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十七章 你就是根木头

第七十七章 你就是根木头2017-11-10 16:19:10Ctrl+D 收藏本站

    天秀几个高层在忧虑的时候,唐风已经窜上了月轩台,将插在石柱上的天兵武器取了下来。

    转头看了看,白小懒却不见了踪影,只是远远地,她的背影消失在前往烟柳的方向。

    这把天兵武器是一柄尺长的匕,黑漆漆的匕身,时不时地有一两道紫色光芒从中游离而过,即便是拿在手上,也能感受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带着森森杀机。

    匕的柄上,刻着两个大字:“碎星!”“好名字!”唐风试着甩了两下,碎星就象是有生命似的在他手指上转来转去,离手指还有一寸距离,可却并没有掉落下去。

    唐风习惯使用暗器,对短武器也有一点偏爱,这跟唐门弟的行事风格有一定的关系,匕短小精悍,所谓一寸短一寸险,非常适合拿来跟人贴身游斗,让敌人防不胜防。

    再配合上唐风的身法和度,这柄碎星能够挥出来的威力只会大。

    可惜……这是白小懒的战利品。

    天秀一众弟本来想去恭贺白小懒,可却没找到人,只好将目光投在了唐风身上,再怎么说唐风也是今天的一大功臣。”“

    看着无数少女笑嘻嘻地朝自己走来,唐风一阵头皮炸麻,那些本来看起来应该是万紫千红的笑容此刻也有点渗人了。

    唐风原地拔起一丈高,身在半空中一折,踩着几个天秀弟的肩膀,迅朝外窜去。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一个天秀弟高呼一声,随即一群人便朝唐风追了过去。

    “你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别过来啊!”唐风一边跑一边喊,“姑姑,救命!”林若鸢在看台上翻了个白眼,朝底下喊道:“别去追他了。”

    一众女弟听了之后这慢慢放下脚步,一个个神色颇有些惋惜。

    白素衣揉了揉额头:“我现在现,以前的唐风也挺好的,虽然不太懂事,可至少没有让这些弟们疯狂的魅力。

    现在好了,你说他就住在天秀,以后怎么办?”这一大群三代弟可都到了怀春的年纪,唐风人又长的不错,今天是大涨天秀威风,这样的男人注定是很能吸引女孩眼球的。

    长老们和宗主也都是过人来,怎么会想不到其中的关节?林若鸢苦笑一声:“我会约束好他的。”

    唐风一路逃回烟柳,还是有点心有余悸,没想到那些女人起狂来居然如此恐怖。

    梦儿和宝儿迎面就扑了过来,一人抓着唐风的一只胳膊,欣喜的不得了。

    梦儿道:“风少今天好厉害,好威风。”

    宝儿道:“是啊是啊,我们都在底下看到了。”

    梦儿又道:“尤其是把那几个女人打下去的时候,可解气了。”

    宝儿愤愤道:“就是后那个巨剑门少门主太不要脸,居然仗着境界比你高来欺负你。”

    唐风赶紧打断了两丫头的吹捧:“小懒呢?看到她没?”宝儿抿嘴一笑,笑的很是促狭:“她回来就躲到房间里面去了,还把房门给关上了。”

    梦儿推搡着唐风,将他往白小懒的房间那赶去,一边推一边道:“风少你可得负起责任呀,人家可是连那种话都说出来了。”

    唐风一瞪眼:“少爷我要负什么责任?我也是受害者!”话虽然这样说,唐风的语气却是弱弱的。

    梦儿撅嘴道:“风少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好好去跟人家说说。”

    一路将唐风推到白小懒门前,两个丫头赶紧脚底抹油闪到一旁,偷偷摸摸地蹲在一个假山后,探头探脑地看着。

    唐风站在门口尴尬的要死,手放在门上举了半天也不敢敲。

    正踌躇间,房门突然打开了,白小懒一脸寒霜地挡在门口,抬头看着他问道:“干什么?”“额……”唐风愣了片刻,正色道:“我来把你的战利品送给你。”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的碎星递了过去。

    白小懒看了看,开口道:“我不需要什么武器,除非是神兵!那个给你了,就当是你帮我解毒的报酬。”

    “这多不好意思。”

    唐风道,“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

    “不要就扔了。”

    白小懒今天心情好像特别不好,话里话外都是气冲冲的。

    “扔了多可惜,这样吧,匕先放我这里给你保管着,你什么时候要就跟我说。”

    唐风思量了一下,正好自己需要用到这把天兵,便不再推辞。

    白小懒点了点头,伸手就要把房门关上,动作突然一个停顿,沉默片刻道:“我今天说出那些话,只是想帮天秀挽回点面,毕竟我现在住在天秀,我想莫丫头恐怕也是这个意思,你不要想太多。”

    白小懒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注视着自己的脚尖,声音也显得很轻很柔。

    唐风不由自主地呼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太好了。”

    “碰”地一声,白小懒把房门关上了。

    宝儿和梦儿从假山处跳了出来,两个丫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梦儿垫着脚尖,拿小手猛戳唐风的脑袋,低声道:“木头!木头!你就是一块木头!”宝儿也在一旁摇头蹉叹:“风少你没救了。”

    “干什么?”唐风虎躯乱震,老眼一瞪,“反了你们两个了,还不去做饭,少爷我饿死了!”两个丫头反瞪了他一眼,就连一向温顺的宝儿也是如此,一边轻声嘀咕着一边跑去做饭了。

    看看白小懒的房间,唐风缓缓摇了摇头,两个小丫头片,真当少爷我是木头啊?只是……自古多情空余恨,多情总被无情伤啊!何况,唐风压根就没有过这种经验,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行,索性当不知道。

    晚上的菜肴很有特色,两菜一汤。

    黄花菜炒豆芽,马铃薯炖土豆,番茄西红柿汤。

    恩,很丰盛的大餐!唐风当然知道是两个丫头气愤自己没有担当的勇气,故意想给自己点难看。

    可唐风装不知道,照旧吃的津津有味,吃饱肚,有力气干活啊。

    今天白小懒好像刻意想躲避唐风,连坚持了许久的解毒,都没有再来继续。

    唐风修炼了半夜无常诀,看看天色,悄悄走出了门,朝天秀外掠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