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二百零五章 咫尺天涯(求月票)

第二百零五章 咫尺天涯(求月票)2017-11-10 16:22:9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在他们三人落下来的一瞬间,就已经将两枚转心轮放了出去,直接将落在后面的曲十八拦截了下来,口⺌中喝道:“小天,杀人!”

    啸天狼一瞬间就窜到了曲十八面前,小小的身⺌怡然不惧,面对着面朝曲十八冲了过来。

    曲十八强忍着体⺌内的剧痛,厉⺌声道:“畜⺌生滚开!”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上的武⺌器,对准啸天狼劈了下来。

    啸天狼身⺌在半空中,可一瞬间就消失在原地,曲十八一招劈了个空,面色不由有些诧异,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啸天狼已经重出现在了他的脑袋前方,两只小⺌腿直接蹬在曲十八的额头上。

    曲十八好歹是个天阶,就算中了毒,对本身的实力影响也不大,只是他现在被唐风吓破了胆,根本无心在这里纠缠,生怕唐风再吼上几声,面对啸天狼的一蹬,倒也没怎么防备,只是运转罡气稍微防护了一下。

    可让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事情生了,那只小⺌巧⺌玲⺌珑的白狗的双爪蹬在自己额头的一瞬间,便有一股自己无法抗⺌拒的力道从对面传了过来,直接撞破了自己的护身罡气,曲十八整个人就像是被打飞出去的沙袋,呈一条直线倒飞了出去,撞在一栋房间的墙上,直接将墙面撞开了一个大洞,里面传来乒乒乓乓一串响动,好一阵功夫停歇下来。”“

    唐风的反应也是绝伦,本来两枚转心轮放出去是拦截曲十八的,被啸天狼这么一弄,转心轮也打了个空。唐风大手一翻,几柄飞刀扣在手⺌指上,用尽全力朝墙面上破开的大洞中扔了进去。

    “噗噗噗”一串闷响传来,那是飞刀插⺌入肉⺌体后的声音。

    下一刻,那个大洞中,曲十八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嘴角还不断地溢着黑色的鲜血。他的胸口,肩膀和腹部的位置上,插了好几柄毛刀,鲜血滴滴答答地往下掉落着,只不过飞刀并没能给他带来致命的伤害。他的额头上,两个黑色的印记特别显眼,那是被啸天狼双爪给蹬的,甚至额骨都凹陷下好大一块。

    曲十八比震⺌惊无比地望着啸天狼,眼前金⺌星直冒,脑袋里面一片混乱,嘴上呢喃道:“怎么可能?”

    那只狗看起来只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白狗而已,虽然它的毛有点不同,可曲十八从它身上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灵兽的痕迹。但是刚那一击之下,自己一个天阶居然都无法抵挡住那种撞击力,而且它的度也是如风一般的迅疾。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只看起来很普通的白狗,就是一头灵兽,而且是比自己还要强大的灵兽,这让自己判断失误。

    没有再给他喘息的时候,唐风手持软剑,几个健步已经冲了上去,啸天狼紧随其后,时刻保护在唐风的身边。

    软剑抖出几朵剑花,笼⺌罩住曲十八周⺌身要穴,剑走轻灵,噗地一声刺入曲十八的肋下,再拔⺌出来的时候带出一串鲜血。

    曲十八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了,被啸天狼撞了一下,他现在看人都看不清,如何能反⺌抗,唐风冲过来他能看到好几个影,根本无法判断出到底哪个是真的唐风,啸天狼刚的那一次撞击,直接将他撞得头晕目眩。

    可以说,以他现在的状态,唐风一个人就能杀死他了,不要说啸天狼还环伺在一旁,时不时地咬他几口。

    不到三招,唐风就一剑捅⺌入了他的心脏位置,曲十八怔怔地站在原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软剑,再抬头看看唐风,嘴角边露⺌出一抹苦涩至极的笑容。

    自己好歹也是个天阶,可是今天,居然在大占上风的时候,莫名甚妙地被人杀死在这里,曲十八如何甘心?

    唐风冷冷地看着他,开口道:“你老了,现在这个世界,是年轻人的天下!”

    曲十八面上浮现出一抹后悔的神色,随即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身软⺌软地倒了下去。

    后悔么?后悔!若不是因为一时血气之勇,在林若鸢的饭菜中下毒,将几十个天秀弟⺌逼⺌迫到生⺌死边缘,那会招来今日的灾⺌难。但是,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曾经做下的错事负责任。

    唐风将软剑从对方的胸口处抽⺌出,在他的衣服上擦⺌拭了一下鲜血,随手就将他的阴魂给凝练了出来。

    “我说过,谁要是敢打姑姑的主意,一定会死的非常难看!”唐风站起身来扭头看了着。几百个人,死的已经差不多了,只有流云宗无影门的两位分堂主和十几个地阶高于,另外就是那十几个没中毒的人逃跑了,其他人全伏⺌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仿佛散不开的血⺌腥味。

    无上音攻!哪里来的无上音攻!唐风利⺌用的只不过是敌人的胆怯心理和一种毒药罢了。

    咫尺天涯!

    咫尺一步,断肠人在天涯。

    这种毒和蛇毒三步倒有异曲同工之妙,传说中了三步倒之人,走⺌上三步就会毙命。而咫尺天涯加霸道,只要跨出一步,毒性就会猛烈作,让敌人的五⺌脏⺌六⺌腑都沉浸的⺌水深火⺌热之中,心脉受损,所以会喷⺌出黑色的鲜血。

    这种毒也是上次经莫流苏之手炼制出来的,莫流苏实力不高,凝练出来的药性并不是太猛烈,被井水稀释之后,只能对付玄阶以下的人,地阶和天阶虽然也会中毒,可只要回去修⺌养几日,将毒⺌素逼出来就没事了。

    唐风也想多放点毒药进井水里面,好能把这些人一锅端,但是咫尺天涯只有一份而巳。要是再放其他的毒药,彼此间一冲⺌突,可能会让别人看出破绽,又或者中和了药性。

    这也是为什么唐风在施展那“无上音玫”的时候故意看着对方,还出声音的缘故,只要别人相信有无上音攻这种东西,自己一声音的话,他们肯定会因为惊恐而移动脚步,这一动,是致命的关键。

    当时那群人也是真的被吓到了,若是他们仔细查看下⺌身⺌体状况的话,就会现自己其实是因为中毒会有那些反应,而不是被音攻给攻击的。

    这一点,唐风觉得应该瞒不了那两个天阶多久,他们现在逃回去之后,只要静下心来,总会现其中的奥秘的。

    但是唐风的目的达到了,这次来,优先的目的是解救姑姑和天秀的弟⺌。剩下的,完全可以慢慢解决。

    扭头看了看啸天狼,唐风道:“怎么不把那两个天阶拦下来?”

    啸天狼蹲在地上,很是委屈地低⺌嚎了一声。它当时也想这么做,以它的实力想要拦截击杀那两个受伤的天阶并不是难事,只是保持这种形态无法挥出全部实力,可能需要点时间而已。

    但是灵怯颜却阻⺌止了它,让它时刻跟随在唐风身边策应。因为唐风对付的曲十八也是个天阶。

    既然无法将那些人全部杀死,啸天狼自然没有暴⺌露⺌出真身泄⺌露自己的秘密,就一直跟在唐风身边了。

    现在再去追也为时已晚,那些人逃命的时候慌不择路,天知道他们现在跑到哪个方向去了。

    “算了,抽个空少爷会去找他们算账的。”唐风拍了拍啸天狼的脑袋,这话是对灵怯颜说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三大宗门在这边都有分堂,只要去哪里就能找到敌人。

    这次三大宗门联合在一起,还使用了一些卑鄙无⺌耻的手段来对付一群女,唐风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他们。天秀和三大宗门的梁,算是彻底结下,就算唐风不对付他们,他们也会来对付自己,对付天秀与其等别人来打自己,还不如防患于未然,先搞定对手再说。

    背后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唐风扭头一看,林若鸢她们已经从假山内走出来了。

    易若晨和另外一个天秀弟⺌此刻搀扶着林若鸢,一群人乍一碰到阳光,居然都有些承受不了,赶紧眯起了眼睛,她们从昨天开始,就一直躲藏在这里面没出来过。

    而林若鸢身上,是有几道伤口,衣服上也沾满了鲜血,整个人精神憔悴,面色白,看起来整个人都好像老了十几岁。

    唐风上次和她分开,仅仅过十天而已。

    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唐风走⺌上前去搀扶住姑姑,慢慢地将她放坐在地上,一⺌手搭上了她的脉搏,屏气凝神仔细查看着。

    “风儿。”林若鸢中毒之后支持了这么长时间,之前还被三位分堂主给打伤,此刻终于脱困,心头放松⺌下来,见到唐风也只来得及喊了一句,脑袋一歪,整个人就昏迷了过去。

    “林长老!”一群女孩急忙大呼。

    “步用担心,姑姑只是脱力暂时昏迷了。”唐风开口道。

    听唐风这么一说,众人安下心来。一群人扭头看看四周,神色有些呆滞。

    易若晨干笑一声:“风儿,又劳累你解救我们一次。”

    上次巨剑门来袭,也是唐风解救的,现在同样也是,算下来,易若晨已经欠了唐风两次救命之恩了。想想这十几年来自己对他的态度,和他现在的回报,易若晨真的羞得无地自客,暗恨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有眼无珠。

    “我也是天秀的人,这些是我应该做的,何况,这事还牵扯到了姑姑。”唐风淡淡地回答道。

    弟兄们太强大了,已经71票了,还差4票就能把上⺌面一位的菊⺌花给爆掉,能不能一鼓作气爆了对方,让对方也尝尝菊⺌花残的滋味。

    月票,有木有!!!!

    爆菊,有木有!!!!(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