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八十章 有敌自远方来

第八十章 有敌自远方来2017-11-10 16:19:13Ctrl+D 收藏本站

    &1t;冲个点击榜,顺便求个票,上周的精华用光了,等会过12点会加,需要的可以在书评留言,应该有不少&懒心中叹息道,如果是火的话,那么自己就可以把水泽烤干了。

    可是现在,哪有什么办法能把这摊东西弄干而且不被他现呢?白小懒傻乎乎地盯着唐风的肩膀,越想越是纠结,脸颊处滚烫滚烫,别提多尴尬了。

    蓦然,唐风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完了!白小懒心中惨嚎一声,这下死定了。

    唐风扭头看了看白小懒,现她正以一种相当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不由问道:“怎么了?”白小懒赶紧撇开目光:“没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祈祷唐风千万别现肩膀上的异状。

    可是怕什么偏偏来什么,唐风又开口问道:“我肩膀上怎地多了一滩水?好凉爽!”白小懒把脑袋都低到了胸口上,两根食指互相绕着不停地画着圈圈。

    “哦……”唐风很是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促狭地看着白小懒道:“难道是你……”白小懒扬起一只粉拳,正好砸在唐风的眼眶上,声若蚊呐:“别说了。””“

    唐风哎呀一声惨叫,眼前金星直冒,差点没从树干上掉下去,好不容易稳住身,捂着一只眼睛看了看白小懒,口中出一连串怪笑声。

    白小懒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下去。

    “我知道了。”

    唐风连连点头,肩膀上这摊水泽大是玄妙,这里又没下雨,而且就算下雨也不可能只淋湿了这一片,再加上肩膀上还有几根白小懒的秀,唐风用脚趾头都能猜到生了什么事。

    只是想不到啊想不到,堂堂天阶高手,在睡觉的时候还有这等毛病!唐风越想越觉得好笑,可又不好意思笑出来,憋得辛苦至极,嘴角都扯到耳根处了。

    “你还笑!”白小懒一抬头,正好看到唐风以一种相当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可偏偏不出任何声音。

    “不笑了!”唐风赶紧压制住那股笑意,正色道:“谁没有点小毛病?不要放在心上,今天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绝对不会乱说的。”

    话锋一转,唐风又贱笑道:“我看你经常把枕头拿出来晒,应该就是这个原因吧?”白小懒气鼓鼓地瞪了唐风一眼,正想再给他一拳,突然神色一变,低声道:“有马车朝这边过来。”

    唐风也是马上严肃了起来,侧耳倾听了片刻,却什么也没听到。

    他知道自己的境界不如白小懒,就算五感再敏锐,也达不到她那个层次。

    过了大概半炷香时间,唐风听到得得得得的马车声朝这边过来。

    站起身来朝声音来源处眺望而去,唐风看到大概五里之外,有一辆豪华至极的马车在四匹高头大马的带动下,驰行。

    边南峰的马车实在是太好认了,他仿佛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多尊贵似的,将一辆马车都装扮的富丽堂皇。

    “是他们!”唐风蹲了下来,对白小懒叮嘱道:“那个车夫你来对付,我去杀边南峰。”

    “你小心点。”

    白小懒担忧道,“边南峰是玄阶中品,虽然受了点伤,可也不是这么容易杀死的,你只要拖住他,我解决完那个车夫就来帮你。”

    唐风笑了笑,也没反驳,转身窜到了道路另一边的一颗大树上,隐藏好身形。

    马车距离越来越近,那个车夫还是上次看到的那个,他在驱赶马匹的时候也在时时刻刻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很是警惕。

    马车内,边南峰阴沉着一张猪头脸,拳头紧握着,他的脑海中一直回忆着昨天受到的奇耻大辱,这是他从小到大屈辱的一次。

    身为巨剑门少门主,边南峰从小就锦衣玉食,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何况他本身资质也相当了得,在炼罡三品的时候就出现了罡心,让他父亲对他报以很大的期望,他也一直自视甚高,资质好的人,总是有骄傲的资本。

    巨剑门这些年来展迅,连带着他边南峰的名声也水涨船高。

    在巨剑门的地盘上,谁见到他不尊称一声少门主?可是偏偏来到天秀之后,不但那个几个老女人不识抬举,就连天秀的那些弟也给他难堪。

    唐风!等日后攻破了天秀我非要将你碎尸万段!边南峰心中暗暗着狠。

    还有莫流苏!本少主一定要将她调教成听话的奴隶,让她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还有那个女人,想起那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女人,边南峰的情绪就不可抑止地波动了起来,脸颊也越地疼痛了。

    昨天那个女人可是用巨剑抽了自己不下十次!这个仇一定要报!不就是一个地阶么?巨剑门有五位天阶强者,随便哪个出马也能将她活捉了。

    灵儿在一旁伸出小手,柔声道:“少主,别生气了!”边南峰低声怒吼道:“我怎么能不生气?你叫我如何不生气?”“少主,灵儿倒有个好办法让少主出气!”灵儿娇笑一声。

    “什么办法?”边南峰问道。

    灵儿媚眼一勾,笑道:“少主不是痛恨唐风么?既然那两个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是唐风的女人,那等以后打下天秀,少主可以当着唐风的面好好凌辱那两个女人,肯定可以让唐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样一来,他们三个人都受到教训了。”

    边南峰眼前一亮,抑郁的神色也一扫而空,仿佛真的看到了那一天似的,微笑道:“这个主意不错,少主我就一天凌辱她们三次,让唐风待在一旁睁大眼睛看看和我边南峰作对的下场,让她们两个知道选错男人的后果!”灵儿如蛇一般攀上了边南峰的脖,手上端过一杯酒:“好了少主,这仇是肯定要报的,但也不急于一时,少主先喝口酒润润嗓。”

    边南峰伸手在灵儿胸口上捏了一把,赞道:“你倒是挺歹毒的,不过正合我的胃口。”

    眼看着边南峰就要将酒杯放到嘴边,外面那个车夫突然大吼一声:“什么人?”随即一片破空声袭来,马匹齐齐嘶鸣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