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十九章 舞翩跹

第十九章 舞翩跹2017-11-10 16:17:52Ctrl+D 收藏本站

    &1t;y,看来不是小莫一个人觉得自古多情空余恨的下一句是此恨绵绵无绝期。其实是错的,泪奔,不过中国古代诗词很多时候乱排起来也朗朗上口。比如说:身无彩凤双飞翼,拔毛凤凰不如鸡。

    猛的是这个:**佳丽三千人,铁杵也能磨成针。

    继续求票

    当看到前一刻还活蹦乱跳,对未来充满憧憬的秦小婉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之后,唐风彻底愤怒了。

    不是为秦小婉,而是因为柳元!

    人心都是肉长的,人血都是温热的。一个男人居然能这么轻描淡写地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做完之后还若无其事地在死者身上寻找东西,那可是和他有过肌肤之亲,怀着他骨肉的女人。难道他的血是冷的么?他就没有一丝愧疚的意思?

    一步一步地朝前走去,每走一步,唐风的愤怒就会攀升一层,一直走到秦小婉身边,看着地上依然在流淌的鲜血,唐风的愤怒到了顶点,只需要一点火花便能彻底引爆。

    ”“

    秦小婉有今天这个结局虽然说有点咎由自取的因素,但是她再怎么说也是个十五岁的孩,跟唐风一起长大的孩。

    常年生活在天秀宗,不懂人心险恶,看不到世态炎凉!思想中的第一张白纸,就是柳元给她写下的内容。

    如同唐风对秦小婉说的那样,就算是死物,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也会有感情,何况是活生生的人?

    “为什么要杀她?”唐风压抑着心头的愤怒,抬起眼来阴森森地看着柳元问道。

    黑夜中两抹血红的瞳仁,如同择人而噬的恶魔,柳元骇然之下情不自禁地退后了两步,忽然又想起面前这个人好像没多少实力,不禁心头一松道:“我不知道你听到了多少,但是我如果不杀她的话,我就得死。”

    “这就是你痛下杀手的原因?对一个痴情于自己的女人连刺两剑的理由?”唐风鄙夷地看着柳元道:“你不是男人!”

    柳元擦拭着手上的长剑,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道:“这样不是挺好么?我在杀她之前还弄晕了她,至少她不会感受到任何疼痛,你看看,她现在就象是睡着了一样,能在没有任何痛楚的情况下离开这个世界,也是件美妙的事情不是么?”

    唐风冷然道:“那她岂不是应该感谢你?”

    柳元弹了弹剑锋道:“她没机会了,我不会怪她。但是你还有机会跟我说声谢谢,因为我也会让你在没有任何疼痛的情况下死去。”

    唐风冷笑两声:“你觉得自己有机会么?”

    “呵呵,杀你不过是抬抬手的……”柳元说着说着脸色一变,变得惊诧莫名,两只脚居然不受控制地抖动了起来,柳元想压制住这种抖动,却现根本徒劳无益,不但没压制住,而且抖的越来越厉害。

    不到十息时间,柳元情不自禁地抬起了自己的右腿,高高抬起,然后狠狠地朝下跺去,左腿也是一样,每一次脚底和地面的那种大力撞击传来的时候,柳元都能感觉到全身的舒坦。

    一时间,柳元就象是得了癫痫似的,不停地在原地蹦来蹦去。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柳元虽然双腿不受控制,可脑袋却是清醒的。

    “你会下毒,我就不会么?”唐风冷冷地看着他,如同看着一个跳梁小丑,眼眸中蕴藏着无穷的寒意。

    “你什么时候动的手脚?你根本没有机会!”柳元心中一阵慌乱,又恍然大悟似的说道:“难道是白天?”

    “你没必要知道!”唐风好整以暇地抱起了胳膊,站在一旁看戏。唐门弟下毒,若是还能被人现,那真是笑话了。

    唐风给秦小婉和柳元的纸筒,分别在两种药水中泡过。单单只触摸一个纸筒根本不会有事,一旦触碰了两个纸筒的话,纸筒上残留的药物就会变成毒药。

    “想知道这种毒药叫什么名字么?”唐风戏谑地看着柳元。

    柳元一双眼睛喷着怒火瞪着唐风,可身体现在压根不受他的控制,双脚不停地跺击着地面,开始还没感觉什么,只是每跺击一下都会舒畅不少,但是慢慢地,双脚开始疼痛起来,再蔓延到大腿。

    这也是常情,柳元每一次跺击几乎用尽了全力,就算是铁打的身也承受不住。

    他想牵动自身罡气,可根本有心无力。

    “每一种毒药都有一个温柔美丽的名字。”唐风淡淡的话语传入了柳元的耳中,听起来是那么的阴森恐怖,“就如同山野中的蘑菇一样,越是美丽,毒性越大。”

    “这种药的名字叫做舞翩跹,听起来是不是很美?”唐风围绕着柳元度起了步,慢吞吞地说着,“中了这毒之后,人就会想跳舞,不好意思,你的舞步实在太差,引不起人观看的**。”

    “你到底想怎样?”柳元浑身直冒冷汗,他实在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意图,但是从他没有立马杀死自己这个情况来看,自己还有和他谈谈的可能,“要钱?只要你放了我,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唐风竖起一根中指摆了摆:“我不需要钱。”

    “你想要什么?说出来,只要我能做得到的,都可以满足你。”柳元此刻直感觉自己双脚疼痛无比,可却又忍不住去跺击地面,真是痛并乐着。

    “我要你的命!”唐风的声音陡然一阵冷厉,“中了舞翩跹,你的骨头会开始变脆,时间越长骨头越脆。总有一次你会将自己的双脚跺掉,而那不是你噩梦的结束,恰恰相反,那只不过是个开始!你会拖着流淌着鲜血的断腿,不停地砸击地面,因为那样会让你感到好受一些,直到你的鲜血流尽,体温变凉。”

    “不要!”柳元露出惊骇的神色,大声地呼喊道。

    “迟了!”唐风站在旁边摇了摇头,“当你对我下手的时候就已经迟了!”

    宁遇阎罗王,莫惹唐门郎!任何一个胆敢对唐门弟不利的敌人,都会死无全尸。

    “我什么时候对你下过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柳元眼泪鼻涕俱下,他的双脚已经痛入心扉,感觉脚上的骨头都碎裂了,可却根本控制不住。

    “忘记四天前,你对我下毒手了么?”唐风冷笑一声,“入愁肠!”

    柳元的眼睛一瞬间瞪得老大,犹如白天见鬼似的,手指着唐风哆嗦不已:“你是……你是唐风?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唐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