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抢劫我拿手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抢劫我拿手2017-11-10 16:44:1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抢劫我拿手

    抢夺战家的灵脉和一切修炼资源,简单的说就是两字——抢劫!

    而且还是明目张胆,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的抢劫!你是我的敌人,我不抢你抢谁!

    古幽月给唐风安排了这个活,看样子也是经过深谋远虑的。一来,这种活油水很大,唐风这边的人马身为外来的助力,自然是要给他点甜头。二来,抢来的东西数量庞大,若是换做旁人去,恐怕还要费些手脚收容。但是唐风就不一样了,身负魅影空间,什么东西装不下?

    古幽月不一定知道魅影空间的存在,但却能猜到唐风有什么手段能盛装东西,毕竟大家接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所以唐风一听古幽月给自己安排了这种好事,不禁也有些喜上眉梢,赶紧道:“古姐姐放心,我保证唐家人所过之处,必定寸草不生,不会漏下一块灵石。”

    古幽月轻笑道:“你做事,我放心,不过还是提醒你一句,一定要小心为上。”

    ”“

    “我知道。”唐风点头。

    “这里有一张战家灵脉的分布图,你拿去研究下,看看从哪里下手比较妥当。另外,血雾城和天圣宫的诸位,也是这个任务,不过你们得兵分三路,尽快地将所有灵脉控制住。”

    秦且歌和血天河一头。

    三人既然要进行一样的任务,那就好办了,接下来的会议也不需要参加,拿着地图便离开了,回到唐风屋中,三人围桌而坐,还没商谈一会便已经大吵特吵。

    血天河尤其暴躁,一身血气外涌,撸着袖子就要跟秦且歌单挑,秦且歌温文尔雅,只是不停摇头,时不时地反驳几句,句句切中要害,让血天河越发地怒火中烧。唐风在中间当和事老,左劝右劝皆不管用,也是一肚子恼火。

    吵架的原因很简单,也就是这些灵脉的分配问题。

    战家拥有的灵脉数量不少,足足有十条,可现在有三个人盯上了这十条灵脉,问题就来了。

    平均一方抢夺三条灵脉,依然还剩下一条,这最后一条归属于谁呢?

    秦且歌说天圣宫兵强马壮,人数众多,自然要去抢四份。血天河不承认,说我血雾城的儿郎骁勇善战,一个个恶贯满盈,抢劫什么的最拿手了,这根本就是老本行啊,岂能让了外人?

    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这就吵了起来。

    倒不是说两人目光短浅,还没开战便已经商量着瓜分战利品了,最根本的原因是两人在争论谁的势力更厉害一些,这最后一条灵脉的归属就是关键。

    千年的对头,虽然现在同坐一堂,总还是有些竞争的。

    吵闹半晌,谁也说服不了谁,两人倒是吵的口干舌燥,邪火嗖嗖地往上窜。

    血天河一口干掉一茶壶的水,愤愤地拍着桌子:“秦且歌,老夫今天就要这第四条灵脉了,你敢打它的主意,老夫便与你不共戴天。”

    秦且歌微微一笑,也抿了一口茶道:“血老怪,你血雾城这几年损兵折将,哪有这么大胃口?小心吃下去把肚子给撑破了!”

    一听这话,血天河恨恨地看了唐风一眼。

    唐风心虚啊。血雾城这几年损失的人手基本上全是唐风搞的鬼,现在人家的城主就在面前,唐风哪能不心虚?

    想了想,唐风伸手对外面招呼一声:“拿笔墨来!”

    这三人吵闹不休,早就惊动了女孩们,一个个躲在旁边的屋子里偷听,现在听到唐风吩咐,钟露赶紧取了笔墨送过来。

    唐风捏着毛笔,沾了些墨水,将桌子上的地图摊开,然后在上面画了几道杠,把地图一分而三。

    血天河和秦且歌也不吵了,静静地看着唐风。

    “两位看看,这十条灵脉我已经分出来了,每一部分有三条,最后居中的这一条正在我画出的线的交接点。不如这样,反正你们谁也说服不了谁,咱们就先去抢外围的,谁先抢完三条,便有资格对这最后一条下手。吵架没意思,动起手才见真章。”

    秦且歌和血天河对视一眼,同时点头道:“就照你说的办。”

    唐风伸手一甩,几道指风飞出,将摊在桌子上的地图切成三份。虽然三份不一样大小,可每一份地图中都有三条灵脉,也算得上公平。

    血天河看了一眼,一伸手朝一张地图抓去,开口道:“老夫就要这一份了。”

    可还没等他抓到,秦且歌便屈指一弹,挡开血天河的魔爪,也将目光对上了那一份地图:“凭什么?我也要这一份!”

    两人交手数百招,同时拿到了地图,彼此一点都不退让,死死地盯着对方。

    唐风挠头!

    两人盯上这一份地图也很简单,这一份地图上的三条灵脉,分布的还算比较集中,这样一来就可以省去很多走路耽搁的时间。

    都不是傻子啊,自然知道时间才是决定性因素。

    “都放手!”唐风怒了,这还没出动呢,自己人就吵的不可开交了,一个个还是大势力的领头人,传出去成何体统?

    秦且歌和血天河对视一眼,皆从鼻孔中喷出热气表示对对方的不屑,这才缓缓松开手。

    “来来来。”唐风一阵热切的吆喝,“押宝了押宝了,生死各安天命,富贵只在运气,不给动用神识,不准窥探,只能用眼看,抓到什么就是什么。”

    一边吆喝,唐风一边将三份地图揉成了团,卡住两人的视角又调换了下位置,这才将三个纸团扔到桌面上。

    抬眼看了一眼秦且歌和血天河,两人都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能用神识,不能窥探,他们也不知道这三份地图哪个是哪个了。

    “都是大男人,磨磨蹭蹭的做什么?爽快点,一把定胜负!”唐风催促。

    血天河伸手随便捞了一个,秦且歌也捞了一个,剩下那个便归唐风了。

    三人打开来看,唐风不禁眉开眼笑,自己抓到的这一份正是分布比较集中的,倒是秦且歌的脸苦了起来,他抓的那份灵脉分布最为分散,耽搁在路上的时间比两人无疑要多很多。

    不过话虽这样,可天圣宫现在有火凤跟随,行动起来不一样就比谁慢。而且唐风抓到的这一份地图,距离战家的总宅也是最近的,论危险性恐怕要比其他两人都大。

    地图瓜分完毕,秦且歌和血天河也不多留,赶紧走了出去准备带自己的人马启程。

    唐风把女孩们和笑叔等人召集起来,本想喊声小的们,我们这次出发之后要如何如何来振奋人心,结果一看面前莺莺燕燕的,这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这次的任务,笑叔等人顿时摩拳擦掌起来,迫不及待地就要出发了。

    也不需要跟谁告辞,唐风当天晚上便带着灵脉之地的一群人,趁着夜色悄悄出发了。

    不过有一件事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自己的爹娘竟然无法跟自己同行。

    临行前唐顶天特意找唐风谈了番话,告诉他战家有一柄神兵,所以唐顶天和叶已枯两人要跟随古幽月一起行动。

    神兵唯有神兵才能对抗,战家的那个持有神兵之人定是灵阶上品高手,唐顶天和叶已枯虽然只是灵阶中品,可夫妻合璧的话,也能与之周旋,更何况,叶已枯修炼的还是天剑。

    对此,唐风也能理解,神兵的威名太盛,古幽月不得不提防。

    临了,唐顶天又语重心长地道:“儿啊,你的那些媳妇们可要照看好了,说不定她们现在就是有孕在身,莫要让她们受伤。”

    “是是是。”唐风连连点头,迟疑了一下又问道:“那什么九阳相思泪就真的这么有效?”

    “那是当然。”唐顶天一脸自豪,“我唐家堡古老传来的秘方,祖祖辈辈的亲身验证,又岂能有假?”

    “万一……没有呢?”唐风试探。

    “不可能没有。”唐顶天瞪了他一眼,“只要满足了条件,孩子肯定是有的。你想说什么?”

    “没,没想说什么。”唐风掩面喝水。

    就在这几天,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看样子,老爹老娘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只是这事该怎么说呢?一想起懒姐她们摸着肚子幸福地笑着的神态,唐风就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唐风出发了,随行的全是灵阶高手,基本上灵脉之地的亲朋好友全到场,除了爹娘被古幽月留下来,莫流苏和诗诗实力不济,小萌萌年纪太小没跟过来之外,其他的一个不落。

    而且尽是灵阶中品高手!灵阶下品只有周小蝶和钟露两人。

    浩浩荡荡十几人,规模庞大,气势惊人。

    看着自己这一群人马,唐风感慨不已,好几年前,一个天阶上品就让自己焦头烂额了,却没想几年之后,身边的这些人都已经成长到这等程度了。

    而且这群人美女众多,看上去及是赏心悦目,个有个的风姿,当真是美不胜收。

    唐风等人此行的目的地,是千里之外的蛮山。蛮山下隐藏了一条灵脉,正是战家所有灵脉中的一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