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十一章 巨剑门来人

第六十一章 巨剑门来人2017-11-10 16:18:51Ctrl+D 收藏本站

    &1t;后一次冲榜,求推荐票,小莫的推荐票一直都是个悲剧,恳请各位书友支援

    一路疾行到天秀宗,唐风下了马车,将三个女孩一个个扶了下来。

    马车里堆了小山似的东西,宝儿和梦儿互相对视一眼,吐了吐小舌头,她们也完全没想到,自己买起东西来这么疯狂。

    “完了,这么多东西怎么搬进去?”梦儿有些为难道,马车是不允许进入天秀的。

    “这不是有个免费的苦力么?”白小懒望着唐风轻笑一声。

    “太没人性了!”唐风咬牙切齿道,他也不能当众将这些东西丢进魅影空间,而且魅影空间也装不下这么多东西。

    眼珠一转,从那堆东西东西里面摸出几盒胭脂,挤眉弄眼道:“看我找几个帮手。”

    抱着几盒胭脂水粉,来到天秀门前,唐风朝几个聚集在一起的天秀弟走了过去,彬彬有礼道:“几位师姐好!”

    唐风平日在内宗烟柳里深居简出,知道他改变之后相貌的人并不多,可总还是有几个见过的。这一群人中,就有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弟见过他,听到唐风问好,小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原来是风师弟。””“

    其他几个女弟这知道面前这个看起来相貌堂堂,一表人的年轻男,原来就是以前那个特别讨人厌的唐风。

    几双美眸上下打量着他,都在心中暗想唐风师弟果然跟传说中一样帅气凌人。

    “风师弟这是从哪来?”先前开口说话的女弟继续问道。

    “哦,今天没事就去靖安城逛了一圈,买了一些东西。回来刚好看到几位师姐在此看守宗门,师姐们生得闭月羞花,倾城落雁,站在这里委实辛苦,若是被太阳晒黑了皮肤就太可惜了,师弟厚颜,今天从天宇楼买了些胭脂水粉,还望几位师姐笑纳,师姐们天香国色,自然不需要胭脂水粉来点缀,只是这万恶的阳光实在太可恶,以后师姐们再站在这里的时候可以稍微涂抹一些,保持容颜。”唐风一张嘴把几个女弟夸得天花乱坠,世间仅有,那几个女弟一个个又是开心又是娇羞,心想风师弟真会说话。

    “师弟太客气了,看守宗门本就是我们的职责,责无旁贷。”先开口说话的女弟柔声道:“师弟的心意我们心领了,这礼物是万万不能收的。”

    “其实,小弟我一方面是心疼几位师姐,一方面也是有个不情之请需要各位帮忙,几位师姐若不笑纳,小弟我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唐风面有难色道。

    “师弟只管说就是,若是我们能帮上忙的话,我们姐妹必定不会推辞!”

    “既如此,小弟就直说了。今天去靖安城,一不小心买了太多东西,所以我想请几位师姐能否通融一下,放小弟这辆马车过去?这样也省的小弟来回奔波搬运东西。”唐风指着身后的马车说道。

    “这……”那女弟踌躇了片刻,随即又展颜一笑:“师弟,马车不能进入天秀,这是门规,我们也无法通融。”

    听到这句话,唐风面色一暗,叹息道:“那小弟就辛苦些,分几次把东西搬回去吧。”

    “不过……”女弟笑看着唐风:“虽然马车不能过去,但是我们姐妹可以帮忙把你的东西搬回去。”

    “这怎么可以?师姐们娇柔之躯,怎能做这些苦力活?”唐风假惺惺地道,“这不行。”

    那女弟娇笑一声,从唐风手上把那些胭脂水粉拿了过去:“风师弟,你的礼物我们收下了,只不过是一些东西而已,还累不到我们。姐妹们,跟我来吧。”

    这女弟一招呼,立马便有六七个人朝马车走了过去。

    唐风在后面高呼道:“这怎么行?劳动师姐们尊躯,这让小弟如何心安?”

    一边说着,一边对白小懒挤眉弄眼。

    白小懒低声骂道:“油嘴滑舌,太无耻了!”

    宝儿和梦儿在一旁猛点头。

    买的东西确实很多,不过都是一些轻便的玩意,压根就不重,来了六七个帮手,片刻之后便将马车里的东西搬了个干净,就连那些美酒,也被天秀的女弟们一人叠了**坛,平稳地托着,朝烟柳送去。

    宝儿和梦儿两人也拿了一些跟了进去,唐风和白小懒两手空空,闲得不能再闲了。

    “得得得得”一连串马匹跑动的声响从道路那边传了过来,唐风扭头一看,果然就是刚在路上遇到的那辆马车。

    自己猜的不错,这马车确实是到天秀来的。

    只不过,此刻那四匹雪白神俊的高头大马,一身污泥,臭气熏天,就连那豪华至极的车房,也溅了不少泥水,斑斑点点难看至极。

    车夫在天秀门前停了马车,恭敬地走到一旁打开车门,随即,一个身穿宝石蓝长袍,腰系蟒形腰带的年轻人缓步下了车。

    这个年轻人看年纪比唐风要大,但是也只有差不多二十五六岁的模样,一张脸也是生得玉树临风,唇红齿白,身形俊朗。

    论帅气,他和唐风基本在伯仲之间,只不过这个年轻人那双眼睛中,隐藏着一丝阴鸷的神色,他虽然在微笑,但是那微笑却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漠视。

    在年轻人下车后,又有几个女从车房内走了下来,一个个面若桃花,双眸中水波荡漾,面象有些妩媚的感觉,这几个女人,身后都背着一柄长三尺,宽一指的巨剑。其中一个女还悄悄地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

    车夫恭敬道:“少主,天秀到了。”

    “恩。”年轻人点了点头,眼睛一扫,目光不由自主地停留在白小懒身上,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之色。他身边的女相貌虽然也不差,可跟白小懒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一大截。

    白小懒眉头一皱,身形悄悄往唐风背后挪了挪,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轻人的眼光中虽然充满了欣赏,可白小懒还能感觉到他隐藏在欣赏之中的占有**。

    唐风刷地打开折扇,笑眯眯地看着这个年轻俊公。

    对方也在看他,两个人都在笑,可唐风却敏锐地感受到对方的眼眸中一丝杀机一闪即逝。

    这时,那个车夫走到年轻人身边,恶狠狠地看着唐风低声道:“少主,刚就是这小打伤了我们的马。”

    年轻人神色隐蔽地一动,然后对唐风道:“这位兄弟,刚我的车夫多有冒犯,我代他向你赔罪了。”

    唐风微笑点头:“没事,只是一些小冲突而已。”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