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七十五章 输了去学狗叫

第一百七十五章 输了去学狗叫2017-11-10 16:21:24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还是好疼啊!”唐风揉着自己的胸口一阵郁闷。

    寒冬拳头打中自己的胸口,他的罡气确实被不坏甲挡住了。但是力道却是怎么也无法抵挡的,就算自己的身体素质现在相当过硬,唐风也多多少少受了点伤。

    “我看看。”汤非笑往前凑了凑,一把掀开了唐风的衣服,唐风

    胸口处一片淤青,全是被拳头砸中后没来得及流通的淤血。

    汤非笑砸吧砸吧嘴:“看起来是怪吓人的,不过没什么大碍。”

    唐风苦笑道:“别看了,赶紧帮我栽点活血化瘀的疗伤药来。”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将不坏甲往衣服里面塞了塞,顺便还观察了一下秦四娘的神色。

    唐风可是记得清楚,当初不坏甲闯入炎日示警范围的时候,炎日可是有动静的。但是直到现在,秦四娘都没有什么表示。

    难道说这一次炎日没示警?

    上次唐风听到这种事的时候,汤非笑解释的是如果神兵互相之间有敌意,会示警。而现在灵怯颜已经被自己收服了,自然不会对四娘和炎日有什么敌意,估计也就是因为这样,不会触动炎日的示警。”“

    汤非笑轻声问道:“要不要把莫丫头给你找来?你的两只拳头都还

    在流血。”

    “别。”唐风赶紧拒绝,他不敢面对莫流苏,不敢面对这位师姐那

    双清澈的眼睛。

    秦四娘叹了口气:“不战就不找吧。不过你刚那番动静闹的那么大,估计就算你不找她,她也会自己过来。风少你不在的这几个月,她每隔一天都会来烟柳一次,哎!”

    唐风苦笑一声:“不说这个。”

    断七尺在旁边耳朵动了动,对汤非笑和秦四娘招了招手,三个人贼眉鼠眼了一番,然后一起朝门外走去。

    “喂,我说你们跑什么呀?”唐风纳闷不已。

    断七尺回头看了唐风一眼:“人巳诌来了,我们不是留下来遭白眼

    么?

    “什么人已经来了?”唐风听得莫名其妙,可是当秦四娘将门打开

    之后,他就知道断七尺在说什么了。

    莫流茹韶-喘着气,从烟柳外跑了进来,此刻正好来到唐风的门前,估计是准备敲门,那只手都已经举了起来,见到秦四娘等人之后急忙开口问道:“风师弟伤得如何?”

    四娘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心疼地看着莫流苏,臬声道;“丫头你自己进去看吧。”

    莫流苏一颗芳心一沉,将日光转向汤非笑和断七尺。

    两人也都知道莫流苏的心思,可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何况,唐风的心里已经有白小懒了。面对这些年轻人的事,他们也不好插手,不会插手。当莫流苏将目光投向他们的时候,两人也只是躲躲闪闪,闷着脑袋从里面走了出来。

    莫流苏的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不明真相的她从三个人的神色和语气中,推断出一个错误的答案来。下一刻,她跌跌撞撞地冲进屋由-,强忍着心中的悲恸抬眼看去,却看到唐风正半躺在床上,一脸苦笑地看着她。

    “风师弟你……”莫流苏一时间脑袋有些转不过弯,因为眼前看到

    的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我没事。”唐风答道,“跟上次一样,外表看起来挺惨的,都

    只是外伤。”

    “让我看看。”萋流苏步走了上去,拿起唐风鲜血淋淋的两只拳

    头,又看了看一下唐风的胸口,仔细检查了一番,这放下心未。

    “伤的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也要躺个一两天会痊愈。”莫流

    苏一边帮唐风疗伤一边开口说道。

    这一次,她比上次要馈定的多,也淡然的多。面对着唐风,就象是面对着其他受伤的师姐妹一样,温柔地嘱咐唐风多加休息,时不时地也有说有笑。

    这不禁让唐风也跟着放松了起来,倒是踉她谈了不少事情。渐渐地,在莫流苏的治疗中,唐风一身精神放松到极致,居然睡了过去。

    这一次是真睡,不象上次是假装的。

    唐风确实累坏了,不但是身体上,还有精神上。自从兽墓中出来之后,他就再没有好好地睡过觉了,每天白天在树上歇息的时候还要时时刻刻地关注周旁的动静,手打!提心吊胆别被灵兽给现了,回来之后又面对那庞大的兽群和啸天狼,再跟寒冬打了一架,精神和体力委实消耗的厉害。

    这一觉睡得很沉,因为是躺在自己的床上,因为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完全不用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几乎可以说,唐风放弃了一切感官,让整个人都睡死了过去。

    期间,莫流苏将他治疗好之后关门走了。

    林若鸢苏醒之后过来看了他半天是,一直都没曾惊动他。就连他的一身衣服给人换了下来,连带着脏兮兮的身被人擦拭了一遍「他也

    毫无知觉。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唐风都还没有醒转的迹象,他仿佛是要将这些天没曾睡够的睡眠全补回来一样。

    笑叔和秦四娘他们都吃过了早饭,日上三竿,可唐风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

    宝儿在洗衣服,梦儿头上包着一面青色方巾,在打扫烟柳的卫生,小萌萌带着豆豆到处乱跑,咯咯的笑声撒落一地。

    笑叔和断七尺两人蹲在地上,嘴巴上各叼了一根牙签,一边剃着牙,一边盯着唐风的房门。

    笑叔道:“老断,你说风少会什么时候醒?”

    断七尺往旁边呸了一口,继续剽牙,断然道:“我估计怎么也得睡到晚上,他这段时间承受的压力虽然我没看到,可应该不小。

    “我猜他马上就会醒!”笑叔一脸胜券在握的表情。“你怎么知道?”断七尺扭头斜睨着汤非笑。笑叔哼哼两声:“要不要打个赌?”“蛞什么?”“咱俩谁要输了,就出去找十个天秀弟,跟她们说一声:老看

    断七尺顿时一脸鄙夷的神色:“我老断都要做她们爷爷了,这种缺德事我怎么干得出来?再说了,真要是说了出去,天秀那些女娃娃还不把我们当色狼看?”

    汤非笑迟疑道:“那就换一个,谁要是输了,就站咧月轩台上学狗叫,叫十声,得让全天秀的人都听到。”

    断七尺骇然变色:“你这招也太毒了吧?”

    “哼哼,无毒不-丈夫!你干不干?”

    “f!”断七尺一脸坚毅的表情,“舍不得孩套不招狼,我老断

    就豁出去这一次,怎么也要看看老汤你出一次丑。”

    “哈哈。”汤非笑得意地大笑一声,用力地拍了拍断七尺的肩膀,“老弟,你输定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是大哥我的对手啊!”

    断七尺绘色变了变:“你怎么知道我就输了?风少的房间里,呼吸声均匀沉重,很明显还在死睡之中,一时半会哪里能醒得过来?”说完之后,断七尺突然象是想起了什么,手指着汤非笑道:“老汤,你是不是又要用什么无耻的手段?”

    汤非笑嘿嘿笑着:“我们也没说不能现在就去叫醒他是吧?看老现在就去把风少叫起来。”

    一边说着,一边得意洋洋地站了起来。

    泰四娘刚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疑惑地问道:“老汤你干什么一脸得意的表情?”

    断七尺顿时眼泪汪汪地:“嫂,你得为我做主啊!老汤都这么大的人手,居然还耍一些无赖手段欺骗我的感情。”

    “怎么了?”秦四娘啼笑皆非地问道,虽然断七尺比她的年纪要大很多,但是一直尊称她为嫂,毕竟汤非笑是他的大哥。

    汤非笑连连对断七尺打眼色。断七尺哼哼道:“大哥,你先不仁,休怪小弟不义!今日我就算身败名裂,也得拉着你一起陪葬,我兄弟二人同生共死,也算是一桩美事!”

    “姓汤硌,你是不是又贼心不改,惦记上哪个天秀弟了?”秦四

    汤非笑鼻都气歪了,心里大骂断七尺不讲兄弟义气,可人在屋枸下,不得不低头啊,赶紧陪笑道:“哪有啊,天大的冤枉。我只不过跟老断打了个赌,伤风少是现在就能起来还是吃过午饭后起来「谁要输了,就得去月轩台去学几声狗叫!我这不是怕丢你的人么,所以就想去把风少叫起来吃早饭。年轻人不吃早饭对身体的危害可是大大的。

    “真的?”秦四娘美眸中寒着霜气。

    汤非笑赶紧把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比珍珠还真。”

    四娘轻笑了一声,转向断七尺道:“老断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真帮不了你了,因为风少好像已经起来了。”

    断七尺闻言一愣,仔细地倾听了一番,唐风的房间内确实有人起床的动静,可让他疑惑的是,唐风那均匀沉重的呼吸声却并没有停止。

    不但断七尺察觉了,此刻汤非笑和秦四娘也都察觉了。屋内,确实有两个人的动静,手打!一个是唐风的,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另外一个却已经走下了床,步伐缓慢地走到了门边上。

    几个人瞬间紧张了起来,烟柳内,就只有这么点人,而那个未曾露面的人,居然在三位顶尖高手的眼皮底下潜进了唐风的房间中,这让他们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汤非笑和断七尺几乎在一瞬间就将罡气凝聚了起来,秦四娘轻喝一声:“炎日!”

    本来被她放在屋内的炎日剑,刷地一声从屋内飞了出来,被秦四娘

    一把抓在手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