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我肚子好疼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我肚子好疼2017-11-10 16:44:48Ctrl+D 收藏本站

    【默默写书不容易为作者求月票及免费推荐票,这样他才有动力】

    希望大家和【唐】谐发言,鼓励山寨和分析剧情,好的分析和山寨是一定会加精的

    传送门:

    唐门近期:

    唐门吧YY:

    唐吧吧

    =======================================

    戏耍了天谷三童子,唐风心情大好。

    这三个小童子以前给他的感觉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高深莫测,现在竟在自己手上吃瘪,让唐风颇有一股小人得志的畅快。

    不过福童子最后一句话说的倒是不错。

    本来在唐风的打算中,他要联系虚天殿,就是想看看是否能请动三个童子出山相助。但自己今日无意中窥探到一丝虚天殿的奥妙-,确实已经没必要再借助天谷的力量了。

    心神在虚天第六殿中游荡着,一股信念犹如波纹一般迅速朝四周荡开。”“

    第六殿中没有别的东西,有的只是体型巨大无比的活脉。当初唐风在第六殿中整合过活脉大军对抗各大家族的追捕,这些有了神智的活脉自然能记得他的气息。

    当唐风的这股信念散开之后,整个第六殿突然沸腾了起来,一只又一只巨大而威猛的活脉从自己的栖息地冒出身影,然后朝一个地方迅速聚集着。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各种各样的形态,可谓是应有尽有。

    察觉到四面八方反馈回来的信息,唐风心头大定,这些不是生灵的生灵,看样子比人要好沟通许多,自己当日给了它们一个自由的机会,现在有求于它们的时候,竟一个不落地全部聚集过来了。

    这其中有唐风身为虚天之主的因素,也有他修炼了灵决的原因,更因为这些活脉思想单纯,知恩图报。

    唐风没有等待,只是让第六殿中的所有活脉朝一个地方聚集过去,然后心神便飘荡到了花草殿中。

    和上一次来花草殿不同,这一次唐风很明显地能感受到在花草殿的深处,一只又一只隐藏不出的强大灵兽隐蔽着气息,守护着各种天才地宝,一边借助这些天才地宝修炼自身,一边不让这些守护之物为外人所夺。

    粗略查探了一番,花草殿中隐藏的强大灵兽数量,竟丝毫不逊色于灵石殿中的活脉。七八阶的灵兽比比皆是,更有达到九阶的恐怖存在!

    对付它们,唐风就没办法动之以情了毕竟自己与这些灵兽没有丝毫交集。

    一念起,花草殿震动不已,各方灵兽战栗惊恐,齐齐抬头看天。

    天空中一股威严压迫而来,灵兽齐声怒吼,却怎么也抵挡不住这股威压,不大片刻功夫便皆都匍匐在地目露惊恐,眼带臣服。

    唐风适时地将自己的请求传达进每一只灵兽的脑海中。

    灵兽的世界更加单纯,永远是强者为王的规则。所以唐风虽然与它们没有交情,可在这无法抵挡的力量之下,每一只灵兽都只能屈服。

    唐风的请求不是强制性的,只是一个单纯的请求。

    花草殿在寂静了片刻之后不少灵兽动了起来,与灵石殿中的情况一样,都在往正中心的位置聚集着。

    最先响应了唐风请求的,都是七阶灵兽。渐渐地,便有八阶灵兽加入其中,再等片刻,有那么一两只九阶灵兽也迈动起步伐带着一丝孤傲的神色朝唐风指示的地方跑去。…,

    够了!唐风的心神俯瞰着整个花草殿,自然对每只灵兽的动静都了如指掌。这些响应自己的灵兽已经占了五分之四还要多,虽然有些灵兽并没有搭理自己,但是已经足够了。

    大局已定只等自己回去的时候再做一番准备,战家必定灭亡!

    心神裹着天机印,悠悠退回。

    才刚回到地牢处,唐风的耳边就响起三女嘤嘤的哭泣声唐风吓了一跳,连忙睁开眼睛却见大床上,萧千雪等三女皆都跪坐自己的面前,眼泪珠子断了线似的落下,声音嘶哑,泣不成声。

    她们跪坐的地方,连床褥都打湿了一大片,也不知道她们流了多少眼泪才有这般震撼的效果。

    “怎么了?”唐风赶紧询问。

    听到他的声音,三女皆是娇躯一抖,哭泣声戛然而止,抬起红肿的眼睛,不可置信地朝他望了过来。

    “到底怎么回事?”唐风有些担忧地问道,他生怕在自己心神联系虚天殿的这段时间,她们遭到了什么欺负。

    “你没死……你没死……”萧千雪笑的比哭的还要难看,猛地扑了过来,死死地抱住了唐风,何香凝和庄秀秀的表现也好不到哪去,说起话来声音嘶哑的仿佛都不是她们自己的声音。

    唐风怔住,只能柔声安慰,等她们平复下来之后,这才从她们断断续续的叙述中了解了情况。

    原来自己心神出窍之后,不但呼吸全无,就连心跳都停止了,三女在自己身上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机。

    这可把三人吓个半死,怎么呼唤也无济于事,都当唐风上次受伤太重,不治而亡了。

    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唐风哭笑不得。

    “你这一坐就是三天时间,一动也不动,连呼吸都没有,我们……就以为……”萧千雪也有些不好意思。

    “三天了?”唐风心中一突,他还以为只是过了不久而已,却没想到这次联系虚天殿竟用掉了三天的功夫。

    想起战狂上次来的时候下达的通牒,唐风有些坐不住了。

    若战狂耐不住性子又前来这里,那自己可没办法抵挡。

    得立刻行动起来!

    正要拿出山河图安置三女的时候,唐风的动作却是一顿,扭头望向地牢之外,面容满是苦涩。

    有人来了!难道是战狂?现在行动显然来不及了,自己必须把三女送进山河图才能实施计划。

    正紧张的时候,地牢外传来一声响动,那是人体倒地的声音。旋即,地牢的大门被缓缓打开了,一个人赤红着双眼走了进来。

    唐风眯眼打量,发现来的人竟然不是战狂,而是战山岳。

    坏了!一看到战山岳阴霾的脸色和复仇的眼神唐风就知道他想来干什么了。自己杀了他的儿子,他自然是要来报仇雪恨,乃至于连战狂的命令都顾不得了。

    “唐风,你杀我孩儿,我要你血债血偿!”战山岳此刻蓬头垢面,满身的酒味,显然这几天过的不是太好,现在借着酒劲居然跑到地牢里来发飙,连地牢口处自家的守卫都被他干掉了他的决心显而易见。

    “你想杀我?”唐风沉着应对,他并不怕战山岳,但是他身后有三个被封住经脉的女子,还有自己未出世的孩子,一旦在这种地方动起手来,难保不会牵连到她们。…,

    “明知故问。”战山岳冷哼一声,赤红的双目紧盯着唐风犹如择人而噬的凶兽,一身灵阶上品气息猛地爆发了出来。

    地牢内顿时狂风呼啸,唐风没想到他说动手就要动手,显然是决心已下,根本不会顾虑到战狂的计划了。

    唐风仓促应对,反应不及身后的三女皆被吹倒在床上。

    必须得速战速决,战山岳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战狂不可能察觉不到,一旦等战狂来了,那什么都晚了。

    一念至此,唐风也佯装惊恐,连连后退。

    战山岳哈哈大笑一声直接欺身扑上面带狠戾之色,口中怒喝:“给我儿陪葬吧!”

    唐风把手一挥,十几具尘封多日的药尸蓦然出现在战山岳身后,每具药尸都手持一柄锋利的武器刚一出现便对战山岳下了杀招。

    与此同时,战山岳的一掌打在唐风的胸口上。

    唐风隐蔽不发的罡气,立马凶猛迸发出来,挡下战山岳的一记杀招双手死死地抱住了他打在自己胸口上的胳膊。

    “你……”战山岳惊的立马清醒了许多,他本以为自己这一掌可以要了唐风的性命毕竟他的一身经脉被封,哪里能反抗的了?

    但是当唐风有了反抗的动作之后,他才发现不对劲。

    “你竟敢耍诈!”战山岳嘶吼不已,这人的经脉根本就没有被封印,他只是佯装被制而已。

    察觉到这一点,战山岳的掌中又是一股劲气爆发出来,近距离吃上这一击,唐风的身子也是猛地一顿,嘴角溢出了鲜血。

    但他并没有丝毫惊惧的神色,反而还冷笑地望着战山岳。

    刷刷刷……

    十几具药尸手上的武器齐齐砍在战山岳的后背处,绕是他身为一个灵阶上品高手,也抵挡不住力大无穷的药尸们的袭击。

    更何况,他刚才无比大意,连护身罡气都没有运起。此刻又被唐风抱住了一只胳膊,连躲闪的动作都做不了。

    十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顿时出现在他的背上,鲜血飞溅,战山岳身子一抖,满眼的不可置信。

    噗噗噗……

    又是一连串闷响,药尸们下手速度极快,劈砍一招之后齐齐将手上的武器捅进了战山岳的身体内。

    十几个血窟窿新鲜出炉。

    “战山岳,我送你去跟你儿子相聚!”唐风冷笑一声,手腕一番,次神兵长剑出鞘,麻利干脆地捅进了战山岳的心窝口。

    这是致命的一击,一剑出,战山岳魂归地府!

    一场生死之战,发生的快,结束的也快,若不是战山岳以为唐风受制,哪会遭此厄运?

    一脚踹飞战山岳的尸体,唐风伸手在丹田处一扣,当年沉落进丹田内从未出现过的天机印赫然浮现在掌上,唐风随手一抛,就将天机印抛到了战山岳的尸体上,一股股鲜血顺着那些伤口涌进天机印内,眨眼的功夫,天机印便变得血红无比。

    “快,我送你们进个安全的地方!”唐风扭过头对三女道。

    萧千雪面色苍白,斜躺在床上,手捂着肚子,额头大汗淋淋:“夫君……我肚子好疼,他怕是……要出来了!”

    “什么?”唐风呆立当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