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零七章 风起云涌

第一百零七章 风起云涌2017-11-10 16:19:46Ctrl+D 收藏本站

    大高*潮即将到来,求订阅和月票

    几套剑法指点下来虽然不难,可也花费了唐风半日的功夫,一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天秀那些剑法和巨剑门的两套剑法唐风指点完毕。

    十一个核心弟自然已经将唐风指点的内容熟记于心,这些剑法将由她们传达给天秀高层,再经由天秀高层,传授给整个天秀。

    莫流苏正想道谢,顺便告辞离开,却不料一道小小的黑影,如风一般从唐风身边滑过,瞬间窜到了莫流苏的肩膀上。

    莫流苏吓得惊叫一声,正想伸手将这未知的东西拍掉,可扭头一看,却没看到任何东西,就是肩头上留下了一滩水渍,还有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淡淡的酒香。

    下一刻,十一个核心弟一个接一个惊叫了起来,只见一个小巧的影,不断在她们身上或者周围跑动不休,时不时地往她们身上跳一下,吓得她们连连躲避,却根本躲避不了,不到片刻功夫,几乎所有人的身上都有或大或小的水渍痕迹,仔细看去的话,这些痕迹分明就是一个个小爪印,清晰无比。”“

    正当这个黑影想往唐风这边窜来的时候,汤非笑大手一张,这个黑影顿时便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吸力吸住了一般,嗖地一声被汤非笑抓到了手上。

    “这是什么东西?”苏颜面容有些失色,惊声问道,一边问着一边还拿小手擦拭着脸颊上的水印,刚她被这个东西在小脸上蹬了一记,疼倒不疼,可就是怪吓人的。

    “咦?”汤非笑凝视着手上被抓住的小玩意,不禁有些惊奇。

    “豆豆?”唐风大吃一惊,刚这个黑影的动作太了,到他都看不清楚,只看到模糊的影,可现在一看之下,这个黑影不是上次自己买回来的小灵兽是什么?

    只不过,此刻黑眼豆豆浑身都湿漉漉的,原本蓬松柔软的毛现在就像是被雨淋了一般,贴在皮肤上,本来还稍微变好看了一点的它,此刻看起来却是要多难看就多难看。

    小小的脑袋,长长的尾巴,硕大无朋的肚,圆滚滚的,肚皮都被撑得有些紧绷,只有那两只黑黑的眼睛还如以往一般有神。

    转向十一个核心弟,唐风有些歉意道:“这是我上次买回来的一只小灵兽,平时也没这么调皮,这次倒让几位师姐受惊了。”

    “没事,是我们太大惊小怪了。”莫流苏摆摆手道。

    只是,自从萌萌恢复好之后,豆豆一直就成为了她好的玩伴,怎么此刻就像是掉进水沟里一样狼狈不堪?

    “畜生啊!”汤非笑将豆豆凑在鼻下方嗅了嗅,顿时勃然大怒,“竟然把老给萌萌留的药酒给偷喝了。”

    上次汤非笑抢了唐风一坛药酒,一直就放在房间里,准备给萌萌喝,可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还没来得及喝个头汤,竟然被一只灵兽给捷足先登了。

    豆豆身上那股酒香味很特别,汤非笑自然能闻得出来。

    汤非笑刚骂完豆豆,却感觉旁边有人轻轻地拽了拽自己的衣服,低头一看,眼珠差点没瞪出眼眶。

    只见小萌萌怀中抱着一个酒坛,一张小脸红扑扑的,鼻孔中都喷着酒气,大眼睛水汪汪的,有些神志不清的感觉,轻咬着嘴唇,小手摇晃着汤非笑的裤腿:“把豆豆还我,豆豆渴了!”

    汤非笑的裤被萌萌一扯,差点被扯下来,慌得他赶紧蹲了下来,哭笑不得地看着萌萌:“你怎么把酒给喝了?”

    再往酒坛里瞅瞅,原本还有大半坛的药酒,此刻居然已经见底了。

    这一坛酒虽然是药酒,长期饮用有着不菲的效果,可小萌萌几岁?汤非笑本打算用两个月时间让她把那大半坛药酒给喝完的。可是现在,一会没看着她,她居然跟豆豆一起把酒喝干了。

    秦四娘也有些慌乱,蹲下来揽着小丫头摇摇晃晃的身:“萌萌,你感觉怎么样?”

    小萌萌转向四娘,咯咯笑着,拿小手戳着秦四娘的腮帮,一脸幸福道:“我有两个妈妈!”

    汤非笑一拍脑袋:“完了,她喝醉了。”

    这话刚说完,小萌萌怀里的酒坛就掉了下来,砸在地上摔个粉碎,然后她眼睛一闭,倒在四娘怀中沉沉睡去。

    另一边,黑眼豆豆也翻着雪白的肚皮,躺在汤非笑的掌心上,脑袋歪在一边,均匀沉重地呼吸着,雪白的肚皮上下起伏。

    唐风砸吧砸吧嘴:“两个小东西的酒品还是不错的,就是酒量不行!”

    汤非笑笑骂道:“风少你就别说风凉话了,来看看萌萌到底怎么样?”

    笑叔这也是关心则乱,以他的眼力和实力,自然能看的出萌萌只是喝醉酒而已,可他却需要得到唐风的肯定,只有唐风的肯定能让他心安。

    被这么一闹,十一个核心弟也赶紧告辞离去,汤非笑将小萌萌和豆豆都弄到屋的床上,两个小东西并排睡在一起,睡相香甜无比。

    屋里充斥着浓郁的酒香味,四娘心疼不已地看着萌萌,心疼了片刻又使劲敲着汤非笑的脑袋:“都怪你都怪你,没事老喜欢喝酒,现在萌萌都被你带坏了。”

    汤非笑满脸无辜:“又关我什么事了?这是风少的酒,风少是罪魁祸!”

    靖安城,张家。

    巨剑门万剑堂堂主万剑飞,整个巨剑门排名第二的高手,除了巨剑门门主边无血之外的另一位天阶中品强者。这次对付天秀的计划中,他主要负责带领堂下弟联络这方圆千里的势力,一方面借助他们的力量攻击天秀,另一方面也可以为巨剑门分担点责任。

    一年的时间,这方圆千里的势力中,有八成或被威逼,或被利诱,已经被绑在巨剑门的大船上。那些不合作的势力统统都已经被巨剑门连根拔除。在正式攻击天秀之前,为了确保消息不走漏,只能使用这种血腥的手段了。

    方圆千里的八成势力,汇聚起来也有不小的力量,到时候巨剑门只需要在后面推波助澜,再出动强者斩杀天秀的地阶以上的高手,天秀必定会覆灭。

    万剑飞此刻正端坐在张家的大厅内,听着张家那些人对自己的阿谀奉承和吹嘘拍马,说实话,万剑飞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张家这些敲头草,人面兽心的败类。等到大事一成,万剑飞相信以门主的脾气,必定会将这些墙头草先铲除掉。

    但是现在万剑飞却不得不面对这些看起来都恶心的人,巨剑门还需要借助他们的力量,万剑飞也需要在靖安城有个落脚点,等待门主的攻击命令。

    正在不耐烦的时候,万剑飞突然眉头一皱,赶紧站了起来。

    见到这位巨剑门的尊使站起身来,张家的一群人赶紧闭口不言。

    万剑飞停顿了片刻,随即便朝门外走去,刚走出门口,高空中传来一声清脆嘹亮的鹰啼声,片刻之后,一只神俊无比浑身雪白的老鹰从空掠下,落到了万剑飞的肩膀上。

    这只老鹰一双爪锋利无比,眼神也睥睨纵横,一看就是一种富有攻击性的灵兽。

    张家的一群人顿时啧啧称奇,对这老鹰吹捧不已。

    万剑飞从老鹰的脚下取出一只信筒,拆开看了看,不由面色变了几变。

    张家家主张万山小心翼翼地问道:“尊使,有什么消息么?”

    万剑飞眉头一皱,沉声道:“门主让少门主早日动身回宗门!这可奇怪了……”

    张家一群人一听,顿时也觉得疑惑的很。少门主边南峰明明在好多天前就已经离开了靖安城,算算日早应该回到了巨剑门对。怎么现在那边又来这样的消息?

    万剑飞喃喃道:“雪鹰飞行度极,日行几千里不在话下,这消息应该就是今天早上从宗门传来的,少门主怎么还没回到宗门,难道在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

    张万山脱口道:“也可能出了什么意外?”

    话音刚落,张万山就知道自己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万剑飞果然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张万山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虽然心头不爽,万剑飞却也不想对张万山火,只是冷声道:“万山兄,希望你能派出点人手,随我万剑堂几位弟沿路去探查下少主的下落,少主可能是因为什么事耽搁了行程。”

    “尊使请放心,我这就让家族中一些精锐弟随同贵门高徒前去。”张万山沉声道。

    万剑飞点了点头,虽然他心里是觉得边南峰一定是因为什么事耽搁了行程,但是隐隐地,总感觉有些不妙,这种不妙让他着实有些惶恐不安。

    上百人从张家出,在十个万剑堂弟的带领下,一路朝巨剑门的方向追查下去。

    不到一天时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这一百人便又回来了。

    一个万剑堂弟将一块衣服碎片呈了上来,万剑飞接过一看,面色大变:“哪里找到的?”

    这衣服的碎片,明显就是边南峰当时身上穿的,可是现在,上面血迹斑斑,而且还有野兽撕咬的痕迹。可边南峰怎么可能会遭遇什么野兽?何况边南峰那个车夫可是地阶高手,他身边还有好几个精锐弟,就算遭遇到什么野兽,也不会有什么损伤。

    这个万剑堂弟道:“就在靖安城外五十里的一个小树林里,而且,树林里有马车压过的痕迹,但是却没现马车的踪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