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八十一章 醉春楼

第一百八十一章 醉春楼2017-11-10 16:21:34Ctrl+D 收藏本站

    有灵怯颜这句话,汤非笑顿时就象是被打败了的公鸡似的,垂头丧气。

    本来唐风还有点担心今天会见不到那个什么诗诗姑娘,但是根据于忠所说,每一天日落之后,诗诗姑娘都会出现一次,时间大概只有半个时辰左右,唱几小曲,然后看看是否有八她法眼的青年俊杰。不过每次她失望而归,因为这么多天下来,她从没看上过哪家的公。

    唐风看看天色,时间还算早,离日落还有一个时辰左右,本来他还想带着灵怯颜多逛逛靖安城,可于忠却在旁边道:“风少爷,您如果真硌想去辟春楼的话,现在就得去了。

    “为什么?”唐风疑惑地问道。

    “再晚点的话,我怕就没位置了。”

    “这么火爆?”唐风心想这还早呢,只不过是个窑姐,大家又不是赶集,用得着这么拼命么?

    于忠尴尬道:“您要是见到那场景就知道了。虽然说靖安城内的窑我们几乎已经垄断,但是我们手上任何一家的生意都比不得辟春楼的一半。””“

    “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唐风点了点头,这次出来逛窑,唐风当然不能打着自己的旗号,要不然传出去多丢人啊,人家都会说夭秀唐风居然会来醉春楼买醉,被姑姑听到了还得海扁自己一顿。

    既然不能用自己的名号,就得跟人家去公平竞争。虽然说现在有不少人都认得唐风,可在那种地方,只要长点脑的都不会点名他的身份。

    一直走到醉春楼门口,隔得远远的,唐风就看到醉春楼前人声鼎沸,打扮的花枝招展千娇百媚的小娘们一个个捂嘀娇笑不已,几乎都不用她们拉客,一批又一批衣冠楚楚道貌岸然之辈直接就朝醉春楼里走了进去。

    这些走进去的男人要是礓到熟识的姐儿,两个人还会勾勾搭搭,眉来眼去,调笑上几句。甚至有公然在大街上上下其手之徒。

    “这么夸张?太奔放,太直接了吧?”唐风停下了脚步,愣愣地看着前方。

    唐风这还是第一次来逛窑,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尤其是人还没到,就嗅到各种各样的香味交织在空气里,看得出来,醉春楼的这些姑娘们走的都是精品路线,一个个容貌虽然不能说是绝色之姿,可也不至于太丑,打扮打扮倒也挺有魅力的。而且,她们身上的香水味也喷洒的很淡,让人闻起来不至于会感到恶心。反而会有一种清心脱俗的感觉。也难怪于忠手下的地方比不过醉春楼。

    唐风深吸一口气,将心头的那丝紧张压制了下去,心想少爷今天就是来踢场的,紧张个毛?

    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个老油条一秦唐风这个样,都心照不宣地窃笑一声。

    汤非笑安慰唐风道:“风少,谁没个第一次啊,不用怕,大不了等会老汤给你现场做指导!”

    “哼箪-!”灵怯颜在一旁眯着眼睛不冷不热地笑了两声,口上道:“你要是敢把我风哥哥带坏了,我跟你没完!”

    汤非笑干咳一声:“不开玩笑了,今天是来干正事的。”

    唐风苦着脸瞅向灵怯颜,开口道:“丫头,要不你就站在外面等我好了,你这样跟着我我好有压力的。”

    灵怯颜沉思片s·1,这次倒没怎么纠缠,只是开道:“砰你得保证不会干什么坏事。”

    “我保证!”唐风一脸严肃地说道。

    “好吧。我就在附近逛逛,你给我点钱!”灵怯颜朝唐风伸出一只小手,唐风很干脆爽地给了她几张银票。

    望着灵恰颜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视线之中,几个男人都情不自禁地呼出了一口气,只感觉一时间轻松无比。

    于忠迟疑道:“就这么让她一个人走,你们不怕她会遇到什么危险么?”

    汤非笑哂笑一声:“我倒不怕她有什么危险,我怕打她主意的人会有危险。”

    这话听得于忠莫名其妙,可他实在没办法深究。

    唐风整理下衣服,脸上突然摆出一副——至极的笑容来,大手一翻,从魅影空间内抽出把折扇,打开折扇摇了摇,对于忠道:“于先生,我们这次可都是跟着你了。”

    于忠愣了一下,随即便明白唐风这是要借他的身份进醉春楼了,点了点头一声不吭地就朝前走了过去。

    门口处立马迎过来一个样貌妩媚的年轻女,纤纤细腰如蛇一般扭动着,她是认识于忠的,人还没靠近就招呼了起来:“于先生,今天又有雅兴来醉春楼坐坐了?”

    于忠硬着头皮道:“有个朋友仰慕诗诗姑娘已久,今天难得有空,就带他过来瞻仰一下诗诗姑娘的容姿!”

    这女人抬眼就看到了唐风,唐风轻捣着折扇,一双眼睛肆无忌惮地在这个女人身上上下扫视着,当目光转到这个女人"双__峰"间的时候,瞬间便定格住了。

    女人捂嘴咯咯笑得花枝乱颤,嗔怪道:"小哥你怎么能长得这么俊俏,这不会让那些男人自卑死么?”

    “那就让他们死去!”唐风哈哈笑着,压低声音道:“久闻醉春楼诗诗姑娘色双绝,不知道依姐姐看,小弟我今日能不舱力压群雄,夺得美人心,然后……”

    一边说着,唐风手成爪状,做了个相当惟妙惟肖的动作。

    女人娇笑一声:“哎吆,小哥你坏死了。不过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你得亲自去问诗诗姑娘行。”

    唐风又贱笑一声道:“要是诗诗姑娘看不上我,不知道姐姐今日是否肯赏个脸,跟少爷我花前月下,谈谈天,说说地呢?”

    女人媚眼儿一勾,面上春潮一片,道:“只要小哥看得上眼,姐姐都依得你。”

    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人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心想风少刚还拘谨的要死,一脸即将要掉进狼窝的恐慌,怎么眨眼的功夫就变得比自己这个老油条还要放荡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狠狠地点了点头,心想果真是大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比一代浪,别看风少平时装得跟个正人君似的,真到了这种地方比谁都放得开!

    那女人已经挽着唐风的胳膊,媚眼抛十不停,将高耸的山峰挤在唐风的胳膊上,开口道:“时间不早了,我还是先领你们进去吧。”

    唐风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在这个女人的带领下,几个人随着人流走进了醉春楼里面,入了大门,转过一个弯,大厅便出现了在面前。

    醉秦楼里面占地规模很大,长足有二十丈左右,宽也有十来丈。大厅前方的正中央,有一个高台,上面铺着柔软的红色毛皮地毯「桌椅全是用红檀木制作,一张张桌摆在大厅中,桌上摆满了水果糕点。大厅的各处,还点了檀香。

    二楼的回廊处,也被分成了一个个雅间,正面对着大厅的位置,坐奋上面可以俯瞰着整个大厅,这里不但有二楼,还有三楼,两层楼全是一样的格局。

    唐风等人进来的时候,大厅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那些人各自三五成群,彼此小声地讨论着什么,唐风耳朵动了动,听到多的就是那些人对诗诗姑娘的赞誉之词。

    这些∽但有靖安城内的年轻俊杰,还有不少老头。唐风看的一阵愕然,这些老家伙一个个年纪不轻,居然也有心思过来逛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女人是知道于忠的身份的,他带来的人,自然是不能待在底下大厅里了,所以径自就将唐风等人领到了二楼的一个雅间里。

    安排好众人落坐之后,女人款款道:“于先生,你们现在要不要找几个姐妹相陪?也可以打一下无聊的时间。”

    于忠扭头看了看唐风,笑道:“这得问我厂这位朋友的意思了。”

    唐风呵呵笑道:“既然姐姐刚答应小弟的邀请,那么小弟自然是不会再去找其他的女人了,要不然姐姐岂不是要骂我不守信用?”

    女人吃吃地笑了起来:“看不出来小哥倒是个守诺之人。”叹息一声又道:“放心吧公,奴家是不会争风吃醋的,有你刚那句话就够了。

    “我这位朋友就是这样的人。”于忠开口为唐风打圆场,“所以不用找女人过来了,给我们置办一桌酒席吧,上点瓜果甜点就行。”

    “好,几位请稍等!”女人甜甜地应了一声,转身朝门外走去「

    是的时候还羞羞答答地盯着唐风看了几眼。

    出乎唐风的意料,自己这个决定笑叔居然没有反对的意思,他也没有任何想找个女人来陪陪的念头。

    转念一想,笑叔现在不但有老婆,还有女儿,估计也只是哺上口花花,真要他干什么对不起四娘的事,他应该还干不出来。

    等女人走后,汤非笑和断七尺顿时笑了起来。

    笑叔道:“风少,你这可是欺骗别人感情啊!比玩弄人家的**还要恶劣一些。”

    唐风抹了抹脑门上的虚汗:“没办法,总是要伪装一下。再说了,干她们这一行,哪还有盛情可言。她看少爷顺眼,只不过是因为少爷长得不差。我敢保证,刚要是笑叔你和她说那些话,她肯定也会这样,只不过心里到底愿意不慝意,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断七尺点头道:“风少说的有道理,她在床上卖弄风骚,还不是一样在欺骗自己,欺骗那些男人,难道她们就真的那般欢乐?对她们来说,生活就是一场戏,她们无时无刻不在演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