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百九十九章 菊花堂(三更)

第一百九十九章 菊花堂(三更)2017-11-10 16:21:58Ctrl+D 收藏本站

    来到这里,唐风让啸天狼的度放缓了下来。

    空气中,流淌着一种紧张和暴躁的气息,还有淡淡的血腥味,这片土地本来是属于巨剑门的,但是巨剑门覆灭之后,很多大大小小的势力就进入其中,为争夺资源和地盘生冲突,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每天自然有很多或大或小的战斗生,而昨天,肯定也生过这种事情。

    啸天狼太明显了,也太有威慑力,唐风不想任何人看到,从这里到巨剑门原本的宗门所在,大概有一百里的路程,这段路程就需要唐风自己去走。

    考虑了片刻,唐风开口道:“小天,变小一点,你这个样我没法带你过去。”

    啸天狼抬头看着唐风,很是不屑地打了个鼻响,随后一团密集的风能量包裹着它,庞大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度在减小,片刻之后停顿了下来。缩小后的啸天狼,大概只有一只哈巴狗大小,毛还是一如既往地银白柔顺,在原地一窜,就窜到了唐风的肩头,稳稳地站着。

    转向巨剑门宗门所在,唐风展开惊鸿掠影,朝那边飞奔过去。一百里的路程,按照唐风现在的脚力来算的话,大概也需要一点时间。”“

    根据白素衣提供的情报,这段时间涌入这块地盘的势力,全都是和巨剑门毗邻的宗门,很多宗门也都和天秀接壤。

    比如说流云宗,无影门,菊花堂这些势力。这些势力的规模都算是不大不小,也是能和天秀平起平坐甚至过天秀的,而其他的上不了台面的势力是数不胜数。这些大势力吃肉,他们就跟在旁边喝汤。

    想起流云宗,唐风就想起了醉春楼的事情。

    反正粱早在之前就已经结下了,若是这次姑姑受伤跟流云宗有关系的话,唐风不介意去他们的宗门大闹一把。那个中年妇人处心积虑要干掉唐风,虽然只是她本人的意愿和想法,杀人不成反被杀,这件事唐风可以不追究流云宗的责任,但是她好歹也是地阶境界的高手,流云宗可能会以此为借口搞一点什么小动作。

    往前奔出不到三十里的路程,前方道路上出现了一群人的身影,唐风皱了皱眉头,转了个方向,想从他们身边绕开。他现在一心只牵挂着姑姑的安危,根本不想跟任何人有什么交集。

    可是那群人明显也看到了唐风,当唐风转个方向之后,他们居然也齐齐往唐风这边靠近,一个个全都施展出自己的身法,身上罡气鼓动,其中一人高声喊道:“那位朋友暂且留步!”

    唐风当没听到,继续朝前奔去。

    那个喊话的人一连喊了三次,唐风的步伐根本没有任何停顿,连头都没回过,喊话的人脸色一沉,伸手对后面一招,他身后的一人急忙从自己背后取出一张弯弓,伸手在腰间的箭娄上拔出三支利箭,弯弓,拉弦,搭箭,一气呵成,三道利箭直接就朝唐风前进的道路上射了过去。

    毕竟还没探知到唐风的底细,他们也没有下什么杀手,只是想阻拦一下唐风前进的度。

    三箭,完全封死了唐风前方的空间,不得已之下,唐风只能脚步一顿,停了片刻。只是这片刻时间,那群人便一拥而上,将唐风齐齐包围了起来。

    刚喊话的那个人上下打量着唐风,想从他身上穿戴的衣服看出点端倪,可片刻之后他就失望了,因为唐风的衣服上没有任何标志。

    侧是唐风,淡淡地在一群人身上扫过,他看到这些每个人的胸口,都绘有一朵菊花。几乎不用问,唐风都能知道对方的身份。

    菊花堂,只有菊花堂的人,会在有这种特殊的标志。这个世界上,有的宗门有自己特制的衣服,款式都一样,只是衣服上的纹路或者别的配饰不一样来区别彼此的地位,比如说黛雪宫,黛雪宫的杀手都喜欢穿一身黑色的大氅,大氅上印满了骷髅头,别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好鸟,地位越高,骷髅头越多。

    菊花堂这群人中领头的一个黄脸汉,应该有玄阶上品的实力,他胸口的菊花是黄色的,剩下那些黄阶水准的菊花是白色的。这一群人有八个人,其中玄阶两个,黄阶六个。

    “这是什么意思?”唐风冷声问道,刚那三支箭虽然没有针对自己的要害处,可自己若是不停下步伐的话,绝对会被射中。

    黄脸汉抱拳道:“这位朋友不要误会,只是这段时间这里不是很太平,所以对来往的陌生人会检查一番。”

    “检查?”唐风嘴角浮现出一个微小的弧度,“你们有什么资格检查过往的路人?”

    黄脸汉眉头一皱,高声道:“话虽然这样说没错,但是我们也只是例行公事,还请这位朋友多多见谅。”话说得客客气气,可语气却有些不容反抗的味道在其中。再加上刚这些人不打招呼就攻击自己,唐风也懒得卖对方面。

    “你们要检查什么?”唐风问道。

    “身份,来历,来此地有何贵干?”

    “我要是不想说呢?”

    唐风的态度明显有些激怒对方,黄脸汉也是冷笑一声:“现在这块地盘是我菊花堂的,不想说也得说。我刚喊你三声,你只要不是聋,应该就会听到,可却并没有停下脚步。这能说明什么?难道不是做贼心虚么?”

    “难道你是我儿?”唐风冷冷地看着对方。

    萎脸汉大怒:“什么意思?”

    “你既不是我儿,那你喊我我为什么要停下来?这算哪门道理?脚长在我身上,我爱走就走,爱留就留,凭什么听你指令!”

    黄脸汉面色不善道:“小,做人不要太嚣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唐风厉声道:“到底是谁太嚣张?我只是从这片地方路过,你们就直接三支利箭招呼了过来,要不是我反应停了下来,现在身上岂不是有三个窟窿?真当少爷是吓大的?现在居然还有脸来问三问四,菊花堂了不起么?”

    黄脸汉强压下心头的怒气,阴沉着脸色看着唐风,开口道:“我后再问一次,朋友你到底是哪个宗门的,若是和我菊花堂相熟的宗门,彼此间再生什么矛盾的话,对上面也不好交代。”

    唐风淡淡道:“我不认识菊花堂的人,但是你们好让开路,我只是想通过这里,并没有其他想法。”

    啸天狼蹲在唐风肩头上对着黄脸汉一阵龇牙咧嘴。

    “他***一只狗居然也如此嚣张,敢对本大爷嘶吼。”黄脸汉怒不可揭,伸手就朝啸天狼抓了过来。

    唐风讥笑一声,根本就没有任何阻拦的动作,任由啸天狼被他抓到了手上。奇怪的是,啸天狼也没有什么反应,被他紧紧地攥在手里一动也不动,还是对着黄脸汉低声吼叫。

    “你要是敢动它一根汗毛,你就真的死定了。”唐风阴测测地提醒道。

    “你亣他妈死定了,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黄脸大汉骂道。

    另外一位玄阶在旁边开口道:“黄师兄,既然这位小朋友不愿意说出自己的来历,我们何必强人所难?在这荒郊野外,也是我们菊花堂的地盘,杀一个人挖个坑又算得了什么?这狗嘛,拿回去煮着吃,也算打打牙祭。”

    这个提议立马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啸天狼现在比较小,可蚊肉也是肉啊。

    一时间,七八把武器对准了唐风,还有一张搭上了利箭的弯弓,一个个面色不善,杀机尽显。

    唐风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缓缓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们偏进来,自己找死,可就怪不了本少爷了。”

    黄脸大汉冷笑涟涟,一只手抓着啸天狼,正准备下令击杀唐风,却不料啸天狼张口就咬在了他的手指上。

    黄脸大汉惨叫一声,连忙将手从啸天狼的口中抽出,可啸天狼是何等强大的灵兽,只是一咬,就咬断了黄脸大汉的两根手指,鲜血潺潺地往外冒着。

    巨疼之下,黄脸大汉将啸天狼高高地举起,然后狠狠地朝地上丢去,口上大骂道:“畜生敢伤我!”

    这一变故让所有人都怔在原地,黄脸夫汉好歹是个玄阶,肉身强度就算比不上唐风,可也比普通人要强上好几个档次,居然被一只小狗直接咬断了两根手指。那这小狗的力道有多大?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被掉向地面的啸天狼身上陡然爆出一团光芒,下一刻,一只巨大无比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啸天狼高傲地站在原地,一双瞳孔冷冷地扫视着这一群人,巨嘴微微张开,仿佛是在嘲弄,又仿佛是在示亣威。

    菊花堂的人傻眼了,黄脸大汉的眼珠在剧烈地抖动着,断指上的疼痛甚至都没了感觉,他现在只有满腔的恐慌和惧怕。这是一只什么样的灵兽他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它面前就跟小鸡在老鹰面前一样脆弱,那种强烈的***感和窒息感让他根本不敢有任何动作。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某点,章节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