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十八章 壮志铁傲骨,英雄本孤独

第四十八章 壮志铁傲骨,英雄本孤独2017-11-10 16:18:32Ctrl+D 收藏本站

    早上虽然阴沉沉的,可却没有下雨,倒是吃过早饭之后豆大的雨滴便象是断了线的珠,劈里啪啦往下掉落着,砸在地上就是一个坑。

    看看这天,是不能再去曲亭山修炼了。下面的灵气不比山上好,所以唐风也没浪费百灵丹,就坐在床上修炼无常诀的第二层。

    昨天突破,唐风自然不敢松懈,想尽稳固自己现在的实力。

    可修炼片刻时间,耳畔边就传来了三个女人的莺声燕语,叽叽喳喳好像百灵鸟在唱歌。

    都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这可是有一千五百只鸭在唐风耳边叫唤个不停。

    烟柳也就这么大,她们的声音穿透力也极强,唐风就算想不听也不成。如果单单只是这样的话,唐风忍忍也就过去了,可过了一会,居然有古筝和瑶琴的声音传了过来,她们居然就地吹拉弹唱起来。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不可忍!唐风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气势汹汹地准备去找三个女人算账。

    一脚踹开她们的房门,唐风大马金刀,摆出个威风凛凛的姿势,口上沉声喝道:“你们……””“

    梦儿一看到唐风,立马跳了起来,走过来抓住他的大手,将他拖进房内,欣喜道:“我就说风少听到声音会过来的,他以前很喜欢古筝和瑶琴的,唱起歌来也特别好听,余音绕梁三日,每次都让那些师姐们甘拜下风,好几个人对他的歌声赞不绝口呢。”

    唐风道:“我……”

    宝儿在一旁拍掌叫好:“是啊是啊,风少只要一听到乐器的声音总是情不自禁,唱起歌来比女人还要女人,舞姿也是一等一的美妙,说起来我们已经好久没听风少唱歌了,也没看风少跳舞了,我和梦儿都好怀恋的。”说完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唐风。

    唐风:“这……”

    白小懒强忍着笑意,也在一旁帮腔:“你难道要说你不会唱歌?据我所知,风少你的歌声和舞姿乃是天秀一绝啊,好不容易有机会能欣赏到,风少你可千万~千万~不要推脱。要知道,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了。”然后一双眼睛直直地瞪着唐风。

    梦儿摇晃着唐风的大手,撒娇道:“风少你就来一个嘛!”

    唐风哭笑不得,心道你们这是威逼色诱啊!老从进门到现在总共说那么几个字,就被你们联手赶鸭上架,绑上了贼船。

    以前的唐风是个伪娇娘,对乐律方面自然也有钻研,不过他唱歌可没宝儿梦儿夸赞的那么美妙,以前唐风的声音一起,是个人都会掉鸡皮疙瘩。两个丫头虽然在言语上称赞唐风,可话里话外都在使坏,想看他笑话。

    很明显,今天这事是白小懒指使的,两丫头这么纯洁善良断然是不会故意要看唐风出丑的。也只有白小懒,这些天处处在唐风手上吃瘪,想扳回点面。

    想到这里,唐风也觉得有必要在众人面前肃整下自己的形象了,以前的唐风是什么样他不管,现在自己可不能再被人想象成娘娘腔。

    “好!”唐风气沉若渊,一拍大腿,“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本少爷的实力!”

    说完用手捏着嗓“啊啊啊啊啊~”吊了一通。

    宝儿和梦儿唯恐天下不乱,在一旁鼓掌叫好,白小懒好整以暇地看着唐风,嘴角挂着一丝奸计得逞的微笑。

    宝儿转身坐到古筝前,柔声道:“风少你只管唱,我为你伴奏!”

    唐风点了点头,转身凝视着穿梭在天地间的倾盆大雨,酝酿了片刻之后,铿锵有力,低沉沧桑的歌声蓦然响起。

    江湖笑,恩怨了,人过招,笑藏刀。

    红尘笑,笑寂寥,心太高,到不了。

    歌声一出,原本准备看笑话的白小懒神情肃然一整,她实在没想到,象唐风这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白脸,居然能唱出这种萧瑟的歌声。宝儿凝声倾听片刻,芊芊玉手拨动琴弦,典雅古香的筝声瞬间回荡起来,伴随着唐风的歌声曲调,丝丝入扣。

    明月照,路迢迢,人会老,心不老。

    爱不到,放不掉,忘不了,你的好。

    寂寞中透着无限柔情,牵动起内心深处的琴弦,每个人的面前都仿佛展开了一张画卷,壮志未酬的英雄,策马纵横天下,为的只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看似花非花雾非雾,滔滔江水留不住。

    一身豪情壮志铁傲骨,原来英雄是孤独。

    白小懒心头蓦然一酸,险些滴下泪来。望着唐风那并不宽大的背影,仿佛看到了天下间孤独的人。

    你在孤独什么?论亲情,你身边有宝儿梦儿相伴,有一个姑姑对你关怀备至。

    论资质,你在炼罡一品便拥有了自己的罡心,日后这片大地就是你纵马驰骋的花园。你到底在孤独什么?为什么这豪情万丈的歌声中尽透着一股让人心酸的凄凉?

    江湖笑,爱逍遥,琴或箫,酒来倒。

    仰天笑,全忘掉,潇洒如风轻飘飘!

    苍劲的歌声穿透了空间的阻碍,传出老远。烟柳外,一个身穿素衣,婀娜多姿的女撑着一把黄伞,静静地站在雨幕中,一双美眸凝视着烟柳的方向,周旁风吹雨打,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这萧瑟落寞的歌声。

    没人知道她在那站了多久,直到歌声渐渐消失,她从那种忘我的心境中脱离出来,低着脑袋喃喃道:“想不到他也能唱出这等歌声,难道是以前错看他了?”

    背后传来了脚步声,一个温和的声音开口问道:“莫丫头,你在这站着干什么?”

    莫流苏转过身来,看到林若鸢微笑地站在自己身旁,脸上不由一红,轻声道:“师傅,弟刚从药房回来。”

    “哦,外面雨大,别淋湿了衣服。”林若鸢有些溺爱地帮莫流苏捋了下额头被打湿的头。

    “师傅你要做什么?”

    “好几天没看到风儿了,今天趁着雨天没事过来看看他,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莫流苏道:“弟想回去修炼。”

    “也好。”林若鸢点点头,“你晋升黄阶不久,现在应该稳固自身修为。”

    “师傅您去吧,弟先告退了。”莫流苏敛了一礼,撑着伞离开了烟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