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零八章 我欲与君相知

第一百零八章 我欲与君相知2017-11-10 16:19:47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当时杀了边南峰之后,就没怎么隐藏他们的衣服和马车,只把马车赶进了树林里,杀了马匹毁尸灭迹,衣服随便丢在一个稍微隐蔽的地方。因为他知道,边南峰的死是根本隐瞒不住的,巨剑门的人又不是白痴。

    只要别人不怀疑到他头上就行了。话虽然这么说,可就算唐风站出来主动承认边南峰是他杀的,估计也没人会相信。

    看到这血迹斑斑的布片,万剑飞完全可以肯定,少主遭遇到了毒手!

    只不过他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谁如此大胆,居然敢对巨剑门的少主下手。

    巨剑门这些年来得罪的人不少,但是能在一个地阶顶峰高手的保护下将少主那群人全部击杀的人,却只有天阶高手能做到。而这方圆千里的天阶,也只有白素衣和林若鸢两人而已。这两人身为天秀宗主和长老,没道理会去半路截杀一个后辈,天秀的女人不会这么卑鄙的。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万剑飞还是知道,这次事情大条了!门主很有可能一怒之下对天秀起全面进攻,毕竟少主是在天秀的地盘出的事情,而且门主也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

    沉吟片刻,万剑飞让张万山找来笔墨纸砚,将前些日边南峰在天秀遭受到的委屈简单地叙述了一遍,然后又将这次搜寻的结果写了上去,将纸条卷成纸筒连同那碎布片,绑在了雪鹰的腿上,放飞了它。

    不到半日,宗门那边就可以得到消息。万剑飞凝视着天空,泼墨一般的乌云慢慢笼罩住了靖安城的上空,万剑飞缓缓道:“这天……要变了。”

    五天后,天秀,烟柳。

    今天是唐风后一次给白小懒解毒,耗费了这么长时间,中间虽然也有几次因为各种原因耽搁了,但是总体来说,每晚唐风都会花费大约两个时辰做同一件事。

    过了今晚,白小懒体内的毒素将被完全转移干净,她便又可恢复到巅峰时期,没有了毒素的干扰,她也可以继续修炼了。

    白小懒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既有点喜悦,也有点怅然,心情患得患失。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每晚两人相对而坐,手掌相抵,肌肤相亲,白小懒从开始的排斥和不好意思,到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甚至还有点眷恋的感觉。

    每晚她只需要控制着心神,躲在丹田内,默默地注视着那个男人忙里忙外,将自己中的毒转移到他身上去,如此重复重复再重复,这种感觉就象是一个妻,微笑地看着丈夫为了两人的幸福在辛勤劳作。

    白小懒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想,自己和他相差了十岁多,而且还隔着辈分。但是越是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事,自己就越能想到,委实让人痛苦万分,每每这个时候,白小懒一颗心脏就象是被人用手捏住了一样。

    冤家啊!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那晚索性让叶沉秋直接杀了他不是好么?你为什么又不早生十年?

    今晚,是后一晚了!过了今晚,日后将再没有这种明目张胆地亲近他的机会了。想到这里,白小懒壮着胆,微微地握紧了唐风的手。

    当那后一缕包裹在罡心外围的毒素被唐风转移出去之后,白小懒罡心的原型终于呈现在了唐风的眼前。

    一直以来,唐风都以为白小懒的罡心是闪电。因为她经常会使用电芒攻击别人,尤其是在一双小巧的肉掌翻飞的时候。

    可当现在真正看到的时候,唐风知道自己错了。

    她的罡心并不是什么闪电,而是一只淡蓝色的灵兽。这只灵兽额头上有一个墨色月牙形的标记,长着两只毛茸茸的尾巴,浑身毛淡蓝如光洁的天空,只有四只爪前端有一簇黑毛。小灵兽浑身上下游离着繁星一般的电芒,凑近点听的话,还能听到劈里啪啦的炸响声。它一呼一吸之间,便有无数电光从罡心内闪烁而出。

    可能是被毒素影响的久了点,这只罡心小灵兽此刻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楚楚可怜地蜷缩在白小懒的丹田内,很是惹人心疼。

    罡心毕竟是一个人大的秘密,唐风也不可能老是盯着看,正想抽离心神离开白小懒体内,结束这长达一个月之久的解毒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传入了唐风的心神中。

    “阿风,等等!”

    唐风一愣,疑惑问道:“怎么了?”

    沉默半晌,白小懒道:“谢谢你。如果没有你这一个多月的帮忙,我这一生可能就废了。”

    湮草之毒的霸道,除了那三种天地宝可以解除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若不是唐风用这种诡异而神奇的手段将毒素转移,白小懒这一生的成就十有八*九确实废了。

    “我的命都是你当初救回来的,而且要不是我当时拖累你,你哪会中毒?”

    心神之间的交流不借助任何物质,两个人的心神都在白小懒的丹田处,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可唐风和白小懒都知道,对方就在自己身边。

    “我还是要谢谢你。”白小懒坚持道。

    “懒姐你太见外了。”

    “阿风。”白小懒的语气有些哀伤,“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唐风总感觉白小懒今天有些怪怪的。

    “以后要是再碰到天阶的高手,有多远跑多远,千万不要和天阶的人战斗。我知道你那天叶沉秋在你手上吃了亏,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但是天阶绝对不是这么容易被打败的。天阶,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一个天阶下品的高手,可以对付至少二十个地阶顶峰的对手。天阶和地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境界。”

    “懒姐你说这些干什么?”

    “答应我,好不好?”白小懒头一次用这种征询似的又带点期盼还夹杂着些许霸道的语气。

    “好!”唐风应道,沉默片刻又开口问道:“懒姐你是要走了么?”

    今天的白小懒很怪,唐风不是白痴,从她话里话外意思,再加上现在的情况,唐风也能推断出来事实。

    叶沉秋死了,她本身的毒也解了,如果没有什么理由让她留下来的话,她不可能一直待在天秀。

    “你知道了。”白小懒叹息一声,“本来我不想告诉你的。”

    “为什么要走呢?留在天秀不行么?我,宝儿梦儿和你,这些天相处的都很愉,现在烟柳又多了笑叔,四娘和小萌萌,肯定会热闹的。懒姐不走了好么?”

    “傻瓜!”白小懒的音调中带了一丝溺爱,唐风感觉自己的心神被轻轻地触动了一下,就象是她的手,拂过自己的脸颊,“你以后总是会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然后和她结婚生的,懒姐留在这里干什么?给你带孩么?”

    “我……我娶你!”唐风脱口道。

    白小懒苦笑了一声:“尽说些瞎话。你还小,又一直在天秀长大,从没经历过人生中的风浪,哪里懂得什么是爱,你现在草率地说出这些话,很有可能日后会后悔。等你真正明白了什么叫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地时候有资格说这些。阿风,你现在只是对懒姐有好感,你能肯定这就是爱么?我若是个丑女肥妞,你还会对我说这些么?”

    一番话问的唐风哑口无言。白小懒对自己有好感,唐风能看得出来,唐风自己也对她有好感。

    可是……到底什么是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唐风没经历过,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假如懒姐真的如她所说,确实是个丑女肥妞,自己还会想着要娶她?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唐风喃喃道。

    白小懒心神一抖,片刻后又安静了下来,她冰雪聪明,哪里想不到这句话的意思?只是嗔怪道:“又拿些前人的诗句来枉骗我,懒姐我虽然是女人,可也不是那些容易哄骗的小女孩。”

    今天的白小懒和往日完全不同,今天的她温柔,恬静,仿佛一个可以包容孩任何缺点的母亲,对唐风充满了溺爱和关怀。

    这也可能跟身处在罡心中有关系,两人只是心神的交流,并没有面对面。真的坦诚相对的话,白小懒可能还做不到这种洒脱的程度。

    “懒姐你错了,我不是要骗你。我只是不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唐风道:“等我想明白了,就去白帝城找你!”

    白小懒本想拒绝,可转念一想又笑道:“好,如果那时候你还喜欢懒姐的话,就来找我。”

    你还是个孩,孩的心情就象夏日的老天,多变诡异。当你想明白之后,心里可能已经没有懒姐了。

    “你什么时候走?”唐风问道。

    “帮你处理完巨剑门的事情就走。”

    室内一片寂静,床上只有唐风一个人,缓缓睁开眼睛,白小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自己的掌心上有些冰凉,低头看了看,只有一滴晶莹的水珠在晃动,那是属于白小懒的。

    唐风苦笑一声,从空间内拿出那个装着湮草毒的瓶,将压制在经脉内的毒素逼迫了出来。

    刚忙完这些,房门又被打开了,唐风惊喜地抬头朝门口看去,门外一道影在月光的照射下拖得老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