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章 天秀惨变

第四章 天秀惨变2017-11-10 16:17:31Ctrl+D 收藏本站

    书,求养肥!!!

    “事情原来是这样。”易若晨怒视着唐风,娇叱道:“唐风你有何话说?”

    林若鸢急忙道:“唐风不是这样的人!”

    易若晨冷冷一笑:“知人知面不知心!男人大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还当他是小孩?”

    “唐风是我一手带大的,我了解他的为人!他可能胆小了点,性格弱了点,但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等无耻的事情!”林若鸢也毫不示弱,据理力争。

    正在此时,一阵啪啪的声音传了过来,不紧不慢,一声接着一声,如同铜锤一般敲打在众人的心头上。

    等众人转过头去,正看到唐风躺在床上,脸上挂着似是而非的笑容,轻轻抚掌。

    “你这是什么意思?”易若晨冷冷地看着唐风。

    “混淆视听,颠倒是非,扭曲事实,把黑的说成白的!秦小婉你好样的!这个借口在你来之前就应该想好了吧?或者,并不是你想的,是有人告诉你的?不过我总算明白一句话的意思了。””“

    秦小婉身体一抖,根本不敢正眼去看唐风。这个杀人的借口确实是有人提点过她。

    “什么话?”易若晨问道。

    唐风冷冷地扫过易若晨和秦小婉,低沉道:“毒蛇口中牙,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毒妇人心!”

    “唐风你有话直说!”白素衣也觉得这件事大有蹊跷,并不象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当然不能听信秦小婉的一面之辞。

    “那就我放开胆说了。”唐风端坐了身姿,也不再客气,“她秦小婉是什么实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身为内宗核心弟,应该已经到了炼罡六品的境界了吧?我唐风是什么实力?说好听点,炼罡一品,说难听点,屁都不是。试问,我能对她用强么?她一根手指头就能把我从天秀这头戳到那头!”

    满屋的人都思考了起来,唐风说的话是事实,能成为天秀内宗核心弟,实力自然不会太差,怎么会被一个一点实力都没的人用强呢。

    “好吧,就算我真的用强了,你秦小婉直接打昏我就行了。有必要动刀动剑么?”

    “我……”秦小婉依然在瑟瑟抖,我了半天终于想起什么,赶紧说道:“我当时心慌意乱,顾不得那么多了。”

    “然后正好刺在我胸口的位置?”唐风扯开上衣,露出胸口那条长长的剑伤,这种致命的位置,怎么会在无意中刺上?若说是巧合也有可能,但是这个可能性显然不大。

    不给秦小婉狡辩的机会,唐风接着说道:“你平时对我根本不假辞色,今日又如何会好心来探望我?白天我无故昏迷,你就趁机来取我性命!而且选的正是胸口这个致命位置,是也不是?”

    后一声爆喝,让秦小婉手足无措,脸上心虚之意显而易见。

    “若不是我命大,被疼痛刺激醒来,现在恐怕要被你秦小婉泼一身脏水了,到时候谁来跟你争辩!秦小婉你记住,我唐风就算真的要找女人,也不会找你这种肮脏的贱人!”

    “好了。”听到唐风骂得如此难听,白素衣也有些挂不住脸面了,“事情我了解了个大概,是非曲直自有公论,这件事待我和几位长老商议后再做决定。”

    今天这件事疑点太多。如果事情真的如唐风所说,那么秦小婉后为什么没能得手?还陷入了那种恐惧的状态中?秦小婉又为什么要杀唐风?

    “你们都散了吧,唐风你好好养伤,另外,传莫丫头过来给唐风治疗一下。”白素衣挥挥手道。

    一帮三代弟在宗主和长老们的带领下,依次走出门外。

    秦小婉临走之际,回头看了唐风一眼。她在刺杀唐风之前,曾今说过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刚她也怕唐风把自己的秘密抖露出来,可是唐风没有。秦小婉还以为唐风那时候在昏迷中并没有听到。

    但是当回头看这一眼的时候,秦小婉分明看到唐风嘴角挂着一抹嘲讽的微笑,嘴唇微微蠕动了两下。

    孩!秦小婉脸色大变,跌跌撞撞冲出门外!

    他听到了,可是他刚为什么不说出来?如果唐风说出她有孩的事情,那么自己绝对死无葬身之地。天秀门规在哪摆着,有前车之鉴,容不得自己反抗。一想起这些,秦小婉就心乱如麻。

    天秀宗大殿之中,白素衣和四大长老端坐在内,沉默半晌,白素衣开口道:“今天这事,你们如何看待?”

    易若晨自然是维护自己的弟,站起身道:“分明就是唐风见色心起,否则以小婉的秉性和脾气哪会刺他一剑?”

    林若鸢冷哼道:“我不管这事是谁对谁错。但是风儿是那个女人的孩!那个女人的手段如何,你们想必都清楚。当年她不杀你们,已经是顾及同门之谊,想为天秀留点根基。今天风儿幸亏没死,若是真的死了,整个天秀就等着给风儿陪葬吧!”

    听到林若鸢说起那个女人,在座的几个女都脸色微变。十几年前的天秀惨变,她们也亲身经历过,见识过那个女人的手段。当时那个女人还有孕在身,一柄长剑杀得整个天秀鸡飞狗跳,血流成河,无数弟横尸当场!

    六个月后,唐风被送到了天秀宗,指名要林若鸢抚养,为期十六年。

    “林若鸢你提那个女人干什么?”易若晨脸色讪讪。

    “我没想干什么。”林若鸢幽幽道,“十六年,还剩下后一年了。只要风儿离开了天秀,到时候是生是死她也不会责怪到我们头上。”

    说着说着,林若鸢眼圈微红,离开了天秀,风儿也不知道该如何生活,以他的性格,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存活不下来。

    “我只希望,在这后一年,任何人都不要对风儿下手!”林若鸢抛下这句话,大步走出了门外。

    白素衣揉了揉额头道:“先将小婉看管起来吧,今天唐风话里话外都意有所指,我需要查探清楚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内幕。另外传令下,今天这事谁都不许外传,违者门规处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