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六十六章 再见四季城主

第一百六十六章 再见四季城主2017-11-10 16:21:9Ctrl+D 收藏本站

    九个天阶!唐风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心想就算热情迎接少爷回归,也不用弄出这么大阵仗啊。而且,自己走了不过两三个月,这多出来的四今天阶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呢?

    “风儿!”林若鸢人还没到,远远地已经呼喊出了唐风的名字,声线颤抖,声音哽咽。

    两三个月啊!林若鸢原本以为唐风进山修炼就象以前那样,不会跑太远,何况他进去之前自己还叮嘱过他,不要深入三百里以外的范围。

    可唐风这一去就再没回来了,林若鸢怎么会不着急不担心?唐风从小到大,还没离开过她的视线如此之久,她和汤非笑几个人甚至深入到曲亭山中去寻找过,可山中这么大,他们也完全无法寻找到唐风的踪影。

    一想起唐风可能在曲亭山中遭遇到了什么意外,林若鸢就寝食难安,每日以泪洗面。唐风是她一手带大的,跟自己亲生儿一样。十五岁之前,是因为自己不会教导孩,把唐风养成了那样。可之后唐风日渐转好,是迅崛起,眼看一个红彤彤的后起之秀就要诞生了,居然会因为进曲亭山修炼一次就不见了踪影。”“

    每每想起唐风,林若鸢就心如刀绞,这几个月下来,她整个人都消瘦了几圈口再加上天秀现在也出了点事情,还有人来找唐风的麻烦,林若鸢心情加郁结了许多,若不是汤非笑他们拦着自己,林若鸢甚至准备不顾一切和那几个人拼了。

    刚她一个人在屋内黯然伤神,蓦然却听到唐风的呼喊声,自然是不顾一切地冲了出来。

    远远地,一个熟悉的身影印入了林若鸢的眼帘中,那个往日看起来有些消瘦的孩此刻虽然还是那么消瘦,可却明显结实了许多,就是外表那副样看着实在让人心疼,衣衫褴褛,头蓬乱,裸露在外的肌肤全是黑乎乎的,就连一张俊脸也是如此,乍一看倒象是个流浪街头的乞丐。

    唐风现在的样,换做别人可能还不敢相认。可林若鸢就算不用眼睛看,只听声音也能确定,面前这个就是自己的风儿。

    林若鸢看得一阵心酸,眼泪随风就洒落了下来,直接冲到唐风面前,还没等唐风打个招呼,就将他紧紧地搂进了怀里,死死地抱着,仿佛永远也不想撒开手。

    林若鸢轻声地哽咽着,纤瘦的肩膀不停地抖动着,泄着这几个月自己心中的担忧,让郁结的心情随着眼泪淌去。

    “姑姑……”唐风被弄了一个措手不及,他完全没想到姑姑会来这么一手,满脸的笑容挂在脸上,伸出去的大手僵硬在半空中,感受着姑姑抱着自己的力度,然后轻轻地拍了拍林若鸢的背,安慰道:“姑姑,没事了,风儿回来了。“

    唐风的心里也是酸酸的,被一阵幸福填充得满满的。

    被人责心挂怀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对不起,风儿回来的晚了。”唐风轻声道,在曲亭山中耽搁好时间太久了,虽然也非他所愿,但是让一个关心自己的人伤心落泪,唐风还是不愿意看到的,而且,姑姑明显瘦了不少。

    “没事,回来了就好!”林若鸢这松开唐风,用手指抹去脸颊上喜极而泣的泪水,一只手扶着唐风的肩膀,上下打量着他,柔声问道:“怎么会弄成这样?”

    唐风苦笑一声:“有一些意外的原因。”

    他当然不能告诉林若鸢,自己在曲亭山里面被一群灵兽追杀,后逼不得已跑到一个兽墓里面躲了好多天,又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这样说出去,只会让她加担心。

    “不愿意说就算了,看看你现在的样,跟小时候玩泥巴一样!”林若鸢拿出自己的丝绢,丝毫不介意地在唐风脸上擦着,只擦了两下,雪白的丝绢就变得跟抹布一样肮脏了。

    “我小时候还玩过泥巴?“唐风尴尬道。

    “怎么没玩过?”林若鸢笑了起来,“你不记得你想偷我的胭脂,我不给你,然后你就去弄泥巴往自己脸上涂抹,害我每天都要给你洗好几次。”

    这事……还真够糗的。可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了。

    林若鸢正在给唐风擦拭着的时候,汤非笑他们也赶了过来,笑叔脸上有一股如释负重的表情,不但是他,四娘和断七尺白素衣他们也都是。

    唐风一下就跑出去两三个月,不但没有什么消息,连人都找不到了。林若鸢担心唐风,他们自然也担心。林若鸢每日焦虑,他们也看在眼中,可能有什么办法?唐风就是她的命根,人都不在了,心病难医啊。

    现在看到唐风好端端地又跑了回来,几个人都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气。

    笑叔眼眶中饱含着一泡热情,笑道:“风少你这模样上吅街去乞讨都用不着化妆了。“

    看得出来,笑叔也很激动,可他毕竟是个大男人,不可能象林若鸢这样,男人的感情都是比较含蓄的。

    唐风苦笑一声:“笑叔你就别寒碜我了。”

    “回来了就好。”秦四娘也缓了口气。

    断七尺在旁边缓缓地摇了摇头:“回来了不一定就好啊!”

    这话听的唐风一愣,随即便感觉有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正盯着自己,顺着这几道目光看去,唐风不禁有些讶然。

    刚从天秀那边飞过来九道人影,除了自己认识的五个人之外,还有四个。而这几道稍微有些不善的眼光,正是这四个人的。唐风之所以讶然,是因为自己认识这四个人。

    居然就是上次参与过神兵之战的白帝城四季城主!

    唐风脸上神色不变,心中却是一突。当时自己施了个掉包计把神兵换成了天兵,可是谁也都没看出来的。但是四季城主居然会出现在天秀,而且看他们的样明显是来找自己的,难道跟上次的事情有关?

    事实也确实如唐风所料,四季城主上斩杀了楼满惊,成功抢走了所谓的“神兵”之后,没过多久,他们便现有些不对劲了。

    神兵和天兵的档次差距太大,只要稍微注意观察一下就能看得出来。当时他们刚拿到神兵,也怕天工山庄的那两个长老会出尔反尔,暗中偷袭,所以就连忙赶往白帝城的方向了。

    跑了不到半个时辰,阳春怀着一颗激动的心情,想看看神兵的真面目,可一看之下,心灵便被重创了!

    这哪是什么神兵,分明只不过是一把天兵大刀罢了。

    几个人满脑袋迷糊,怎么也想不通神兵为什么会变成了天兵。

    他们第一个念头就是楼满惊将神兵给换了,可是自从楼满惊得到神兵之后,就一直在被六位天阶上品高手追逐,根本就没机会调换,他也不可能在六今天阶上品高手的眼皮底下玩这种把戏。

    想是这么想,可为了查明真相,四个人又调转了方向,回到了他们重伤楼满惊的地方,一看之下,楼满惊早就已经死的透彻了,哪还有什么气息?

    他们几个在追楼满惊的时候,自然也感觉到背后还有三个人,也知道那是陈无赦他们。楼满惊的死必定跟他们有关系。

    可是现在,楼满惊人都死了,他们能找谁询问神兵的事情?

    再者说,白帝城四李城主一起出动,不惜得罪天工山庄两位长老,费尽千辛万苦抢到手的东西,居然只不过是区区一把天兵!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不但他们四个人脸面不好看,还要连累白帝城的声誉,让天下英雄耻笑。他们也丢不起这个人。

    基于这个原因,他们也不可能明目张胆地找陈无赦三人询问,何况,他们三人早早地就退出了神兵之战,也无法染指神兵。

    莫名其妙吃了个哑巴亏,四季城主心头别提多纠结了。

    四个人很是有些垂头丧气地回到了白帝城,跟城主白莲心汇报了一下之后,大家约定把这事烂在肚里,谁也不说出来,春城主越想越是郁闷,越想越是不对劲。

    因为当时他可是很清楚地感受到那种属于神兵的气势的,神兵确实也是从远方飞到了曲亭山。如果只是天兵,怎么可能做得到这些事?怎么可能骗得过那么多高手的感知?

    之后几天,阳春很是用心地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推断了一下能够在神兵上动手脚的人选,结果真被他给推断出一个来,那就是唐风!

    整场神兵之战,真正触碰到神兵的,只有唐风和楼满惊两人!楼满惊既然无法做什么手脚,难道是那个只有黄阶上品的小干的?

    可是以他的本事,怎么会做得到呢?当时在场的天阶高手哪一个不是眼神敏锐至极?他确实带着神兵转了个身,就那么片刻功夫就被换掉了?那么这天兵大刀又是从哪来的?

    阳春其实也不相信自己的推断,毕竟太过离奇,这种事的离奇程度远远过了一个孩能灭掉白帝城的程度!

    可这事几乎已经成了他一个心结,他不去查证一下的话,怎么也无法安心。

    将这事和自己的三位同伴说了一下,几个人又从白帝城赶到了天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