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八十七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第一百八十七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2017-11-10 16:21:44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知道已经晚了。”汤非笑阴测测地笑着。

    中年妇人的脸色又是变了几变,这次的计划密谋了好几个月时间,自从于忠打着唐风的旗号收拢靖安城的地下势力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准备了。方方面面的设计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本来只准备用醉春楼来吸引唐风的注意力,让他过来自投罗网。

    可没想到并没有多大效果。因为唐风压根就没从天秀里走出来过,当然他们也不知道唐风其实是在曲亭山里面。

    后来中年妇人将诗诗带到了醉春楼,让她冒充风尘女,吸引那些年轻公的眼球,制造舆论。辛辛苦等一个多月的时间,唐风终于在醉春楼出现了,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可偏偏到了后关头,突然冒出来两个天阶!

    有两位强大的天阶在此,中年妇人知道自己这群人是根本不可能逃得掉了。一念至此,中年妇人立马做出了一个决定,高声喊道:“杀唐风,报血仇!”

    就算拼得玉石俱焚,也要将唐风在这里斩杀!”“

    随着她的命令下达,几个玄阶境界的人高喊着“杀唐风,报血仇”的口号,从侧旁猛地袭了过来。几个人完全没有任何防御的动作,有的只是勇往直前,起临死前的愤怒一击。

    断七尺肥胖的身甚至都没有任何动作,人影一晃就站在唐风的面前,缓缓举起自己的一只手掌,以掌代刀,平摊着手掌,轻飘飘地往前挥出一个弧度。

    他的动作仿佛也只是个不经意的动作而己,也没有任何气势可言,没有那璀璨的刀芒。

    可偏偏这一掌切出去,那几个攻击过来的玄阶直接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几个人的双眼突兀着,手拿着自己的武器,保持着攻击的姿态。

    下一刻,这几个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一声不吭倒在了地上,七窍中漫出了殷红的鲜血。他们也没死,只是身受重伤罢了。

    “哎!”断七尺缓缓地摇了摇头,对自己现在对刀意的控制还是有点不满意。

    自从上次听唐风说过一次什么无招胜有招,他和汤非笑两人就感悟良多。现在的他,举手投足间平淡无奇,可比以前的招式有杀伤力,加隐蔽。可以说,也正是因为那句话,两大杀神的实力又往前迈出了一截。

    十年未曾动过的实力,仅仅只是因为唐风胡扯了一通就有所精进。

    也是因为他们两人的资质了得,换做别人根本想不到许多。

    断七尺切出去的一掌,带出去的刀气虽然肉眼看不见,也没有给那几个人造成任何外伤,但是却已经渗透进对方的五脏六腑之中了,直接将敌人打成重伤。

    这还不够好,好的应该是敌人受伤后根本不会有鲜血从七窍流出。

    几个人的倒下并没有阻止那些人报仇的决心,这几十个人实力虽然不强,可对唐风的仇恨却刻骨铭心。彼此都知道自己今日注定无法逃脱,只抱着舍身成仁的想法,也要诛杀唐风这个恶贯满盈的败类。

    又有几个人手持武器从侧旁袭来,汤非笑一掌推出,其中的两个人眼前一花,原本对着唐风刺去的长剑,莫名其妙地就对准了自己人的胸膛,不但如此,同伴也将武器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鲜血飞溅,几个人同时倒了下去,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他们明明是直直地冲向唐风的,可一瞬间就转了个方向自相残杀起来。

    两大杀神都不会亲手杀人,汤非笑是如此,断七尺也是如此。他们辛苦十年用不同的方活来化解自己身上的戾乞和杀气,自然不肯为了这些小杂鱼坏了自己的成果。

    两人只是随意的一动,就有近十个玄阶倒在了地上,或死或重伤。这等诡异的场面实在让人惊恐。

    中年妇人和剩下的两个原本准备观察一下敌人战斗力的地阶面如死灰。

    中年妇人虽然猜测到汤非笑和断七尺是天阶,但是也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实力。可现在看起来,这两人即便是放在天阶之中,也是顶尖的那种。这次还如何能杀得了唐风?

    三人对视一眼,狠狠咬了咬,一瞬间聚起了自己全部的实力,带着剩下的所有人,起了自杀式的攻击。

    唐风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当这群人全部围拢上来的时候他终于动了。

    残月之下,神出鬼没的暗器就如那催命的符咒,以唐风现在的身体素质和玄阶下品的境界,再用技巧射出去的暗器,即便是同等级的修炼之人运起护身罡气也难以抵挡。

    暗器出没,七八个人惨叫着倒了下去。

    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人跟玩似的,两人只是缓缓地推掌,挥掌,不断地有人倒下,再也无法站起来,就连那几个地阶高手,也根本抵挡不住他们的—招半势。

    不到片刻时间,基本所有人都死伤殆尽,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被汤非笑施展手段让他们自相残杀弄的。

    中年妇人吃了断七尺一道无形刀气,七窍中弥漫出鲜血,可居然硬挺着没有倒下去。她借助自己一个同伴尸体的掩护,没有再理会唐风等人,直接窜到了楼的二楼处。

    二楼的窗户边,诗诗姑娘早已经吓得蹲下了身,蜷缩在那里瑟瑟抖。她从没见过如此血腥恐怖的一面,在第一个人死掉的时候她就被惊吓到了。眼前鲜血飞溅的一幕就如可怕的梦魇一般,在脑海中不断的盘旋,挥之不去。

    中年妇人上来的时候,她吓得尖叫了一声,随即被中年妇人一把抓了起来,挡在自己的身前。

    唐风和两大杀神直直地看着窗户的位置,只感觉莫名其妙。

    唐风道:“你想做什么?”

    中年妇人将自己手上的武器架在诗诗雪白的脖上,强忍着身体内的剧痛,冷笑道:“唐风,我知道你喜欢这个丫头!如果你不想她现在死在你面前的话,就立刻给我自刎!”

    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人一愣,随即放声大笑了起来。

    林大了,果然什么鸟都有啊!

    唐风也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这个中年妇人脑袋到底是不是被门夹过了,不由嘲讽道:“你是白痴么?少爷和诗诗姑娘非亲非故的,你杀她跟我有什么关系,要我自刎我就自刎,少爷真有那么贱?”

    自己今天第一次看到诗诗,男人对美女总是多少有点好感的,唐风不否认,但是当他知道诗诗是在设计对付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动了杀心,要不是诗诗在后关头好心提醒了他一下,他当时就把对方给灭了。

    他不愿意杀女人,也不愿意被女人暗算。

    就算自己真的喜欢诗诗,在这种情况下唐风也不可能自刎,他还没傻到这种程度。

    中年妇人也是实在没办法了,今日注定难逃一死,她临死之前只想拉唐风垫背。刚唐风在和她谈话的时候,话语中多次点醒诗诗,所以中年妇人想到这个不得已的办法。

    “你当我在跟你开玩笑?”中年妇人手上的武器微微用了点力,即便是夜晚,即便隔了很远,唐风还是看到诗诗姑娘脖上出现了一道血线。

    她惊慌地看着唐风,目光中有一些期待和些许挣扎。是个女孩都爱做梦,在梦中,会有一个不顾一切的男人,愿意为自己奉献出所有,包括生命。这只是唯美的梦境,在现实中,善良的女孩并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

    中年妇人在诗诗耳畔边轻声道:“用媚术对付他们!只要有片刻时间,我就能去杀了唐风!”

    诗诗看着唐风,缓缓而坚定地摇了摇头。

    中年妇人冷声道:“你还真看上那小了?你是我刘家的人!别忘了你来这里的目的,是要为你早死的夫君报仇的!本来再过两个月你们就可以成亲了,可是他却死在了唐风的手上!”

    诗诗苦笑了一声:“原来你也知道我是刘家的人,那你为什么还拿我当人质?”

    “我有别的办法么?”中牟妇人惨笑一声:“我的夫君,你的夫君,全都是被唐风杀死的,今日只要能杀得了唐风,你我就一起追随他们而去又何妨?”

    诗诗道:“他杀人,只不过是迫不得已。他们若是不去惹唐风,他怎么会杀人呢。”

    “小贱仒人!”中年妇人冷笑一声,“你认识唐风多久?居然就这么向着他了。你也只不过是装了一个月的婊,真把自己当婊了?”

    诗诗冷声道:“是你告诉我,唐风是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坏人,但是他并不是这样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到底用不用媚术,我给你三息时间考虑,我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

    “你杀了我吧。”诗诗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好,我就成全你,送你去见我那可怜的孩儿,也算是了了他的心愿!”中年妇人面色一狠,手上就准备用力切断诗诗的脖。

    可是下—刻,她的表情就僵硬了起来,因为她现,无论自己如何用力,长剑都无法动弹分毫,就象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了一样。

    汤非笑在底下冷笑涟涟:“当老的隔空手是假的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