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多了一个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多了一个2017-11-10 16:43:5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多了一个

    “我也有条件!”秦且歌打蛇顺棍上,眼见血天河捞到这么大的好处,不由也有些急了

    “我不跟你谈条件!”唐风一句话险些把天圣宫宫主给噎死。

    “为啥?”秦且歌当时就郁闷了,“你这话是啥意思?”

    唐风嘿嘿一笑:“我与夫人相敬相交,如今我有难,夫人定不会撒手不管。夫人都已经插手,你天圣宫怎能置身事外,肯定也是要留下来帮忙的。”

    “额……”秦且歌愕然,旋即大怒:“你小子这是要吃定我圣宫啊。”

    “嘿嘿,前辈息怒,事实如此啊。”

    “不行不行。”秦且歌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夫人是夫人,圣宫是圣宫,不能扯为一谈,你小子今天必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我立马带人回去,谁去管你生死。”

    “好吧。”唐风虽然知道秦且歌肯定不会干这种不地道的事情,可也只能见好就收,人家这次千里迢迢跑过来帮自己已经够意思了,自己总该要付出些代价的。刚才那番说辞也不过是跟他开个玩笑而已。”“

    秦且歌这才点头道:“这才像话嘛。我的要求也不高,与血老怪的待遇一样就成了。”

    “这简单,答应了。”唐风应承了下来。

    如此一来,天圣宫和血雾城两方的人马都已成为助力,这两方高手数量并不算多,主要是被唐风前些年折腾的有些元气大伤,不过毕竟是灵脉之地最顶尖的两大势力,虽有些伤筋动骨可依然有强悍的战斗力,更别提还有秦且歌和血天河两位灵阶上品高手了。

    “不过我对两位前辈还有个要求。”唐风神色严肃。

    血天河和秦且歌郁闷不已,自己这是来帮忙的,被帮的人竟然还要提要求,什么世道啊可都已经赶鸭子上架了,总不能缩了回去,不得已只能闷声道:“说。”

    “两位可要以大局为重,在事情没结束之前千万千万不要起什么冲突,要知道……”

    “滚!”不等唐风把话说完,秦且歌和血天河两人同时怒吼一声,愤愤不已,这小子真把我们当三岁孝子了?连这点大局观都没有么?真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得忒扁了一些。

    “是是。”唐风嘿嘿一笑,也不着恼。

    古幽月和厉轻扬那边也已经商议完毕,不多时,厉轻扬便领着一群斩魂宗的人马前来告辞,双方约定先各回自己的地盘,解决后顾之忧,再来古家汇合,共图大事。

    柳如烟临走之前还不忘警告唐风:若是敢对周小蝶下手,老娘就如何如何如何!

    一边说着,一边眼睛朝唐风胯下瞄去。唐风还没答话,懒姐等人已经与柳如烟对上了,几大美女眼神交汇,空气中发出劈里啪啦的炸响。

    柳如烟孤掌难鸣,双拳难敌四手,无奈败退,神色愤懑。

    一直等斩魂宗众人离去,古幽月才笑嘻嘻道:“咱们也走吧,先回古家!”

    说罢,当先领路而去,古家的一些灵阶上品高手也急忙四散开来,纷纷陪伴在灵脉之地这帮人身边,一来是尽地主之谊,二来也是拉拉关系,毕竟以后大家都是要并肩子作战的,现在熟悉一些日后也好配合不是。

    从这一点上看,古家不愧是四大势力之一,行事作风完美的无可挑剔,便如血天河这种难伺候的刺头,也被一位古家长老待为上宾,两人一路走一路聊着,宾主径。

    古幽月却是与唐顶天和叶已枯并肩而行,一路欢歌笑语,相得益彰。

    却听唐顶天连声称赞:“姑娘年纪轻轻,竟已贵为家主之尊,更有灵阶上品的修为,这外面的世界果真是深不可测,咱们灵脉之地的人倒有些井底之蛙之嫌”

    古幽月抿嘴娇笑,听得心花怒放。

    在四大势力的天下里,谁都知道她的底细。可对灵脉之地的来人来说,古幽月就是个陌生的高手。唐顶天见她面容娇嫩,还真以为她年纪不大。

    唐风生怕老爹在古幽月面前出丑,连忙提醒了一声:“爹,古家主百年前就开始修炼了。”

    “啊!”唐顶天大惊失色,就连一向面不改色的叶已枯也是诧异非常。

    高手们确实有保养容颜的能力,但两人眼力非常,哪会看不出古幽月这脸庞分明是真的只有二十出头?可唐风这句话显然是要告诉他们,古幽月已经有百岁高龄了。

    这是怎么做到的?

    “风弟弟,不说话你会死啊!”古幽月肺都气炸了,今日好不容易来了一批不知自己底细的人,却没想一下就被唐风给戳穿了真面容。刚涌起的幸福感瞬间就变成了泡泡。

    唐风把脖子一缩,赶紧躲到了队伍后面。

    唐顶天额头冒汗,讪讪不已:“咳咳……晚辈说话过于草率,还望前辈莫怪!”

    古幽月头疼不已:“这话怎么说呢。我与风弟弟一见如故,虽有年纪差距,却也只是平辈论交,你现在这般称呼,叫我如何是好?”

    唐顶天脚底板一抽,心想幸亏你们两个只是一见如故,不是再见倾心呀!如果真有男女之情,那自己这老爹该如何称呼你?不过唐顶天见古幽月的样子,也能肯定她与唐风之间并没有那种事。

    “不如我们也平辈相交吧?”古幽月提议道。

    唐顶天连忙摆手:“这万万不可,晚辈夫妇如何承受的起?”

    古幽月郁闷坏了:“江湖女儿哪有那么多约束?你这么想就有些太迂腐了。”

    “尊老爱幼乃我辈美德……”唐顶天言辞陈恳。

    古幽月一张俏脸瞬间就变得惨白!老……这个字在古幽月面前可万万不能提起。

    叶已枯察言观色,女人到底是了解女人的,连忙在一旁圆场:“既然古家主这么说,那咱们就别客套了。蒙古家主不弃,我夫妇二人便称呼古家主为姐姐吧。”

    古幽月这才脸色好看不少,连忙点头:“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到底是妹妹好说话一些。”

    气氛稍微缓和不少。但这事闹得,唐顶天心里疙疙瘩瘩的,自己的儿子称呼这女人为姐姐,自己夫妇再称呼这女人为姐姐,岂不是和儿子平辈了?这成何体统?

    不过到底是江湖儿女,想了一会,唐顶天便不再纠结了,大不了各交各的,纠结这个也没有意义。

    这么一想,唐顶天心里才舒服不少。

    队伍的最后方,唐风带着几个女人压阵脚,一路无话,气氛诡异的沉重。

    唐风心有戚戚,时不时地偷瞄一眼懒姐,见她脸色冰寒,正眼都不瞄自己一下,心里越发心虚不少,再看看小雅,这姑娘家一脸的幸灾乐祸,丹凤眼中满是狡黠之意,巴不得见唐风受苦受难,好满足自己的虐待之心。再看莫师姐,满脸的愧疚和歉意,愁肠百结,欲言又止,唉声叹息不断。

    唯有周小蝶静静地跟在唐风身边,两人执手相看泪眼,无语泪凝噎。

    唐风身后三丈处,钟露静静地跟随着,也是一言不发,面容安静,无怨无艾。

    走不多时,懒姐突然叹息一声,唐风心头一跳,知道事情要来了,连忙打起精神,心思千回百转,猜想着懒姐会要问自己什么。

    “阿风,你有什么要交代的么?”懒姐轻声问道,随即又补充了一句,“关于你的女人们!”

    这可真是直奔主题呀!唐风苦笑不已,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有!”

    “正好大家都在这里,说来听听吧。”懒姐一派大妇风范。

    “咳咳……又多了一个。”唐风豁出去了,直言相告。

    懒姐回头看了一眼,道:“是那位钟露钟妹妹吧。”

    “恩。”唐风点头。

    钟露一愣,眼圈儿立马红了,唐风这话无疑是承认了她的地位和在唐风心里的分量,感动之际连忙摆手道:“不不,公子莫要这样说,奴婢自出关之时便已经发誓,这辈子只为公子为奴为婢,不做他想。如有违背,便天打雷劈。”

    懒姐神色一动,轻声道:“钟妹妹以前的事情,我听过不少,诸多恶迹确实有些罄竹难书。”

    钟露凄凉一笑:“年幼无知,犯下大错,此生已无法再回头。多亏了公子感化,奴婢才能再得新生。”

    懒姐道:“知错能改,说明妹妹也是真情之人,否则也不能出落的现在谪仙之姿。妹妹这份气质可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

    “多谢大夫人赞誉!”钟露回之以婢女之礼。

    “你的事情自己努力,我们也不插手。”

    钟露感动至极:“奴婢并无奢望,只求这一生能伺候公子和几位夫人左右,便已心满意足。”

    懒姐微微点头,心中也隐隐有些触动。刚听说钟露前情往事和无上艳名的时候,她还蛮生气,心想自己的男人怎么什么女人都招惹啊,也实在太饥不择食了。但是今日一见,却知这女人并不是象自己想的那么不堪。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更何况,以前的钟露还是被逼迫的。

    现在的钟露,心中自卑,叫她随了唐风她自然是肯的,可若给她一个名分,她绝对不可能接受,正如她自己所说,只要为奴为婢,便已知足,不再求其他。

    或许在她心中,她已经没有资格享受这些。

    这是一个可悲而又可怜的女人!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