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一十一章 箫含智(三更)

第两百一十一章 箫含智(三更)2017-11-10 16:22:16Ctrl+D 收藏本站

    门口边也有两个人负责警戒,但是全都靠在门柱边睡着了。箫含智好歹是个天阶,唐风用来杀死那些地阶高手的方法,对他不一定就有作用。天阶高手的感知能力要比地阶强上十倍不止。

    而且,唐风也没准备用毒烟杀他。

    走到那两个熟睡的门卫面前,照旧两剑捅死,软剑刺入血肉之中的轻微声响惊动了里面正在恢复的箫含智,他猛地睁开了眼睛,沉声喝道:“谁!”

    下一刻,房门被唐风一脚踹开,他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箫含智,嘴角边挂着一抹讥讽的微笑。

    这正是一天中黑暗的时候,箫含智即便是天阶高手,也无法看清唐风的面貌,不由眯紧了双眼,拍案而起,怒喝道:“你到底是谁,鬼鬼祟祟藏头露尾,报上名来!”

    唐风轻笑一声,缓缓走了进去,从房间内抽了一把椅,大喇喇地坐了下来,偏著脑袋望向箫含智,开口道:“箫堂主真是贵人多忘事,这分开不到一天时间,居然就不认识我了?“听到声音,箫含智面色一变:“唐风?””“

    “正是本少爷!”

    “你好大的胆!”箫含智眼中闪过一抹愤怒交加又有些欣喜的神色,“居然敢孤身一人闯进我无影门的分堂,你这是找死!”

    想起唐风昨日白天给自己带来的惊吓,箫含智自然是愤怒无比,又羞又涩,好端端几个天阶,居然也相信了什么无上音攻,被一个异是玄阶境界的少年给吓得屁滚尿流,这足以让他颜面尽失。

    箫含智正愁找不到唐风报此大仇,却不料他居然一个人就跑到了自己面前,这不是羊入虎口么?什么叫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这就是!

    箫含智自付是个天阶,也不想降了身份和一个玄阶少年过招,气沉丹田喊了一声:“来人!”

    唐风笑眯眯地看着他,屋内两只红烛的光芒摇曳不已,如同两团鬼火一般阴森冷厉。

    “来人!”箫含智又喊了一声,可仔细倾听之下,整个分堂内毫无动静,甚至连自己手下那些人的气息都察觉不到了。

    “哦嗬嗬嗬……”唐风坐在椅上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叫吧,叫吧,使劲的叫吧,你叫破大天也没人会来救你的,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箫含智脸色猛地一沉,冷声问道:“你把他们都杀了?”

    唐风神色一冷,淡淡道:“犯我者死,犯天秀者死!”

    “好,好!”箫含智身上的罡气猛烈地鼓动了起来,杀机尽显,“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初生牛犊不怕虎!区区一个玄阶,居然也敢闯我分堂,杀我无影门弟!现在还敢站在本堂主面前叫板,看来你爹娘没怎么教好你认清这个世界的实力划分!”

    唐风是如何杀死那些留守在分堂的弟的箫含智不清楚,但是根据他之前下毒的手段和毒药的剧烈来推断,应该也是通过下毒这种方法。

    真正论实力,他一个玄阶如何能无声无息地杀地分堂内几个地阶高手?

    不要说自己还是个天阶。

    听到箫含智的话,唐风眉头一皱,不禁脱口而出道:“我唐风没有爹娘!”

    箫含智哈哈大笑起来:“那就是野种了!也罢,就让本堂主先擒了你,再交给门主落,以祭奠死在你手上的门下弟!”

    听了这句话,唐风突然拍案而起,额头上青筋直暴,整个人刷地一下就窜到了箫含智面前,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上突然多出来一把天兵碎星,碎星止爆射出点点星罡,唐风反握着碎星,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直取箫含智的脖。

    箫含智冷笑一声,一只肉掌拍在唐风的胸膛上,碰地一声,唐风整个人被打得倒飞了出去,可碎星匕还在划到了箫含智的脖,一抹冰凉带过,箫含智满脸诧异地伸手摸了摸,手上一片粘糊糊的。

    自己虽然刚中毒不久,也正处在虚弱的时候,但是好歹也是个天阶啊,一身护身罡气即便是地阶下品的全力一击也无法击溃,但是这个玄阶的少年居然只是一划,就破开了自己的护身罡气,这需要何等的力道和度,又需要何等澎湃的罡气爆量?看来他手上那把武器也不是什么等闲之物,否则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幸亏自己一掌将他打飞了出去,否则再划得深一点,自己整个脖岂不是要断掉?想到这些,箫含智浑身一片冰凉,一阵劫后余生的庆幸。

    不过,这个唐风中了自己一掌,只是个玄阶境界的少年,无论如何恐怕都站不起来了。想到这,箫含智正想朝前走去,查看一下唐风的匕,却不料一道白色的影突然闪现到他的面前,招住了他的去路。

    低头一看,正是唐风一直带着的那只白色小狗,箫含智眉头一皱,伸脚就朝啸天狼踢去,嘴上骂道:“畜生滚开,小心老把你煮汤吃!”

    站在他面前的啸天狼纹丝不动,缓缓举起自己的一只前爪,对准箫含智的腿骨拍了下来。

    撞击之下,一声咔嚓脆响传了过来,啸天狼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可箫含智只感觉自己腿骨一阵巨疼传来,一条腿被大力拍的往后一甩,整个人重心不稳,吧唧一声跌了个狗吃屎,下一刻,惨嚎声从他嘴中传了出来,他抱著自己的腿骨,原地滚了几下,迅脱离开啸天狼的攻击范围,再以一种迅疾的度站立起来,额头上冷汗直冒,惊恐地盯着面前这只白色小狗。

    箫含智的眼珠在抖动,他的脑袋也是一团槽。

    昨天白天逃跑的时候,他和楚翻云跑得,也根本没看到啸天狼和曲十八过招的情景,自然无法清楚面前这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狗,根本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自已的腿骨断了,被拍击到的地方,直接碎开,永远也无法长好了,箫含智的两排牙齿激烈地碰撞着,惊恐地盯着啸天狼。

    啸天狼嘴角拉开一丝弧度,宛若在嘲讽箫含智的自不量力。

    一串声响从侧旁传了过来,箫含智抬头一看,脸色加诧异了许多,在他认为已经重伤倒地不起的唐风,居然缓缓地站了起来,还一脸云淡风轻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仿佛屁事都没有。

    怎么可能?自己那一掌可是饱含了天阶高手的一身实力,一个玄阶而已,如何能承受得住?而且还毫无伤。

    黑夜中,唐风两只血红色的眼珠绽放出骇人的光芒。

    “箫堂主。”唐风一步步地朝前走来,语气很平淡,“我唐风虽然没见过爹娘,也没被他们养过,可我唐风……不是野种!”

    后一句,是唐风压低着声音嘶吼出来的。话音落,整个人再度冲到了箫含智的面前,平湖剑法展开,配合着步莲华,碎星被舞成一片光幕,朝箫含智笼罩下来。

    箫含智强忍着腿部的剧痛,稳稳地站在原地不动,一双肉掌挥动开,全力防御着唐风那不要命的攻击。

    虽然只是在防御,可箫含智天阶的实力也不是摆设,唐风无论如何攻击,也突破不开他的防御圈,每一次碰撞,两人的罡气都在急地消耗。

    拯烈迸出来的罡气,将整个屋都映射地通亮,那华丽无比的剑招和掌法,就如同梦幻一般美丽绝伦,却又带着阴森森的死亡气息。

    箫含智是个天阶,即便是中毒后还处在虚弱期,即便他被啸天狼伤到,也不是唐风现在能够战胜的。

    他还要时刻警惕啸天狼,以防备这只力道大得出奇的小狗在旁偷袭,一身实力在面对唐风的时候只能挥出六七成,这六七成实力,也已经稳站上风了。他在防御的对候,也会时不时地反击一下,每一次反击,都能让唐风手忙脚乱,好几次避无可避,唐风只能用胸膛来承受对方的袭击。

    啸天狼一直在旁边看着,并没有插手这次的战斗,以它的本性自然是不可能这么做,它巴不得上去一口咬断敌人的脖。但是灵怯颜却能感受到唐风此刻的愤怒,她能感受得到,唐风想亲手斩杀这个骂他的敌人,所以,她没让啸天狼去插手,只是在一旁策应。

    好端端的一间屋,很便被两人狂暴的攻击给打的塌陷了下来,一片灰尘暴起,三道身影从内窜出,唐风和箫含智两人继续纠缠在一起。

    天阶和玄阶的巨大差距很就体现了出来,即便是唐风,在面对一个天阶的时候,也是有心无力,越打越是艰难,越打越是憋屈,若不是有不坏甲护身,唐风早死不知道多少次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有不坏甲,唐风会找天阶拼命。

    平湖剑陡然变成霸杀剑,一招朝箫含智劈来,箫含智正要抵挡,啸天狼在旁边突然狂叫了一声。

    这一声吼叫吓得箫含智浑身一抖,急忙朝啸天狼望来,却不料它只是叫了一声,并没有任何动静。

    迎面一股冰凉的杀气扑来,唐风的杀招已经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