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拙荆年幼,生性顽劣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拙荆年幼,生性顽劣2017-11-10 16:44:21Ctrl+D 收藏本站

    【默默写书不容易——为作者求月票及免费推荐票,这样他才有动力】

    希望大家和【唐】谐发言,鼓励山寨和分析剧情,好的分析和山寨是一定会加精的

    山寨请注明【山寨】字符,否则假更处理,封禁十天——

    传送门:——

    唐门近期:——

    唐门吧YY:——

    唐吧吧务组-祝大家天天好心情

    =======================================

    胡奇松俨然已经有些动怒了。唐风虽然名声在外,可那毕竟都是传言,现在看他如此年轻,胡奇松本能地认为传言有些不尽不实,再加上家族中死了那么多人,二儿子又被人拿捏在手上当人质,他身为胡家家主哪还能心平气和?

    对方阵容不弱,胡家也不是随便可以捏的软柿子,态度不强垩硬一些,就没有谈判的资本。

    眼下最紧要的,还是先把自己的儿子救出虎口。胡奇松心中打定了主意。”“

    唐风扫了他一眼,神色冷漠:“你们家这位公子在城内淫垩人妻女,横行霸道,无垩法无天,难道吉祥城的住民们就好欺负了?”

    胡奇松眉头一皱,听到这句话,他误以为唐风这是来行侠仗义,惩奸除恶了,毕竟是年轻人嘛,心中一股热血,总是做一些大侠的美梦,幻想将平尽世间一切不平之事,让自己的侠名义举传遍天下。

    胡奇松理解,因为当年他年轻的时候也做过这种梦,也如此幻想过。只是随着年纪的增长,看惯了尔垩虞我诈,尝尽人生百态之后才知道,那单单只是个梦而已,根本不可能实现。

    想到这,胡奇松脸色稍霭,温声道:“犬子年幼无知,生性确实顽劣了一些,唐公子出手教训也是应该的,胡某对此深表谢意,想来垩经过此事之后,犬子定会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顽劣心性也会收敛许多,日后定当安分做人。”

    胡家一垩人愕然地看着胡奇松,万万没想到他竟说出这种话来。以往胡家两位公子只要吃了点小亏,他恨不得马上将敌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可今天胡二公子明显都被吓得神志不清了,他居然还要跟人家道谢,这是什么情况?这还是不是家主?

    唐风却是深深地看着胡奇松,心中暗暗冷笑,这老家伙不简单啊!明明恨自己恨的要死,那眼中时不时地闪过一抹抑制不住的杀机,可偏偏忍了下来,不但没责怪自己,反而还开口道谢。

    这一招以退为进,妙-!当真是妙-!

    如果唐风真是怀揣一腔热血跑出来行侠仗义的少年,胡奇松单凭这一句话便能将死唐风!行侠仗义,讲究的是个以理服人!胡家家主都放低姿态认错了,侠义之士又岂能得理不饶人,须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可惜,唐风这次来不是行侠仗义的,也不是什么只有一腔热血没有头脑的少年,胡奇松这话无疑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顽劣?”唐风嘴角噙着冷笑:“胡家两位公子恶垩贯满盈,坏事做绝,胡家主一句顽劣便能揭过了么?”

    胡奇松眉头一皱,语气隐隐有些不耐烦:“犬子毕竟年幼,唐公子也是年轻人,难道就没犯垩下什么过错?”

    唐风凝神思索,脸色认真。

    胡奇松静心等待。

    片刻后,唐风一仰首,傲然道:“没有!”

    胡奇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干笑道:“唐公子当真是侠义之人,自然不会犯错。不过犬子既已得到教训,还望唐公子手下留情,放了他吧。日后胡某定当严加管垩教,不会再让他犯垩下大错。”…,

    “晚了!”唐风摇头,“你家这位公子犯垩下的错,足以让他死千百次,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胡奇松面色终于变了,冷声道:“你待如何?难道还想赶垩尽杀绝?”

    唐风打了个响指。断七尺将一直在傻笑不停的胡二公子丢到了地上,这厮虽然神志不清,可本性却没有丝毫改变。

    落地的瞬间,竟然一脸淫垩笑地站了起来,然后一个恶狗扑食,朝女孩们扑了过去。

    胡奇松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胡二公子扑向的人正是钟露,在客栈内钟露遭胡家两人言语上的调垩戏,早就憋着一腔怒火,只不过当时唐风没让她动手杀垩人,现在哪还忍的住?

    长鞭一抖,便将胡海捆了起来,然后素手一甩,胡海先是飞到高空,随即以雷霆之势朝地面撞去。

    “住手!”胡奇松怒吼,发须无风自动,灵阶中品的威压猛地朝钟露袭去。

    唐风没动,两大杀神却是挡在了钟露前方,凶猛无匹的杀气外泄,胡奇松的威压撞来,只感觉撞在了一面大墙上,不但没有建功,反而被对方凛然的杀机震的心神发憷。

    “碰”地一声,胡海被摔的七荤八素,口鼻中皆是鲜血。

    钟露长鞭再一扬,胡海飞上半空,鞭影阵阵,伴随着一阵劈里啪啦的声响,这一瞬间胡海身中几百鞭,一身血肉和骨骼都被抽的散了架,在最后一鞭力道的带动下,直朝胡家阵营那边飞了过去。

    胡奇松神色惶恐,连忙跳起,落地的时候,这位胡家家主的双眼顿时红了,自己的儿了过是天阶水准,动手的那女人是灵阶下品,饱含愤怒的几百鞭抽上来,胡海哪还有命活?

    已经被抽的五垩脏六腑破碎,骨头尽断,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这种伤势,即便是什么灵丹妙-药也无力回天。

    “胡家主,拙荆年幼,生性顽劣了一些,还望海涵!”唐风淡淡地看着胡奇松,倒是将刚才胡奇松狡辩的那句话完封不动地还了回去。

    胡奇松听的浑身颤垩抖,双手抱着自己的儿子,心头悲恸。

    唐风又道:“对了,胡家那位大公子也为他的顽劣付出了代价,胡家主不必言谢,杀垩人对唐某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

    胡奇松再也无法忍受了,自己的二儿子死在眼前,本还有些指望,毕竟大儿子胡天不在此地,可唐风这话话无疑断送了他的念想,胡家两位少爷竟然全没了。

    “言谢?”胡奇松状若疯癫地嘿嘿冷笑,破口大骂道:“我谢你垩全家祖垩宗!唐风,你杀了我两个孩儿,我胡奇松,我胡家与你不共戴天!”

    “正和我意!”唐风微微点头,冷眼扫着眼前一垩人:“若非你们这些的包庇庇佑,胡天胡海两个天阶又怎么能这般为垩非作歹。今日一个也别想跑,全给我死在这里!”

    “哈哈哈!”胡奇松狂笑不止:“魔头你瞪大了眼睛看清楚,看看今日到底是谁死在这里!”

    说罢,猛地高呼一声:“有请战护垩法为我胡家主持公垩道!”

    声音悲恸,饱含了无尽的苍凉,仿佛胡家真的饱受了天大委屈似的。胡奇松倒是明白人,还没被愤怒冲昏头脑,知道唐风这垩人不是胡家能抵垩抗的,倒立马喊出了帮手。…,

    话音落,一道微弱的声响从远处迅速接近,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是谁这么大胆,敢来胡家放肆?”

    “终于出来了么?”唐风冷笑。

    胡家掌管着战家的一条灵脉,虽然彼此是主附关系,可唐风估计战家不可能不在这里留人看垩守。毕竟灵脉事关重大,难保胡家不会中垩饱私垩囊。

    胡家势力不弱,那么战家留在这里的人肯定要有能压住整个胡家的本钱,也就是说,必须是灵阶上品高手才行。

    这些虽然只是猜测,可唐风有九成的把握敢肯定,胡家中有一位灵阶上品,那人是战家的。

    现在看来,唐风的猜测无疑很正确。

    刚才那般折腾,也就是为了引出这位灵阶上品而已。要不然唐风直接领着一垩人在胡府内大开杀戒,胡家这些灵阶根本无法抵挡。

    可若是真的动起手来,叫隐藏在暗处的灵阶上品看出不妙-,提前跑了就糟糕了。

    唯有这样一步步诱敌深入,才有一网打尽的可能。

    所以当这位战家高手在胡奇松的召唤下露面的时候,唐风不惊反喜!他要一直藏着不出来那才真的不好办。

    “灵阶上品!”唐风身边一垩人感受到来人的实力,脸色大变。

    虽然这些人实力不弱,可毕竟没有与灵阶上品动过手。所熟悉的灵阶上品也只有秦且歌和血天河两人而已,在他们面前,无数是两大杀神还是女孩们,都有一种无可抵挡的感觉。现在突然蹦出来一个灵阶上品,他们哪会不吃惊?

    “哈哈哈哈!”胡奇松大笑不止,“战护垩法实力高深,你们今天谁也别想活,全都得给我儿陪垩葬!”

    战家那人还没到,听到胡奇松这话却是冷哼一声:“胡家主,老夫做事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这里的男人可以杀光,但是女子必须留下。老夫虽然不好女垩色,可这些女人带回去献给无双公子的话,也是一笔大功劳。”

    听到那战家护垩法如此说,胡奇松连忙点头:“单凭战护垩法安排。”

    唐风怡然不惧,身形一纵,便朝来人的方向冲了过去,口上道:“我去会会他,胡家这些人交给你们了。”

    “风少小心!”笑叔连忙叮嘱一声。

    身形连闪,眨眼的功夫,唐风便飞到了半空中,定眼看去,只见不远处一道流光迎面袭来,流光中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面色阴冷地注视着自己。人未到,气势先攻,手上提着一柄大砍刀,霸气无双地朝唐风当头劈下。

    战家许多人都习惯使刀,刀行厚重,使刀者必须抱着一种所向无前的气势和心态,如此才能在刀道上不断前进,一旦有任何退缩,那就会在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和心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