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二十章 虐杀

第二十章 虐杀2017-11-10 16:17:53Ctrl+D 收藏本站

    &1t;求票,求养肥

    随着柳元的质疑,他的双脚不由自主地往地面上一跺。

    “咔嚓”两声脆响,柳元惨嚎一声跪倒在地上,扭头回望过去,只见自己的双脚从脚踝处,居然直接断裂了开来,森白的骨头刺破了血肉,露出根根蚯蚓粗细的筋络,鲜血如同喷泉一般溅射了出来。

    “感觉怎么样?”唐风蹲了下来,亲切地拍了拍柳元的肩膀。

    柳元怒吼一声,手上长剑朝唐风斜切了过来,唐风只是伸手一捏,就捏住了柳元的胳膊,夺过了长剑。

    “看着,给老看着!”唐风掐住了柳元的下巴,将他的脑袋强行扭向前方。

    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柳元跪倒的方向,正是秦小婉死掉的地方,此刻秦小婉还是那么恬静地睡在那里,身下的血液依然是温暖的。

    “这是你的女人!她肚里怀的是你的孩!她宁愿背弃师门,放弃天秀内宗核心弟的身份,宁愿去触怒自己的师傅,也只想求得跟你在一起的机会,可你倒好,眼皮都不眨一下就杀了她!”唐风每说一句就用长剑在柳元的断肢处刺上一剑,等到说完之后已经连刺了十几剑。”“

    柳元的痛呼惊天动地地响起。

    “一尸两命你知道么?”唐风用手重重地抽打着柳元的脸,鄙夷道:“你还……真他*妈有出息!”

    一口鲜血从柳元口中喷出,夹着好几颗牙齿。

    柳元浑身都在抽搐着,明明能感觉到自己鲜血的流失,也能感觉到疼痛,但是这种疼痛中却蕴藏着一种让人无法自拔的感,让他有些忍不住想去折腾那些伤口。

    这个念头一起,柳元怎么也控制不住,爬起身来用手拖起自己的大腿,狠狠地朝地面撞击过去。

    唐风在一旁冷冷地看着,顺手将长剑也丢了过去,道:“试试用剑,会过瘾。”

    柳元颤抖着手拿起长剑,捅进了自己的断肢处,狠狠地搅动着,口中出了惨绝人寰的嚎叫,手上却丝毫没有停止。

    “杀……杀了我……”柳元白沫横飞,他想昏迷过去,可不管身体怎么疼痛却怎么也昏不过去,这种令人肝胆俱裂的折磨方式,远比一剑毙命让人恐惧,“求求你,杀了我!”

    “其实你也不一定会死,只要如实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可以替你解毒。”唐风眼珠转了转道。

    柳元一脚站在鬼门关上,突然听到这句话,不由大喜过望,连忙点头道:“你问。”

    “为什么要杀我!我以前跟你并没有什么冲突!”

    “我不知道。”柳元连连摇头,“是家族指使我这样做的。”

    “柳家?”唐风心头一动。

    “是的。”柳元一边用剑戳得自己大腿千疮百孔,一边用手揪着自己断肢处的筋,使劲拽着,艰难地说道:“他们让我去勾引一个天秀内宗弟,然后让她去刺杀你。只不过没想到,那天你居然会自己跑出来找我。”

    “你怎么确保别人一定就听你的话?”

    “我有药,再加上甜言蜜语,可以让女人在短时间内跟随我的想法行事!”柳元大口地喘着气,脸色苍白无比,“没有一定的把握我是不会下手的,我跟小婉也是交往了接近半年时间了。”

    半年,足够一个情场老手把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洗脑了。

    “柳家为什么要杀我?”唐风继续追问道。

    “这个我真不清楚,我只知道,只要你一死,整个天秀就会完蛋!”柳元声泪俱下:“给我解药吧,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

    唐风点点头:“解药有是有,可我还没来得及配置!”

    “你……骗我!”柳元的眼中流出一抹怨毒的神色。

    唐风一脚将他踩在地上,狠狠朝他脸上唾了两口唾沫:“骗你又怎样!老就算有解药,也不会给你这种人!你就等着全身血液流干而死吧!”

    血液流干而亡,这无疑是让人恐怖的死法。

    “你……好狠!”柳元怨毒无比地看着唐风。

    “没你狠!”唐风冷笑一声,“而且你也可以选择自杀!只不过看起来你好像没这个勇气!”

    长剑就在柳元手上,若他真的狠下心来自杀,唐风也不会阻拦他。但是他拿着剑却使劲在戳自己的断肢。

    惨嚎声接连不断,方圆十丈范围内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直到柳元吐尽后一丝力气,他停止自残的动作,兀自瞪大了眼睛,有些死不瞑目的样。

    唐风在一旁观看了整个过程,等到柳元确实一动不动之后,这冷声道:“放心,你不会太孤单的。过不了多久,你们整个柳家都会来陪你!”

    转头又看了看秦小婉的尸体,唐风叹息一声,人生之路犹如棋盘,一步错,步步错。秦小婉若不是看走了眼,跟了柳元这个白眼狼,以她的资质,日后成就也不会太差。

    逝者已矣,唐风看着秦小婉的尸体,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挖个坑埋起来?自己手上没有工具。抛在这里不管唐风又有点不忍心,一方面这个女人自己认得,另一方面,他可不想秦小婉被人现跟柳元死在一起,要不然天秀一怒之下,踏平了柳家,他找谁报仇去?

    仇!只要自己亲手去报,有感。

    正当唐风在为难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衣袂猎猎的声音迅由远极近传了过来。

    有人来了!而且是个高手!唐风大惊,也来不得顾其他的事了,一缩身,躲在一棵树后。

    来人的度之远朝唐风的想象,他刚藏好,头顶上就有一股劲风窜过,一道人影在月光下一闪即逝。

    好,而且居然没有管自己,看样不是冲自己来的。

    唐风刚放松下来,头顶上又是一道劲风,第二道人影印入了唐风的眼帘中,这个人是女人,一头青丝飘扬,脚尖在树枝上轻轻一点,整个人的身体便掠出十几丈,只不过她在离开之前,好像有意无意地看了唐风一眼。

    那是一双明媚至极的眸,带着一种高高在上,俯览众生的高傲,又有一种冰冷而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凉。

    两道人影,一前一后,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全都消失不见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