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八十二章 当还要立牌坊

第一百八十二章 当还要立牌坊2017-11-10 16:21:35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字大家看得懂就行。咳咳,求票。不多时,便有各种美味的菜肴和酒水被送了上来,还有整理的很精致的果盘糕点。

    女人娇滴滴地道:“几位请慢用,奴家还要下去招呼别的客人,每日到了这个时候,醉春楼的姑娘们都有些忙不过来。”

    “去吧。”于忠摆了摆寻。

    等她离开之后,唐风扭头看了看底下热闹非常的大厅,开口道:“几个跑堂的小厮居然也有一些修炼过的痕迹,醉春楼应该是流云宗开设的没错了。”

    汤非笑抿了一口酒,道:“风少,这只是你能看到的,还有多你看不到的隐藏在这家春楼里。”

    唐风现在不过是个玄阶下品,整个醉春楼那么多人,不乏修炼之人的存在,以他现在的感知,自然无法将所有的一切都感知清楚,而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人身为天阶上品顶峰的级高手,甚至都不需要用肉眼去看,只需要微微感应一下,就完全可以将一切都掌控在心中。

    “有多少人?”唐风开口问道。”“

    “三四十个。”汤非笑答道,“三个地阶。”

    唐风听得眉头一皱:“三个地阶?这里怎么会出现三个地阶高手?”

    只不过是一家春楼,流云宗的人就算再怎么重视,也不可能派三个地阶来看场吧?或者说他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在这里看场?

    于忠不禁感慨一声:“难怪他们不怕我对他们的打压,原来这里还有三个地阶隐藏着。”

    于忠现在的情报网,足以笼罩住整个靖安城,不管是大事小事,只要他想知道的都能知道,可唯独对醉春楼没什么办法。要是有什么人隐藏在这里的话,他也无法探知清楚。

    唐风沉吟片刻道:“少爷今天是来砸场的,你们有没有什么建议,总不能让我们直接拆了这家春楼,这就有点太不道德了。”

    断七尺在旁边轻笑一声:“风少你这是既要做婊又要立牌坊啊!”

    唐风讪笑一声:“总得在道理上占得住脚啊。

    汤非笑道:“好办。既然他们隐藏了那么多高手,那么我们只要浇起他们的愤怒就可以了,到时候他们先出手,就不怪我们还击了,在还击的时候一个不留神毁掉一个春楼也是很正常的嘛。”

    疼风看着汤非笑问道:“笑叔有办法?”

    “挑衅嘛,谁不会啊!故意找茬,这种事我和老断干多了。放开脸皮,把白的说成黑的就成。”汤非笑嘿嘿笑了一声,“再说了,这再过一会的功夫,那个诗诗姑娘不是要出来了么?身为醉春楼的头牌,你说我们要是狠狠地羞辱她一番,还怕对方不动怒么?对方一动怒,就会有摩擦,他们肯定要出来砍我们,这不就可以还击了。”

    唐风立马开口道:“笑叔这事就包在你身上了!少爷我只管看热闹!”

    汤非笑一愣,苦笑道:“风少你早就打这个主意是吧?只等着我老汤开口呢。”

    唐风呵呵干笑一声:“我好歹是个手,总要观摩一下有径验:r你们是前辈,做这事比较拿手。”

    汤非笑顿时郁闷不已:“这还有什么手前辈的!”

    几个人又闲聊-了好大一会功夫,忽然听到一阵缓缓徐徐的音律声传来,大厅内的嘈杂之声瞬间安静了下来,不知道是谁激动地欢呼了一声:“诗诗姑娘出来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那个前方正中的高台之上。

    只见那高台上,慢慢地走上来十几个身穿彩色宫装,打扮的犹如良家女孩一般的清秀少女,个个都有不俗的容姿,她们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淡淡的微笑。

    一个身穿艳红长裙的女随后走出,长及腰,犹如众星拱月一般来到高台上。她的面部被一层黑纱遮挡,只露出半个鼻梁和一双眼睛。

    每个男人都在看他,唐风等人也不例外。

    当唐风看到她那双眼睛的时候,心脏有些不争气地跳动了一下。于忠说的没错,这双眼睛,很美。任何华丽的辞藻都不足以来形容这双不属于人间的眼睛,这双眸就象是天上亮的明星,又如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所有投过来的目光,全都吸了进去,让人无法自拔。

    看不到真面目,但是有这样灵动的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眼睛,姿色绝对差不到哪去。

    唐风见到过的美女不少,整个天秀的美女层出不穷,但是没有人的眼睛能够和面前这位叫诗诗的姑娘相比,任何人在盯着她的眼睛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清纯,俏皮,妩媚,娇羞,这双眼睛在不同的时刻看去,会给人不同的感觉。

    汤非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扭头看了看断七尺。断叔也是脸色凝重的很,死死地盯着诗诗,眼睛都不眨一下,使劲地在

    她身上感知着。

    “老断!”汤非笑低声问道,“你感觉到什么?”

    断七尺沉声道:“很诡异!她没有任何修炼过的痕迹,身上也没有罡气的波动。但是这双眼睛……不象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不错。”汤非笑点了点头:“要么她的实力比我们高,要么她修炼过什么隐藏实力的秘法,但是也没有什么秘法能把实力隐藏的这么干净。这个诗诗看起来就象个普通人,可应该不是普通人。”

    灵怯颜的实力比他们高,他们能理解,那是从山里来的,可面前这个十**岁的女孩,怎么可能比他们还厉害?级高手又不是萝卜。

    两人在谈话的时候,大厅内已经有无数男人的喘息声此起彼伏了他们激动,大口地喘着气,记线根本舍不得离开诗诗分毫。

    就连于忠这等地阶高手,也只能撇一眼诗诗姑娘,再底下头看一会自己的脚尖。他怕自己会沉陷在那双眼睛之中。

    于忠和唐风等人没沉陷,但是醉春楼的所有男人都沉陷了。

    祸国殃民,红颜祸水!直到此刻,唐风真正地体会到这两句话的含义。若是说白小倜和莫流苏拥有的姿色是倾城倾国级别的,那么眼前这个诗诗姑娘就是祸水级别的。她拥有前两个人没有的那种妩媚劲,这种妩媚,连秦四娘故意撒娇的时候都比不上,好像是一种天生的气质。

    她走出来之后,先是款款地对所有人行了个礼,然后慢慢地坐了下来,旁边有人搬上来一架古香古色的古琴,诗诗姑娘挥动着芊芊玉指,手打!委婉连绵的琴声徐徐响起,渐渐如潮水舫四溢开去,时而舒瑷如流泉,时而急越如飞瀑,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时而低回如呢喃细语”

    琴音就象是在倾诉着诗诗姑娘内心的情感一般,让所有人都沉浸在其中-

    弹奏的时候,那些穿着彩色宫装的少女们也翩翩起舞起来,犹如一群美丽的蝴蝶穿梭在她身边,美不胜收,让人看得心驰神往。

    一曲终了,满场寂静,就连汤非笑和断七尺这两个见过大风大浪的老油条也觉得余音绕梁三日,不要说其他人了。

    唐风苦笑一声,砸吧嘴道:“果然名不虚传,这位诗诗姑娘确实是色双绝,也难怪会如此受人追捧。”

    先前见醉春楼如此热闹,唐风还有点奇怪,现在真的见识到诗诗本人的能力之后,唐风就能理解那些男人的心情了。

    “好!”不知道是谁,突然饱含真情地大嘻了一声,下一刻,如潮

    一般的欢呼声响了起来。

    “好……咳,咳咳……”一个老迈的声音也高声叫道,不过下一刻

    他便猛烈地咳了起来。

    唐风顺着声音低头看去,正看到一个老家伙满脸涨红,站起来的身就好像一杆倒下去的标枪似的,直直朝地面载去。他旁边的几个仆人慌忙将他扶住,惊呼道:“老爷,老爷你怎么了?”

    砰击家伙手摸着胸口,有气无力道:“不行……我岔气了……’”

    “,送老爷回去。”一个仆人惊慌地叫着。

    老家伙断然拒绝:“谁敢……谁敢送我回去,我打断……他的枸腿!我要留下来……”

    唐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您都老大不可他们实力高深,现在外表上看去,顶多也就只有四十岁的样而已。

    这一幕小插曲自然没能引起任何人的关注,诗诗姑娘闪-动着一双美眸朝底下微微点头。

    断七尺提醒道:“老汤,该你上场了。”汤非笑一愣,开口道:“对味,我差点忘记了。”

    一边说务,一边拍案而起,一宇打在桌上出碰地一声巨响,桌就被拍出一个窟窿来。

    这声巨响直接压过了欢呼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这个雅间。

    汤非笑怒声喝道:“只不过是个出来卖弄风骚的,居然也这么大的架,让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就拿一些狗屁不通的琴音来糊弄我们么?”

    唐风缩了缩脑袋,心想笑叔返还真是直接啊。

    断七尺也在一旁阴阳怪气地帮腔道:“我大哥就算是弹棉花也比你弹得好听。”

    两兄弟说完之后,互相对视了一眼,出一串哦呵呵的怪笑声。

    这就是摆明了找茬的,蛮不讲理的找茬。

    两人笑声还没停下,就激起了无数人的愤怒,醉春楼里顿时吵骂声一片,矛头全指向了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人。

    两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也不跟这些人一般见识,只管用言语去攻击诗诗姑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