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一哭二闹三上吊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一哭二闹三上吊2017-11-10 16:43:5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一哭二闹三上吊

    福童子算计无双,他既然如此说,肯定不是假的了。可那话中却又透着生机,不禁让唐风稍稍放下了心。

    大概也就是有惊无险之局吧!这么一想,唐风顿觉浑身轻松,匆忙来到高台后的门户处,身影一闪也消失在了虚天殿中。

    与上次进入虚天殿的感受基本上差不多,这高台后的门户想来也是一个挪移之阵,唐风眼前一花,等到回过神的时已经到了虚天峰下。

    耳畔边一阵阵嘈杂的声音和无数人的呼吸声,还没等唐风看清局面,便听到一声惊喜的呼喊:“师傅出来了!”

    这声音是周小蝶的,唐风自然听得出来。唐风这一次行走江湖,唯一一个目的便是将周小蝶从斩魂宗里救出来,其中的过程坎坷,遭遇跌宕起伏,实不为人道也!现在意愿达成,心头自然开心无比。

    连忙转身,脸上摆出一个欣慰的笑容,还没等唐风招呼一声爱徒,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

    身后密密麻麻无数人,三道靓影已经风一般地扑了过来。

    唐风只来得及看个大概,便被三人抱了个结结实实,顿时僵在原地。

    “阿风……”懒姐深情呼唤,手上用力之大,仿佛生怕唐风再从她眼皮子底下消失似的。

    “夫君,你可出来了。”小雅带着哭腔,娇躯微颤。

    “师弟……”莫流苏也只喊出两个字,便哽咽不语,眼泪簌簌而下。

    儿女情场,久别重逢之景,让无数人悄悄地撇过头,不好意思再看。

    唐风脸上微微一红,旋即心中一片沉甸甸的温暖,缓缓地伸出双手,丝毫没有顾忌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三人微微揽着。

    再没有一句话,天地间一片真情萌动。

    唐风眼含笑意,在人群中一一扫视着。自己在灵脉之地的亲人朋友们全都来了,自己的父母,汤非笑,断七尺,秦四娘母女,小天,雷走,欧阳羽,甚至就连诗诗也来了。

    还有那一身火红衣衫的火凤!

    让唐风惊诧无比的是,天圣宫和血雾城的人马竟也来了不少,秦且歌和血天河各占西东,一个笑眯眯地望着自己,一个眼神平淡。

    唯独只有钟露,宛若陌人一般独自站在一旁,但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满是开心。唐风不禁心头一酸,钟露说到底还是自卑,因为她之前在灵脉之地中的名声实在太差了。

    虽然在花草殿中的时候听钟露说过,懒姐她们为了寻觅自己的踪迹已经离开了灵脉之地,可唐风也没想到人来得竟然如此之齐。

    除去灵脉之地的这班人马,古家以古幽月为首,斩魂宗以厉轻扬为首,齐齐聚集在此地,甚至就连段无忧也没有离去。

    这里的人可真是汇聚了整个天下的精锐啊。众目睽睽之下,唐风脸色再厚也有些难以为继了。

    儿女情长不过是小事,这些人等着自己,来寻觅自己,自有一番心意,自己总不能一直这样抱着懒姐她们。

    伸手拍了拍三女的肩膀,还没等唐风安慰一声,懒姐竟然冷着脸抬起了头,带着小雅和莫流苏两人脱离了唐风的怀抱,站定三尺之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阿风你太不像话了!”

    “啊!”唐风愕然。

    “身处如此险境,为何一点消息都不传回去?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望眼欲穿,为你焦心,为你担忧。阿风你身为男人的责任感呢?”

    “这不是怕你们担心么,更何况也没出什么事啊。”唐风腆着脸。

    “哼!怕我们担心?如果真的不想我们担心,就应该每天传一个消息回去,告之我们你的近况。还没出事?屠魔大会一战我们可都是打听的清清楚楚,那一战若不是你突然消失,焉能还有命在!可怜小雅和流苏还未与你成亲,没得一个名分便要守活寡,你就如此忍心!”

    “懒姐这话可从何说起啊。”唐风嬉皮笑脸。

    白小懒压根不吃他这一套,以前三番两次被唐风忽悠过去了,这一次她可是打定注意,就算不给唐风脸面,也要让他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再不济,也要让他答应以后出门一定要带上自己才行,就算是死,自己也要与他死在一起,自己不想在承受那种整日担忧的痛苦了。

    所以白小懒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丝毫不顾忌唐风的颜面,以妇人之身如此训斥。这本是不应该的事情,女人嘛,在外自然要给男人留点面子才是。

    一番劈里啪啦的训诫,唐风被训得一直吸鼻子,头都不敢抬。

    等到懒姐说的口干舌燥,唐风才悄悄给小雅打了个眼色,让她来营救自己。

    小雅把脑袋一撇,轻哼一声:“今天我听大姐的。”

    靠,造反了!连小雅都不听自己的话了,这家还有王法么?

    不得已,唐风只能满眼真诚地望向莫流苏,若说世上谁会对自己百依百顺,唯有一人,那便是莫师姐。莫师姐脸皮薄,肤白貌美心地好,行夫妻之事的时候,她纵是羞得无地自容,也会满足自己的一切要求,让爬着就爬着,让跪着就跪着。以莫师姐对自己的顺从,今天让她求个情岂不是小事一桩。

    莫流苏脸上一阵艰辛的挣扎,为难地望着唐风,好半晌才一扭头,轻声道:“师弟,对不起!”

    完了,彻底完了!莫师姐竟然也被收买了。

    懒姐哼哼冷笑:“阿风,你今天找谁来求情都不成,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懒姐今天就……就……就自刎在你面前!”

    铿地一声,懒姐不知从哪拔出一把匕首来横在自己颈脖处。

    “大儿媳,万万不可呀!”唐顶天在不远处高呼,声音悲戚,神色却不见丝毫焦急。

    “有话好好说,千万别走这一步啊。”叶已枯竟也板着脸帮腔。

    唐风目瞪口呆,看看懒姐,看看小雅和莫流苏,再看看自己的老爹老娘,不禁哭笑不得。

    这是要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呀x且是在天下英雄面前。

    汤非笑道:“风少,你这次可真是错了。”

    断七尺点头:“错的离谱!”

    叛军!唐风恨恨地望着两大杀神!

    没奈何,唐风只能深情款款地望着懒姐:“先把匕首放下来,姐姐有什么条件拒提来,小弟一一答应了便是!”

    这话说的悲从心来,凄凉万分,宛若被人卖了身似的。

    懒姐道:“以后走到哪里都要带我一起,恩,还有你的女人……们,一个都不能落下!”

    懒姐把那个们字咬得很重,唐风一阵心虚不已。

    “我答应!”唐风饱含泪水地点头。

    “答应了就好,可千万要记得你这句话,身为男人,自当一言九鼎!”懒姐这才施施然地放下匕首,领着妃小雅和莫流苏凯旋而归。

    哎!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万年春!人生无奈呀。

    正感叹间,老爹老娘联袂走了上来。

    唐风衣袖一拂,恭恭敬敬行了个大礼:“爹娘,孩儿刚刚受了些委屈,还望二老替我做主!”

    唐顶天微笑不语,叶已枯把眼一瞪:“老?你嫌你娘老了?”

    “啊?”唐风险些没晕倒在地。

    叶已枯眼圈一红,眼看就要落下泪来,自怨自艾不已:“竟然被儿子嫌老了!”

    一顿哭诉不停!唐顶天一边安慰一边训斥唐风,说你这孩子怎能如此如此,子不嫌母丑,狗不弃家贫云云。听得唐风一阵头晕目眩。

    说到最后唐风算是看出来了,二老这是借题发挥来训斥自己一通啊。

    良久,唐顶天才结尾陈辞:“恩,既然你刚才答应了大儿媳,那就不能反悔,以后要多多努力,好让我跟你娘早点抱着孙子才是!”

    “谨尊爹爹教诲!”唐风一把辛酸泪,不为人道之。这次江湖之行看样子是惹的天怒人怨了,日后要是再不小心些,那家里可真没法待了。

    唐顶天和叶已枯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

    唐风还没回过神,火凤卷着一身红衣就冲了上来,又是一顿训斥,这训的是毫无道理,毫无缘由,可偏偏唐风却不敢说话,原因无他,火凤呀,夫人呀,脾气暴躁无比,还记着自己忽悠了她几滴血的大仇呢。

    随后灵脉之地来人挨个上前,直把唐风训得体无完肤摇摇欲坠。

    等到两大杀神冲上来的时候,唐风已经面无人色,可怜兮兮地望着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位,口下留情呀。”

    汤非笑无奈:“这是二老叮嘱下来的任务,风少你可千万不要怪罪我们。”

    唐风深深叹息:“来吧。”

    又是一顿训斥!

    等两大杀神满意归去,唐风双眼无神地望了望前方:“还有没有了?”

    周小蝶窜了上来。

    唐风心如死灰:“爱徒,难道连你也……”

    周小蝶一把抱住了唐风的手,眼圈儿红红的:“师傅,你是大英雄,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这一次唐风是为了救她才会历经诸多磨难,现在又被这么多人训斥,周小蝶自然心疼无比。

    唐风瞬间恢复了生机,慈祥着拍着周小蝶的脑袋:“天下万万人,唯爱徒知我心,此生足以!”

    “师傅,我……我……我要嫁给你!”周小蝶说罢,捂着小脸撒丫子跑掉了。

    “哈……哈哈哈!”唐风仰天长笑,状若疯癫。

    !d@T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