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三十二章 狂刀断七尺 【二更】

第一百三十二章 狂刀断七尺 【二更】2017-11-10 16:20:22Ctrl+D 收藏本站

    别人1万字叫爆。我每天一万二还不敢打上爆的标签,为了不让别人爆掉菊花,小莫死乞白赖求月票

    当这个大师傅将目光转到汤非笑身上的时候,他的眼睛顿时一眯,申请也是一凝,握着菜刀的大手都抖动了起来。

    汤非笑在笑着看他,可他却仿佛像是见到了恐怖的毒蛇一般惊悚地回望着汤非笑。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单纯的靠眼神在交流。

    一屋寂静,唐风甚至能空气中感受到一点暴躁的火花。

    难道两人是仇人?看这架势等会可能要打开了,唐风悄悄地稳了稳身形,有意无意地挡在小萌萌和那个大厨的中间。

    沉默的半响后,这个大厨突然狠狠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的朝门口走去。

    “想跑!”汤非笑冷哼一声,一伸手就朝大厨抓了过去大厨明明直直地在往前走着,并没有任何动作,可汤非笑向来百战百胜的隔空手居然一下抓了个空。

    汤非笑双手齐出,一眨眼的功夫拍出了无数掌影,直到大厨差点走出了门外,被他一把抓住衣领,狠狠的拖了回来,丢到汤非笑身旁的一张椅上做好。”“

    汤非笑伸手再一扫,雅间的房门咯吱一声关上了。

    大厨坐在椅上,额头直冒冷汗,身体忍不住地颤抖着,抬起眼帘怯怯地看着汤非笑,然后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口上道:“大哥!居然在这里碰到你,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汤非笑一只手打在他的肩膀,喟然长叹:“我不做大好多年了老断啊,没想到十年不见,你居然当起了厨!真是让我意外。”

    听到汤非笑的称呼,唐风和秦四娘对望一眼,顿时都明白这个大厨到底是何方神圣了。刚他躲避汤非笑的隔空手的时候,唐风和四娘就看出此人一身实力相当恐怖,可却没想到居然是他。

    刚几个人还在说天杀地弑呢,这片刻功夫,居然就遇上了,真是造化弄人。

    天杀汤非笑,地弑断七尺隔空摄人命,狂刀扫千军!

    这只属于几十年前的歌谣,说的就是黛学宫让人恐怖的两大杀神。

    天杀神,隔空手汤非笑。

    地弑神狂刀断七尺。

    只不过十几年过去了,汤非笑此刻是个怕老婆疼女儿的妻管严,而断七尺却摇身一变成了个厨。两人早已经气势大改,一身实力加内敛精纯,若是平常时候,放在茫茫人海也不过是两个普通人罢了,谁又能想到,十几年前他们两人足以让人谈之色变的恐怖分?

    断七尺将菜刀放在桌上,叹道:“红唇滚滚来,何处惹尘土?大哥,你放我走吧,我现在就是个厨,早已不问世事多年了。”

    “说什么话呢?”汤非笑瞪了他一眼,“老现在也跟以前不一样了,放心,肯定不会拉你干什么的,你愿意去哪都是你的自由,我还能强迫你不成?再说了,我们十年没见,怎么也要小聚一下。”

    “真的?”断七尺惊喜道,“你不会又骗我吧?上次你骗我一个人闯进长蛇谷,我可是杀了三天杀出来的。”

    “这事你还记着。”汤非笑晒笑一声,随即脸色一转,变得正气凛然,“老现在也拖家带口的,早不比当初了,当然那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

    断七尺抬眼朝桌上一瞧,盯着唐风和秦四娘道:“大哥,这是你儿和儿媳妇?”

    唐风和四娘顿时郁闷不已。

    “放屁!”汤非笑恼羞成怒,“当然不是,瞎了你的狗眼!”

    断七尺讪讪一笑,再转向小萌萌,面上挣扎了一番,断然道:“这肯定是你孙女!”

    汤非笑阴笑了一声:“老断,你是不是想我把你从三楼的窗户扔下去?”

    断七尺苦笑道:“你还是给我介绍介绍吧。”

    汤非笑点了点头,指着气秦四娘和汤萌萌,一脸自豪道:“这是我夫人秦四娘和女儿汤萌萌!”

    断七尺的嘴巴张得老大,看看汤萌萌,又看看汤非笑,脑袋一时转不过弯,凑近汤非笑低声道:“大哥,这是你亲生的么?”

    如熊一般的汤非笑,怎么会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在他的幻想中,就算汤非笑能有女儿,坑定也是满身肌肉的类型。

    话一出口,断七尺就知道自己错了,赶紧含笑对着秦四娘打招呼:“嫂好,侄女好,来二叔给你点见面礼!”

    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打银票,拍在了小萌萌面前。

    秦四娘吓了一跳,这一打银票动辄就是上千上万一张,虽然没有细数,可绝对要过二十万两。

    “这太多了

    秦四娘赶紧推辞道。

    “拿着,别跟他客气。“汤非笑道“,算他聪明知道讨好我女儿,要不然我就狠扁他一顿。”

    随后,汤非笑又指着唐风和宝儿梦儿道:“这是唐风,和他的两个贴身丫鬟!”

    断七尺面上一片震惊之色,拍案而起,盯着唐风道:“这位难道就是传闻的那精修无上音攻,吼一声飞沙走石,吼两声日月无光,吼三声天崩地裂,单靠一张嘴皮就杀死了两千五百人的天秀唐风?”

    汤非笑皱了皱眉头,晒道:“他是天秀唐风不错,不过……事情没你说的那么夸张。”

    “见过前辈。”唐风知道这位厨是个了不得的人,礼数上自然不能缺了。

    “果然是大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比一代浪!“断七尺面上一片感慨,瞅向汤非笑道:“大哥啊,我们真的老了啊!”

    “老现在活力四射的很!“汤非笑淫笑一声“,老断,要不你也去找个女人吧,天秀美女很多的,我现在跟着风少1日过的相当悠闲,就是有时候要跟人动动手脚,活动活动筋骨!”

    “免了。”断七尺连连摇头“当年分开的时候,你说你要用女人来化解杀气口我选的可是另一条路,做事要有始有终,不能功亏一篑。”

    “当厨?”汤非笑问道。

    “可别瞧不起厨,这是一种很高深很神圣的职业。是个人就要吃饭,我现在每天都在研究菜谱。对了大哥,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酒楼的?“汤非笑摇了摇头道:“开始我也不知道。只是……你雕的那几只豆腐兔上面有离合刀法的痕迹,况且,只有你磨的豆腐那么甜。

    断七尺苦笑一声:“也只有大哥你能看得出来了。换做别人,哪还会看出一只豆腐兔上的刀法。”

    “那是自然,我们两兄弟出生入死那么多年,难道我还不了解你么?”

    两人十多年没见,此刻自然热情无比,有酒就狂饮,喝了一坛又一坛,两大杀神缅怀过去,感慨现在,展望未来,不时伴随着哈哈大笑声,显得畅淋漓,秦四娘也难得温柔了一下,带着两个丫头给众人斟酒。

    酒过三巡,汤非笑突然道:“老断,要不你也跟我一起吧,就搬到天秀去,我们兄弟俩要是无聊的话也可以聊聊天,比窝在这个地方当厨不好多了?”

    断七尺热泪盈眶:“大哥啊,我就等你这句话了。大哥一句话,小弟我上刀山,下火海,抛头颅,撒热血,眉头都不皱一下。你兄弟我这一生只有你这个朋友,也只认你这个朋友,你去哪我就跟到哪!”

    “好兄弟!”汤非笑一把握住对方的手,狠狠地抖了抖。

    “我这就去收拾收拾!你们在门口等我片刻,我马上就来!”断七尺站起身来,一口干掉了一杯酒,抹了一把嘴,提起自己的菜刀,雷厉风行地走了出去。

    汤非笑原来醉醺醺的眼睛突然一眯,变得精光四射起来。

    唐风道:“这位前辈倒是挺好说话的。”

    烟柳内现在有今天杀神,要是把地弑神也拉过来,以后还有谁敢来天秀惹事?唐风原本也没想要把断七尺怎么样,毕竟自己和他第一次见面,跟笑叔比不得。自己是因为救了小萌萌,汤非笑对自己有感恩的心,一直住在天秀不走的。

    只是让唐风没想到的是,笑叔居然把自己的想法变成了现尖,这实在是够意外的。

    汤非笑轻笑了一声:“风尖,你不会真以为他会跟我一起走吧?”

    唐风愕然:“难道刚他说的都是假的?“断七尺刚说那些话的时候脸色激动,声音颤抖,饱含着无限真情,怎么看都不象是假的。

    “他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巴巴!”汤非笑冷笑一声,喝干手上的酒站起身道:“走!”

    一群人莫名其妙地跟海非笑走出了酒楼,先结了账款,出门之后绕了几道弯,堵在一品轩后再的小巷里。

    等了不到片刻时间,果然见小巷那头,断七尺肩膀上背着一包东西,神色慌张地回头望去,步朝这边走来。

    唐风暗叹一声,心想这位前辈果然满嘴跑马,刚说的情真意切,转眼就要从后门溜人,当真是老油条啊!

    走没几步,断七尺抬头就看到了汤非笑,笑叔一马当先,硕大的块头堵在小巷里,抱着膀微笑地看着他。

    断七尺顿时就象是被打败了的公鸡似的低下了脑袋,一脸苦笑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