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司徒让的纠缠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司徒让的纠缠2017-11-10 16:44: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司徒让的纠缠

    能不能从灵石殿中抓几条活脉丢进山河图里呢?唐风心头一动,山河图携带方便,这样一来自己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高效地修炼功法了。

    换做旁人恐怕还不会有这个念头,但是唐风现在既然掌管虚天殿,又曾经拯救过第六殿中的活脉们一次,此事怎会难得倒他?

    但现在恐怕没办法处理此事,四大势力现在明枪暗箭,激斗惨烈,说不准什么时候自己就要被拉到战场上去出力,自然不能再启程去虚天殿。

    好长时间没看到八字胡了,唐风连忙打开山河图,八字胡司徒让立马骑着小白龙,风采无限地浮现了出来,神色激动道:“大少,多日不见,老夫甚是想念呀。”

    “你想念我?”唐风嘿嘿笑望着他。

    司徒让一阵尴尬,连忙点头道:“是有点,毕竟大少是这世上唯一对我有恩的人,我司徒让虽只剩一缕精魂,却也是知恩图报的人。”

    见他说的恳切,唐风也没再调笑道,伸手从魅影空间里拿出一个东西来,开口道:“看看,这是啥!””“

    司徒让瞪眼一瞧,浑身乱颤,声音都变了调:“大少,这难不成……难不成……”

    “就是那个难不成。”唐风点点头。

    “为我准备的?”司徒让有些不敢相信。他知道唐风以前有一块这样的东西,但是之前唐风也跟他说过,那一块东西是为另外一个人准备的,司徒让自然没报什么想法。但是现在唐风又拿出来一块,其用意就不言而喻了。

    “当然,要不然给你看了干嘛。”唐风翻翻白眼。

    司徒让当即就在小白龙背上匍匐了下来,声泪俱下:“大少,你果真言而有信,大少,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呀!”

    让司徒让如此激动的东西,自然是唐风从异宝殿中得到的再生石。这东西可是重塑肉身的必备材料。以前刚得到山河图的时候,唐风曾经答应帮司徒让重塑肉身,只不过再生石难寻,一直拖到现在。

    见他说的肉麻,唐风摆手道:“先别忙说这些,你也知道重塑肉身需要些什么材料,再生石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我知道,我知道。”司徒让连连点头。

    “恩,万年灵乳我这里还有些,足够你用了,唯独只有剩下的一种材料还没着落。”唐风一边说着,一边给司徒让使了个眼色。

    司徒让千年孤魂,精明非常,哪里不知道唐风要说什么?

    当即就把目光投向了火凤,夫人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娇叱道:“干什么干什么?又想打老娘鲜血的主意?告诉你们没门!”

    一边说着,一边恨恨地望着唐风:“老娘已经被你讹了十几滴血了,你竟还敢把主意到到我头上,简直不知死活。”

    唐风无辜道:“我没有啊,这次可不关我的事。”

    司徒让在山河图内痛哭流涕,俯身拜倒:“夫人,您就行行好,赠我几滴鲜血吧。”

    “不行!”火凤一口回绝,斩钉截铁。

    司徒让恳求不止:“夫人,夫人啊,您慈悲为怀,发发善心吧,只要几滴血就行,不损你根本,只要能重塑肉身,老夫今生今世便为你做做马。”

    火凤冷笑不止:“就你这点实力,我要你干什么?”

    司徒让道:“那便为夫人立个长生牌位,我定会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炷香,保夫人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火凤怒极反笑:“你有这本事么?”

    说罢,火凤扭身就走,现在她听到谁想要她的血,就要跟谁急。

    唐风悄悄打开山河图,司徒让立马飞了出去,冤魂似的缠着火凤不放,口中哀求不止,直让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火凤暴躁不已:“别再跟着我啊,小心我打耳刮子抽你。”

    司徒让毫不退缩:“今生若无法重塑肉身,老夫这一缕精魂还留着干什么?夫人只管下手便是。”

    “你当我不敢啊!”

    “夫人要杀便杀,老夫毫无怨言!”司徒让这是要跟火凤卯上了。

    两人一路走一路吵,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唐风嘿嘿一笑,心中一件事也放了下来。反正自己不去操心火凤血,司徒让要是真有本事弄来,那便帮他重塑肉身,如果弄不来可不能怪我。

    山河图内,黑凤本在远处翱翔,感受到唐风的气息连忙飞了过来,与小白龙并肩齐驱,龙凤呈祥。

    看了一眼,唐风大为欣慰,黑凤的成长太快了,当时走的时候它的实力还不怎么样,现在竟然让唐风都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浑身翻滚的黑色火焰折射出一种危险的气息。身子也长大了许多倍,双翅一展,竟遮蔽了山河图内的天地。

    也不知道火凤怎么调教它的,唐风估计现在要跟它单挑的话,输得极有可能就是自己。

    这又是一大助力,而且是隐藏的助力!上古灵兽之威,绝对非同凡响。

    在老娘处吃了一盘糕点,又与爹娘说了一会话,二老的话题始终往孩子那方面引去,实在让唐风有些无以为继,不得已找个借口连忙闪人。

    想了想,唐风又去找秦且歌和血天河聊了聊,毕竟这两位这次来是帮自己的,而且是拿自己手下的势力来淌浑水,这一战之后也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自己不招呼一下实在说不过去。

    在秦且歌那里吃了中饭,又在血天河那里吃了晚饭,一番长谈,彼此间的关系倒是拉近不少。

    等回到自己院落的时候,天色都快黑了下来。

    在门外悄悄偷听了一会,发现屋内并没有多少人了,唐风这才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屋内确实没多少人,只有懒姐一个,只不过懒姐现在的姿势有些怪异,平躺在床上,臀部底下还垫了个枕头,闭目凝神,看似是在修炼,却不知在干啥。

    唐风进来的动静惊扰了懒姐,睁眼一瞅,白小懒的神色顿时不自然起来。

    “懒姐你这是做什么?”唐风问道。

    “四娘说这样可以做更容易怀孕些。”懒姐轻声答道。

    唐风神色一肃:“你们很想要?”

    懒姐点头:“我们留不住你,自然只能指望孩子了。”

    唐风叹息一声,走上去躺在懒姐身边,伸手揽着她:“放心,这次事后,再也不离开了。”

    懒姐身子一动,小手抚上唐风的脸颊,深情问道:“真的?”

    唐风重重点头,心中暗暗决定,这次事后是真的不能再乱跑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