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八十八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

第一百八十八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2017-11-10 16:21:45Ctrl+D 收藏本站

    隔空手的隔空气劲在一定的距离可以无视空间的阻隔,中年妇人根本不知道汤非笑的底细,哪里会预料到如此诡异的场面?

    她惊恐地看着下方,目光中满是迷茫和狠戾,手上即便是用尽了全力,也无法再将武器移动分毫。

    趁她分神的一瞬间,唐风大手一甩,往前划过一个微小的弧度,两柄飞刀在夜幕中闪烁着冰冷的寒光,瞬间就飞至她的面前。

    “噗噗”两声轻响,一柄飞刀扎进了中年妇人拿着剑的右手腕,直接贯穿了手骨,另一柄飞刀戳进她的眼眶中。

    强大的力道带起她的身,她整个人犹如纸鸢一般朝后飞了出去,再栽倒在地上,脸上挂着一抹不甘的神色。

    一缕被飞刀斩断的秀,从诗诗的脸额处滑落。刚那一瞬间,飞刀直接贴着她的脸颊飞过,她甚至能感觉到那种冰凉。

    中年妇人的死亡并没有带给她任何恐慌,今夜见到了太多的死亡,太多的鲜血,她已经麻木了。

    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初被自己认为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坏人,却教给自己做人的道理。而自己名义上的亲人,在后关头却用剑架住了自己的脖,拿自己当人质。

    谁的手段明险一些?谁是好人,谁又是坏人?中年妇人在名义上应该算是自己的准婆婆,对面那个男人杀死了她,杀死了自己并不愿意嫁的夫君,自己应该是非常痛恨他的对,可此刻,为什么会有一种淡淡的解脱感?心中也并没有多少恨意!

    这种感觉让诗诗心中充满了罪恶,她神色复杂地看着唐风,想让自己恨上这个男人,却怎么也做不到。

    不但如此,自己的心头还有些疼痛!刚那贴着脸颊飞过的飞刀,差一点点就能够伤到自己了。难道他不就不怕自己会失手么?

    唐风站在底下,看了看诗诗,转过身凝视着热闹喧哗的醉春楼道:“从今以后,这里就改姓唐了。”

    诗诗缓缓闭上了双眼,两滴眼泪从脸颊划过,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

    一直还在昏迷状态的于忠很就被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人折腾醒了。

    醒来之后于忠的老脸红了好大一会,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来这里四个人,谁都没事,不提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人,就连实力低的唐风也没中毒,可偏偏是他,一直躺到现在,根本没出到力,这如何让他能不羞愧?

    这里死了几十个人,到处都是血腥味,于忠醒来的第一时间就知道生了什么事。于忠很是知耻而后勇,立马便去外面招呼了一大批自己的手下,准备清场,顺便接收醉春楼的产业。

    唐风在一旁将那些死掉的人的阴魂凝练了出来,稍微查看了一下中年妇人的记忆。

    她并没有说谎,这些来对付自己的人,全是自己上次杀死的那两千五百人中某些人的亲人。她本人虽然是流云宗的人,可她的夫君和儿却不是流云宗的,他们是一个刘姓家族势力中的成员,这个家族也是在天秀的辖区内,被巨剑门上次拉到了贼船上,结果参与攻击天秀的人全都死了。

    杀夫杀之仇不共戴天,外界传闻是唐风杀死了那两千五百人,中年妇人自然第一时间将目标对准了唐风。

    为了不给流云宗带来麻烦,她这次还特意改变了一下容貌。而唐风之所以感觉她的容貌有些熟悉,也是因为曾今在她的夫君或者儿的阴魂中看到过。

    但是唐风查看过那么多阴魂,自然不可能将每个人的记忆都了解的清楚,再加上她刻意隐藏了自己的容貌,所以也只是感觉有些熟悉而已,并没能真的认出来。

    倒是诗诗姑娘和她的关系,让唐风有些唏嘘。

    诗诗的全名叫殷诗诗,是流云宗的一员,但却是底层的一员。

    因为她根本没有修炼过任何功法,体内也没有罡气的存在。可以说,她本人就是没有任何实力。

    她在流云宗内,只是打理一些杂活而已。

    但是和别的普通人不同的是,她天生有一双媚眼。

    乱花渐欲迷人眼!

    这是一双很神奇的媚眼。

    平常的时候,不知内情的人,也只是觉得她的眼睛比较妩媚罢了,可一旦她施展出媚术,就能让和她对视的人产生各种各样的幻觉,让人防不胜防,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诗诗是个孤儿,从小在流云宗内长大,她的媚眼是从七岁开始出现的,连她本人也莫名其妙,好像突然就有了。

    这个秘密没人知道,直到有一天被中年妇人无意中看到。她见诗诗长得也算不错,除了脸上有一大块斑破坏了整体的美感之外,有这种匪夷所思的媚眼,于是便有意将她说合给自己的儿。

    一个生活在流云宗底层,也没有修炼过的普通女孩,突然有一天有那么一个人对她很好,就像母亲一样,诗诗自然感激涕零。

    中年妇人好歹是个地阶,在流云宗内也有点势力,于是便将诗诗弄到了自己身边,想传授她功法让她修炼。

    可奇怪的是,诗诗如何无论修炼,都没有任何效果,好像她天生就不能修炼一样。

    这样持续个三年之后,中年妇人和她也全都放弃了。

    诗诗也慢慢长大,中年妇人便告诉她,自己有意将她许配给自己的儿。面对一直对自己好的像母亲一样的恩人,诗诗自然无法拒绝。

    她也见过那个男人一次,是隔得远远地看的。当时那个男人来流云宗内看望自己的母亲,诗诗去看他的时候,他正在轻薄一个侍女。

    这个男人到底秉性如何诗诗并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并不喜欢他,甚至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有一种排斥感。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无法拒绝中年妇人。

    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中年妇人死了,她的儿也死了。死在那个应该被自己痛恨的叫唐风的少年手上。

    他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几岁,但是为什么会如此凶残?杀起人来眼皮都不眨一下,难道他不知道人命贵如天么?可是,就是这种霸道和凶残,让人看起来很有一种安全感。

    诗诗就那样一直站在二楼的窗户边上,动也不动,就连于忠带人将中年妇人的尸体拖下来,她也没有丝毫反应。

    汤非笑在旁边悄悄地捅了捅唐风,轻声道:“风少,这个丫头该不会真看上你了吧?她的眼神很有点爱恨交织的味道。”

    “别瞎说。”唐风将心神从罡心内脱离出来,撇了一眼诗诗,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现在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女人了,按自己一贯的做法来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诗诗不管怎么样也给自己的酒中下过毒,还用美色引诱过自己上钩,站在这个角度上来说,她就是敌人!

    但是在后关头,她却又提醒了一下自己,让自己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虽然这个提醒对唐风来说根本是可有可无的鸡肋,但从这一点上来看,诗诗又不能算是自己的仇人,尤甚是当唐风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

    断七尺在旁边道:“风少,要不把她带回去当侍女算了。这小丫头的眼睛很不一样,虽然没有实力,可当个侍女总不会辱没你的名声。”

    唐风苦笑一声:“我不敢!”

    诗诗要是每天用媚术来对付一下自己,自己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抗得住,到时候万一兽性大,铸成大错就完了。

    笑叔奇道:“咦,风少,这世上还有你不敢做的事情么?只不过是收个侍女罢了,又不要她去暖床!”

    唐风正想把自己查探到的消息给两人说说,蓦然却有一股狂暴到极点的气势从东面席卷而来,这股气势桀骜不驯,而且还充满了暴躁的杀机!

    两大杀神神色一凝,面色都变了许多,因为这股气息相当熟悉,就在昨天还感受过一次。

    断七尺一脸的莫名惊诧:“啸天狼?”

    汤非笑很是沉重地道:“怎么这畜生也来靖安城了?”

    唐风一阵头大,连忙把手一招:“走!”

    两大杀神只以为这气势是啸天狼出来的,可唐风却知道灵怯颜现在就借用了啸天狼的身。气势一出,也就意味着灵怯颜的精魂被压制了下去,啸天狼现出了原型罢了。

    整个靖安城内,除了两大杀神有实力能让灵怯颜和啸天狼做到这种程度,还能有什么原因导致这事的生?唐风怎么想也不明白,到底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居然把啸天狼给惹毛了。

    这头畜生自己根本压制不住,也只有灵怯颜能搞得定,万一它杀得兴起,整个靖安城都得遭殃。

    醉春楼现在一片混乱,因为于忠正在带人清场,顺便告知这些人醉春楼以后归他管理。唐风百忙之中抽空叮嘱了于忠一句:“你亲自去看着那个诗诗,等我回来再处理!”

    于忠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可还是点了点头:“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