒大盛,急急追了过来,段无忧也正朝这边猛赶,两人此刻战斗的焦点竟集中到了唐风身上。

    无奈唐风落下的地方距离战狂还是比较近的,第一个赶到唐风身边的自然是战狂无疑。

    事实也正是如此,眨眼的时间,战狂便来到了唐风面前,眼中闪动着杀之而后快的光芒,刚才唐风破掉他全力一击之后,他越发坚信要除去唐风的念头了。

    “少年,莫要怪老夫,实在是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战狂举起了手,脸上有些不忍。

    他倒不是可惜唐风,而是可惜了唐风在那氤氲之光感悟到的东西,杀了这个年轻人,氤氲之光的奥秘便彻底消失在这个世上了。

    “战狂,住手!”段无忧身在半空中,急急喊道。

    战狂哪会听他的?手中掌劲迸发,当头朝唐风罩下。

    死亡的气息扑面,唐风的脸色却平淡无比。不知为何,明知自己必死无疑,却依然没有丝毫恐惧。

    眼见唐风就要命丧黄泉,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了唐风面前,当这道身影乍现的时候,一股浓郁到化不开的杀机四散开来,瞬间充斥了第九殿,让人呼吸沉重,就连空气都变得粘稠起来。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仿佛置身在血浆之中。

    战狂眼帘一缩,甚至都没看清来者何人,便见对方刷地冲自己挥出一拳。

    拳头和手掌相交,气浪翻滚,跌倒在地上的唐风被吹出十几丈远,交手的两人也同时蹬蹬蹬后退。

    战狂退了十几步才堪堪立足,挡在唐风前方的那个人也退出这么多,这一击竟是拼了个平分秋色。

    “谁?”战狂惊怒交加,他根本没想到在这第九殿中除了段无忧还有人能硬憾自己的一击而不死。

    定眼看去,只见一个仿佛孩童一般模样的小人静静地站在那里,浑身杀机凛然,脸上一片冰冷之色,老神在在地背负着双手。

    “寿童子?”战狂一眼便认出此人的身份,实在是天谷杀神的名头太过响亮,虽然这人等闲时候不会露面,可千百年来这个名号却一直流传在天地之间。

    战狂怎么也没想到,挡下自己一击的竟然是天谷的杀神!就算是唐风突然福临心至,爆发出那样强大的一击他都能接受,可怎么会是寿童子?

    天谷中人闲云野鹤,不是不会插手天下势力之事么?

    直到此刻,段无忧才赶到唐风身边,摆出一副防护的架势,也是满心疑惑地看着寿童子。

    “敢问童子,这是为何?”战狂强压下心头的愤怒,深吸一口气开口问道。

    寿童子惜字如金:“你不能杀他!”

    “给老夫一个理由,否则纵然是天谷插手,老夫也不会留什么情面!”放在百年前,战狂哪敢在寿童子面前如此放肆?但是百年参悟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刚才对拼一击更让他信心大增。

    寿童子也不过如此!真打起来孰强孰弱也未可知。

    寿童子眉头一皱,稚嫩的脸上显出不耐烦之意:“福子说不能杀,那便不能杀!”

    “福子……福童子?”战狂愣住。天谷三童子,个个身怀绝技,绝对不能等闲视之。正当战狂还想问的时候,不远处两个矮小的身影鬼魅一般地显露在众人眼前,两人的样貌身高与寿童子基本一样,穿着打扮也是如出一辙,只不过脸上的神态却大不相同。

    寿童子一脸的冰冷,宛若天底下所有人都欠了他钱似的,而福童子却是智珠在握,面含微笑,紧随而来的禄童子神色诡谲,眼珠子转来转去,活灵活现,也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

    见到天谷三童子齐齐现身,基本上第九殿所有人都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因为这三人竟是一直潜伏在第九殿中却没被任何一个人发现踪迹。第九殿可是空旷无比,除了中间一个高台之外再无他物,可以说是一目了然。但他们三个居然就在众人眼皮子底下隐藏到现在,若不是他们主动现身的话,谁也发现不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