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十九章 埋伏

第七十九章 埋伏2017-11-10 16:19:12Ctrl+D 收藏本站

    &1t;晚上冲个点击榜,十二点再一道电弧咔嚓一声闪过,借助这点点光亮,一张熟悉的俏丽印入唐风的眼帘,随即一个轻柔的声音急忙道:“是我!”唐风愕然,赶紧把手上的飞刀和碎星送回了魅影空间,轻巧地落在地上,看着面前的玉人问道:“你怎么跟来了?”白小懒撇撇嘴:“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跑出天秀,我一时好奇就跟了过来。”

    只是,他明明只有炼罡七品的境界,到底是怎么现自己的?白小懒怎么也想不通。

    “刚在张家就是你窥探我?”唐风开口问道,看样天阶强者的感知还是相当恐怖的,唐风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可没想道自己离开烟柳就被白小懒给现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白小懒反问道。

    唐风沉默片刻,老实答道:“杀人。”

    白小懒眉头一皱:“你要杀那几个巨剑门的人?你胆倒不小,不知道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比你高么?”“我又不是白痴!”唐风轻笑道,“我当然不会去跟他们正面打斗。”

    ”“

    白小懒想起唐风那手神出鬼没的暗器手法了,唐风在她面前总共使用过两次暗器,一次是攻击叶沉秋,一次是对付那一群拦路杀人的。

    那神乎其技的暗器确实让人防不胜防,但如果只想靠这种手段来杀巨剑门的人,还是不可能。

    轻轻咬了咬嘴唇,白小懒坚定道:“我帮你。”

    唐风奇道:“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杀他们么?”“你这么做自然有你的道理,我也看巨剑门的人不顺眼,而且,要是你被他们杀了,我上哪找给我解毒的人?”“小懒你太好了!”唐风大喜,赶紧拍了记马屁。

    白小懒啐道:“少油嘴滑舌。”

    本来在唐风的计划中,他出手的机会有且只有一次,不管能不能成功,自己都必须赶紧逃走,而且还得蒙面进行这个计划。

    那个车夫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抗衡的。

    但是现在有了白小懒这个帮手,这次巨剑门的人必死无疑。

    那车夫也不过是个地阶高手,白小懒现在的境界是地阶中品,天阶以下的人绝对不是她的对手,到时候只要白小懒缠住那个车夫,边南峰哪还有活路?趁着天色还早,唐风带着白小懒一路朝巨剑门的方向奔去,一边走一边将自己和巨剑门的恩怨娓娓道来。

    当然,秦小婉的事情唐风自然是略过了。

    白小懒这明白上次唐风说自己和巨剑门有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你死了,他们好攻击天秀?”白小懒疑惑地问道。

    唐风苦笑一声:“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

    但是巨剑门狼野心,企图吞并天秀,这次打着结盟的幌前来,肯定是想查看一下天秀的底细,所以这份情报绝对不能让他们带回巨剑门。”

    “这么说来的话,天秀岂不是有很大麻烦?你跟你姑姑说过这些没有?”白小懒问道。

    “没有。”

    唐风摇了摇头,“我的分量太低,说这些是没用的。”

    说着说着唐风眼前一亮,道:“如果你去说的话,可能效果就不同了。”

    “我可以么?”白小懒有些担忧,“我只不过是个外人。”

    “可你是白帝城的人啊,李唐第一大势力,说出去的话当然有分量。”

    白小懒思索片刻,道:“好吧,这次回去之后我跟你姑姑说说,让她们防备一下巨剑门的动作。”

    两人的度都不慢,奔出靖安城五十里外,唐风便停了下来,转头看看左右道:“就是这里了。”

    这个地方是一条穿梭在树林间的小道,两旁尽是一些一人环抱,十几丈高的树木,很适合隐藏身形。

    巨剑门那些人如果想回宗门的话,势必会从这条道路上经过,唐风和白小懒只需要静静等待就可以。

    而且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算真的打斗起来一时半会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天色还未大亮,两人都是一夜未眠,而且奔波了这么长时间,多少有些劳累。

    唐风找了个离地大约三丈左右的树枝跳了上去,对白小懒招呼道:“上来休息一会吧,我估计他们早也要中午能到这里。”

    白小懒身轻轻一纵,轻灵地跳到唐风身边。

    这条树干很是粗壮,足够容纳两个人并排躺在上面。

    两人背靠着大树,并排坐在树干上,唐风道:“你可以先睡一觉,人来了我喊你。”

    白小懒轻轻地哦了一声,闭上眼睛开始养精蓄锐。

    她现在体内的毒素还没完全清理干净,所以一直无法修炼,免得在修炼的时候让毒素扩散。

    倒是唐风,直接盘膝运转起了无常诀,开始恢复自己的精神和体力。

    开始的时候白小懒还比较清醒,但是渐渐地意识便开始模糊起来。

    她虽然是个天阶高手,就算几天几夜不睡觉也没关系,可现在在唐风身边一颗心放松至极,居然就慢慢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小懒突然突然一惊,缓缓睁开了眼皮。

    自己的脑袋好像是靠在一个人的肩膀上,身旁还传来一股熟悉的气味,这不由让她缓缓地吐了口气,她知道自己依靠着的人是谁。

    偷偷看了一眼唐风,现他还保持着那个修炼的姿势,自己的嘴边却感觉有些清凉。

    疑惑地往下看去,白小懒一瞬间闹了个大红脸。

    唐风的肩膀上,自己所靠的位置,居然湿漉漉潮了一片,白小懒悄悄地伸手在自己嘴边抹了抹,现事实果然如自己猜想的那样,自己的嘴角边居然也是湿漉漉的。

    糗死了!白小懒现在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她睡觉的时候一般是不会有这种糗事生的,除非睡姿很不正确,而且身心极度放松有可能。

    而现在,事实已经摆在了她面前,自己在睡觉的时候流了口水,不但流了,还流在了唐风的肩膀上。

    白小懒一张小脸跟火烧似的滚烫,这是要被他现的话,自己哪还有什么脸面苟活于世?努力将心神镇定下来,白小懒微微感受了一下唐风现在的状态,现他呼吸均匀,气息悠长,应该是沉浸在修炼之中,对外界一无所知的状态。

    白小懒情不自禁地呼出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将脑袋从他肩膀上移开,望着那一滩大概有巴掌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