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八章 修炼

第八章 修炼2017-11-10 16:17:39Ctrl+D 收藏本站

    控制心神围绕着自己丹田内的罡心转了几圈,这小骷髅看起来还有点脆弱,虽然骨骼洁白无暇,根根白玉一般,但就象是生的婴儿,还禁不起什么风吹雨打。

    别人的罡心都是刀啊剑啊,花花草草,闪电风云什么的,怎么自己的罡心是个小骷髅?它又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呢?

    不过左看右看,这小骷髅还蛮讨人喜欢的,一想到这,唐风浑身都来劲了。

    它到底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只能等日后实力强大了能验证。

    有些依依不舍地将心神抽了出来,唐风转头看看窗外,天色还未亮,索性运转起无常诀,开始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修炼。

    体内经脉已经被牛头的鬼神修为全部打通,唐风心念一动,便有一股温暖的气流从丹田内生出,沿着两大经脉各个气穴点,开始了循环不息的运转。

    人始生,先成精气,精气成而骨髓生,骨为干,脉为营,筋为纲,肉为墙,皮肤坚而毛长,谷人于胃,脉道以通,血气乃行。”“

    不管是修炼外功还是内功,重要的还是人体的经脉和肌肉。经脉和肌肉是基础,基础只要打好了,日后再修炼起来都会事半功倍。

    一呼一吸之间,不断地有灵气从外界进入唐风的体内,丹田处的小骷髅是遥相呼应,源源不断催生着能量,注入经脉之中。

    唐风并没有着急让自己修炼得来的灵气流转于经脉,而是只留下一小部分作为基础,其他的全部催入到了自身骨骼和肌肉之中,让这些灵气淬炼着自己身体中的每一个部分。

    牛头的鬼神修为只是帮自己打通开拓的筋脉,可是本身的**却没有理会。唐风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自身**淬炼的跟经脉一样牢不可破,坚韧无比!

    慢慢地,唐风进入了一种坐无忘我的状态中,身边的一切一切都消失不见,五官也全部自主屏蔽,若是有人凑近唐风,肯定会现他气息全无,心脏处也会间隔许久传来一声铿锵有力的跳动声,跟死人没多大区别。

    这种感觉很微妙,但是唐风却感觉不到一丝难受,反而有一种醍醐灌顶的舒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丹田处蓦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如果唐风心神还在此处的话,势必会现在这丝响动传来的同时,小骷髅周身散出一圈涟漪似的的五彩光芒,急朝四周扩散开来。

    碰……碰……碰……

    原本唐风的心跳声和这些响动还并不和谐,可慢慢地,两种声音竟然神奇地合二为一,不分彼此,每当唐风的心跳跳动一下,小骷髅就会出一圈光芒,然后便有一股灵气自小骷髅处滋生而出,进入体内筋脉之中。

    无常诀的运转已经不需要唐风去维持,这种修炼只需要唐风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剩下的事情就跟吸气呼气一般简单,只要是人,天生就会。

    足足运转了三十六周天,天色大亮。牛头的鬼神修为在体内的时候,几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一个周天就完成了。可是当唐风自己修炼的时候,却需要很久能完成一个周天。毕竟自己跟牛头鬼神实在不在一个档次上,对此唐风也没有太大的失望,等日后实力提升上去了,运转一个周天需要花费的时间肯定会缩短的。

    外面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随即两个年纪大约在十四五岁的女孩推门走了进来,两个丫头看都不看唐风一眼,一脸谁欠了她们几百万似的悲痛表情,无奈地喊道:“风少爷,该起床了。”

    两个丫头严格来说并不能算是天秀的弟,一个叫梦儿,一个叫宝儿,是林若鸢有次外出,正巧碰到江湖仇杀,出手救下来的。

    林若鸢留了点私心,并没有让她们进入天秀,而是让她们直接去服侍唐风,私下里也传授过修炼的功法给她们。

    平时唐风没少为难这两丫头,有时候还会调戏调戏她们,虽然没有到动手动脚的程度,可言语上的轻薄却没少。所以两个女孩都相当讨厌他。

    原本的唐风就是这样一个人!欺软怕硬,天秀弟比他强,他就去巴结人家,这两丫头是普通人,唐风只要受了气,回来就拿她们当出气筒。

    夜晚的时候,两个女孩都住在烟柳的另一边,昨晚闹出的动静虽然惊醒了她们,可她们也不清楚到底生了事。

    听到声音,唐风把眼一瞪:“你们进来之前不知道先敲门么?万一我在换衣服怎么办?”

    梦儿和宝儿眨巴眨巴无辜的大眼睛,心想平时不都这样么?也没见你说什么,这一大早的谁又欺负他了?

    唐风把大手甩出一个优美的弧度,指向门外,声音清脆无比,掷地有声:“出……去!先敲门再进来。”

    梦儿对宝儿吐了吐舌头,轻声嘀咕道:“不知道在端什么少爷架!”

    宝儿抿嘴一笑,赶紧伸手把房门关上了。

    倒不是唐风摆架,要是以前的唐风还无所谓,可关键他不是以前的唐风,日后少不了有什么秘密,万一被这两丫头撞个正着,难道还能杀人灭口?唐风现在只能先培养她们的敲门意识。

    笃笃两声敲门声,梦儿在外面叫道:“现在能进来了么?”

    唐风大马金刀在床边一坐,沉声道:“进来!”

    两丫头暗暗觉得好笑,平时这位风少爷说起话嗲声嗲气,能让人掉一地的鸡皮疙瘩,可今天却老气横秋,中气十足,不知道想玩什么。

    房门被推开,梦儿大步踏了进来,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

    可还没靠近唐风,梦儿就簇起了眉头,小巧的鼻象小狗似的嗅了嗅,口上嘀咕道:“怎么这么臭呀?”

    “是啊。”宝儿将左手放在鼻下,右手在面前煽动着,疑惑地环顾四周,等看到唐风现在的模样之后,眼珠顷刻间定格不动了。

    梦儿也现唐风的异状了,眼眸中不由流露出一抹无奈至极的神色。

    “看我干啥?”唐风见两女孩使劲盯着自己,疑惑极了,“我脸上有花?”

    顺着她们的目光朝下看去,唐风顿时大惊失色。

    “嘶……这是什么?”自己的一身衣服,不知道怎么搞的,黏糊糊的,不但如此,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也全是粘稠状的东西,就好像稀泥一般,而自己的床上,还有一些湿湿的痕迹,抬起胳膊放在鼻下仔细闻了闻,唐风差点内伤,不由闷哼一声:“好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