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八十五章 殷诗诗(一更)

第一百八十五章 殷诗诗(一更)2017-11-10 16:21:3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八十五章殷诗诗(一)

    “在这茫茫人海中相识,也算是一种缘分,唐公,我们喝一杯。”诗诗一边说着,一边将酒杯递给了唐风。

    唐风接过,淡淡地扫了杯中之物一眼,又轻轻地嗅了嗅,目光中隐有一些促狭之意。

    诗诗的目光躲躲闪闪,一仰头将自己杯中之酒喝了个干净,柔声道:“诗诗先干为敬。”

    唐风笑道:“诗诗姑娘好酒量”

    人家女孩都喝了,唐风要是不喝的话就太不够男人了,所以他也一口喝了底朝天。

    诗诗再次给两人满上,道:“这第二杯,为诗诗能招得如公这样的人中之龙做入幕之宾。”

    唐风点点头:“这也是我的荣幸”

    再次喝干,诗诗动作轻柔地满上第三杯,唐风开口问道:“第三杯有什么讲究么?”

    诗诗脸色有些潮红,道:“即便是普通人家的女,在成亲之日也能和自己的夫君喝上三杯夫妻酒,诗诗身为风尘女,自然没这个福分。可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今夜小女就是公你的人了,从今往后再没可能嫁于他人,诗诗斗胆,请公与我同饮交杯酒。””“

    唐风抚掌道:“好诗诗姑娘这个提议甚好正巧我也从没与人喝过什么交杯酒,今天就试一试。”

    诗诗轻笑道:“唐公垂怜,诗诗感激不尽。”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白藕一般的玉臂,唐风端起酒杯,穿过她的胳膊,笑吟吟地看着她。诗诗的面色羞怯了许多,一双水汪汪的眸散着无穷的魅力,小女儿一般的神态让人看得心驰神往。

    三杯酒下肚,唐风依然直直地盯着诗诗,两人还保持着喝交杯酒的姿态,唐风甚至能听到对方胸腔处传来那砰砰的心跳声,那种迷人的体香味加浓郁了许多。

    “姑娘,这第三杯已经喝完了,天色也不早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唐风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及其**,眉头还轻佻地挑了挑。

    诗诗撇开目光,轻声道:“公很急么?”

    “我倒是不急,只是在这醉春楼里,孤男寡女,美人香床,除了花前月下,我还真想不出要做些什么。”

    诗诗道:“那我能问公几个问题么?”

    “你说。”

    诗诗轻咬着嘴唇,眼眸中的神色几番挣扎,这缓缓问道:“公在弹那曲的时候,杀机涌动,敢问公真的杀过人么?”

    “你既然认得我是唐风,难道还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天秀唐风,靠那传说中神乎其技的音攻秘法,杀死了两千五百多人,这不是什么秘密。

    诗诗眉头一皱,继续问道:“那公想过没有,你杀死的那些人,并不全部都该死,他们也有自己的妻儿需要照顾你杀了他们,他们的妻儿又该如何?”

    唐风沉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饶人我不杀他们,天秀的女人就要遭殃整个天秀两千多女人,真的要被他们攻陷下来,以诗诗姑娘你的智慧,你会觉得她们的下场是什么样?沦为别人的玩物?又或者被卖到比醉春楼低贱的窑里?我杀的那些人是人,天秀的女人也是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实力能活下来”

    “你杀了他们,他们的亲朋好友也会来找你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诗诗姑娘反问道。

    “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他们要是有本事直管来找我报仇就是佛云,我不入地狱,谁爱入谁入”

    诗诗姑娘的神情有些激动道:“公你这是在强词夺理只是在为自己杀人找借口,贪图自己的一时痛罢了。”

    唐风冷笑一声:“痛?杀人有什么好痛的?敢问姑娘你杀过人么?如果你杀过,自然就会知道,杀人并不是什么痛的事情。我不是什么丧心病狂以杀人为乐的恶人,可也不是任人欺凌的好人”

    “你是恶人,杀人者全是恶人是恶人就该死”诗诗的声音冷厉了起来。

    “你错了”唐风缓缓地摇头,“我不是恶人,我是好人,因为是我拯救了天秀,让那几千女人得到了安宁。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黑与白,还有中间的灰色地带。好人也有该死的时候,你难道没听过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么?我不要做早死的好人,只能做那祸害别人的恶人这只是我的生存之道。”

    “难道非要靠杀人来解决不可么?”

    “还有别的办法么?”唐风反问道,“打蛇不死顺棍上,放虎归山终为患。我饶他们一命,谁能担保他们恢复过来不会反咬我一口?”

    诗诗姑娘眨巴着眼睛,一时间哑口无言。唐风说的话很难听,但是仔细想想,却也有几分道理在里面。

    趁着这个机会,唐风将之前中年妇人递给他的那朵花慢慢地放到了诗诗姑娘的面前。

    诗诗神色一慌,抬头看了看唐风。

    “醉梦罗”唐风看在近在咫尺的女孩,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这种花本身并没有什么毒性,但若是在旁边点上一炷檀香的话,那么它散出来的气味就可以有一种致醉的效果。两种很普通的东西,放在一起就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就象海鲜不能和水果一起吃是一个道理。”

    “公……你在说什么?”诗诗的神色顿时慌张了起来。

    “你是不是还有点奇怪,我现在为什么还好好的,并没有倒下去?你那三杯酒里面可是放了不少**”唐风笑容甚。

    诗诗终于变了脸色:“原来你早就现了。”

    “没人敢在我面前玩毒”唐风轻蔑地看着对方,“如果我还没猜错的话,醉春楼本身的存在,就是要吸引我过来,而你,就是对付我的杀手锏。跟我说说,到底是哪个仇家想要我的命”

    诗诗愤愤地抽了抽手,可她根本就未曾修炼过,哪里能将胳膊从唐风的掌控中抽出来,不由急道:“你放开我”

    “你把事情都告诉我,我就放开你”唐风大手一探,直接揽住了对方的小蛮腰,两人的身紧紧地贴在一起,诗诗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使劲推搡着,可怎么也无法撼动唐风分毫。

    “是你逼我的。”诗诗眼眶中含着泪水,缓缓闭上了眼睛,随即又猛地睁开。

    唐风的目光顿时定格住了。

    那一双原本就极美极妩媚的眼睛,此刻竟然散着无穷的吸力,变得加变幻莫名起来。

    及其诡异的场面出现了,本来还在自己怀中挣扎不休的诗诗竟然缓缓地掀开了自己的面纱,然后两只手搂住了唐风的脖,面上一片妩媚的神色,轻柔地将一双红唇印在了唐风的嘴上。

    甘甜,柔软,唐风只有这些感觉,整个人都仿佛掉进了棉花堆里,让人无法自拔,让人想彻底沦陷。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诗诗慢慢地抬起了头,面上一片绯红,她转了个圈,脱离开唐风的怀抱,伸出芊芊玉指,轻解罗衫,一件件衣服被她丢在了地上,伴随着衣服的减少,诗诗那玲珑美妙的身材曲线慢慢地呈现在唐风的眼前。

    满屋飘香,旖旎的犹如梦境一般美丽。

    当面前的玉人脱的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丝纱的时候,她停止了动作,舞步翩跹起来,动作极尽放肆,做出各种各样让人血脉贲张的舞姿,她没有说话,可唐风却仿佛感觉到她那梦幻般的呢喃在自己耳边回荡,招呼着自己上前去蹂躏她。

    唐风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起来。

    虽然面前这一幕让人流连忘返,但是唐风却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诗诗前后表现的差异太大太大,大到唐风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

    狠狠地咬了咬舌尖,一阵剧痛传来。唐风猛地回过了神。

    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自己依然还象刚那样搂着诗诗,她也没脱衣服,没有亲吻过自己。她的小手侧在边上,手上原本拿着的杯已经不见了,唐风回过神的瞬间,那只杯便掉落在地上,碰地打了个粉碎。

    媚术?唐风骇然刚自己确实感觉过了很久很久,可实际上只不过是一瞬间的时间罢了,因为那只杯刚掉落在地上。

    “你到底是谁”唐风的声音陡然冷厉了起来,从没人能让他吃这么大的亏。也幸亏面前这个诗诗没有修炼过,否则那一瞬间的时间足以致命了。

    诗诗的神情一愣,显然没想到唐风居然能这么挣脱出来,不由推搡了他一把,轻声呼道:“你走,有人要杀你你带来的人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只是这一句话,让唐风想将她毙于掌下的念头瞬间打消他没有再坚持,直接被诗诗推搡了出去。

    下一刻,四面八方的破空声袭来,窗户外直接蹦跶进来三个高手,那个中年妇人就在其中,不但如此,楼道里还传来了一连串的脚步声,听那声音少说也有十几个人。

    唐风想也不想,一把暗器撒出来,直接对着窗户射了过去。

    进来的三个人脚步还没站稳,面对这一把暗器赶紧闪避,唐风整个人跟在暗器之后,刷地就从窗户跳了出去。

    本章节由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