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八十二章 毁尸灭迹

第八十二章 毁尸灭迹2017-11-10 16:19:16Ctrl+D 收藏本站

    左手天兵,右手暗器,再配合诡异狡诈的步法,唐风虽然只有炼罡七品境界,可也硬生生地将边南峰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让边南峰难以理解的是,唐风看似空无一物的右手上,总是会莫名其妙出现一些暗器,在近距离对他招呼着,让他总是要时时刻刻盯着唐风的右手,无法全力攻击。

    边南峰也仔细观察过,他想看看这些暗器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可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

    不过片刻时间,边南峰便已经身中了好几柄飞刀,若不是他拼命催动罡气护身,单这几把飞刀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虽然如此,可边南峰却依旧伤得不轻,体内的罡气也流失得异常迅猛,根本无法支持多久。

    “你们巨剑门的剑法叫霸杀剑是吧?”唐风突然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森森犹如猛兽一般的牙齿,“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霸杀剑!”说完之后,唐风退开三步,将一身罡气灌入进碎星中,尺长的碎星陡然暴起两尺青罡,犹如一柄长剑。

    唐风将碎星交予右手,双手握住碎星剑柄,雪亮的剑光划破苍穹,幻做无限光影朝边南峰斩去。”“

    这一剑,剑罡如长虹贯日,绚烂缤纷。

    剑势如泰山压顶,势大无穷。

    剑意如寰宇空旷,惊艳绝伦。

    剑招浑然天成,圆润无暇。

    天地间的一切都仿佛失去了颜色,天地仿佛都只为这一剑而存在。

    这是真正的剑,这是真正的剑法!剑落,碎星上的两尺青罡瞬间消失不见,天地再次恢复了原本的颜色。

    边南峰站在唐风一丈之外,双手握着自己的巨剑,将巨剑横在头顶上方,摆出了防御的姿态,此刻却是一动也不动。

    “这招叫什么名堂?”唐风问道。

    边南峰涩声道:“霸杀剑精髓的剑势,舍我其谁!”唐风点头,道:“剑出鞘,天下英豪,舍我其谁?很不错的一招剑势。”

    说完之后,扭头就走。

    背后的边南峰,不管是身体还是手上的武器,从中裂为两半,鲜血如喷泉一般迸了出来,将大地染成红色。

    “少主!”常叔大吼一声,睚眦欲裂,趁他分神的瞬间,白小懒手上电芒暴起,朝他当头罩下。

    常叔虽然也是地阶层次,可根本不是白小懒的对手,刚在打斗的时候就吃了不少暗亏,虽然没有丢掉性命,但已经受了内伤,此刻精神再一恍惚,瞬间便被白小懒得手。

    一片青色的电芒笼罩在常叔周围三丈之内,只看到常叔浑身一阵抽搐,身上冒出一团青烟,整个人被电得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等电芒消失之后,常叔整个人就如同从煤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漆黑,却已经气息全无。

    唐风皱眉道:“小懒啊,你这杀人手段也太恶心了一些。”

    白小懒撇撇嘴:“有你的手段恶心?”唐风一招劈开边南峰,人家的内脏现在还在地上蠕动,确实是恶心到了极点。

    “你休息一下,我处理一下他们的尸体。”

    唐风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摁在常叔的头上,运转起心法,开始凝练阴魂。

    片刻之后,唐风将手拿开,手掌上便多了一团绿油油的光芒。

    唐风故意将手掌在白小懒面前晃动了一下,白小懒疑惑道:“你干嘛?”“哦,我看他有点死不瞑目,帮他把眼睛合上。”

    唐风心想果然如此,这团绿油油的光芒只有自己能看见,别人根本无法察觉。

    一边说着,一边用匕在常叔的尸体上捅了一下,再拿出一瓶液体,往常叔伤口上倒了点。

    一瞬间,常叔的尸体上便冒出了一股黑烟,随即一个巨大的圆窟窿便出现在伤口上,这个窟窿还在迅往外扩张,片刻之间便将他的身体溶解一大块。

    “这是什么东西?居然如此歹毒!”白小懒大惊失色。

    唐风得意地笑着:“化尸水,行走江湖必备用品。

    要不要买一瓶?破盘价,二十万两!”白小懒白了他一眼:“我要是买了第一个就把你化掉!”无论是毒罗刹还是化尸水,都是前几天唐风在莫流苏的帮忙下配置出来的。

    化尸水这东西用起来比较方便,省的去掩埋尸体,不过这东西必须倒在有血的地方能形成作用,不能算毒药。

    前后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常叔的尸体已经化得干干净净,就连他沾上血水的衣服也变成了一堆黑乎乎的液体。

    唐风又去将边南峰和那几个巨剑门弟的尸体处理了一下,边南峰的尸体已经一分为二,唐风居然没能从中凝练出阴魂,不得不说是个遗憾,而那几个巨剑门弟身上满是毒罗刹的药粉,唐风也不敢轻易触碰。

    毒罗刹的毒性很强,吸进去一般马上就会死亡,所以也没解药可以配置。

    又将四匹马和马车赶进树林中,把马匹也杀了毁尸灭迹,唐风这善后完毕。

    刚那一招霸杀剑使出去倒是相当爽,一剑就秒了边南峰。

    可唐风一身罡气直接去了七八成,凝练了一个地阶高手的阴魂,这恢复了许多。

    唐风知道,凭借自己的能力,想那么完美的使出那招舍我其谁,还是有点难度的,这次只是借助了天兵之威,要不然哪来的两尺青罡?招呼了白小懒一声,两人便打道回府。

    从这里到天秀,差不多有六七十里的路程,两人从昨晚到现在滴水未进,白小懒昨晚是晚饭都没吃,实在有些劳累。

    唐风领着白小懒先是去靖安城好好吃了一顿,这慢悠悠地晃回天秀宗。

    走进天秀大门,唐风朝两边看了一眼,讶然道:“今天这里怎么这么清净?”白小懒也有些疑惑,因为天秀无论在什么时候,门口总是会有弟守卫的。

    “看那边!”白小懒伸手指着右边道。

    唐风瞅了一眼,顿时疑惑了:“咦?怎么今天天秀外宗都没有人来泡妞了?”白小懒指的地方,正是天秀外宗对外开放的四处场地,那里平时向来人声鼎沸,人头攒动,无数风流雅士聚集,可偏偏今天连个鬼影都没有。

    唐风和白小懒互相对望了一眼,神情变得严肃无比,不约而同想到一个可能:天秀出大事了!否则那里怎么会没人,而且连门口站岗的弟都没了。

    下一刻,唐风和白小懒便急朝天秀内赶去。

    越往里走,唐风的眉头就皱得越紧,这一路奔来,整个天秀竟然静悄悄的,不但没现一个人影,连响动都没有一丝,仿佛一夜之间,整个天秀成了空无一人的鬼蜮幽门。

    不过稍微让唐风有些安心的是,并没有现任何打斗的痕迹,也没有任何血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