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一十六章 日上三竿正,血手屠尽城

第一百一十六章 日上三竿正,血手屠尽城2017-11-10 16:20:0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冷冷地笑着,对着两千五百人的方向伸出了大手,仿佛伸出的不是一只手,而是一张天幕,一张能能遮盖住这两千多人的天幕。

    然后用一种缓慢而低沉如梦幻般的声音说道:“日上三竿正,血手屠尽城,万念交错幻象生,但愿长梦不愿醒!”

    每说一个字,唐风身上的杀气就浓郁一分,那种阴森森的感觉波涛汹涌地涌现了出来。当唐风说完后一个字的时候,那双眯起的眼睛猛然睁开,站在唐风面前一直紧盯着他的四位副堂主骇然地现,在唐风的眼中,赫然出现了一块鲜血染红的不毛之地。

    无边血海,滚滚骷髅,积尸成山,流血漂橹!还有无数虚幻之影构成的妖魔鬼怪,张牙舞爪凶残地扑了过来。

    一股阴凉的感觉不约而同地从四位副堂主的脚底升起,沿着脊椎骨一路窜升到头顶。四位副堂主身为地阶顶峰境界,竟全都强迫自己转移了视线,因为他们也从心底恐惧。

    站在唐风身后的白小懒没看到这一幕,但是那次从靖安城回来遇袭之后的感觉再次出现了。”“

    唐风的身侧,以他为中心,仿佛蔓延出了浓稠的血液,迅地淹没了这大地,淹没了那两千五百人。不断流淌的血液中,无数哀号之声惨绝人寰,呼喊着,叫嚷着,这方圆几十里的范围,瞬间变成了荒芜。

    尽管这只是一种错觉,可在这一瞬间,白小懒还是深刻地感受到了,而且感觉比上一次还要强烈。

    唐风摊开的大手慢慢握成了拳头,狰狞地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白森森犹如猛兽一般的獠牙。

    “哈哈哈哈……”唐风猖狂地笑着,眼神犹如俯览苍生的鹰隼,睥睨天下,纵横**,唯我独尊!

    男人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休业,尽在杀人中!

    伴随着唐风的笑声,几声惨叫突然从人群的后方传了过来。

    四位副堂主面色一变,6定川扭头朝后方喊道:“出什么事了?”

    刚那几声惨叫,绝对是人死之前出的呼喊,短暂而急促。

    人群后方传来一个人惊慌的叫喊:“万剑堂……万剑堂的一个弟杀害同门了!”

    这话刚还没落音,人群中又接二连三地传来的一声声惨叫,还有刀剑刺入人肉中的摩擦声,短短两息时间,已经响起了十几声惨叫。

    6定川额头上青筋暴露,目光喷火地看着吴不破,口上大骂道:“你母亲的吴不破!你还说自己不是叛徒,拿命来!”

    其他两位副堂主本来也只是处于怀疑的态度,可人群后方这么一喊,再加上唐风刚的话,他们也瞬间一致认为,吴不破和万剑飞带领万剑堂的弟叛变了巨剑门。所以在6定川动手的同一时间,他们也对站在自己身边的吴不破拍出了一拳一掌。

    吴不破本就茫然无比,哪里会想到出如此变故?到底有没有背叛巨剑门,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但是人群中的万剑堂弟来这么一手,直接就将他推向了万劫不复的境界,纵然他现在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三位副堂主朝吴不破攻来的时候,吴不破还处于一种神游状态,他在考虑到底是不是万剑飞背叛了巨剑门,然后把自己撂在这里当了替罪羊?念头还没转完,他便被三位同门的攻击打在了身上。

    吴不破赶紧运起一身罡气抵挡住那致命的伤害,只感觉体内五脏六腑都被打的移了位置,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后心处凹陷下一个大坑,那是被一位副堂主用拳头砸出来的,肋骨也直接断了好几根。

    吴副堂主气血攻心,一眼就看到站在他面前不远处,嘴角挂着一抹讥诮微笑的唐风,吴不破挣扎地举起手上的武器,恶狠狠地道:“这是阴谋!这是这小的阴谋!黄口小儿,老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一边说着,吴不破浑然不顾三位同门对自己的攻击,一举武器朝唐风砍了过来。

    唐风大手一抖,罡兵等级的转心轮滴溜溜飞了出去,灌入了一身罡气的转心轮加锋利,转,在唐风手上铁线的控制下,突破吴不破的防御,切在了他的喉咙上。

    吴不破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三位实力不低于他的同门袭击,早就去了大半条命,此刻也只是凭着一口气,想拉唐风垫背而已。身上的防御罡气哪还能抵得住罡兵的攻击,转心轮轻松地破开了他的喉咙,带出一串血线,又回到了唐风手上。

    吴不破朝前冲来的身软绵绵的倒去,在惯性的作用下朝唐风脚边跌来。唐风伸出一只手,在吴不破的脑门上一摁,心法一转,便凝练出一个阴魂来。

    三位副堂主傻傻地看着这一幕,纵然是神经再怎么大条的6定川,此刻也明白唐风和吴不破根本不是一路人了。要不然唐风哪会如此心狠手辣杀了对方?

    可明白归明白,人都已经死了,还有用么?

    6定川愣了片刻之后,睚眦欲裂地看着唐风,正想对唐风下手,却又被另外两位副堂主拉住了。

    两人警惕地看着白小懒,对6定川缓缓地摇了摇头。

    一位天阶下品境界的强者,可以战胜二十个地阶顶峰。此刻他们就算一起上去,也无法战胜面前这个女人。

    何况,这个天阶强者也不一定就只是天阶下品,她一直静静地站在这里,并没有任何动手的打算,两位副堂主哪会去让6定川捋虎须?

    “先杀了那几个捣乱的再说,底下的弟中必定有叛徒!”其中一位副堂主推断道,要不然刚哪里就那么巧合地,一个万剑堂弟开始杀人了?

    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将6定川拽回了人群中,只有在人群中,他们是安全的。

    从始至终,唐风和白小懒都只是看着对方,没有任何动手的打算。

    唐风脸上的表情很淡然,白小懒脸上的表情很茫然。

    “他们……这是怎么了?”白小懒傻傻地看着面前那两千五百人汇聚而成大军,此刻,这两千五百人混乱无比,原本整齐的队伍,分成了无数区域,每个区域的那些人,都包围着一两个状若疯癫的巨剑门弟,这些被包裹住的巨剑门弟双目赤红,俨然有些神志不清,大多数浑身都是鲜血,拿着手上的武器胡乱挥动,不停地朝周旁攻击着。

    有相熟的同门不停地呼唤着他们的名字,可他们却根本听不到,也没有任何反应,只知道一味地蛮砍蛮刺,出招毫无章法,也没有动用任何罡气,就好像是个普通人得了失心疯,闯进了人群中一样。

    不过有一点相同的是,这些仿佛失心疯一般的人,实力都比较低,全部都是黄阶和炼罡期水准的。

    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在什么神经,呼喊了片刻之后,这些疯癫的人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加暴躁了。

    这些人的暴躁和不安就象是起了连锁反应一样,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陷入了这种状况,全都是双目赤红,鼻息粗重,俨然一头头暴怒的公牛。

    一个巨剑门弟正想去搀扶一把莫名其妙跌倒在地上的同门,刚刚把他搀扶起来,一道寒光闪过,自己的胳膊一疼,整条胳膊都飞了出去,下一刻,鲜血溅射出来,那个被搀扶起来的同伴挂着一脸凶残的笑容,使劲盯着自己呵呵傻笑,他还来不得呼喊一声,这个同伴又朝他的脑袋上一剑削来,印入他眼帘后的景象,是自己那没了头颅的身躯。

    一个人被人潮推搡着,还没站稳脚步,背后就被捅进了一柄长剑,长剑穿过身躯,他低头朝下去看,还能看到滴血的剑尖。他反手一剑朝后方撩去,武器还没来得及举起来,便又有四五把武器插进了他的身体。

    又有一个人,口上哈哈大笑着,不停地砍人,然后被人砍,他的两条腿已经被斩断了,可他却仿佛不知疼痛似的,用一只手撑在地上,另一手拿着武器,不停地朝四周晃动的腿脚砍去,剑剑飚血。

    还有一个人,他在被身旁的同伴砍了十几刀之后,然后一剑划开了自己的胸膛,一边痉挛一边用手在胸口处使劲地扣挖着,片刻之后便没了动静。

    ……

    各种各样的惨剧在这两千五百人的大军中上演,让人无法相信的死法也在今天诞生。两千五百人陷入一片混乱,开始,那些双目赤红疯的也只是黄阶和炼罡期的,可渐渐地,有玄阶的加入了其中,到后,实力稍微差点的地阶也加入了其中。

    他们毫无例外,没有任何人动用罡气,只象野兽一样,依靠着原始的本能,用手上的武器,给身旁的人,或者给自己留上血的纪念。

    两千五百人,能够保持清醒着的只剩下了五百人左右,而且人数还越来越少。他们被几倍于他们的同伴包围在其中,虽然斩杀这些同伴根本不用费什么力气,无论是黄阶玄阶还是地阶,来一个就死一个,可是这修罗炼狱一般的场景,这流血成河的惨剧,无时无刻不让他们惊悚。

    他们害怕,自己也会变得跟这些同伴一样。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的那种感觉!

    晨霞已散,但是地面上流血的鲜血,却仿佛也能染红整片天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