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八十四章 入幕之宾(四更)

第一百八十四章 入幕之宾(四更)2017-11-10 16:21:3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八十四章入幕之宾(四)

    “诗诗姑娘过奖了。”唐风坐在二楼雅间内开口道,“你我都知道,单论技艺的话,你高出我不止一筹。”

    毕竟大男人生来就不是干吹拉弹唱这种活的,尤其是唐风,只是略有精通罢了,哪比得上诗诗姑娘的造诣。

    “只是……”

    “只是什么?”

    “诗诗姑娘你的心不在这,你不属于这种风花雪夜的地方,弹出来的曲自然没有相应的意境,而我不同,打打杀杀这种事我干多了,我了解杀机,感受过杀机。这么一比较下来,诗诗姑娘你自然会处在下风。”

    台上,诗诗姑娘的双眸闪动了两下,流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从没有哪个男人跟她说过这种话,来到这里找她的男人,都想要将她面上的面纱扯下来,都想将她抱到床上去,没有一个例外。

    可是今日,却有那么一个人告诉她,自己的心并不在这里,自己也不属于这个地方。这如何让她不诧异,心里也泛起了一股淡淡的酸楚。哎,为什么偏偏是他看出来了为什么不能是别人?诗诗的神色顿时黯然了许多,强笑道:“这位公说笑了,诗诗是风尘中人,理应做风尘之事。””“

    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站起了身,将自己鬓上的一朵花摘了下来,递给了站在她旁边的中年妇人。

    中年妇人不着痕迹地打了个眼色,诗诗轻咬着嘴唇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朝高台后面走去,片刻便不见了踪影。

    底下众人顿时闹了起来,大呼小叫着:“诗诗姑娘你怎么走了?这还没到半个时辰呢?”

    以往诗诗出来,每次都有半个时辰,可是今天这还不到一半的时间,居然就中途退场了,他们哪里肯依?

    中年妇人笑道:“各位,各位请稍安勿躁诗诗姑娘已经选中他的意中人了,各位若是有雅兴,鄙楼还有很多绝色的姑娘可以相陪,并非只有诗诗一人罢了。”

    听到这句话,众人顿时愤怒了起来,大叫着:“是谁,是哪个王八羔被诗诗看中了?”

    “让他站出来,老剁了他”

    “扁他,扁得他**妈都不认得他”

    “……”群英激愤,场面一片混乱。中年妇人面不改色,依旧笑道:“诗诗姑娘选中的意中人,就是刚演奏曲的那位公醉春楼有醉春楼的规矩,既然诗诗今日已经找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那么我这个做妈**,自然要将那位公安全地送到诗诗的房中,还请各位给我一个薄面,今日各位在醉春楼的消费全部免费如何?”

    一听这话,众人也不再闹了,虽然不啻唐风出了风头,夺取美人放心,但是姐儿无情,戏无义,犯不着为了一个春楼里的姑娘大动干戈,何况,免费的午餐谁不爱吃?今天想找几个姑娘就可以找几个姑娘。

    正在雅间里准备闪人的唐风和汤非笑他们听到这句话也愣了,唐风万没有想到,自己从始至终只是坐在这里,只是后的时候弹了一曲,居然就被诗诗看上了。

    汤非笑和断七尺对着唐风猛竖大拇指:“风少,犀利啊”

    “这不好吧?”唐风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诗诗在这里一个多月,没看中任何一个人,怎么自己第一次来就被盯上了?而且自己还坐在里面,唐风敢肯定,诗诗根本就没看到过自己,难道自己身上还散着雏的味道?她隔着远远的都能闻到?

    汤非笑沉重地拍了拍唐风的肩膀道:“风少,你要是不想惹起众怒呢,现在就得听她们的安排,你看看底下那些人,全是禽兽啊你要是伤了他们心中女神的心,你还能从这里走出去么?”

    断七尺道:“风少,老汤说的都是屁话。不过……你确实要去一趟,那个诗诗姑娘不简单,我总有一点不好的预感,你需要去打探一下这个女娃娃的底细,看看她到底是不是修炼过什么秘术。”

    唐风轻笑一声:“断叔这么说起来的话,我怎么感觉这个醉春楼,好像有点针对我的意思?”

    要不然,诗诗姑娘怎么就一眼看中自己了?靖安城内,认识自己的人不多,但是也不象以前那样,谁都不认识自己。而且于忠这次还跟自己在一起,只要是有心人,就能推断出自己的身份。

    断七尺点点头:“这绝对是一个圈套。风少你可能没感觉得出来,但是你刚在说出那曲名字的时候,那个中年妇人紧张了一下,就象是被人戳穿了阴谋一样。”

    唐风道:“随便来逛逛,居然也能踏进龙潭虎穴,看来我得罪的仇人不少啊”

    汤非笑道:“风少,有我们在你还怕什么。你只管去办事,我和老断就守在外面,只要有什么不对劲,我们立马就冲进去”

    几个人说话的时候,那个中年妇人已经笑眯眯地走了上来,恭敬地手上那朵花递到唐风面前,开口道:“这位公,*宵一刻值千金,可不能让诗诗姑娘久等了。”

    唐风抬头在她脸上扫着,突然生出一丝熟悉的感觉来,可唐风敢肯定,自己是绝对没见过这个女人的。

    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改变过自己的容貌,看起来天衣无缝,要不是汤非笑和断七尺提醒过,唐风也以为这就是她本来的样。

    见唐风直直地盯着自己,中年妇人的神色稍微有一些慌乱,可被她很地隐蔽了,强笑道:“公?诗诗姑娘在等您,您要是不去的话,我这个做妈**可不依。”

    唐风笑了笑,将那朵花从她手上拿了过来,放在鼻尖下闻了闻,点头道:“承蒙诗诗姑娘看得起,我怎能扫了她的雅兴?妈妈前头带路吧。”

    “好。”中年妇人这放下提着的心,转身朝外面走去。

    跟在她的身后,一直绕过大厅,来到醉春楼后面的一栋独立的楼,楼内,在涓涓流淌着清淡高雅的琴音,和这种风花雪月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在距离楼不远的地方,中年妇人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微笑道:“公,诗诗姑娘只请了你一人,你这两位护卫还有于先生……”

    唐风转身对笑叔他们点了点头。

    中年妇人又道:“放心,绝对不会冷落了几位的。”一边说着一边对楼前站着的一个女孩招了招手,等那女孩走过来之后,妇人道:“将这几位领到偏房去,摆一桌好酒好菜,再叫几个姑娘陪陪。”

    “是。”女孩应道,对汤非笑等人甜甜地笑了笑:“几位请跟我来”

    笑叔在临走之前,很是意味深长地对唐风挤了挤眼皮,模样猥琐到了极点。

    等汤非笑等人走后,中年妇人不着痕迹地吐了口气,道:“公请上去吧,诗诗姑娘就在二楼等候公。”

    唐风点点头:“有劳妈妈了。”

    这一片地方很清净,虽然也能时不时地听到醉春楼里传来的yn声浪语,可比较下来也算是一处幽境了。

    唐风顺着楼梯慢慢地走了上去,二楼内传来一片幽香,那是女孩闺房的香味,掀开挡在门口的串串珠帘,诗诗的房间便印入了眼帘之中。

    房间并不是很大,整理的很明朗精致,屋内有一桌,几个椅,一具香床,床上铺着大红色的被褥,给人一种强烈到极点的视觉冲击感。

    桌上已经摆了几碟精致的糕点,还有一壶小酒。

    诗诗姑娘此刻就坐在一架古琴旁,芊芊玉手随意拨弄着琴弦,见到唐风走进来之后抬起眼帘飞地瞄了他一眼,随后又赶紧低下了脑袋。

    她依然还蒙着面纱,可露在外面的皮肤却有些红润。

    唐风微笑地看着她,诗诗站起身来柔声道:“公请坐”

    落座之后,诗诗给唐风斟了一杯酒,两人相距不过三尺距离,一股股让人心旷神怡而又欲让人沉醉的女儿香扑面而来。

    这是一种让人闻起来就觉得舒服的香味,唐风敢肯定对方并没有用任何香水,这不过是天然的体香。

    而且,这种体香和诗诗表现出来的气质有点不同,诗诗整个人显得很娇弱,但是她的眼睛和这种香味,都应该是那种妩媚而放荡的女人应该具有的,这虽然有点怪怪的,可却加地吸引男人。纯洁和放荡的完美结合,淋漓精致地体现在这个女孩身上。

    “公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诗诗被唐风盯得满面娇羞,根本不敢正视唐风。

    唐风道:“如果我没猜错,诗诗姑娘应该是认得我的吧?”

    诗诗迟疑了一下,随即道:“整个靖安城内,要说有男人能长得如此俊俏,恐怕也只有天秀唐风一人了。”

    不算承认,也不算否认,诗诗姑娘打了个漂亮的擦边球。

    “我能问一下姑娘为什么会选中我么?难道仅仅只是因为那曲?”

    诗诗姑娘嗔怪地看了唐风一眼,缓缓道:“少女心中总怀春,碰到中意的男人喜欢上有什么不对么?诗诗身为风尘中人,早晚有这么一天,与其日后躺在一个不喜欢的男人怀中,还不如今日躺在唐公的怀里。”

    唐风轻笑了一声:“还是诗诗姑娘洒脱,倒是在下唐突了。”

    啊,啊,啊,啊,求月票

    本章节由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