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战狂的最后通牒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战狂的最后通牒2017-11-10 16:44:45Ctrl+D 收藏本站

    【默默写书不容易为作者求月票及免费推荐票,这样他才有动力】

    希望大家和【唐】谐发言,鼓励山寨和分析剧情,好的分析和山寨是一定会加精的

    传送门:

    唐门近期:

    唐门吧YY:

    唐吧吧

    =======================================

    这一次的伤势可谓是及其严重,七八个灵阶上品高手的全力猛攻,唐风就算是身穿不坏甲也有些吃不消,若不是他们有所顾虑没敢下杀手,唐风恐怕早就死了。

    内脏被震碎许多,一身骨头也多有断裂之处,幸亏在被关押之前战家一位高手给唐风塞了一把上好的疗伤丹,否则他恐怕也没力气和三女说那么多话。

    不过这种伤势单靠那些疗伤药却是远远不够的,唐风赶紧在魅影空间里翻找起来,大把大把上好的疗伤丹被找出来,也不管是什么样的丹药了,直接就塞进嘴里,吞入腹中。”“

    一边警惕着地牢外的动静,一边小心翼翼地取出了山河图和封神契。

    有封神契这等异宝在此地镇压灵气波动,唐风根本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自己的小动作,所以便放心大胆地运转起了灵诀,山河图内的庞大精纯灵气凶猛而又源源不断地朝唐风身上灌入,修补着他受伤的部位。

    也不知过了多久,唐风能感觉到身边的三女都依次醒了过来,不过她们只是静静地坐着,没敢打扰唐风,然后又过了许久,她们再次睡去。三人都被封住了经脉,自然只能象个普通人一样生活。

    如此重复了两三次,唐风蓦然神色一动,猛地睁开眼睛,把手一扫,就将山河图和封神契收进了魅影空间。

    “唐风你醒了?”箫千雪忍不住惊喜出声。

    “嘘!”唐风竖起一根食指挡在箫千雪嘴边,然后身子一起,跳到床上,坐到她旁边,不由分说地展现出自己强劲的臂弯,将她揽入怀里。

    何香凝和庄秀秀看的目瞪口呆,脸色绯红,不知道唐风突然发什么神经,箫千雪更是扭捏不已。

    “战狂来了,都镇定点,他这次来肯定是要给我施加压力的,你们什么都别说,什么也别做。”唐风快速叮嘱几句,然后运功让自己的脸色变得苍白一些,收敛一身的气息。

    三女一听战狂到来,脸色也稍微有些不自然了。

    唐风眼珠子一转,嘿嘿奸笑一声,伸出一根手指轻佻地挑起箫千雪滑嫩的小下巴,带着贱贱的淫笑道:“你刚才喊我什么?”

    看到他这个样子,箫千雪顿时有些吃不消,挣扎了几下却没能挣脱唐风的搂抱,忍不住嗔怪地瞪了他一眼。

    “不能直接喊我的名字。”唐风摆出一家之主的威严,吩咐道:“喊夫君,懂不懂?”

    箫千雪脸色羞红,微微点头。

    “那喊一声来听听。”唐风颇有些得寸进尺的感觉。

    箫千雪脸皮薄,哪好意思喊出口?

    唐风适时地轻咳几声,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箫千雪心中一疼,花容有些失色,赶紧温声喊道:“你别动气,我喊就是了。”

    说罢,期期艾艾了好半晌,才声若蚊呐般地喊道:“夫……君!”

    “嘿嘿!”唐风笑的更得意了,又扭头看向何香凝和庄秀秀,两女倒是乖巧,不待唐风吩咐,便齐齐道了个万福,脆滴滴地喊了一声夫君。…,

    “哈哈哈!”唐风猖狂大笑,一不留神仿佛又牵动伤势,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三女吓得赶紧上前,拍背的拍背,抚胸的抚胸,那感觉就象是唐风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样子,再不照顾下就来不及了。

    地牢紧闭的大门突然被打开,战狂那雄伟的身影出现在地牢口,面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一步步地朝三人走了过来。

    “呵呵,小友还好吧?”战狂直接在唐风面前站定,笑吟吟地问了一声。

    “死不了。”唐风恰好好处地在眼中流露出一丝恶毒的神色,语气硬邦邦的,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架势,还不着痕迹地将三女护在身

    “那就好。”战狂的眼光何其毒辣,唐风这些小动作他哪里看不到?正因为看到了,战狂才感到满意。

    “人之一生,能与相爱之人同生死,共患难,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小友你说呢?”

    “还要说什么?少爷前几天不是感谢过你了么?”唐风斜睨着战狂。

    “对对对。”战狂哑然失笑,“倒是老夫厚颜了。”

    “恩,确实如此。”唐风很不客气地点头。

    战狂也不恼,正了正脸色道:“小友也知道老夫想要什么。老夫可以跟你保证,只要你满足了我的要求,我立刻放你与这三位姑娘离开,并且以后也绝对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我杀了战无双,你也不在意?”唐风冷笑一声。

    “老夫只说我不找你们的麻烦,无双之死,自然有别人替他报仇!到时候小友能否应对,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战狂言辞恳切。

    他这么说,倒显得颇有诚意,如果说他能保证战家任何一个人都不再为难唐风,那明显是放屁,单是战山岳就不可能放下这段仇恨。

    老匹夫,说话很懂得拿捏分寸啊。唐风心中冷笑。

    “你看,小友你这位夫人也怀有身孕,差不多也该临盆了,你总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出生在这种地方吧?这里阴暗潮湿,岂是可以生孩子的地方?你不为自己想,也该为你的后代想想。”

    唐风沉默下来,眉头紧皱,看样子颇为意动。

    战狂微笑不语,静静地等待唐风的答复。

    好半晌,唐风才神色挣扎道:“我不太相信你!”

    “无妨,我可以多给小友几日考虑的时间,等你考虑好了再来与我说也不迟。”战狂知道这种事也急不得,反正肉就在砧板上,难道他还能跑了不成。

    说完,又是轻轻一笑,指着外面道:“小友你那些朋友这些日子可是费劲心思地想要救你出去,到如今已与我战家弟子发生了十几场战斗,双方各有死伤,他们也顾虑你的安危,并未大举进攻,不过老夫也不知这种局面能维持多久。再这般打下去,我战家不好过,你的那些朋友也一样不好过。小友,你就当是为你的朋友,定要好好考虑,没必要让他们与我战家拼个你死我活。”

    “我会的。”唐风神色严肃地点头,“对了,你们战家就这样对待客人的?”

    “怎么?”战狂微微一愣。

    “你看看这里!只有一张小床,能睡下四个人么,还他妈硬邦邦的,我这有身孕的夫人如何安寝?还有,这几天连个送饭的人都没有,你想饿死我们啊?”…,

    战狂哑然失笑:“是战家怠慢了贵客,小友息怒,老夫这就出去安排,定不会让你的几位夫人在生活上感受到不妥之处。”

    “恩。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唐风不客气地教训了一句。

    战狂明显气息一顿,却没有动怒。深深地看了唐风一眼,转身就要离去。

    可当战狂走出五步之后,突然反手一掌朝唐风罩了过来,警兆顿生,唐风险些就要运功抵挡,可还是硬生生地按捺住了。

    战狂的手掌在距离唐风面门只有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伸手一抓,呵呵笑了一声:“地窖内多有蚊虫,老夫替你杀了,免得叨扰了贵夫人歇息。”

    唐风脸色难看,咬牙道:“多谢了!”

    “小友好好考虑,过几日老夫再来与你一叙,希望到时候你可以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话音未落,战狂已不见了踪影。

    唐风一身冷汗涔涔地往外冒着,好半晌才怒骂一声:“老匹夫!”

    到底是人老成精啊,临走之前竟然还要试探一番,刚才若是自己稍有异动,那什么计划要泡汤,幸亏自己够镇定,这才没有露出马脚。

    不过……战狂这次来也是下了最后通牒了,下一次他再过来,自己如果不能给他想要的,恐怕会有很大的麻烦。

    “唐风,你没事吧?”箫千雪紧张地问了一声。

    唐风把眼一瞪,箫千雪这才嗔怪地重新喊道:“夫君,你没事吧?”

    “没事。”唐风摆摆手,一门心思地考虑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

    自己有山河图,三女的安危无需考虑,只要把她们装进山河图就可以了。

    但是自己该如何逃离战家呢?有战狂坐镇,这事很难办呀。

    战狂离去后不到半个时辰,地牢内就热闹起来。

    一张巨大无比的香床被人抬了进来,因为香床太大,还得拆开了才能送进地牢内,然后再拼装。

    香床上挂着淡紫色的帷帐,床上柔软厚实的被褥,香喷喷的枕头,应有尽有。

    战家的下人们走马观花似的在地牢内忙碌着,不大一会功夫竟将阴暗潮湿地牢装扮成了一间富丽堂皇的卧室。

    随即,便有人送上山珍海味,摆出一桌美宴。

    忙碌完毕,战家的下人们才恭敬退去。

    唐风招呼三女在桌边坐下,开口道:“吃点东西吧,这几天没吃,你们怕是都饿坏了。”

    一般来说,实力到了灵阶,基本是感觉不到饿的。但是三女现在的情况不同,经脉被封,等于是个普通,又迭遭大难,体力精神消耗巨大,早就有些疲惫饥饿了。

    箫千雪尤其如此,她就算自己不吃,也得为肚子里的孩子摄取些营养。

    “会不会有毒?”庄秀秀有些迟疑,不敢动筷子。

    唐风一笑:“战狂不会这么干的,放开了吃,没事。”

    有了唐风的保证,三女这才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