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十三章 搅屎棍

第六十三章 搅屎棍2017-11-10 16:18:53Ctrl+D 收藏本站

    巨剑门的势力比天秀要强不少,人家都提出这样的条件来达成同盟,要是天秀拒绝的话,面上也不好看,很可能惹怒对方。

    可莫流苏是三代弟第一人,是宗主和几位长老竭力培养的人,怎能说嫁就嫁?

    天秀并不禁婚嫁,但是内宗核心弟的重要性,却是比嫁一个好人家要重要的多。

    难道……巨剑门这次来就是为了专门找茬?唐风心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个念头。先是抛出利益,再提出一些强人所难的要求,逼得天秀不得不和巨剑门反目成仇,到时候巨剑门再来攻打天秀,也算师出有名了,不会被别人指责,至少,在道理上能站得住脚。

    “那宗主和其他长老是什么意思?”唐风追问道。

    “宗主也是在考虑,所以早上就委婉地推掉了。我当然是舍不得把莫丫头嫁出去,可如果宗主同意的话,事情就难办了。”

    整个天秀在外界看来虽然比不上十几年前的顶峰时期,可也不错。但是实际情况只有宗主和几个长老明白,门内高手当年被杀得出现了断层,现在天阶境界的高手也只有两人而已,地阶的只有三十多人,玄阶的也不过区区两百多人,剩下的全是黄阶和黄阶以下。整个宗门可谓是外强中干,飘摇欲坠。这个时候一旦有强敌进攻天秀,天秀可能就此覆灭也说不定。”“

    三代弟的成长,至少还需要十年时间!在这段时间之内,如果天秀能和巨剑门结为同盟,对天秀的好处也巨大无比,只要缓过这十年,日后就有可能重复当年鼎盛时期的辉煌。

    所以宗主白素衣即便知道莫流苏天资出众,不是可多得的人,也不得不多加考虑。

    身在上位,有时候考虑的不仅仅只是个人感情了,白素衣必须要将整个天秀放在要位置!

    白素衣现在要考虑的是,莫流苏日后的成就,和这十年的缓冲期,孰重孰轻。

    “姑姑,我听说巨剑门这些年势力扩展的非常迅啊,巨剑门周旁的势力都被他们或强取豪夺,或收买人心全控制在手上了。”唐风装做漫不经心地说道。

    林若鸢白了他一眼:“少跟姑姑耍什么鬼心眼,你都知道的事情我们还能不清楚么?就是因为这样,宗主不好直接拒绝巨剑门的结盟提议。”

    “嘿嘿,而且风儿昨天从靖安城回来的时候,路途上正好碰到巨剑门少主的马车,无意中听到车房内传来一些**艳语……”反正已经做了一次小人,唐风索性往那个边南峰身上再抹点黑。而且,这还是事实。

    “还有这事?”林若鸢眉头一皱,“巨剑门少主这次来带的全是女弟,我还当他顾忌天秀的特殊情况,没带男弟来呢。这么说来的话,不能把莫丫头嫁给他了,要不然以后莫丫头哪还有什么幸福?”

    此时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林若鸢道:“进来。”

    房门被推开,莫流苏身穿一袭青衣慢步走了进来,眼圈有些红,神情很低落,估计是知道了一些事情。

    “师傅,风师弟。”莫流苏对唐风挤出一丝笑容来。

    “莫师姐!”唐风微笑回礼。

    “怎么哭了?”林若鸢心疼地拉着莫流苏的手,轻抚着她的秀。

    “灰尘迷了眼睛。”莫流苏强颜一笑,“弟没哭。”

    “哎,看你的样,巨剑门少主这次来的目的你也应该听说了,师傅这次找你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然后再上报宗主,由宗主做决定。我们几个的意见都一样,你若是不愿意,我们就一口回绝了巨剑门少主。”

    莫流苏神情一阵落寞,低着头缓缓道:“弟十岁那年父母双亡,是师傅把我带入了天秀,这些年来如同照顾女儿一样照顾我,教我修炼,天秀众姐妹们对我也情同一家人,天秀就是我的家,师傅的意思就是流苏的意思,师傅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林若鸢叹息一声:“傻孩!师傅还能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么?你和风儿都是我的孩,以前风儿小,做了很多惹人厌恶的事情,现在风儿懂事了,我正好享受一下膝下一男一女的天伦之乐,哪会忍心把你送给外人?你放心,这件事我不答应,宗主那里由我去说。”

    “可要是惹恼了巨剑门的人怎么办?”莫流苏不放心地问道。

    “哼!巨剑门远在千里之外,能对我天秀怎么样?再说了,天塌下来还有我们这些人顶着,不会让你们这些小家伙受半点委屈!”

    林若鸢一介女流,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身上是杀机翻滚。林若鸢本来就不愿意把莫流苏嫁出去,再听唐风说了几句边南峰的坏话,心里对那个巨剑门少主仅有的一点好感瞬间灰飞湮灭。

    天秀,实力虽然不算太强,可骨气还是有的。

    林若鸢又安慰了莫流苏一阵,这将她送了出去,回头招呼唐风道:“臭小,过来陪你莫师姐说说话,要把她逗开心知道么?”

    “这个……”唐风心想我坐在这里好好的,怎么就引火上身了?

    “什么这个那个的?你是男人懂不懂?”林若鸢一把把唐风拉了出来,“你们师姐弟聊聊,我去宗主那里把事情说清楚。”

    林若鸢走后,唐风看了看莫流苏,沉默半晌开口道:“师姐,你是不愿意嫁给那个边南峰的是吧?”

    莫流苏神色低沉,柔声道:“我都没见过他,怎么会愿意?”

    “那你刚为什么不一口拒绝?”

    “师傅养我教我,现在天秀有用到我的地方,我怎么能推却?”

    唐风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明白么?婚姻乃是人生大事,怎么能这么草率?你这样稀里糊涂地就把自己卖了出去,简直笨到了极点。你自以为自己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为天秀做了一件事,得到个心安理得,纵然自己不会幸福也无所谓是么?”

    莫流苏扭头看了唐风一眼,有些气愤道:“师弟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心中所想?”

    你又怎么知道我心中的为难?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