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二十七章 少爷爽了(求

第一百二十七章 少爷爽了(求2017-11-10 16:20:16Ctrl+D 收藏本站

    十天闭关,唐风的**被那庞大到浩渺无边的能量彻底地改造过一番,虽然知道自己现在肉身很强大,可唐风也没想到居然会强大到如此地步。刚的第一拳,只不过是他试手的招式而已。

    而现在,他同样没有动用任何罡气,只是单纯地用拳头狠狠地招呼着苏畅,畅淋漓地泄着。

    围观的人群看的心惊肉跳,这种原始暴力的手段往往是让人感觉惊悚的。还有不少人暗地里在拍手称,好多人一边咬牙切齿一边轻声嘀咕着。

    仔细聆听的话,就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咒骂声。

    “打,打死这狗日的,居然敢抢了我的店铺,还扬言要杀我全家!”

    “小哥你踹他裤裆啊,把他卵蛋踢爆,居然仗着自己是苏家少爷嫖完之后不给钱,姑娘们敞开大腿接四面来客容易么?窑姐就不是姐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打的好,大人心啊!苏家小人得志便猖狂,就应该被人狠狠教训教训。”

    ……”“

    这些话别人听不到,可汤非笑和秦四娘却听得清楚,两人对望一眼,都有些无言,显然没料到苏家的口碑如此差劲。

    一通老拳打下来,唐风这缓缓地直起了腰板,将搭在肩膀上的头用手往后一甩,深吸一口气,一脸满足道:“少爷爽了!”

    苏畅此时躺在地上,被揍得鼻青脸肿,腮帮鼓得老高,两只眼眶又黑又肿,两条胳膊都怪异地扭曲着。这些还只是外伤,顶多修养十天半个月就会好,真正严重的是他被唐风打断了无数骨头,至少也得躺个一年半载的,丹田也被唐风轰爆,日后永远无法再修炼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今天也就是唐风碰到他了,若真是那个什么靖安城唐家的人招惹到苏畅,遭受的痛苦可能远远不止这些。

    唐风扭头看了看那个被汤非笑控制住的地阶高手,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那个地阶高手涩声道:“于忠!”

    “你不是苏家人?”唐风眉头皱了皱。

    于忠摇了摇头:“前些天受苏家家主苏败的委托,负责保护他公的安全。”

    唐风转念一想也是,以前靖安城三大家族中,实力低的柳家连个地阶都没有,苏家以前还不如柳家,哪里来的地阶高手?

    “希望你本人不会象名字一样那么愚忠!”唐风拍了拍手,淡淡道:“苏家在哪里?前头带路!”

    汤非笑在于忠的后背上拍了一把,于忠踉跄了两步,苦笑一声,也只能在前方开路,还没等他走出去,汤非笑在后面道:“把你家少爷也带上,放在这里还让不让人走路了?”

    于忠转过身,将软绵绵的苏畅抗在肩头,朝苏家的方向走去。

    苏家本来也并不算什么大家族,和其他的家族一样,在原来张黄柳三大家族的打压下,也一直抬不起来。

    只是让苏家家主苏败意料不到的是,原本的三大家族吃了熊心豹胆,居然暗中投靠巨剑门,把主意打到了天秀宗头上。巨剑门一灭,三大家族彻底被连根拔除,这让他苏家有了出头之日。

    苏家被天秀指派为管理靖安城的家族,声望也水涨船高,不但获得了大量的钱财,还有天秀在背后撑腰,实力自然展迅。人心总是不满足的,苏败借着天秀威风,狐假虎威,扯着虎皮做大旗,几天之内就将以前和苏家敌对的家族全赶出了靖安城,顺便接收了他们的产业。

    现在的苏家,早已鸟枪换炮,原本家族的府邸已经容纳不下苏败的虚荣心和排场了,他特意将全家人就搬到了以前张家的府邸上,将周边的地面全收拢了过来,足足占据了一条街的范围,比以前张家的排场还要大。

    苏败现在就在府邸上沾着口水数银票,他的面前一打打的银票和金票,还有一叠地契。

    虽然说,这些银票金票有绝大部分都是要给天秀的,可苏败已经满足了。换成以前的苏家,哪会如此荣耀?真不知道以前的三大家族到底是不是吃多了猪油蒙了心窍,为什么要干出那种自掘坟墓的错事呢?不过也罢,要不是他们瞎了眼,上错了船,还真轮不到苏家出头。

    天秀的女人都很好说话嘛,一个个貌美如花,看起来也很养眼,尤其是这次主管靖安城的天秀弟,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压根一点阅历都没有。没有阅历就很好骗,苏败喜欢没阅历的人了。至少,他赶走以前和苏家作对的那些家族的时候,随便编个谎话就应付了过去,那个天秀弟居然也没多问。

    苏败已经可以幻想到日后了,日后的苏家绝对要比现在加的辉煌,加的荣耀,只要哄骗好那个天秀弟,整个靖安城苏家还不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而且,自己的宝贝儿好像对那个天秀弟有意思,这几天正追得紧,处处讨好她,要是儿能抱得美人归,苏家可就是真的抱上天秀的大腿了。

    一想到这里,苏败就忍不住想畅笑几声。

    不过门外传来的几声喧哗声,让苏败本来很美好的心情变得郁闷了起来,他站起身来,用力地拍了拍桌:“外面到底在吵什么?小心我割掉你们的舌头!”

    门外一个苏家的护卫慌里慌张地推门跑了进来:“不好了老爷!”

    “什么不好了!”苏败训斥道,“有话不知道好好说么?大呼小叫什么?而且你进来之前通禀老爷我了么?我让你进来了么?我们苏家现在已经不比以前了,要懂规矩知道么?还不滚出去?一点教养都没有!”

    这个护卫满脸委屈,欲言又止,可在苏败的眼神下还是退了出去,关好房门,然后轻轻地敲了敲,道:“老爷,属下有事禀告!”

    苏败深吸了一口气,大马金刀地坐回椅上,端起桌上的一杯茶,轻轻地抿了一口,这好整以暇地说道:“进来!”

    门被推开,那个护卫直直地看着苏败,一脸想说又不敢说的表情。

    “到底什么事?”苏败问道。

    “老爷,少爷被人打了,而且那人还杀到了府上!”

    “什么?”苏败猛地从椅上弹跳了起来,脸色都变了,对那护卫劈头盖脸地骂道:“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早说!”

    那护卫怯怯道:“您不让说!”

    苏败气急败坏,将手上的茶杯使劲朝那护卫砸了过去,茶水淋了他一身,口上骂道:“到底是哪个兔崽敢动我苏败的儿?”

    一边说着,一边急匆匆地朝外走了出去。

    唐风和汤非笑两人站在原本属于张家的大院中,身旁围了一圈人,只不过这些人明显有些色厉内荏,武器拿在手上却没一个敢冲过来。

    地上,还躺了一片苏家的护卫。

    于忠站在一旁,苏畅已经被他放在了地上。

    进来之前,秦四娘就预感到这里肯定会出现一些暴力的场面,所以她带着小萌萌就没进来了,连宝儿梦儿也全都在外面等候着。

    唐风转头看了看四周,张家的大院他当日也来过一次,就是那次给边南峰的马车动手脚的时候,只不过没想到过没多久,这里就换了个主人。

    汤非笑一脸不耐烦道:“风少,直接杀进去得了,在这里等什么?”

    “淡定!”唐风撇了他一眼,“要不是牵扯到天秀,我也不会来这里。笑叔你别忘了自己还有另外个身份。”

    汤非笑一想起自己还是好几千个美女的无上长老,腰杆顿时挺直了,目光都炯炯有神起来。

    “他——的是哪个畜生敢动我儿?”蓦然间,一个气急败坏的吼声从里面传了过来,随即一个年纪大约在五十开外的男人气势汹汹地走了出来。

    唐风冷笑一声,心里知道这次自己就算不动手,汤非笑也会废了苏家的。

    还没人敢在笑叔面前骂他,天杀神虽然是个怕老婆的妻管严,可他也曾今是手染鲜血的杀神。

    果然,听到这句话之后,笑叔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扭头看了看唐风道:“风少,是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吧。”唐风道。

    这个时候,苏败已经冲到了汤非笑和唐风面前,汤非笑一身罡气内敛至极,苏败根本看不出深浅,他只是看到唐风不过是个区区黄阶上品境界的少年而已。

    再低头看去,苏败看到了自己儿的惨状,一瞬间怒火中烧,眼眸中闪烁着杀机。这还是自己的儿么?一张脸肿得跟猪头一样,衣服也是褴褛不堪,真是应了苏畅之前说过的那句话。

    被打的他——妈都认不得了。

    要不是苏败认得儿的衣服,还真不敢相认。仔细查看了一下苏畅现在的伤势,现并没有生命之忧,只不过……丹田好像破碎了。

    “就是你们打伤了我儿么?”苏败一腔怒火已经到了顶峰,心情反而稍微有些平静了下来。

    “是。”唐风点了点头。

    苏败脸色一冷:“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苏家和你有什么冤仇么?”

    唐风和汤非笑都没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就如同苍鹰在俯视着一只渺小的蚂蚁。

    “于忠!这难道就是当——对老夫的承诺?保证畅儿不会掉一根汗毛?你看看他现在成什么样了。”苏败将目光转向于忠厉声喝道。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