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四十三章 偷天换日

第一百四十三章 偷天换日2017-11-10 16:20:4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三章偷天换日【文字版?

    天秀烟柳内,唐风无比兴奋地坐在床上,虽然折腾了大半夜,可此刻他却一点睡意也无。

    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把那七彩神兵从魅影空间里拿出来好好看看。可是他却不能这么做,只能强压下心头的冲动。

    七彩神兵的气势虽然被炎日剑消磨掉很多,可现在拿出来势必会惊动其他人。这个神兵可是唐风冒着天大的危险,偷天换日得来的,自然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想想刻自己那冒险的举动,唐风现在还有点后怕,当时若是被那些高手瞧出什么端倪的话,自丽绝对吃不了兜着走,幸运的是,计划很成功,唐风本人的动作也没让牧何人起疑。

    就在笑一叶居心叵测将神兵朝唐风扔来之后,唐风借助转身的那一瞬间,利用身体的遮挡,将神兵塞进了魅影空间内,同时将那次巨剑门万剑堂堂主万剑飞的七彩鱼鳞大砍刀丢了出去。

    这一切都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再加上天黑,所以唐风的小伎俩根本没人看见。这就是为什么众人在唐风转身的时候,现神兵的光芒突然闪了一下的缘故。将神兵塞进魅影空间,再把七彩鱼鳞砍刀拿出来,中间空隙把握的再好,也有一丝间隔的,那些高手的眼力又非比寻常,自然察觉到神兵闪了一下。”“

    在他们看来,神兵只是从唐风手上过了一遍就飞了出来,可没人想到,这短短的哦臾时间,神兵竟然被换成了天兵!

    两件东西的颜色都是七彩的,而且在当时看来,亮度也都差不多,气势划日差无几,自然骗过了众人的眼睛,就连当时站得近的林若鸢和白季衣都没现,何况其他人。

    想想楼满惊不自量力居然将神兵抓在了手上逃遁出去,唐风就一阵畅。

    现在这个时候,楼满惊应该已经被那些高手追上了吧?以他黛雪宫杀手的身份,被追上之后的下场能好到哪去?唐风几乎不用想都可以得出楼满惊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

    说实话,唐风虽然触碰到了神兵,可他竟然也不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从触手的感觉上来推断的话,应该不是兵器,因为软软的,象是防具之类的东西。

    不过怎么算也值了,它可是在炎日剑的攻击之下支持了那么长时间都没被砍坏的,只是气势上有了些变化而已。用一把天兵来换,无形无迹地报了一仇,这笔买卖自然划得来。

    也只有魅影空间能帮助唐风完成这种匪夷所思的计划。到时候不管是谁得到了那“神兵,“估计是怎么也想不通神兵为什么会变成天兵的,留给他们的只有无穷的郁闷和挫败,唐风只管闷声大财就是了。

    正在乱想的时候,门口却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谁?”唐风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顺便问了一句,这大晚上的谁会来找自己呢?难道是笑叔喊自己吃夜宵?

    “是我,莫流苏!”门外传来了一个轻柔的声音,如同一股扑面而来的春风,一瞬间驱散了唐风心头的亢奋,让他变得平静了下来。

    莫流苏和白小懒给唐风的感觉很不一样,白小懒显得多变一些,尤其是当她和唐风不熟悉的时候,整天冷着一张脸,跟冰山似的,但是后来,白小懒却又变成了一个仿佛能包容唐风任何错误的大姐姐,让人有一种被溺爱的感觉。

    而莫流苏,一直都是那么温柔恬静,还有点害羞。她从来不会大声说话,声音永远是那么轻柔,跟她在一起,会永远体会到一种暖暖的温馨感。

    但是自从莫流苏在月轩台上说出那翻话,唐风就不好意思去接近她了,仅有的几次接触,也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

    而且现在都这么晚了,她怎么会来找自己的?

    房门打开,唐风疑惑地看着她,问道:“莫师姐,找我有事么。

    莫流苏的头虽然梳理了一下,可还是有点凌乱,应该是刻从睡梦中醒来,没来得及仔细打理的缘故,看上去显得有些慵懒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无疑加凸显出了女人独有的魅力。

    莫流苏没有回答,而是轻轻地抓住了唐风的右手,眉头微皱,轻声道:i,师傅说你右手受了伤,怎么伤得这么严重?你又跟人打架了?”

    唐风低头看了看,这突然想起,自己的右拳跟楼满惊的鞭尾撞击过,直到现在还一片血红呢,虽然已经停止了流血,可外表那恐怖的血痕和血-看起来加骇人,就仿佛整个右手被削去了一层皮一样。

    “别人打我,迫不得已还手了。没什么大碍,小伤而已。”唐风攥了攥拳头,顺势将自己的手从莫流苏掌心中脱离了出来。

    “让我给你治疗一下吧。”莫流苏抬起头来看着唐风道,一双眼睛宝石一般梦幻迷人。

    唐风愣了片刻,缓缓点了点头,让开身,将莫流苏请了进来。

    坐在床上,莫流苏毫不避讳地将唐风的右手放在自己的掌心上,然后用另外一只盖住伤口,那熟悉的绿色光芒再一次闪现了出来,透着一股暖暖的感觉包裹住了伤痕。

    屋内静悄悄的,只有两人缓慢的呼吸声,片刻之后,莫流苏突然轻轻笑了一声唐风道:“师姐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了?”

    莫流苏抬头看了他一眼,浅笑嫣然道:“我想起当初第一次给一个傻瓜疗伤的时候,他还扣了扣自己的血嗯,一脸好奇的表情。”

    唐风讪讪了脸色,他当然知道莫流苏说的是自己,那次自己被秦小婉刺了一剑之后,自己对这种能瞬间疗伤的东西确实很好奇。

    笑着笑着,莫流苏的笑容

    又收敛了车去,缓缓道:“师弟你好多天没去药房了呢。”

    唐风一怔,答道:“这些天有些忙。”

    “我知道。”莫流苏的语气有些低婉“,你的事我都听说了……小懒师叔走了,师弟应该……很舍不得吧?”

    唐风不敢回答,也不好回答,他感觉到莫流苏在问这些话的时候手抖了一下。

    “她是个好女人!“莫流苏仿佛自言自语“,没有她在你身边保护你,师弟以后若是再跟高手打斗的时候受什么伤,记得来找我,这点小伤还难不到我。”

    “恩,我知道的,谢谢师姐。”唐风点了点头。

    莫流苏脸上的神色一暗,随即又很地被掩饰了过去,绿色的能量继续包裹着唐风的手,片刻时间便医治好了所有的伤口,莫流苏站起身来道:“好了师弟,你早点休息吧。我也回去睡觉了。”

    唐风也站起身来,跟随在莫流苏身后,将她送出了门。

    莫流苏的脚步顿了下来,回眸一笑道:“师弟,若是自己喜欢的话,就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只管大胆去做便是,师姐我会支持你的。”

    说完之后便步离开了烟柳,寂静的夜中,两滴液体滴落在地上,出微不可闻的轻响。

    凝视着莫流苏消失的背影,唐风苦笑一声,在右手背上轻轻一抹,一层死皮和血-便脱落了下来,心情却加沉重了许多。

    一个临行前千叮嘱万嘱咐,让自己绝对不要和高手过招。

    一个在刻软声细语告诉自己,以后若是受了伤记得找她。

    因为一个知道自己心中有她,所以可以提出要求。而另一个知道自己心中没她,所以只能顺着自己。不管是哪个,都是在对自己好。

    难消受美人恩啊!

    回到屋内,唐风运转起无常诀,努力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念头统统斩除,这进入了一种忘我的修炼境界中。

    第二天一早,餐房内,一群人围坐在一起,一个个直勾勾盯着饭桌上的菜肴,嗅着空气中的香味,不停地吞咽口水,却没人动口。

    宝儿和梦儿两人一会看看唐风,一会又看看桌上的美味。

    梦儿撅嘴道:“风少肯定嫌弃我们两做得饭菜不好吃了,这找个厨来。”

    宝儿抿着嘴唇,期期艾艾道:“可匙……,这师傅做的饭菜真的好香,而且又好看。”

    “哼,男人都是喜忘旧的坏人!”梦儿愤愤不平道。

    “我们也可以跟这位师傅学学做菜的手艺呀,只要我们以后做得好,风少难道还会不吃么?”

    梦儿眼前一亮:“对啊,我们吃完早饭就拜师!”

    正说着话,断七尺从外面走了进来,擦了擦手上的水泽道:“怎么都不吃?难道我做得不合胃。?”

    唐风和汤非笑对视一眼,苦笑涟涟。

    笑叔道:“我说老断啊,你做个早饭而已,何必搞这么大声势?八个菜,四冷四热,还有两份汤,吃得完么?”

    汤非笑又道:“这也就算了,可是你干嘛把每个菜都雕刻一遍?都弄成一个个小动物的样,你让我们怎么吃?吃一口就象杀了一条命,让我充满了罪恶感,造孽啊造孽!”

    断七尺摆摆手道:“这都是素菜!全是拿萝卜黄瓜弄出来的,有什么罪恶感的?“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只萝卜麻雀,嘎嘣一声咬断了脑袋。

    一群人嘴角都抽了抽。

    “吃啊,不吃就是不给我面!“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即一今天秀弟走了进来,对着唐风道:“风师弟,天秀外有个人要见你。”

    “谁要见我?”

    “他说自己叫于忠,还说是你昨天让他来找你的。”

    唐风点了点头:“哦对了,我都忘记了。要是方便的话你就把他带过来吧,不方便的话我自己出去找他。”

    那天秀弟抿嘴一笑:“烟柳是风师弟的,自然有权利接待自己的客人。你等会,我这就去带他进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