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两百一十五章 傀儡香

第两百一十五章 傀儡香2017-11-10 16:22:20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的动作也相当,说出那句话的同时,唐风就已经在这个地阶高手身上连点了几下,封住了他的几处大穴。

    等闲时候一个玄阶根本无法做到这种程度,也是对方没有丝毫反抗能让唐风得手。不过以双方的实力差距来看,面前这个人只需要运转罡气,半炷香的时间就能解开穴位。

    这里距离流云宗分堂不过三十丈,只要稍微有点动静,就能惊动那边的几百人,唐风不得不小心点。

    不过啸天狼的动作何等轻灵?它咬个人过来也不可能被那些玄阶以下的人现什么痕迹。

    这个地阶高手惊恐地看着唐风,又看看啸天狼,脑袋轻轻地摇了摇头,嘴巴微张,却说不出话来口“想死还是想活?想活的话就点点头。”唐风压低了声音问道,脸上一片寒光。

    地阶高手微微地点了点头,开玩笑,谁不想活下去啊?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

    唐风露出一丝微笑,伸手一番,掌心上多出一粒豌豆大小的绿色丹药来,将这颗丹药递给对方,唐风道:“吃下去,我不杀你。””“

    地阶高手额头上冷汗直冒,身微微往后侧了侧,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他虽然不知道唐风手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用脚趾头也能猜到这东西绝对不是井么好玩意,吃下去万一挂了岂不是太不划算?

    “你应该是个聪明人,知道该做怎样的选择。”唐风冷冷地看着他,“你对我还有利用的价值,所以我暂时不会杀你,若是你不吃这个东西,下一刻就让你血溅五步!”

    没得选择,也没得商量。对方那霸道的态度和语气,让这个地阶高手一阵无力。若是只有唐风一个人,他还不至于畏惧到这种程度,可唐风身边有一头强大的灵兽啊。

    “你只有三息时间考虑。”唐风后抛下一句话,眸中蕴含起了杀机。

    这个地阶高手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紧咬着牙关,他也想做一回不顾生死的壮举,即便自己此刻被杀,也要告诉堂内的弟兄们敌人已经来了,那样自己即便是死,也死得其所了。

    可他不敢,他怕死!当三息时间一过,唐风抽出自己的武器的时候,这个地阶高手赶紧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唐风轻笑一声,“反抗是死,妥协还有活命的机会,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吃下去。”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的丹药放到了对方的手中。

    地阶高手凝视着自己手上的丹药,不停地吞咽着口水,眼神惊恐,深吸一口气,终于一咬牙,将这颗绿色丹药吞了下去。

    吞下之后,他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浑身软绵绵地瘫在了地上。这不是毒药的作用,只是他心头一口气自我溃散罢了,是对唐风妥协之后的无力感作祟。

    “放心,这不是什么毒药,所以不会疼,也不会痒,不会伤害到你的性命,药效持续时间只有短短的半个时辰,过了半个时辰就没用了。”唐风安慰道。

    对方面上陡然浮现出一抹惊喜的神色,抬头看了看唐风,一阵疑惑。

    “这是傀儡香。药效作之后,你就会只听从我的命令。”唐风奸诈地笑了笑,对方的脸色刷地就白了,他有些能明白唐风到底想干什么了。

    这种药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不能算是毒药,是唐门当初融合了五毒教内一些盅术研究出来的东西。前世苗疆五毒教也是用毒的门派,他们的毒以及下药手法,在某些领域甚至越了唐门弟。大家对毒都有偏爱,唐门的人自然会去窥探一些五毒教的秘密。

    而傀儡香,就是融合了唐门和五毒教两个门派精华的产物。

    顾名思义,吃下傀儡香的人,会成为下药之人的傀儡。

    唐风手上的傀儡香还不是成品,真正的傀儡香,是要用一些特别的毒虫炼制出来的,让人吃下去之后,就像是被人下了盅一般,盅术不解,一辈都得听别人的命令。而唐风的傀儡香,却只能持续半个时辰,相比较下来,效果已经打了不知道多少折。

    但是半个时辰就已经足够了,唐风这次就是要借敌人之手,毁灭掉敌人的分堂。自己甚至都不需要露面。

    只不过片刻时间,那个地阶高手的眼神就有些涣散了起来,看上去仿佛没了魂魄一般,唐风伸手解开他刚被封的穴位,轻声问道:“楚翻云在里面么?”

    “在!”

    “很好,里面有多少人?”

    “三宗弟集亖合在一起有六百多。”

    “地阶高手呢?”

    “四个人。”

    对方此刻在唐风面前就如不设防的菜园,唐风问什么他就答什么,根本没有丝毫犹豫。

    “楚翻云和那几个地阶高手都是坏人,他们杀了很多无辜的人,强占了那些人的妻女,他们丧尽天良,禽兽不如。这种人该不该杀?”

    对方的神色挣扎了一下,眉头微皱,开口道:“罪不至死!”

    “我……”唐风一脸愕然,阴测测地看了对方几眼,心头愤怒至极。因为傀儡香的效果并不是很好,所以他现在只能引导这个人的思想,将仇恨积累起来,然后再让他去杀楚翻云就事半功倍了,否则莫名其妙一个指令下达下去,他的潜意识可能会反抗。

    但是刚那一番话却让唐风无语到了极点,对方的回答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楚翻云确实干过这些事,而他也极有可能是帮凶,否则如何会给出那种答案?没人会觉得自己该死。

    低头想了想,唐风道:“其实楚翻云骗了你们。他就是唐风,唐风也就是他!他杀了你们流云宗无数弟,还让你身中剧毒,你需要将他杀掉,为弟兄们报仇雪恨!”

    “楚翻云就是唐风,唐风就是楚翻云,杀了他为弟兄们报仇雪恨!”对方重复了一句,眼神稍微坚定了一点。

    “对,杀了他,杀了他你就是这里的堂主了!”唐风继续谆谆善诱着,“但是对方的实力要比你高,你要装作漫不经心的样走到他身边,然后一剑捅死他!你需要用出自己全部的力量,杀了楚翻云之后,将里面的几个地阶也全部杀光,再将这里给烧掉!”

    “杀了他们,烧了这里,我就是堂主了。”对方的眼神变得加坚定了许多。

    “很好。”唐风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注意别让人现破绽,一定要不经意地走到楚翻云身边。”

    在唐风的命令下,这个地阶高手就跟木偶一样,缓缓地转过身,朝流云宗的分堂走去。

    唐风站在他的身后,静静地看着。这只不过是一步棋,就算不成功也没有什么关系。大不了带着啸天狼直接冲杀进去,看谁敢挡。

    那个地阶高手很顺利地穿过人群,又走进了他刚出来的那间屋。

    屋内,烦躁不安的楚翻云强迫自己坐了下来,闭目凝神,当这个人走进来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看,随即又闭上了眼睛。屋内的其他几个地阶高手反应也是差不多,并没有看出自己的同伴此刻有些不对劲。

    脑海中被唐风植入的思想起到了作用,这个地阶高手一边漫不经心地走着,一边靠近了楚翻云,看似是想找个地方打坐,实则一只手已经搭上了自己的武器。

    近了,近了,当他来到楚翻云面前一丈距离的时候,整个人突然暴起,屋内一片寒光闪过,一柄长剑夹着森冷的寒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抖出一片剑芒,直接捅进了楚翻云的胸口处。

    正在打坐的楚翻云眼睛怒睁,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下怎么会突然给自己来一剑,而且这剑捅入的位置还是致命的地方,他强提起一口气,一拳砸在这个地阶高手的胳膊上,咔嚓一声脆响,这个地阶高手胳膊瞬间被打断。

    可他仿佛不知道疼痛似的,伸手将插进楚翻云心口处的长剑抽了出来,转身对着另外一个完全懵掉的同伴一招切去。

    剑光闪过,人头落地,一瞬间,屋内死掉一个天阶一个地阶。

    剩下的两个地阶这如梦方醒,大呼道:“你干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拥身而土,将对方的攻势拦截了下来。从这个地阶突然暴起,到现在,仅仅只有一息时间,而一息时间,根本不足以让他们弄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制止对方。

    屋内的响动,惊动了外面的几百号人,大家全都扭头看向楚翻云所在的那个房间,想知道里面怎么了。

    村口处,唐风夹着一股寒气出现了,他一步步朝这边走了过来,人还没到,十几把飞刀已经射了出去。

    一片惨叫之声响起,灌注了唐风所有实力的飞刀,即便是这些人运起护身罡气也无法抵挡,何况他们现在的注意力全部被另一边的动静吸引,根本没人看到突然冒出来的唐风。

    那些飞刀,全都从第一个人的身体中直接射了出去,再插进第二个人的体内,十几把飞刀,瞬间带走了二十多个人的性命。

    惨叫声终于将这些人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当他们看到唐风的身影之后,不禁惊恐地叫了出来:“唐风,唐风来了!”

    “三日时限已到,留下来的都得死!”

    寒光乍起,人命凋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