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八十三章 求医

第八十三章 求医2017-11-10 16:19:17Ctrl+D 收藏本站

    &1t;容我存点稿,28号会爆一下。所以这几天会两,大家可以攒多点看,顺便求个票。

    “等下!”白小懒的脚步突然一顿,叫住了唐风。

    “怎么?”

    “有高手!”白小懒神情肃然道,刚那一瞬间,她突然感受到两股相当强悍的气息从里面传了过来,虽然这两股气息一闪即逝,可白小懒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

    “比你厉害?”唐风问道。

    “我要是全盛时期,可能和其中一个人不相上下,但是还有一个人……我绝对不是对手!”

    唐风骇然,白小懒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天秀里面闯入了两名大敌,一个是天阶中品,另外一个是天阶上品。

    “难道是巨剑门?”唐风立马想到了这个可能,但是随之又被排除了,巨剑门的人没理由行动这么,虽然说自己今天斩杀了边南峰,但是做的相当隐秘,绝对不会被人现。退一万步说,就算现了,巨剑门的人从千里之外杀过来,怎么也要几天时间对。”“

    而且,巨剑门哪有什么天阶上品的级高手了?

    “先进去看看吧。”白小懒沉着气,“这两股气息很有点暴躁,虽然也有强烈的杀意,但是并没有针对谁。情况可能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顿了一顿,白小懒又担心地看着唐风道:“如果真是来找你的,你就先逃走,我会护着你。我是白帝城的人,区区巨剑门还不敢对我怎么样。”

    唐风心头一阵感动划过,大笑道:“懒姐,谢谢了。”

    听到这个称呼,白小懒脸上一红,心头甜蜜蜜的,顿时所有的压力都一扫而空。以前唐风一直称呼她为小懒,但是现在却改口了,分明是自己在他心中有了一定的地位。

    两人脚下不停,再次朝内冲去。

    来到月轩台的时候,唐风只见偌大一片场地中人头攒动,整个天秀的弟几乎全部都聚集在这里,不管是二代弟还是三代弟,个个都如临大敌,将武器提在手上,紧张地注视着一个方向。

    人数太多,唐风和白小懒压根看不到她们是在防备谁。

    唐风一把拉过离他近的一个三代弟,焦急地开口问道:“生什么事了?”

    那个三代弟一转身,见是唐风,赶紧低声道:“风少爷,您回来了?林长老在四处找你。”

    唐风恨不得敲这个女人一头包,打断她道:“闲话少说,这里到底怎么了?”

    那女弟道:“我也不太清楚,我本来还在练剑,却听说有两名大敌强闯天秀,接到消息的宗主和几大长老将他们堵在了这里,我们这些弟也都过来了。”

    “什么样的人这么大胆强闯天秀?他们来干什么的?”唐风急急问道。

    “我听长老们和他们的对话,他们好像是来求医的。”

    “求医?”唐风和白小懒迷迷糊糊的,怎么求医能求成这么大的阵仗,而且还嚣张地闯进天秀宗?这是求医者的态度?

    “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那天秀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风少爷您不如去问问林长老。”

    唐风翻了翻白眼,还问个屁。整个月轩台现在挤满了人,唐风根本过不去。而且,在那两位连白小懒都忌惮无比的天阶强者的眼皮底下,唐风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月轩台上,白素衣领着三大长老和来人对峙着,以防这两人有什么过激的动作。

    这两个人,一男一女,面上都焦急懊恼无比,尤其是那个男人,时不时地用手抓一把自己的头,拳头握得嘎嘣响,脸上悔恨万分,仿佛犯下了天大的过错,间或满眼愧疚地看看身旁的女人。

    他身边那个女人神色呆滞,宛若行尸走肉,两行清泪源源不断地从眼角流下,胸口的衣服早已经被打湿了,她的目光空洞无比,仿佛失了魂魄一般,傻乎乎地盯着前方,眼皮都不眨一下。

    白素衣轻叹了一口气,安慰道:“两位先不要着急,我铁师妹精通药理医经,这会差不多应该有结果了。”

    那男凄凉一笑,轻声道:“白宗主,谢谢了。”

    正说着话,月轩台后铁落红和莫流苏急走来,那男人神情一震,急忙朝她二人看去,原本眼神空洞的那个女人,现在也满怀期待起来,殷红的嘴唇上,已经被她咬出了鲜血,可见她此刻内心的紧张。

    铁落红一双秀眉紧锁,面色有些难看,跟随她一起出来的莫流苏同样也是如此。

    铁落红身为天秀四大长老之一,实力虽然不是很强,只有地阶巅峰境界,但是她掌管药房和炼药这一块,本身也对药理医经很有研究,莫流苏自然不必说了,她的目标就是炼药师,虽然身为林若鸢门下,可平日里跟铁落红却学了很多。这两人,可以说是整个天秀好的医师!

    而现在,这两位天秀出色的医师,却显得有些一筹莫展。

    那男人看着铁落红,声线有些颤抖地问道:“铁长老……情况如何?”

    铁落红望了他一眼,轻叹了一口气,有些艰难地摇了摇头。

    对面一直不说话的那个女人看到这一幕,口中嘤咛一声,身软软地倒在了地上。那男人一把将她扶住,望着铁落红道:“铁长老,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铁长老能救好我女儿,我们两人愿意为天秀做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白素衣也看着铁落红道:“师妹,以你的见识和本事也无法救那小丫头一命么?”

    这一男一女,虽然强闯天秀,但是白素衣已经知道其中的缘由了,所以并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可怜天下父母心,白素衣能理解他们在当时那种情况闯入天秀求医的心情。

    而且他们两人的实力也不是天秀能对抗得了的。

    铁落红苦笑一声:“那小丫头长的人见人爱,我要是真能救好她,必定会全力以赴。可是……我和莫丫头也只能看出她中的是混合毒,到底中了什么样的毒却不清楚,她现在昏迷不醒,也问不出感受,我和莫丫头对毒了解的并不多,让我们如何施展手法救治?两位……你们还是去见她后一面吧,她多还有半日时光。”

    那铁打一般的汉听完这些话,眼泪也不禁滚滚而出。

    莫流苏在旁边看得心酸,她本就是个心软的女孩,刚见自己救治的那个小丫头粉雕玉琢,却身中剧毒,早就心疼的不行了,现在眼看面前这对父母又要和自己的女儿天人相隔,自然酸楚无比,想了想,莫流苏脱口而出道:“我们虽然没办法救她一命,但是有一个人或许能做到!”

    “谁?”铁落红不禁疑惑地开口问道。

    “唐风!”莫流苏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